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09章 你又想吃我的口红了

时间:2018-05-17作者:三月棠墨

    ,精彩小说免费!

    房间里就剩下唐老夫人和宫小白。

    那些欢声笑语不见了,安静得令人心慌。

    宫小白微微抬起头,透过窗玻璃望向外面的花园,那里有三三两两的女孩子聚在一起聊天,她们打扮优雅时尚,笑容好比鲜艳的花朵。

    然而此刻的宫小白紧张到了极点,笑都笑不出来了。

    像个考前没有复习的学生,对接下来的考试一无所知。

    唐老夫人走到红木椅前坐下,拐杖就放在她右手边,不过她好像不喜欢用这个。

    “小白,坐吧。”

    “好。”宫小白坐在唐老夫人身边的位置,背脊挺直,双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两腿并拢微微斜向一边。

    是名媛淑女标准的坐姿。

    她已经做好了接下来被老夫人盘问的准备。

    宫邪是她唯一的外孙,对他未来想要共度一生的人,老夫人肯定会在意。

    唐老夫人像是看出她的紧张,在想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严厉,吓着她了,“帮我倒一杯茶可以吗?刚才跟她们说了好些话,有些口渴了。”

    “好的。”宫小白时刻记着,别人没问话,千万不要随便多说话。

    她把手包放在一边,起身走到桌边。那里有沏好的一壶茶,似乎已经凉了,她拿起来倒掉,换上新的茶叶,泡了一壶茶,倒出一杯端给老夫人。

    “我想知道你跟小宫是怎么在一起的?”唐老夫人接过茶杯,没有着急喝茶,而是问出了最好奇的问题,“据我所知,他似乎不喜欢主动跟女人亲近。”

    宫小白愣了愣,老夫人果然问到了这个问题,“我……是、是他追我的。”

    宫邪提前跟她说老夫人可能问到这个问题,他让她这样回答。

    唐老夫人兴味盎然地啜了口茶,“别跟姥姥开玩笑了,他什么时候会主动追女孩,估计现在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

    谎言被当场拆穿,宫小白恨不得就地挖个洞钻进去,或者把那个出馊主意的男人拉出来揍一顿。

    既然被拆穿,宫小白索性吐了吐舌头,老实交代,“好吧,对不起姥姥,是我撒谎了。他没有追我,是我追的他,然后我们就在一起了。”

    本以为老夫人会讨厌撒谎的女孩,谁知她突然笑起来,“雅竹说得没错,小白你果然很可爱啊。”

    突然转变的画风让宫小白有片刻的不适应,“姥姥……”

    “刚才那话是小宫教你说的吧。”

    宫小白点点头。

    唐老夫人放下茶杯,拉过她的手,“别紧张,姥姥很喜欢你,留你下来没有别的意思,是希望你以后好好陪着小宫。那孩子出生在宫家那样的家庭,从小就没什么自由选择的权力,当初宫家的老爷子让他进军营,我就一万个不赞同,可是人家的家事我毕竟不好插手。听雅竹说,你也去了军营,有喜欢的人陪在身边他可能会开心点吧。”

    “我知道这些。”宫小白语气认真说,“当初他确实不喜欢军营,不过现在不一样了,他爱国家爱军营爱他一手建立的地方。”

    唐老夫人有点惊讶,“你都知道?他连这些都跟你说了?”

    “嗯,他都告诉我了。”宫小白握紧唐老夫人的手,“姥姥,你放心,我会一直陪着他,不会让他孤单。”

    “好孩子。”唐老夫人心里得到了安慰,眼睛里亮光更甚,几乎要涌出泪水,她生生忍住了,笑着说,“他要是对你不好就告诉姥姥,姥姥帮你说教他。”

    提起说教,宫小白想起宫邪先前告诉她,姥姥可能会说教她,他果然在捉弄她。

    看出小女孩的心不在焉,唐老夫人起身拿了个小盒子交给她,“这是姥姥给你的见面礼,别拒绝,你送了我生日礼物,我也要送给外孙媳妇儿一个礼物。”

    老夫人打了个哈欠,“好了你去找小宫吧,我要小憩一会儿,不然可没精力出席晚上的寿宴。要不是担心晚上会精神不好,我还想跟你多聊一会儿,姥姥对你们的事可是非常好奇的。”

    宫小白不好意思,但还是红着脸收下了礼物,“姥姥,我扶你进去休息。”

    唐老夫人的卧室就在里面的套间,宫小白扶她躺在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老夫人突然说,“快去吧,我怕小宫冲过来找我要人。”

    宫小白:“……”

    原来老夫人也这么爱开玩笑。

    出了房间,走廊里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宫小白愣住了,说好了在外面等她,他人怎么不见了。

    她正打算下楼找人,隔壁的门“嗒”地一声打开了,从里面探出来一条胳膊,将她拉进了房间里。

    “姥姥跟你说什么?”

    这是一间客房,收拾得干净整洁,供客人休息。宫小白背靠在门板上,冰凉凉的感觉传到后背。

    宫邪手撑在她身体两侧,“不会真考你的历史知识吧。”

    “你还敢提这个!”宫小白拿着硬邦邦的小盒子捶他,“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你吓死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狼来了的故事听说过没?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不相信了!我跟你说……”

    她太能说了,而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听,最好的办法就是堵上她的嘴巴。

    舌尖辗转描摹她的唇形,然后探进去与她纠缠。

    宫小白刚开始还有点懵,挣扎了一下,然而他的吻技实在太高超,两个回合之后,她毫无招架之力,软着身子靠在他怀里,任他予取予求。

    一直吻到她快要晕过去,他才停下来,“你还没告诉我,姥姥都跟你说什么了。”

    宫小白喘了口气,“她说了,你要是敢欺负我,她就对你进行说教。所以,你好好掂量吧,现在我可拥有两大强有力的后盾。”

    “欺负?”宫邪用磁性的声音吐出这两个字,笑意深深地说,“像刚才那样?”说着,他低头啄了下她的唇,濡润的水泽像是给她唇瓣抹上一层唇釉。

    宫小白推开她,走进里间,躺在了床上,她现在很累,不想说太多话。

    没想到男人不肯放过她,跟着进来了,瞥见雪白床单上的褐色木盒,“姥姥送你什么好东西了?”

    对啊,她忘了看姥姥送给她的礼物了。

    她翻身趴在床上,打开了小盒子,一对耳坠子躺在缎面布上,翡翠绿的颜色,纯粹得没有一丝杂质,打磨得圆润光滑。

    宫小白懂这个,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宫邪看了眼,在她脑袋上揉了下,“姥姥真疼你,她当初第一次见儿媳妇儿都没送这么贵重的礼物。”

    宫小白好奇心激起来了,“姥姥当初送给儿媳妇儿的礼物你怎么知道?”

    “听妈说的。”

    “那送的是什么?”她跪坐在床上,小心翼翼地把裙摆拨到一边,避免被自己坐皱了。

    宫邪挑眉,故作高深,“亲一下我就告诉你。”

    宫小白扑哧一笑,撅了撅嘴,“你又想吃我的口红了?提醒你,我今天涂的口红是正红色,没有卸妆油擦不掉的。”

    宫邪脸色一变,想起刚刚那个火热的吻,又看看她火红的唇,起身大步流星地走进卫生间。果然,镜子里的自己,唇瓣蹭上了浓艳的红色。

    “哈哈哈。”宫小白在床上捧腹大笑,天知道她从刚才到现在忍住笑有多困难。

    宫邪忍耐着脾气,用清水擦洗。

    宫小白不想他待会儿在宾客面前丢人,主动握着手包跑进洗手间,从包里找出卸妆油,倒了点在化妆棉上,踮起脚尖帮他擦嘴唇。

    “我好好奇,当初姥姥送给儿媳妇儿的见面礼。”

    宫邪:“是她自己写的一本书。要求舅妈读完后写一篇读后感。”

    “……”宫小白忍住笑,“好吧,比起来姥姥真是太疼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