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95章 宫小白是她的福星

时间:2018-05-12作者:三月棠墨

    今天是工作日,医院妇产科的人不算多。

    拿了号的上官婧坐在诊室外的长椅上等待,旁边有跟她一样过来检查的妇女,有的小腹微凸,有的已经圆鼓鼓,看起来那么可爱。

    上官婧坐在他们当中,感受着和他们一样的喜悦。

    有一对年轻的夫妻从诊室出来,穿高领白毛衣的女人拿着b超单兴奋地说,“老公,我们真的有宝宝了!六个星期大,你看。”

    上官婧笑笑,看来是第一次过来检查。

    男人眉梢眼角带笑,从妻子手里接过单子,上面模模糊糊的一团影子,明明什么都看不懂,却指着一个地方说,“我的孩子在这里。”

    “你是不是傻?”女人娇嗔着拧了下丈夫的胳膊,拉过他的手贴在小腹,“你的孩子在这里!”

    丈夫笑着拥住妻子,小心护着她走进电梯。

    上官婧看着看着,忍不住笑起来,笑着笑着,又有些难过。这样温暖的一幕,她不晓得自己有没有福气体会到。

    “32号,上官婧。”

    护士站在诊室门口唤了一声,上官婧恍然间惊醒过来,发现排在她前面的人已经离开,现在轮到她了。

    紧张得手心出了汗,她握紧了包包的提手,有些僵硬地站起来,“是我。”

    “跟我进来吧。”小护士微笑着领她进去。

    做完检查,坐诊的中年女大夫一边往电脑里输入记录,一边含笑说,“恭喜,你怀孕了,宝宝很健康”

    后面说了些注意事项,上官婧一个字都没听清,记忆还停留在那一句“你怀孕了”。

    她真的怀孕了!

    上官婧再次摸上小腹,是一种全然不同的感觉,之前有欣喜、忐忑、期盼,现在只剩下欢喜,有股流泪的冲动。

    想立刻打电话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霍锖,告诉他他要当爸爸了。

    转念又觉得现在告诉他有点突兀,还是找个最好的时机告诉他吧。

    小宝宝要用的东西也该着手准备了,小衣服、小鞋子、婴儿车、小玩具还要买什么吗?她没有经验,不太了解,回头要问问家里的保姆。

    “大夫,您刚刚说什么?”她听到耳边有人一直在说话,陡然回过神来。

    女大夫:“”

    她拿过一个册子递给上官婧,“上面有准妈妈要注意的事项,可以看一看。”

    “好的,谢谢您。”上官婧双手捧着册子,开始认真地看起来。

    女大夫拿起手边的圆珠笔,边写单子边笑,坐诊妇产科这么多年,什么样的欣喜表情没见过,头次见这位女士这样的,整个人都傻掉了。

    从医院出来,上官婧站在路边,手里拿着检查单,看了又看。

    心里憋着巨大惊喜的感觉太难受了,她特别想找一个人分享,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宫小白,却发现自己没有她的联系方式。

    宫小白是她的福星,遇见她就有喜事发生。

    ——

    婆媳两人结束美容院之旅,杀进了各大商场。

    宫小白是被唐雅竹拖着去的,她抚着额头,哭笑不得,“妈妈,真的不用给我买衣服啊!我在特训营里穿不了常服。我们平常训练要穿作训服。”

    唐雅竹打扮女儿的**全部寄托在宫小白身上,怎么会轻易放过她。

    “我记得去参加老夫人寿宴的礼服还没选吧,我们去挑礼服。”唐雅竹拉着她奔去私人会所。

    宫小白悠悠地道,“家里好像还有没穿过的礼服。”

    “那些款式都旧了,穿着不好看。”唐雅竹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老夫人寿宴来的千金小姐们个个都争奇斗艳,咱不能被比了下去,要艳压群芳!乖,振作点,你是最美的。”

    宫小白振作精神,跟随唐雅竹进了会所。

    花了两个小时,试了几十套礼服,终于挑出了两条最漂亮的裙子,唐雅竹爽快地买单,并且表示宫小白穿起来这么漂亮,这个钱花得太值了!

    宫小白弱弱地说,“妈妈,其实一条就够了。”

    唐雅竹大手一挥,有挥斥方遒的气概,仿佛见惯了风浪的人,“这你就不懂了吧,寿宴的时间长,咱们可以上半场穿一条,下半场换另一条,以求达到惊艳两次的效果。”

    宫小白跪地叹服,妈妈,你好有经验哦。

    让她跪地叹服的还有一点——唐雅竹的购物**真的太强了!

    导致他们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

    一天没看见宫邪,甚是想念,宫小白放置好东西就窝在他身边。

    封闭式阳台上放着长沙发,身穿羊毛衫的男人仰卧在上面,旁边是剔透的小茶几,上面放着沏好的清茶,茶香四溢。

    对于女友的亲昵讨好,宫邪表现得像个不沾红尘的道士,一动不动地看着手里的杂志,仿佛上面的文字深深地吸引了他。

    “老公?”宫小白甜甜地唤道,见他跟没听见似的,她换了种娇嗔的语气,“老公,你没听见我叫你吗?”

    男人无动于衷。

    她拿下他手里的杂志,把自己的脸凑到他面前,“你有没有看出我哪里不一样?”她偏了偏脑袋,让他看清她的左右脸。

    宫邪淡淡地道,“更黑了!”

    宫小白:“”

    违背良心说瞎话到这个份儿上,她是不能忍了,“我明明变白了!皮肤还变滑了!”顿了顿,补上一刀,“对了,阿烈是退役的军犬吧,那它一定会导盲,强烈建议你从今日起使用它。”

    变相骂他眼瞎?

    宫邪冷哼一声,起身打算离开,然而宫小白瞅准机会翻身压在他身上,阻止了他起身的动作。

    宫邪终于有了点表情,他挑眉,看着像个女王般的她,“干什么?”

    “我这么好看,你不多看看我哦。”宫小白小猫儿似的喵喵叫,眨着琉璃黑眸,“一天没见,我可是非常想你呢!”

    她的嘴皮子向来厉害,有心讨好取悦一个人,没人能招架得住。

    宫邪短暂愣神后便笑了,当真捏着她的下巴仔细看。

    趴在他身上的小丫头肌肤莹白如上乘的珍珠,嘴巴上抹了一点口红,嫣红夺目,美得叫人心动。

    明明是她主动叫他看着她,被他盯得太久,宫小白却不好意思起来。

    挥开他的手,她主动捧住他的脸献上红唇,宫邪扣着她的后脑勺回应。他没告诉她,看到她的那一刻,他就想吻了。

    透明玻璃外是黑沉沉的夜,星星零零落落,弥散着茶香的小阳台温暖如春,醉人得紧。

    宫小白蓦地嘤咛了声,只因他的手捏了下她的后颈,痒痒的。

    宫邪放开她,马上就到晚饭时间,想做点什么却是不可能,他薄唇轻启,“晚上再惩罚你。”

    宫小白倏然瞪眼睛,调子娇软,“惩罚?我又做错什么了?”

    “我说错了,晚上疼爱你。”宫邪连忙改口。

    宫小白:“”

    她稍微仰起头,盯着他,突然爆发出大笑,“哈哈哈!”

    宫邪不明白她突然大笑是为哪般,疑惑地看着他。

    伸出食指点了点他的唇,宫小白更是大笑不止,“口红,蹭上了。”

    不粘杯不掉色的染唇式口红,居然被他蹭掉了大半,他是吻得多激烈?

    宫邪抬手去擦,被宫小白阻止了,她收住笑,“不用擦,怪好看的。”

    他本就长相妖孽,薄唇上沾染一点绮丽的颜色,漂亮极了。

    她觉得好看,宫邪却不认同,一想到他现在嘴唇上的颜色像宫小白唇瓣这么红,就有些忍受不了。

    拿开宫小白的手,他抬手使劲儿擦。

    “等等,我帮你擦。”宫小白用手指一点点擦拭他的唇瓣,指尖儿也染了红,“差不多了,待会儿下去吃饭的时候洗洗。”

    看了眼指尖的嫣红,宫小白灵光一闪,突然抹上宫邪的脸。

    宫邪反应过来登时黑脸,“宫小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