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89章 我决定好好吃宵夜

时间:2018-05-09作者:三月棠墨

    这是姚琪第三十八次堵住了猴子。

    每次拦住他都说不到几句话,然后他就会笑嘻嘻地拒绝,然后决然地转身走开。

    大概是晚会的气氛太美好,壮了姚琪的胆子,她跟着大部队清理完训练场,迫不及待地跑了过来。

    难为这位死宅死宅的美猴王没有窝在屋子里,而是站在树下抽烟。

    她从没见他穿迷彩作训服,永远都是休闲舒适的装扮,像个积极阳光的大学生,又像亲切温柔的邻家男孩。

    他今天穿了挺时尚的黑色连帽卫衣,胸前印有银色的字母符号,配牛仔裤、运动鞋。指尖夹着香烟,不时抖抖腿,倒像个小痞子。

    眼见她气势汹汹地扑过来,猴子掐灭了烟头,双手交叉环胸,“你又想干嘛?我警告你别乱来!”

    面前这个女孩的眼神太恐怖了,饿狼一般泛着凶光,一股要把他吃了的气势。

    被宫小白拉着躲在梧桐树后的宫邪皱了皱眉,低声说,“宫小白,这有什么好看的,我们回去。”

    他堂堂一个首长,像做贼一样躲在树后偷看别人,传出去还要不要面子了。..

    宫小白趴在树干上,脑袋悄悄探出一点,八卦兮兮地盯着不远处的两人,小声说,“我好奇嘛,要回去你先回去,我要再看一会儿。”

    从来只听姚琪说她如何如何追猴子,还没亲眼看过呢。

    宫邪捏了下眉心,拿她没辙。

    那边,姚琪甩了甩头发,食指在鼻子上划了一下,表情嚣张得仿佛一个欺凌良家妇女的恶霸,“少装傻,我想干什么你不知道?”

    她勾了勾手指,抛媚眼,“凑近点儿姐姐告诉你。”

    猴子瞪圆了眼睛,她轻佻的样子像个女痞子,他吓得倒退一步。

    不要脸啊,他比她大了好几岁,她居然自称姐姐。

    猴子连笑都笑不出来了,转身欲走。

    好不容易逮住花好月圆、良辰美景,姚琪怎么会轻易错过。

    一把扯住猴子的袖子,把他摁在墙壁上。

    女、女版壁咚?

    宫小白惊得嘴巴张成了形,姚琪真的太生猛了!

    旁边,宫邪的脸更黑了。

    猴子全身的毫毛都竖起来了,黑亮的眼珠子睃来睃去。姚琪轻佻一笑,没看出来他居然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就算是弯的,那也是0吧。

    猴子猛地推开她,暗骂了句,拔腿就跑。

    事实证明,这么久以来的训练不是白练的,姚琪迅速上前,扯住了他后背的衣服,把人扯了回来。

    两人推推搡搡就打了起来。

    宫小白咽了口口水,目瞪口呆。

    漫天星辰璀璨,树影轻晃,本该是浪漫唯美的气氛,最适合年轻男女打情骂俏。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变成剑拔弩张了。

    这剧情她有些看不懂了。

    宫小白有些担心,扭过头问宫邪,“美猴王的武术怎么样?”

    “美猴王?”

    “”总跟着姚琪称呼美猴王,她顺口就说出来了。“我说的是猴子,猴子他能打吗?跟姚琪比怎么样?”

    宫邪轻哼,“你还挺关心人家的感情事。”

    宫小白戳了戳他的胸膛,“你说啊。”

    宫邪:“不怎么样?”

    猴子作为黑客特招进特训营,后来成为尖刀战队的一员,武力值可以忽略不计。

    果然,五六招之下,猴子不敌姚琪,再次被她压在墙壁上。

    这一次,姚琪没有再开启地痞流氓式,微微喘着气,她眼神认真地凝视他,弯弯的眉毛突然蹙起来,“我唱的歌你听到了吗?”

    一个大男人被女人压在墙壁上动弹不得,实在屈辱,猴子压根不想跟她讲话,白皙的面庞因为生气泛红。

    “怎么会爱上你,我在问自己,我什么都能放弃,居然今天难离去”她再次启唇唱出来,因为情绪激动,没有一句在调子上。

    猴子愣住不动,别过脸不再看她。

    姚琪只哼唱了几句就停下来,挑眉问,“怎么样?”

    猴子倍感无力,“松手,以后别再来找我了。我还是那句话,不会”

    嘴巴被人堵住了,他愕然睁大眼。

    姚琪揪住他的衣领子,半是强迫地把他拽过来,狠狠地在他嘴巴上亲了一口,啵地一声,在寂静的夜里响亮无比。

    到底是女生,脸皮薄,亲完也不敢看他,扭头飞快地跑了。

    徒留猴子一个人靠着墙壁怔忡出神,嘴巴上被嘬痛的感觉还在,那个“罪魁祸首”却已经跑没影了。

    脚边的树影依然摇晃,他抬手摩挲嘴唇,清澈的眼眸浮现一抹复杂的神色。

    看够了好戏,宫邪黑着脸把宫小白从树后面拽出来。

    入了秋也还是有蚊子的,他的手背就被叮咬了一个包

    “爷。”猴子微惊,规规矩矩地唤了一声,白净的面皮又红了红,不晓得爷看了多久,实在够丢脸的。

    转念想一想,爷应该没有兴趣偷看别人,或许他只是刚好走过来

    宫邪轻瞥了他一眼,冷淡的口吻,“注意影响。”

    猴子:“”

    ——

    “哈哈哈。”回到家里,宫小白忍不住捧腹大笑,笑得眼角挤出了泪花,“你真的太坏了,没看到猴子的脸都红了吗?”

    宫邪洗了把脸出来,拿着电脑端坐在沙发上看起来,“恩,要不怎么叫猴子。”

    什么意思?

    宫小白愣了愣,没反应过来。猴子脸红该不会指的是,他的脸红得跟猴屁股似的?

    “你的冷笑话真的太冷了!”宫小白坐在他身边,没看他电脑屏幕上的秘密文件,而是看着他。

    手指在键盘上飞快敲击,宫邪头也没抬,“我说的是事实,没有在讲笑话。”

    宫小白不想与他讨论这个话题了。

    “你不是说没吃饱吗?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他现在在忙,估计没时间自己弄,反正她比较闲。

    宫邪终于从电脑屏幕上抬起头,看着她,眸子深邃如渊,“先去洗澡。”

    “恩?”

    宫邪轻笑,手掌扣在她后颈,把她拉到面前,温热的气息拂在她脸上,“让你先去洗澡。”

    宫小白扇了扇眼睫毛,懵懂地望着他,洗什么澡啊,她现在打算去做宵夜。

    宫邪笑意更深了,这家伙有时候睿智得让人震惊,有些时候又单纯得叫人啼笑皆非。例如,现在的她。

    宫邪阖上笔记本,把她抱进怀里,额头碰了碰她的额头,仿佛在认真思考,“恩,不想先洗澡也行,我们一起洗。”

    “你不是要吃”

    薄唇压上她的红唇,他低沉的声音响起,“是啊,吃东西吃你。”

    宫小白大窘,像一只蚱蜢似的在他怀里挣扎弹跳,“什么啊!你在耍我?!良心不会痛吗?亏我还一直想着给你做吃的!”

    宫邪打横抱起她,吻落在她眉心一点嫣红上,“我很感动,不能浪费你的心血,我决定好好吃宵夜。”

    进了浴室,洗了个战斗澡,他再把她抱出来,放在床上。

    哪怕情潮涌起,他也不会不顾她的身体。拿了一条宽大的干毛巾搭在她头发上,两只手捧着搓来搓去。

    宫小白被他揉得晕头转向。

    宫邪看着他晕乎乎的样子有点好笑,两手轻轻一扯毛巾,把她拉近自己,“刚才不是说不困么?”

    宫小白懒洋洋地笑了笑,不说话,特别享受他给她擦头发的过程。

    宫邪脑中突然闪过她跳舞结束时那个动作,上身往后仰,直到整个背部贴在地面。小丫头的柔韧性不错。

    心思一动,他突然扑过去压在她身上。

    宫小白本来就跪坐在床上,他覆在她身上,她的腰不得不弯折下去,与那个姿势如出一辙。

    宫邪眸含浅笑,一下一下啄着她的唇,“腰好软”

    “什么啊!”

    他他他他,真是坏透了!居然不跟她说一声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