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70章 我就是喜欢他

时间:2018-04-29作者:三月棠墨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姚琪僵愣在原地,一瞬不瞬地盯着猴子的脸,尴尬得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他知道!他居然知道她接连等了他两个晚上!

    可他怎么不出来见她?

    此时的姚琪俨然是忘了,就算她要等,人家也没有理由来见她。

    猴子倒没想太多,笑如清风,“找我有什么事吗?总不会有不懂的问题吧。你知道的,我不参与你们的训练,如果是训练中出现的问题,你还是去问闫教官比较好。”

    他从来都是嬉皮笑脸,不负他“猴子”的名号。

    姚琪看得呆住,被他清爽的微笑迷了眼。

    “你你还记得我妈?”她总算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我就是”

    “啊,我记得。”猴子笑起来,额前的碎发被风吹得斜向一边,“那天在训练场,我打算帮你包扎伤口,结果被嘲笑医术不行。”

    之后发生的事着实尴尬,他识趣的没有讲出来。

    袭胸这种事,能不提就不提了

    姚琪激动地踮了下脚尖,他还记得她,这让她无比开心。

    她暗暗攥紧了拳头,鼓起勇气说,“我来是有一个问题问你。”

    猴子咳了声,正经起来,“你问。”

    “你有女朋友吗?”姚琪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这句话,不料声音太大,气势太足,听起来不像是来表白,而是来讨债的。

    回过神来的她,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顺便在旁边立个牌子,写上“我不知道我说了什么”。

    猴子脑子被震得嗡了声,愣了一秒后问,“你说什么?”

    姚琪愣住。天呐,饶了她吧,同样的话她怎么好意思说第二遍!

    她严重怀疑他耳朵太背了,她都那么大声的吼出来了,他怎么可能没听见!

    殊不知,猴子不是没听见,是太震惊了难以置信,想要再确认一遍。

    姚琪默默地给自己点根蜡。如果他没听见,那她接下来的计划根本无法实施,她的追夫之路就要在这里中断了。

    不甘心啊!

    本着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她闭上眼睛重复一遍,仍然是用吼的,“我问你,你有女朋友吗?没有的话考虑一下我吧!”

    猴子这回听清了,准确来说,是听明白了她的意思。

    敢情她是来表白的。

    猴子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不过他很快恢复了过来,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我没有女朋友——”

    姚琪的眼睛乍然一亮,他这么说的意思是,她有希望!

    “我不喜欢女人。”猴子露出更灿烂的笑,丝毫没觉出这句话说出来会给人带来怎样的误解。

    我不喜欢女人,可以理解为我讨厌女人的某些行为举动,还可以理解为,我的性取向

    猴子虽然端着笑脸,但他语气里的认真绝不像开玩笑,姚琪更倾向于后者的理解。

    “你你”她的脸僵硬成雕塑,碰一下就要掉落碎片。

    猴子眨眨眼,干干净净的眼神忽然变得妩媚,“没错,就是你理解的那样。”他不吝重复,“我不喜欢女人。”

    姚琪在脑中演练了无数种可能发生的结局,最开心的莫过于他接受了,当然,这种可能性很低很低。他可能委婉拒绝,或者冷冷拒绝。最难过的应该是他告诉她,他有喜欢的人了。

    却没想到,老天爷给她玩了个大的。

    他不喜欢女人,不喜欢女人,女人

    姚琪傻了一般低头看向胸前,确认了一遍,嗯,我是女人。

    “我知道了。”她保持着低头的姿势,转身一步一步离开,丧得仿佛行尸走肉的僵尸,走路的时候膝盖都不会打弯了。

    猴子看着她的背影,倏地一笑,她还真信了?

    这是他拒绝女生惯用的理由。他只是满腹心思都在喜欢的领域上,没有精力应付女人,至少现在,他不想谈感情。

    戏耍人的感觉有点愉悦,同时忍不住审视自己,难道他看起来gaygay的?

    ——

    宫小白在不远处的路边等姚琪。

    总算体会了一把姚琪前两次蹲守的痛苦,因为这里蚊子实在太多了!一直在耳边嗡嗡嗡叫个不停,趁你不注意便叮上一口。

    她已经很不幸的被咬了三个包。

    只好站在原地蹦一蹦,跳一跳,顺便祈祷姚琪快点过来。

    然而当她看见姚琪哭着走来,心头一跳,紧张地跑了过去,“怎么了?怎么哭了,他是不是拒绝你了?”

    她确定姚琪是真的哭了,眼泪珠子啪哒啪哒地往下掉,断了线似的。

    姚琪抬头,表情伤心绝望,好像一夕之间心中所有的信念都崩塌了,“呜呜呜我太悲催了,我真的太悲催了。”

    宫小白不了解情况,只以为她被拒绝了一时受不了,“别难过,你之前不是还说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吗?而且,是你先喜欢人家,不能要求人家一定喜欢你吧。这个不能急,要慢慢来。追求是个漫长的过程。”

    姚琪听了,眨巴眨巴眼,越哭越凶。

    宫小白无可奈何,决定用真实例子安慰她,“你看看我,我当初跟宫邪表白不晓得被拒绝了多少次,他每次都冷冷的。相比起来,猴子应该不会那么绝情吧。”

    在她的想象中,猴子就算是拒绝人,也不会太冷漠严肃,肯定会笑嘻嘻的说明原因,然而再拒绝。

    她当初都没哭过好么,姚琪这个大姐大未免太脆弱了,以前她是怎么在校园里横行霸道的。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不明白”姚琪哭着摇头,精神还是很崩溃,每回想一遍猴子的话,她都难过得想撞墙。

    “难道他有喜欢的人了?”

    “不是。”

    “他有女朋友了?”她之前的情报不会有误吧。

    姚琪摇头,“不是,他、他说,他不喜欢女人!”

    话落,她又崩溃地大哭起来,抱住宫小白的肩膀,觉得羞窘又丢脸,“我这辈子第一次喜欢一个男人,他居然是个gay,你说我能不难过吗?简直悲催透了!”

    宫小白眉心一抽,愣住了。

    猴子他、他是

    “呃呃呃,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宫小白说,“你确定自己没听错吗?”

    姚琪看着她,很慢很慢地点头,遂又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宫小白拍拍她的后背,想说点安慰的话,可是她自己也在消化这句话,想来想去不知怎么安慰。

    “还是算了吧,既然人家不喜欢咳,你总不能强求。”这种事真没办法强求,宫小白有点心疼姚琪,“这世上长得帅气又有趣的男生很多啊,不只他一个。”

    姚琪喜欢猴子,她以为她大概喜欢白白净净又幽默风趣的类型。

    “我觉得莫扬就很不错。”宫小白不想她继续伤心,劝道,“莫扬长得很白净,呃,虽然他现在晒黑了,以后会白回来的。而且你不觉得他很有趣吗?”

    姚琪撑着额头,“可我就是喜欢他。”

    言下之意,别人不行,相似的类型也不行,只因他是心中喜欢的人,无可替代。

    她的具体意思没表达出来,宫小白却十分清楚。

    喜欢,是没办法给它定一个框架,告诉自己要找什么类型的人,只有真正遇见了,心里那根弦拨动了的那一刻才会明白。

    宫小白暗暗叹气,“先别哭了,去我那儿睡一晚吧,反正宫邪不在。”

    姚琪很想答应,理智告诉她不能。她摇摇头,“不行,晚上寝室会有巡查,我不能不在。”

    她擦干眼泪,“你觉得,我把他掰直的可能性大吗?”

    宫小白:“”

    “我是认真的。”

    “听我的,你还是回去睡觉吧,别想那么多了。”宫小白觉得她真是悲伤过度,导致神志不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