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69章 你是想问爷的情况吧

时间:2018-04-29作者:三月棠墨

    翌日。

    窗外透进来一丝微光,宫小白醒来摸摸身边的位置,将醒未醒的她陡然翻身坐起。不小心拉扯到腿部肌肉,她轻“嘶”了声。

    身旁空了的位置,提醒她宫邪已经走了。

    这个认知让她恐慌,心空落落的。

    枕头上放着一张纸条,上面张扬的字迹一看就是匆忙写下。

    “不吵醒你了,我先走了。腿受伤就好好休息,别急着训练。等我回来。”

    宫小白盯着每一个字看了许久,眼神专注得仿佛能将这张薄薄的纸看出一个窟窿。

    她拥着被子坐在床上,将纸条小心折起来,贴在心口,就好像他还在她身边,像以前每一个早晨,他总是把她抱在怀里。

    宫小白拍拍有点僵硬的脸颊,觉得自己真是悲伤过了头。

    他说过了,类似的任务他执行过不下百次,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他是出差好了,很快就会回来。

    这样安慰自己,宫小白舒一口气,下了床去洗漱。

    冰箱里塞满了零食和水果,她拿了一根香蕉,剥开边走边吃,去到训练场。

    特战队员们已经在晨跑,每个人肩膀上扛着粗壮的圆木,绕着宽阔的训练场快速跑,晨曦照在他们脸上,折出晶莹的汗珠。

    她昨天想好了从今天开始加入训练,因为宫邪给她的留言,她决定再等等,腿还没完全恢复,走路的时候隐隐作痛。

    姚琪慢悠悠地走过来了,站在她身边,偏头打量她的脸,“宫爷走了,把你的魂儿也带走了?”

    宫小白掀起耷拉的眼皮,声音无力,“你怎么知道他走了?”

    姚琪说,“在食堂吃饭听他们说的,接下来的训练都由闫左教官和其他几名教官安排。宫爷、秦沣、邢天冥、肖琼一起去执行任务了。”

    宫小白光顾着担心宫邪,忽略了其他消息,此刻才知道原来肖琼也去了。

    她的心情更郁闷了。

    嫉妒肖琼能有与宫邪比肩而立的实力,每次出任务肖琼想去就去,她就只有羡慕的份儿。一面又责怪自己不争气,身体素质太差。

    “不说了。”宫小白吐出一口气,嘴角牵出一抹笑,“你呢,昨晚有没有去找猴子?他应该没跟他们一起执行任务。”

    姚琪一屁股坐在地上,捡起一颗石子放在手心里抛了抛,神情颓丧得厉害,“别提了,我昨天也没见到他。”

    “啊?”

    “没错!”姚琪颇有些气愤,“我真怀疑那屋子里有没有人,我从白天等到黑夜,不见他出门。”

    前一天晚上没见到人,她昨晚特意匆匆吃完晚饭,早去了一个多小时,结果还是没见到人。

    可屋子里的灯依然亮着。

    这就好比在她面前投下一个诱饵,引导她一直等下去,想放弃都不甘心。

    宫小白心中好笑,不好意思在面上表现出来,“我突然想起来,猴子是挺宅的,最高记录是一个月没出过屋子。”语气顿了顿,“你知道的,他一天到晚跟计算机打交道,根本不需要出门。”

    姚琪愕然张大嘴,“怪不得他皮肤那么白,比莫扬小白脸的还要白。”

    宫小白:“你加油吧。诸葛亮还三顾茅庐呢,你这才接连蹲守两个晚上,搞不好第三天晚上就转运了。”

    姚琪扬唇一笑,“我谢谢你的祝福。”

    她昨晚蹲了三个多小时,非常“幸运”的多了几个蚊子叮的肿包,除此之外,一无所获。

    “我真的超级好奇你当初怎么追上宫爷的。”姚琪凝视着她,面露不解,“我觉得吧,别的男生应该没有宫爷那么难攻,你都把他拿下了,对付其他人就更不成问题了。”

    提起宫邪,宫小白的脸颊就泛上粉红,“我我记不太清了,反正就是缠着他吧。他比较拍我撒娇和粘人。”

    姚琪脑子陡然往下一垂,“那我还真不能按照你的方法做。”

    她一不会撒娇,二不会粘人。

    宫小白见她垂头丧气,本着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伟大精神,提议道,“要不?我帮你约他出来,你再跟他说清楚。每天蹲在门口守着也不是办法。”

    姚琪猛地抬起头,有光亮从眼中一闪而过,仿佛在海面沉溺已久的人终于抓住了一根浮木,她激动地握住宫小白的手,“真的?!那就太好了!”

    宫小白扬眉笑了笑,她也想找点事情做打发时间,暂时不能训练那就用别的事情占据脑子,免得胡思乱想。

    “先说好,我只帮你约他出来,具体要怎么做就看你了。”

    “ok!”

    宫小白推了她一下,“把你脸上得瑟的表情收一收,战友们看见了以为我们闲着很开心呢,容易激起民愤!”

    “哦哦。”姚琪连忙捂住嘴,避免自己笑出声。

    两个悠闲得头顶长蘑菇的女生在当天晚上吃过晚饭后就悄悄避开众人去了别的地方——猴子的住所。

    两扇军绿色的铁门紧闭,跟姚琪前两次看到的一模一样。

    她现在看到这两扇门就想吐。

    屋子里的灯还亮着,四周静悄悄,进入九月份,连蝉鸣都听不见了。

    宫小白吸口气,做好心理准备走过去敲门。

    心里还有一些紧张,不管她要做什么,大晚上敲一个男人的门都显得很唐突。

    所幸没有让她等太久,敲了两下,她听到了里面由远及近的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

    猴子打开了门,头发有点凌乱,大概刚刚在睡觉,迷蒙的眼神看着宫小白,愣了一下,“宫哦不,首长夫人,找我有事吗?”

    他眨了眨眼,经风一吹来了精神,露出个干净的笑容。

    宫小白转过身,朝躲在梧桐树后面的姚琪使眼色。

    姚琪却怂得不敢挪动脚步,僵在那里一动不动。

    宫小白:“”

    这就叫猪队友了,我把人都给你约出来了,你却躲着不出来,是想我替你表白吗?平时不是嚷嚷着要强上猴子吗?现在人就在这里,你倒是上啊!

    宫小白撇了下嘴角,扭头看向猴子,“有、有事找你。”

    “什么事?”猴子被她严肃的神情搞得有点紧张。

    宫小白卡壳了,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猴子双手环胸靠在门边,“我知道了,你是想问爷的情况吧。”他十分抱歉地道,“我没办法联系上他。一般他们出去执行任务,为防泄漏会切断跟外面的联系。除非爷主动联系到特训营。”

    他耸肩,“所以,我不知道爷目前的情况。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以爷的实力,一般任务对他来说都是小case。”

    他以为小姑娘第一次经历爷出任务,不适应才过来找他打听。

    宫小白怔了几秒,差点被他带偏了,想到自己前来是为了姚琪。

    一鼓作气,她飞快地说,“我不是来打听情况的。是我朋友,她找你有点事要咨询。”没敢说是为了表白。

    宫小白扭头,恶狠狠地冲梧桐树后怂成一滩软泥的姚琪大喊,“你给我出来!”

    姚琪迈着别扭的小碎步走了过来,目光凝在猴子身上。

    他今天没穿白t恤,穿着深蓝色的长袖衫,下面配黑色短裤,一如既往的休闲风格。

    她发现,深色的衣服衬得他的脸更白了,眼眸也更为黝黑深邃,比女孩子还要精致好看,妖孽得不要不要的。

    她一颗心都沉醉了。

    宫小白在她腰上掐了一把,假笑着对猴子说,“那个啥,我先去别的地方逛逛,你们慢慢聊,慢慢聊。”

    她给了姚琪一个鼓励的眼神,提醒她千万别怂。

    宫小白看了眼两人,愉快地功成身退了。

    猴子的视线这才转移到姚琪身上,上下打量一眼,像是想起了什么令人意外的事,微微蹙起眉,“你就是这两天在我屋子外徘徊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