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63章 这是心里有鬼呢

时间:2018-04-27作者:三月棠墨

    站出来说话的是一个男生。他目视宫邪,一脸正气地讲述自己看到的情况,“当时我登上崖顶,看到”他看了眼连梓薇,“看见她动了攀岩绳,当时隔得有点远,我以为她要攀下去,我没有久留,转身就去别的地方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看向连梓薇,她成了关注的中心,就好像,突然之间被孤立了。

    连梓薇怒目圆瞪,“你胡说什么?我没有!”

    她义正言辞,男生倒不敢确定了,据实说,“我就说我看到的,事实上你有没有做过我不清楚。”

    男生沉默一瞬,看向宫邪,“宫教官,我看到的就是这样。”他只是为这件事提供一个线索。

    “是你吗?”姚琪看着连梓薇,质问她。

    “我没有做!”连梓薇从来低调,连实力都不轻易外露,忍受不了所有人目光的指责和怀疑,“我承认,我亲眼看到宫小白攀下山崖,也碰过绳子,但我没有割断绳子!我当时试着拉了一下,确定她还在下面。”

    她的解释合情合理,没有证据的前提下,大家也不好怀疑。

    他们表面上没有流露异样的表情,内心就说不定了。连梓薇深知在特训营留下污点的后果,不管做没做,别人的猜疑都会伴随着你,像带上一层有色眼镜。

    “报告宫教官,我的解释就是这样,我没做过的事情不会承认。”连梓薇站了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说。

    不否认,她确实看不惯宫小白,嫉妒她时刻有人保驾护航,不想训练就不可以不训练,累了就随时可以休息,嫉妒她能得到一个这么优秀的男人温柔相待。

    因为这一层关系,她总是巴结讨好她,想利用她让自己未来的路走得顺。

    她怎么可能会想害死她!

    宫邪看着她,深邃的眼眸一贯无波无澜,让人无法窥探他的想法。

    “没做过就没做过,这么激动干嘛?”队伍里有女生发出哂笑,“这是心里有鬼呢,还是真的着急解释,我怎么觉得是前者。”

    她的话说得很有道理。

    连梓薇陡然扭头,朝那个女生看去,是张露。女生被她的目光震慑住,愣了一瞬,“看我干嘛?我说的是自己的猜测。没有害人之心你碰绳子干什么?”

    连梓薇不想浪费时间跟她争辩,再次强调,“宫教官,我真的没做过。这件事,不管怎样都要调查清楚,还我清白。”

    肖琼听了半天,弄明白了宫邪是来兴师问罪的。

    是啊,只有宫小白能让他气成这样,不关心测试成绩先调查这件事。

    “这件事你怎么看?”秦沣在旁边小声问。

    肖琼简短地说,“用证据说话。”

    宫邪倏地笑了,冷冷地,“给了你机会,看来是不愿意主动承认了。”他的话,像是对着队伍其中某一个人说的。

    大家左右看了一眼,没明白他的意思。

    “猴子,查监控。”宫邪淡淡地道,闲庭信步地走到队伍一侧——他们放集装包的位置。

    一片哗然!

    查监控?

    藏峰山占地面积广,地形复杂,普通的电子设备带进去一点信号都没有,怎么可能安装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况且,山林间的草木树丛繁盛茂密,安装了摄像头大概也拍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猴子的举动给他们解惑了。

    他走到他们放集装包的位置,从其中一个集装包的背带上抠下一粒非常小的纽扣,金属制的,泛着银亮的光泽。

    接着,他又从其他集装包上抠下类似的“小纽扣”。

    猴子轻笑着解释,“这是研发出的最新的一批微型摄像头,没想到第一次就用在你们身上了。你们应该感到荣幸。”两根手指捏着一粒小小的摄像头,扬起手,“所以,你们这次训练的全过程都被记录了。”

    此话一出,一大半的人脸色变了。

    有人想到自己被毒蜂追着跑的经历,有人想到被野狼撕咬的经历,有人想到掉进陷阱的糗事

    没想到啊,他们训练的全过程都会呈现在教官眼前。

    丢人丢到无地自容了!

    连梓薇抬头挺胸,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有了监控录像就能还她清白了。没有做过的事,谁都不能污蔑她!

    许多人脸色大变,其中就包括张露,当她看见猴子拿下集装包上的微型摄像头,听见他的话,一张脸彻底没了血色。

    宫小白的绳子是她割断的。

    她当时走到崖顶,正好看见了连梓薇离开的背影,还看见了丢在一旁的集装包和不远处系在树干上的攀岩绳。

    他们的集装包上都有编号,代表了他们每个人,她认出那是宫小白的集装包,猜到她可能攀下山崖。..

    脑海中一瞬间闪过许多宫小白在训练上意气风发的画面,包括宫爷对她的呵护照顾。不知怎么就鬼迷心窍,生出了害人的心思。

    天使和魔鬼往往就在一线之间。

    她当时脑子发热,没想那么多,也没有真的要害死她,就想将她困在崖底上不来,想教训她一下,她没想过杀人!

    本来打算直接解开绳子,做出是宫小白自己没系紧、绳子松了的假象,转念又想起连梓薇的背影,如果被宫小白发现了异常正好可以嫁祸给她。

    她便用刀割断了绳子

    不曾想,宫邪一回来就追究起这件事,她心里很害怕,尤其在他说了“蓄意谋杀”这四个字之后。想站出来承认,却被这四个字逼了回去。

    她想,反正没有证据,只要死不承认就不会被揪出来。

    事情果然按照她想象中的发展,有人看见连梓薇动了绳子,将矛头对准了她。

    就在她窃喜这件事会不了了之,老天爷跟她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他们的集装包上安装了摄像头!他们事先根本不知道!

    猴子拿下了所有的摄像头,装进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爷,给我两个小时,一定找到凶手。”

    宫邪点头,看向他们,“那么,这两个小时就在训练场站军姿。”

    “等等等。”猴子转过身打算离开,队伍里传出一声带着哭腔的声音。

    张露站了出来。

    脸色苍白得像是随时会晕倒在地,脸上受了伤,大大的眼睛蓄满了泪水,紧紧咬住下嘴唇,泫然欲泣的样子。

    在宫邪冰冷的目光下,她的眼泪流了出来。

    “对不起,宫教官,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张露哭着道歉,那句“我不是故意的”怎么也说不出来。

    大家的目光不再凝在连梓薇身上,全部都看着张露。

    她嘴唇咬出血了,因为太过惧怕,浑身都在颤抖,颧骨凸起,整个脸部表情有些扭曲的可怜,手紧紧抓着裤子,指节泛白。

    “是张露?”

    “天呐,看不出来,她平时还挺热心的,真应了那句话,人心隔肚皮!可怕!”

    “野外训练时,我还跟她同行了一段路,该庆幸她没有趁我不备把我推下山坡,哦弥陀佛。”

    “一个女孩心思居然这么恶毒,一出手就要人命,啧,光想想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全身的毫毛都竖起来了好吗!”

    “宫小白是运气好才没出大事,那个山崖我亲眼看了,云雾缭绕、深不见底,一般人遇上这种事现在都看不见今早的太阳了吧。”

    宫邪无视她的委屈和可怜,“收拾东西,今天下午就离开特训营。”声音大了一些,像是对其他人警告,“心思不干净的人没资格待在特训营。想要继续待在这里,活络的心思趁早收一收。”

    张露跌坐在地上,面如死灰。

    宫邪居高临下地睨她,“你该庆幸她没事。”

    连梓薇心中陡然一凛,埋在心底的想法刚冒出头就被打了回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