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57章 你不后悔我就不后悔

时间:2018-04-24作者:三月棠墨

    她说后背痒,宫邪想到这深山老林的复杂,不敢掉以轻心,捡了些干枯的树枝便打算折回山洞。

    “什么时候的事?”回到山洞,宫邪把她放在柔软的床垫上,替她解开领口的扣子。

    宫小白握住他手,有阻止的意思,大概还是有点不好意思,“早上开始有点痒,我以为是蚊子咬的,没太在意。”而现在,整个后背都很痒。

    宫邪态度强硬,不容她拒绝,宫小白只好松开手。

    扣子一粒粒解开,露出里面迷彩短袖,露出来的脖子上有一两颗红疹,宫邪心头一紧,动作迅速地拽住她短袖下摆,从下而上脱了下来。

    宫小白脸有点红,连忙捂在了胸前。

    宫邪觉得她的害羞总是有些莫名其妙,比如,她想跟他一起洗澡的时候从不介意他看光她的身体,现在却……

    他哪儿猜到女孩想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在心爱的人面前的小心思。

    宫邪抱着她翻个身,让她的背对着他。

    眼前呈现的画面让他近乎呆滞,她的背起了许多红疹,有的地方用手抓过了,颜色更深,而有的地方起了太多,连成一片。

    “怎么了?”宫小白看不到自己的后背,耳边他的呼吸声忽然停滞,她摸不着头脑,手绕到背后去抓。

    她的手被握住了,听见宫邪压抑克制的声音,低沉暗哑,“应……应该是过敏了,起了很多红疹,别用手抓。”

    宫邪不忍多看一眼,扶住她肩膀,一点点帮她整理好耳边的发丝,松祚轻柔地仿佛在擦拭一件易碎的薄胚。

    他总是在她的事情上做出错误的判断……

    “回头就弄个香案把你供起来。”她真的太脆弱了,什么实力强悍都是假象,他不该高估她的能力,认为她能照顾好自己。

    宫小白瞅着他,不大能理解,没好气地说,“我都过敏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

    宫邪在考虑是先给她搽药还是先生火,想了想,决定先生火,让她就这样光着身子容易感冒,过敏加上感冒的后果他不敢想象。

    “早上就开始痒了你就没看一看?”宫邪声音里带着点怒气,“给你们准备的包里有抗过敏的药。”

    宫小白反驳,“那我也没想那么多嘛。”

    “这种事情还用想?身为特种兵,不仅要对别人的人身安全负责,更要保证自己的身体状况健康。身体不舒服了第一时间查看,这不是每个人都该意识到的事情吗?怎么到了你这里还需要想一想?我看你平时的机灵劲都没用在别的地方了。”

    叹息一声,宫邪拿过毛毯盖在她身上,她穿的那身衣服沾了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能再穿了。

    他现在对她的自理能力持严重怀疑态度。

    如果刚开始痒的时候,她就及时查看,涂上药膏,何至于起了整个后背的红疹。

    宫小白裹紧毛毯,下巴抵在膝盖上,歪着脑袋听他跟老妈子似的唠唠叨叨。

    一个不爱说话的人突然之间跟话痨附身一样真的很稀奇啊!

    宫邪把捡来的干柴堆在一起,找来枯草放在上面,这两样干枯的东西很容易点着,一遇上火星子就劈里啪啦的烧起来。

    熊熊火光照亮了山洞,两人靠在一起的影子映在石壁上,像是绘在上面的壁画,男主人公和女主人公鹣鲽情深的壁画。

    此情此景,让宫小白想到了古装剧里的经典桥段,“你觉得我们像不像一对亡命天涯的情侣,被仇家追杀,躲进隐蔽的山洞。”顿了顿,自动补上后续剧情,“然后仇家追到这里,你执剑抗敌,让我先逃,我执意要留下来。”

    宫邪:“……”

    什么跟什么?他并没有兴奋跟她亡命天涯。

    “毯子拿下来,我帮你搽药。”火烧得正旺,不用担心她会着凉。

    宫小白松开了毯子,背对他而坐。

    火光中,女孩雪白的美背一览无遗,哪怕上面遍布红疹,丝毫没破坏那一分该有的旖旎美感。

    宫邪咳嗽一声,别扭地移开视线。

    他起身拿了水壶,里面装着他白天接满的泉水,他看着她的背,胸衣的带子还横在上面,不方便擦洗,几番挣扎纠结,他说,“宫小白,把你的……内衣也解了。”

    “啊?”宫小白扭过头看他,目光诧异,就好像他要对她行不轨之事一样。

    “后背要洗一遍才能上药。”他勉强用正常的声音跟她讲话。

    宫小白还在犹豫,宫邪却抬高手,解开了搭扣,肩带顺着肩膀滑下来,暧昧的挂在手臂上,她的脸被熊熊燃烧的火烤得更红。

    清凉的水浇在背上,宫小白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凉?”宫邪声音轻轻。

    宫小白抿唇,“有点儿。”

    宫邪只得先把水倒在手心,再用手给她擦拭,有了体温的加热,没那么凉了。宫小白抱着膝盖,任由他清洗,舒服得晕晕欲睡。

    她倒是舒服了,给她擦洗背部的就没那么轻松了。

    心上人的美背正对着自己,肤白如雪,四周静谧无声,只有劈里啪啦的烧柴声,当真应了那句“孤男寡女、**”啊!

    宫邪喉咙滚动了好几次,压下蠢蠢欲动的心思,专心给她擦背。

    好不容易擦完了,他也是出了一身汗。

    从包里拿出针对过敏症状的药膏,挖出来一些,涂抹在起了红疹的地方。药膏抹上去有淡淡的凉意,与清新薄荷有点相似。

    痒意顿时没那么强烈了。

    宫小白舒服地哼哼了两声,他的指尖温热,扫过痒痒的地方,带来一阵凉意,她忽然觉得过敏也能接受了。

    “宫邪,你在想什么呢?”宫小白微微偏头。

    宫邪这才发现,他走神了,指尖停留在一个地方没动,难怪她察觉出来。静默一瞬,他说,“在想你的背上的红疹什么时候能消褪。”

    他抹完了最后一块地方,旋上了药膏的盖子,“好了,晾一会儿就披上毯子吧。”

    宫邪扔下药膏,目光转移看向火堆,用棍子拨了拨,掏空下面,火苗一下子窜起来,烧得越发旺了。

    宫小白打了个哈欠,疲惫了两天,现在有他在身边,她精神放松,困意席卷而来,都快支撑不住沉重的眼皮了。

    听见她打哈欠的声音,宫邪说,“还饿吗?不饿就先休息吧。”他摸了摸她的背,涂抹的药膏已经渗进皮肤,扯过边上的毯子给她裹上,抱进怀里。

    宫小白靠在他胸膛,恹恹地眨了眨眼,“不想吃东西,我困了。”

    宫邪看了眼铺在递上的床垫,他这两晚都是将就着休息的,她手腕有伤,腿也受伤了,背部的过敏还比较严重,肯定不能让肌肤直接接触床垫。

    也不能让他一直抱着睡。

    “你等等。”宫邪单手解开了自己的作训服,脱了下来,衣服里子朝上铺在床垫上,把她放在上面,“先将就睡一晚,明早我们就回特训营。”

    宫小白侧躺在他的衣服上,裹着毯子,看着眼前这个单穿薄短袖的男人,“那你呢,你不睡啊?”她贴心地往里挪了挪,给他腾出足够的空间,“我们一起睡吧。”

    宫邪坐在地上没动,手指随意拨着火堆里的柴火,时不时添上一根柴,确保它不会灭掉,“你睡吧,我还不困。”

    单人床的床垫,两个人挤在一起并不宽,搁在平时,跟她挤一挤也没什么,可她现在没穿上衣,光溜溜的宛若初生婴儿。

    “不困那就躺下来嘛,坐着多累啊,而且你不在旁边我也睡不着。”宫小白委屈道,“昨晚我就一晚上没睡好,不停的惊醒。”

    这话没有夸张,跟他在一起睡习惯了,突然换了这种陌生的地方,还总是能听到各种动物的叫声,哪怕睡着了精神也时刻绷紧。

    宫邪看着她,手里的树枝杵到火堆里烧着了他都没反应过来。

    过了良久,他坚持自己的决定,“我就坐在旁边守着你,睡吧。”

    他拒绝的态度过于强硬,宫小白就有点伤心了,“我又不占地方,你看,空出来的地方完全够你平躺下来。”

    宫邪摸了摸眉毛,对她粘人的功夫毫无招架之力,起身找了几块大石头将火堆围了起来,又添了许多柴火,然后在她身边躺下。

    隔着毯子将她搂在怀里,宫邪语气无奈,“现在能睡了吗?磨人精。”

    “你才是磨人精!”她回嘴。

    这么有精力,果然还是不够困。

    宫小白瞥见他身上单单穿着短袖,主动把毯子分给他一点。

    “宫小白。”宫邪捉住她的手,阻止了她的行为,“我不冷,你自己留着盖就好。”

    小丫头未觉她刚才抖开毯子时露出了雪痕……

    那一抹颜色始终在他脑海中盘旋,挥之不去,火堆窜上来的火苗越来越旺,像是烤在他背上。

    宫小白摸摸他裸露出来的胳膊,体温比她的手还暖和,暗叹果然男人的体质好,她裹在毯子里手还是冰凉的。

    “你怎么不怕冷啊,我盖着毯子还觉得冷呢。”宫小白不得其解。

    宫邪眉头微蹙,“你还冷?”

    “嗯,好冷。”

    宫邪稍微想想也就明白了,她靠里面睡,距离石壁很近,山洞常年不见阳光,又有水源,四周的石壁都阴冷潮湿,到了晚间更是寒气逼人。

    “我们换一下,你睡外面我睡到里边。”说着,宫邪就将她抱起来,从自己身上越过去,宫小白突然抱住他脖子,趴在他身上,“这样刚刚好。”

    “宫小白……”

    宫小白抬起头,不小心亲到他的下颌,却没有及时避开,她的唇停留在那里片刻,缓缓上移,亲在他唇角,再往边上移一点点,完完全全吻住他的唇。

    宫邪张开唇,咬住她下唇,舌尖抵开她的牙关闯了进去,舔舐她的上颚,清晰感觉到怀里的身子颤了一下,他顿了顿,疯狂地勾住她的小舌纠缠。

    理智都被烧毁在这个吻里,宫邪忘了自己身处何地。

    温香软玉在怀,她不抗拒、不挣扎、不反对,这般乖巧、顺从、任他予取予求,他突然不想忍了。

    宫邪的手顺着她的背往上,扣在脑后,唇瓣错开一点,问,“不后悔吗?”

    混沌的脑子难得清醒了片刻,宫小白咬着下唇,在他耳畔低语,“你不后悔我就不后悔。”

    到了这个时候,她还不忘挑衅,可以改名叫“宫大胆”了。

    宫邪扣紧她的腰肢,一个翻身,将两人的位置倒转,“宫小白,别哭,你哭我也不会停下来。”

    宫小白仰头堵上了他的唇,谁要哭啊,我才不……

    裤子被扔出了毯子外,他温柔地吻着她,慢慢引诱她为他绽放,直到她浑身瘫软,仿佛一滩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