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55章 让宫邪跪键盘

时间:2018-04-24作者:三月棠墨

    色太沉,三人不敢冒险走远,只在附近寻找猎物。

    一声枪响传来,连梓薇和姚琪同时抬起了头,看向声源,一个身影站在那里朝她们招手,“我打到了一只野鸡!”

    是宫小白的声音,激动的语气隔着一段距离都能听见。

    两人收了枪,朝她的方向靠拢。

    姚琪擦了把汗,开心地大喊,“果然呐,寻找食物是吃货的特异功能!”

    宫小白抬起手电筒对着她的脸乱晃,刺眼的光亮照得她睁不开眼,“再这样说,你就啃鸡毛吧。”

    看到姚琪的脸,宫小白的手突然停住,“你的脸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姚琪抬手在脸上摸了摸。

    连梓薇抬高手电,照在她脸上,提示道,“左边脸颊。”

    姚琪摸向左脸,“嘶!”

    她的脸不知被什么划伤了,一道血痕横在左脸,摸到了粘稠的血液。姚琪不太在意,“可能刚才钻进灌木丛里,被荆条划破了,你们不说我都没感觉到疼。”

    几人用仅剩的水处理了野鸡,捡了干柴生了火,把野鸡置于火架上烤。

    烤出来的油滴在火炭中,发出“嗞嗞嗞”的声响,冒起了一阵白烟。姚琪吞了吞口水,“好香啊!”

    宫小白翻了个面,继续烤,“快熟了。”顿了顿,“没有调料,可能不会太好吃,填饱肚子应该够了。”

    火光照亮了一隅天地,映在三人的脸上,所有的狼狈无所遁形。

    连梓薇生的火,她的脸上蹭上了好几处黑印子,头发上沾了几片干枯的树叶,发丝凌乱得像被人抓了一把。姚琪左边脸颊的伤口不再流血,血迹留在上面。宫小白也好不了哪儿去,手腕缠着纱布,血迹渗透染红了一块纱布。

    不晓得其他人是什么情况,至少她们三人都觉得这次的任务不容易完成。

    姚琪撑着下巴感概,“眼下才明白待在特训营里的日子有多么安逸。累是累了点,至少没有那么多无法预见的危险。我几乎无法想象将来出任务的日子,肯定比现在难多了吧。”

    “退缩了?”宫小白笑着问。

    “哪儿能啊。”姚琪连忙反驳,她不想动摇决心,“我就是抱怨一下,没退缩。”

    野鸡烤熟了,宫小白把它从架子上取下来,肚子饿太心急,手指不小心烫到了,她捏了捏耳垂,找来一片叶子裹着。

    撕下两只鸡腿,分别递给姚琪和连梓薇,“快吃吧,明天早上起来要先找水源,我们的水没了。”

    两人接过,毫无形象地啃起来。

    没有调料的烤鸡并不好吃,就是烤熟的白肉,带着一股腥味。然而到了这个时候,谁都不会讲究这些,大口吃起来。

    “诶,你为什么入伍啊?”姚琪踢了下长腿,指向连梓薇。

    连梓薇不答反问,“你呢?”

    姚琪撕下一小块肉,塞进嘴里,看向宫小白,她为什么入伍小白应该知道,自嘲一笑,“学习不好,从小到大又是挑事儿的性子,就想到参军了。”

    她看着连梓薇,“我说完了,该你了。”

    连梓薇以为她要放弃追问她的事,她低估了姚琪的锲而不舍,她咬下一块肉,面无表情地说,“没什么原因,想来就来了。”

    老家在交通不便的落后乡村,四面环山,每家都有好几个孩子,生的多又养不活,吃饭都成问题,哪里有钱读书。

    父亲开了一个小医馆,母亲就是一个普通农民,家里还有几个弟弟妹妹。她不想像村里那些女孩一样,到了年岁找个人嫁了,复制父母的生活。

    她们可能会好奇她怎么会有处理蛇毒的经验,因为她生活在那样的环境里,蛇虫鼠蚁都是常见的,即使她怕得要死也无可避免。

    她压根不像姚琪这种有钱读书却不想读的,更不像宫小白那样家庭富裕,一看就是没干过重活的千金小姐。

    她想出人头地,想爬到高高的位置,让别人仰望。外面那些高薪职业,哪一个不是把漂亮的文凭当门槛。

    这些,她从没告诉任何人。

    总有一天,她想要的一切东西,都会靠自己的双手牢牢抓住。

    晚上,耳边总传来各种各样奇怪的叫声,几人不敢熟睡,轮班守夜直到天亮。

    靠在树干将就一晚的后果是,第二天早上起来浑身酸痛,脖子僵硬的几乎不能动了。连梓薇首先站起来,用泥土盖灭了燃了整夜的炭火。

    姚琪还没醒,天亮时才睡着的她,现在还沉在梦乡里不愿出来。

    “你的手,需要换药。”连梓薇提醒刚刚醒来的宫小白。..

    宫小白看了眼手腕,活动了一下,伤口痛了整晚,眼下已经没知觉了,“知道了,谢谢。”

    知道她一只手换不了药,连梓薇蹲在她身边,解开了纱布。特训营给每个人准备的伤药都是最好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她撒上新的药,换上一块干净的纱布。

    姚琪这个时候醒来了,甩了甩闷疼的脑袋,“我们现在要出发吗?”

    “走吧,不能再耽误时间了。”宫小白爬起来,装好了集装包背在身后。

    三人找到了一处泉眼,各自把水瓶灌满了。

    洗了把脸,整个人都清醒很多。

    姚琪喝了几口水,擦了擦脸上的水珠,“走吧!”

    三人又走了一上午,别说找到宫邪,连其他人的影子都看不见。

    姚琪叉腰,喘着粗气说,“真是邪门了,我们失联了吗?为毛一个人影都没看见?这样一想真的很恐怖啊!好好奇其他人都是什么状况。”

    “你别自己吓自己了。”连梓薇累得够呛,说话都轻声细语,“进山之前我们不是没看见,藏峰山是几座山连在一起,大家从四面八方进来,碰不见很正常。”

    “我就是有点着急,就剩下三天半的时间了。”姚琪说。

    宫小白手绕到背后挠了挠,也有点烦躁,郁闷地说,“谁知道他藏在哪个犄角旮旯?!”

    她口中的“他”显然指的是宫邪。

    这是恼上宫邪了?

    姚琪本来挺郁闷,被她义愤填膺的语气逗笑了,“噗哈哈,等回去了可以考虑一下让宫邪跪键盘。”

    “我考虑考虑。”

    “你怎么总是挠后背啊。”姚琪收起笑容。

    “不知道,后背特别痒,大概昨晚被蚊子咬了。”她抓了抓后颈,又挠了挠后背。

    连梓薇:“别聊天了,还是继续走吧,至少先把这座山翻过去。”

    三人继续走,走到日影西斜,终于看到了一片空旷的地方。

    这是两座山的交界处,中间有一道深深的山谷,烟雾缭绕,一眼望不见谷底,能听见从下面传来的尖锐刺耳的鸟叫声。

    姚琪朝下面看了一眼,山风猎猎,她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有没有觉得像仙侠剧里的人间陷阱,上仙一般都生活在这种环境,白衣翩翩,覆手而立,或者,来个御剑飞行”

    “我认为,趁着天还没黑透,绕过这个山谷翻到另一座山才是要紧事。”连梓薇平静地打断她。

    姚琪就地而坐,“小姐姐,咱们歇一会儿吧,走了一天的路,双条腿都快断了。”

    连梓薇没说话,看向宫小白。

    而宫小白站在悬崖边,透过层层烟雾往下张望,风将她的头发吹得扬起,她怔怔地望着,仿佛失去了魂魄,一步步往前走。

    连梓薇扯了她一把,“你疯了吧,想跳崖?”

    “没有。”宫小白摇头,心不在焉地说,“想看看山崖有多高。”

    她撒了谎。

    只是觉得这一幕有点熟悉,她站在悬崖峭壁边缘,墨发飞扬,前面好像有人,她一步步往后退,跌入了不见底的深渊。

    好熟悉的一幕,可她就是想不起来。

    “小白?小白?”连梓薇喊了她两声,看见她的脸色苍白得没有血色,说,“你也看见了,这下面云雾浓浓,看不到有多高。”

    “嗯,我知道。”宫小白回答。

    姚琪站起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其实吧,我觉得咱们三个待在一起有点浪费资源了,不如分开找吧。”

    连梓薇瞳孔微微一缩,在得知宫小白没有情报的时候,她就想跟她们分开了,碍于面子,不好意思主动提出,现在姚琪提出来,她正好顺水推舟。

    “我赞同姚琪的说法。”连梓薇趁机说,“分开找希望更大一些。”

    宫小白没意见,“那就分开找吧。”

    姚琪收拾好东西,跟宫小白告别,约定好一天后在这个地方汇合。

    等她走后,连梓薇扭头,问,“你打算往哪个方向走?”

    宫小白还看着山崖,眼神坚定,“我想下去看看!”

    “你没开玩笑吧,下面深不见底。”连梓薇露出个别扭的笑容,大概以为她疯了才会说这种话。

    宫小白直言道,“你也觉得不可能有人下去,万一宫邪就藏在下面呢?”

    连梓薇愣了一下,摇摇头,坚定道,“不可能。”

    “好吧,我一个人下去。”宫小白耸肩,解开了背包,她记得里面装有一捆绳子,翻了翻,果然有。

    宫小白把绳子的一端绑在一棵粗壮的树干上,另一端捆在腰间。考虑到集装包实在太重,她不打算背着它下去。

    连梓薇觉得她真疯了,“那我走了。”

    “嗯,再见。”

    说完,宫小白握着绳子,慢慢后退,攀在峭壁上。

    连梓薇走了一段路,想到宫小白那句话,又有点不甘心,走回到悬崖边缘往下看,宫小白的身影不见了,一截绳子垂在崖壁。

    她试着拉了拉,感觉到另一端的下坠,确定她已经爬到了烟雾底下。

    ——

    宫小白不确定绳子的长度够不够到崖底,想着万一能到下面,她就在下面找找看,不能到达下面,她就再爬上去。

    反正大家都在漫无目的找人。

    崖壁怪石崚峋,宫小白双手握住绳子,双脚蹬在石壁上,一点点往下滑。在此之前,他们在训练营里学习过攀岩,她庆幸当时没有偷懒,学到的技术都用上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斜挂在西边的太阳只剩下一点橘红的余晖,再过不久,它就要彻底沉入地平线,让黑色侵占天空。

    宫小白偏头朝下看,能看见距离她不远的青青草地。

    终于要爬到底了!

    腰间缠的绳子剩下长长一截,不得不感叹一声,训练营给他们准备的工具真是太良心了!

    宫小白兴致冲冲地加快速度往下。

    蓦地,上面的绳子松了,她的身体急速下落。

    “啊——”

    掉落地面的前一秒,宫小白在想,她明明绑得很紧啊,怎么会松了?难道绳子中途断掉了?更不可能!质地上乘的专用攀岩绳子不至于承受不住她的体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