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44章 什么时候我们打一架吧

时间:2018-04-19作者:三月棠墨

    宫小白再次醒来,四周黑沉沉,只留了一盏床头灯。

    她侧目看了眼房间的窗户,厚重的窗帘拉上了,天色透不进来,让她无法判断是白天还是黑夜。

    肚子传来咕噜噜的叫声,她确定了,一定天黑了。

    啊,突然想到,她断断续续的睡了将近二十四个小时,真是破纪录了!

    大抵是她闹的动静太大,客厅里的宫邪听见了,推门进来,打开了大灯,白色的灯光充盈一室。

    宫小白陡然被强光照射,有些不适应,眯了眯眼。

    “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肚子饿。”

    “”

    宫邪换下了作训服,穿了宽大的白t恤,俊朗得好像会发光,像篮球队里的男生。他走到床边坐下,“饿了就起来吃饭。”

    顿了顿,“我在想,你夜晚还能不能睡着。”

    宫小白坐起来,身子一歪,倒进他怀里,“睡不着还不好办?拉着你聊天啊。”

    宫邪用眼神驳回了她的提议。

    宫小白眼珠子一转,说,“什么时候我们打一架吧?”她总是从别人那里得知他很厉害,他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她至今没个概念,“行不行?”

    得先搞清楚他的实力怎么样,她才能制定战胜他的计划。

    宫邪摸向她的额头。

    他这个举动,太侮辱人了!

    “我没发烧!”宫小白像一只发怒的小兽,粗暴地扯下他的手,“看着我的眼睛,我现在很认真,也没有开玩笑。”

    宫邪真的看着她的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珠,澄澈明亮,镶嵌了圆润的墨玉一般,美得不像话。

    里面装满了认真的神色。

    宫邪说,“看到了,你很认真。那我也很认真的告诉你,我拒绝。”

    他没办法跟她打架,下不得了手,舍不得。他出拳没个轻重,一不小心会捶坏她。

    “为什么?”宫小白皱着眉毛问。

    她表现得很在意这件事,让宫邪好奇,“你就这么想跟我打架?”

    宫小白心虚,不敢看他的眼睛,更不敢接他的话。

    所幸宫邪不是喜欢刨根问底的人,他抱起她,“肚子一直在叫就不要说这么多废话了。”

    宫小白扭了下身子,从他怀里挣脱出来,装作羞羞怯怯的模样,“哎,你像今天下午那样抱着我吧,我要公主抱。”

    她张开双手,索要抱抱。

    宫邪扬起唇角笑了笑,轻声地问,“喜欢?”

    宫小白咬唇,“都喜欢。”

    怎么样的抱抱都喜欢,特别喜欢待在他怀里,恨不得在他怀里筑造一个小窝,蜷在里面不出来。

    男人依了小女孩的要求,打横抱着她,往外走。

    宫小白搂着他脖子,开心写在脸上,晃荡着两条小细腿,娇声说,“我现在特有精神,能绕着训练场跑五千米,不,一万米!”

    “看出来了。”宫邪说,“睡了二十几个小时,再没精神那就有问题了。”

    宫邪将她放在椅子上。

    恰在这时候,门铃响了。

    打开门,秦沣和肖琼站在外面,秦沣笑着说,“爷,老邢让食堂大厨准备了下酒菜,让大家喝一杯,聊一聊。”

    肖琼怔神。因为看到了宫邪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他穿着宽松舒适的白色t恤,头发洗过,蓬松柔软。大概前一秒有人跟他说了好玩的事,他眼梢的笑意还未消失。

    那样迷人。

    她的心跳压根不受控制,加速跳动,好像刚从过山车上下来。

    “告诉他,我不去,明早有新的训练计划安排,今晚不能喝酒。”宫邪淡淡地回。

    秦沣早猜到是这个答案,一点不意外,“行吧。”他突然勾唇一笑,皱着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啊,有菜香,爷亲自下厨开小灶了!”

    他不请自来,越过宫邪的身子进了屋。

    肖琼尴尬地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哪怕在以前,她也没进过宫邪的私人住所。

    好在,这种尴尬的情绪没有维持多久,大咧咧的秦沣回过神,非常厚道的把她也扯了进来,“来来来,我看我们也别去食堂了,来爷这儿蹭顿饭得了。”

    宫邪跟秦沣的交情过硬,对此没说什么,随手关了门,进了厨房。

    宫小白坐在椅子上,抱着杯子喝水,看着进来的两人。

    肖琼见宫邪进了厨房,有心想帮忙,一转念,觉得自己贸然跑进厨房太突兀了。一番衡量下,她随着秦沣坐下。

    “两个月不见就不认识我了?”秦沣坐在宫小白旁边的位置,开玩笑地说。

    宫小白轻笑,“秦沣。”

    “跟我说说,你这两个月经历啥了,实力突飞猛进啊。”

    听到这话,再想到白天的对打,肖琼的面色冷了。

    两人的比试,被全体特战队员看在眼里,所有人都晓得了她这个尖刀战队教官打不过一个刚进来的新兵。

    他们看她的眼神都不对劲了。

    宫小白当然不能说因为开启了第二重塔,她的速度无人能敌。

    面对秦沣的疑惑,她只笑笑不说话。

    宫邪很快端着菜从厨房出来,有外人在,他脸上的表情并没有很温和,可就因为他端菜的动作,使他整个人镀上一层柔和的滤镜。

    宫小白撑着下巴,大大方方的欣赏男人。

    肖琼则只敢小心翼翼地用余光淡扫,克制着,隐忍着。

    秦沣拿起筷子,很没礼貌地敲了敲碗口,敲得叮当作响,“能吃到爷亲手做的饭,真是死而无憾啊!”

    “嗬。”宫小白开启嘲讽模式,“你吃完就可以死一死了。”

    “嘿,你这丫头!”

    “没大没小的,宫邪说我先前叫你叔叔就是在折你的寿,你还叫我丫头。”宫小白跟姚琪待时间长了,嘴皮子都变厉害了。

    秦沣被她的话噎得差点心肌梗塞。

    肖琼听着他们熟稔的聊天方式,心里生出羡慕。就算她跟秦沣认识很多年,也没有这么毫无顾忌的开过玩笑。

    宫邪坐在小白对面,“吃饭。”

    跳脚的宫小白立刻安静如鸡,“哦。”

    肖琼吃下一块有点甜又有点酸溜溜的糖醋排骨,也是第一次知道,爷的厨艺这么好,不逊于她。

    她忍不住悄然抬眸,不经意间看到他脖子上的齿痕,神色陡然一怔。

    ------题外话------

    突然发现,我们老秦不是神助攻,简直是超神助攻\o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