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43章 这不是以前的宫小白

时间:2018-04-19作者:三月棠墨

    宫小白匆匆而来,根本没注意到自己脚下塔拉着拖鞋,因为天儿热,她吃饭的时候把裤腿卷起了几圈,露出莹白的一截脚踝。

    猛一看见这么多人,她怔怔地放下了裤腿,蜷了蜷小巧圆润的脚趾,带着小女儿的羞怯。

    远处,两人打得难分难舍,招式凶狠不留情,好像把对方当作了不共戴天的仇人,非要分出个胜负。

    宫小白看傻了,这跟当初宫邪和陆天望切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啊。

    她找到了唯一认识的人,秦沣。

    “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打架?”宫小白问话的时候,仍留意着宫邪和邢天冥那边的动静。

    “这哪儿是打架?”秦沣笑着说,“就普通的切磋,别担心哈。爷输不了。”

    肖琼的目光在宫小白身上流转,想从她身上找到一点过人之处,好借此说服自己,爷看上她,是因为她各方面都很优秀,足以跟优秀的他匹配。

    可是,她看来看去,始终觉得这个女孩除了长相漂亮,一无是处。

    在枭鹰军校里待了两个月,到了现在居然还一点军规都不懂。象征着军人形象的正装就这样被她随意的披在身上,脚下没穿配套的军校,见了上级不敬军礼。

    爷他怎么会喜欢这样的女孩。

    宫小白注意到肖琼的眼神,抬眸看了过去。

    她目光清冷,如冬日早晨结成的冰,富有古典韵味的脸也是冷冰冰的,仿佛涂抹了一层寒霜。

    肖琼眼睛里有敌意,尽管掩饰的很好,但她还是看出来了。

    并非她的洞察力有多么厉害,也并非肖琼的伪装术有多么低劣,单纯是女人的直觉。

    一个女人,对于来自同性的敌意,总是很容易察觉。

    宫小白看向远处俊美的世间无二的男人,大概有那么一点明白了,但还是不能确定,肖琼真的喜欢宫邪吗?

    就她所知,她没出现在宫邪身边之前,这位相貌出众的肖女王跟着宫邪很多年了。她要是喜欢他,早该像她一样费尽心思追求宫邪了。

    宫邪很好追的啊!

    只要用心追,三五个月拿下他,应该不成问题。

    她当初追他花了多长时间?好像没有超过五个月。

    这么一想,真是有点后怕!

    万一,万一他在遇见她之前被别的姑娘追到手了该怎么办?

    宫小白再睿智,也是个陷入爱情的小女孩,喜欢胡思乱想,一点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能脑补出一大堆莫须有的状况,自己吓自己。

    她似乎完全没反应过来,宫邪喜欢的就是她这个人,除了她,谁都不行。再说,也没有几个人跟她这样,无视宫爷的冷脸,厚着脸皮追着人家不放。

    想了一大堆,再回到原点,宫小白觉得肖琼肯定不喜欢宫邪。她眼中的敌意很有可能只是单纯不喜欢她这个人。

    “哈,我就知道!”秦沣大笑一声。

    宫小白神游九天的思绪终于回来了,看着负手而立的男人,云淡风轻的样子,跟仙气飘飘的凤皇有的一拼。

    宫邪赢了。

    肖琼、秦沣还有另外一个教官闫左都面色如常,对这个结果不惊讶。

    不管过去多久,宫爷还是那个宫爷,没人能超越。

    看着霸气凛然的宫邪,宫小白心虚地摸了摸额头,他这么能打,想要超越他?要等到猴年马月啊!凤皇不知打哪儿来的自信,大言不惭的说相信她能超越宫邪。

    宫邪轻喘了口气,对上脸上有一丝颓色的邢天冥,“秦沣说的没错。”

    他确实变厉害了。

    跟他对打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不能轻而易举赢过他。

    邢天冥重重地喘气,抬手拨开汗湿了的发丝,自嘲地笑了笑,“还是不能跟爷比。”

    他在特训营里被称为另一个宫邪,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比宫爷差远了。刚才爷手下留情了,而他用了全力,即便这样,他还是输给了爷。

    邢天冥擦汗的动作忽然停下来,他看见站在秦沣身边的女孩,浓黑的眉毛皱起来,“那个是?”

    宫邪看到不知什么时候从屋里跑出来的宫小白,神色一松,声音里掺了两分笑意,“宫小白,我的人。”

    这样简洁的介绍方式,让邢天冥神色一怔,继而皱眉更深。

    这就是那个早上被爷抱在怀里的小姑娘?即使见过的女人不多,他也晓得她是属于最漂亮的那一梯队。

    “爷,特训营不是玩闹的地方,我不同意她留在这里。”邢天冥直言不讳,“她的实力不够格就不能留在这里。”

    从她早晨从直升机上下来,一副恹恹的姿态就能看出。

    “我也不赞同。”肖琼走到两人跟前,脸色严肃。

    抛开私人感情,她就当宫小白是个外人,而不是宫邪的女朋友,她出现在这里就是不合规矩。

    在枭鹰军校,她查看过新兵的成绩记录单上,看到直升机高空作业,唯一一个零分就是宫小白。

    当时太意外,所以印象深刻。

    驾驶直升机或者其他各种类型的飞机进行高空作业,是特种兵的必修课程,出任务随时要用到这些技能。

    宫小白是零分,她是不合格的特种兵,自然没资格进特训营。

    闫左点头,显然也是这么认为。

    宫邪轻轻哼了一声,冰冷的,淬了冰渣,塞进几人的耳朵里,“规矩是人定的。”

    后面还有半句:定下这些规矩的人是他。

    宫邪径直走到宫小白跟前,小丫头撅嘴,不大高兴的样子,她一向不喜欢掩藏自己的情绪,开心难过都写在脸上。

    别人用这样严苛的语气质疑她,她当然不开心了。

    “吃完饭了?”宫邪问。

    “嗯。”

    宫邪捏起她的下巴,抬高,表情很认真,语气却很温柔地问她,“你自己感觉身体恢复得怎么样?嗯这么说吧,有体力跟人搏击一场吗?”

    他是想

    宫小白点头,“能!”

    脑袋还是有点晕的,但她有速度这一项异术,跟人搏击还是能的。

    宫邪问,“确定没问题?”

    两人说话的声音很低,经风一吹就消散了,肖琼只看到宫邪捏着小女孩的下巴,朝向她的那半边侧脸是她从没见过的温柔,比穿过树叶的风还轻柔。

    “没问题。”宫小白再次郑重保证。

    宫邪揉揉她发丝,“回去穿好鞋,我等你。”

    宫小白没去看其他人各异的脸色,塔着凉拖,蹭蹭蹭地往回走。

    直到亲眼看见她进屋,宫邪才不疾不徐地转身,薄唇掀起,语气一贯冷漠,“先去训练场,让所有的特战队员停下训练,等我指令。”

    得到他指令的闫左先走一步,去训练场安排,而秦沣、邢天冥、肖琼三人还站在原地,谁都没有动。

    秦沣跟宫邪最亲近,隐约猜到了一点,有点儿不敢确定。

    规矩是宫爷定下的没错,作为特训营的最高指挥官,公然推翻自己的规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他能想到的一劳永逸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大家看到宫小白的实力。

    这也是让他担心的一点。

    宫小白在天龙居就被爷训练过,实力是有的,枭鹰军校那边的教官也称赞过她,可是,这里是特训营,个个都是精英,随便挑一个出来都能秒了她。

    爷到底想干什么,他看不透了。

    宫小白很快整理好了作训服,换上黑色的军靴,精神奕奕,蓬松的头发扎了马尾辫,露出素净的小脸。

    见她走过来,宫邪对其他人说,“走吧。”

    训练场上,上百号人站成一个个方阵,中间空出来很大一片地方,新来的八个人编入了其中一个方队。

    姚琪远远地看见跟在宫邪身边的宫小白,真的超级想冲过去抱住她肩膀,跟她大吐苦水。比起特训营的训练,枭鹰军校简直不值一提啊!

    宫邪凝视肖琼,眼神认真无比。

    时隔两年,他还是第一次用这样专注的眼神看她,肖琼心头一颤,那些被她死死压制住的情感差点忍不住从眼睛里跑出来。

    “肖琼,出列!”

    然而,他冷冷地发号施令,只当她是他手底下的兵,这种语气跟他与宫小白说话的语气截然不同。

    “是!”只迟疑了一秒,肖琼就踏着军步向前,站在宫邪的前方。

    宫邪瞥向宫小白,动作很自然地把她拉到跟前,“我命令你,跟宫小白比试一场。”

    全场哗然!

    让宫小白跟肖琼打一场?!

    这与拿鸡蛋碰石头有区别吗?

    感同身受的陆姝雅当即吞咽了一口口水,宫小白的实力与自己不相上下,她上次跟肖琼对打,被碾压得死死的。

    想来,宫小白讨不到一点便宜,也别指望讨便宜了,没被打废就算她厉害。

    还记得上次跟肖琼比试完,她浑身上下痛了两天,连床都不能挨。肖琼的打法很残暴,专挑人痛处,力道又猛,被她打一下,仿佛被锤子猛锤了一下。

    陆姝雅暗暗给宫小白点根蜡。

    作为当事人的宫小白,着实愣了一下,让她跟肖琼打?宫邪是在认真的疼老婆吗?

    作为另一位当事人的肖琼,比宫小白还吃惊,“爷,我不能答应。”

    这是她第一次反驳他。

    她当初一时冲动在枭鹰军校跟陆姝雅动了手,事后爷就警示过她。现在对象换成宫小白,不管输赢,她在他心中的形象都会留下一笔灰色。

    她是尖刀战队里最厉害的特种兵,跟一个刚入伍的小女孩比试,对她来说本身就是一种侮辱。

    宫邪说,“这是命令,服从命令是你职责。”

    肖琼无法反驳。

    宫邪拍了拍宫小白的后脑勺,“打不过就喊停,别逞强。”

    “哦。”

    宫小白走到肖琼面前,“你不用手下留情。”

    正好,她也想感受一下传闻中肖女王的真正实力。

    肖琼退后一步,给两人留出足够的空间。

    她明白宫邪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是想让所有人看到,宫小白是凭着自己的实力进入特训营,不是靠宫首长的关系!

    怎么办?她突然很不想让爷如愿。

    “开始吧。”肖琼面色如玉石一般冰冷,“你先来。”

    这种时候,宫小白当然不会跟她客气,率先出拳,打向她的左腰。肖琼瞳孔一紧,微不可察地勾了下唇角,轻巧地侧身,便躲过了她来势汹汹的攻击。

    肖琼的速度快如闪电,想握住宫小白的手腕,在三招之内将她钳制住。

    事实却跟她预想的背道而驰。

    在她的手伸过来之前,宫小白比她更快的躲过了,快速地绕到她身后,避开了她的攻击。

    周围观看的人目瞪口呆。

    刚刚,没看错的话,宫小白比肖琼更快?!

    肖琼实力强悍,在众人心中根深蒂固,尽管他们惊讶,还是认为肖琼一定让着宫小白,不想让她输的太难看。

    只有肖琼本人知道,她没有让宫小白。

    她虽保留了一点实力,却是在真真正正跟宫小白搏斗。

    接下来,大家就发现了,每当肖琼出拳或者出腿准备攻击宫小白,都会被她巧妙的躲开。这么说不准确,应该说,被她快速的躲开。

    对!就是速度,她总比肖琼的拳头快上那么一点。

    下午两点半的阳光毒辣得好比倒刺,钩在皮肤上刺疼刺疼。大家看两人的比试,看得热血沸腾,忘记了滚滚的热浪。

    秦沣仿佛受了惊吓,讷讷地道,“这不是以前的宫小白。”

    邢天冥握拳抵在唇上,咳嗽了一声,一板一眼地评价,“看来是爷私下训练了。”

    小女孩的拳法跟肖琼的如出一辙。

    顿了顿,他缓缓道来,“论实力,她比不过肖琼,看她脚下移动的方位和攻击的力度就能看出来。她胜在速度,一直靠过人的速度躲着肖琼,只防守不进攻,任凭肖琼本事再大,打不着人家也没办法。”

    邢天冥冷笑,“照这样下去,只要那姑娘的耐力足够强悍,就是打到天黑也分不出胜负。”

    他看向宫爷,说出了心中的猜测,“爷教了她拳法,肯定训练她的耐力了。”见宫邪不置可否,他下了结论,“这场比试,肖琼赢不了。”

    闫左像是突然反应过来,“特招人员?”

    训练场中央,两人已经对打了十几分钟,能感觉到后背的汗水顺着肌理线条流淌。肖琼怒到了极点,“你怎么不打?总躲着我算什么本事!”

    宫小白不甘示弱,“哦,你打不着我算什么本事?”

    说着,又完美躲过了她的攻击。

    打着打着,肖琼已经忘记了要让着宫小白的原则,不知不觉就用了全力,让她没想到的是,宫小白的速度还能更快!

    额头上渗出越来越多的汗水,从浓密的眉毛中流下来,沾湿了眼睫毛,淌进了眼睛里,咸咸的汗水辣的眼睛疼。

    这场搏斗维持了半个多小时,两人难分胜负。

    周围的人全部为宫小白的实力感到毛、骨、悚、然!

    宫邪及时出声阻止,“停!”

    宫小白得感谢他及时叫停,她的头真的好晕好晕,快要虚脱了,眼前都是虚晃的人影。所以,在他出声的瞬间,宫小白立刻收了手。

    由于肖琼不断的出拳攻击,声音落地的一瞬,她没能及时收手,凶狠的一拳朝着宫小白柔软的腹部打去。

    大家预见她打下去这一拳的后果,心跟着吊了起来。

    宫邪眸光一凝,身体快过脑子,一阵风般出现在两人中间,格挡住肖琼打过来的这一拳。

    强劲的臂力震得肖琼往后退了好几步。

    肖琼愕然。像是从梦中惊醒过来,抿唇道,“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故意的,她自己都不知道,所以在说句这解释的话时,她停顿了,大概是心虚。

    宫邪没看她一眼,打横抱起晕过去的宫小白,阔步走出了训练场。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