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36章 你总爱欺负我

时间:2018-04-19作者:三月棠墨

    宫邪的拳法有许多是自创的,没有一点花招的痕迹,一招一式都凌厉非常,戳人痛处。伤人要害的拳法也有,狠辣无情,可夺人性命。

    前一种可以制服对手,后一种则在危险情况下使用。

    也有一些是根绝已有的拳法改为适用的。

    肖琼的拳法就是宫邪教的,他这人不私藏,好的拳法功夫会教给邢天冥、她和秦沣,再由他们教给手下的特种兵。

    眼前这些入伍一个月的新兵自然不可能得他亲自教授。

    可那个女孩,怎么回事?

    肖琼忍耐着心中冒出来的一股股疑惑,目光再也没办法从宫小白身上移开。

    一米八几的男生在面前不占一点优势,她招招打在男生的痛处,男生转着圈儿的躲避,偶尔逮住机会攻击,也被宫小白巧妙避开,显得滑稽又搞笑。

    肖琼下颚绷紧,笑不出来。

    那个女孩,她的招式跟宫爷一样,速度却非常快,到了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

    女孩侧身牵制住男生的右臂,膝盖顶向他的膝弯,成功让男生形成一个跪地的姿势,她再趁机将男生掀翻在地。

    与其说那个女孩跟宫邪的招数一模一样,不如说跟她刚才与陆姝雅搏斗的招数一模一样。

    所以,到底是宫爷亲自教了她,还是女孩的学习能力强,过目不忘,将她跟陆姝雅对打的招数学去了。

    无从得知。

    偏偏,她不好当着宫爷的面儿问出心中的疑惑。

    宫小白站在男生身边,“你没事吧。”

    男生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站在宫小白对面,拍了拍身上灰扑扑的土,脸色一阵红一阵白,“你还说点到为止,没想到这么厉害。”

    刚开始念着她是矮个子的小女生,出于绅士风度,他留了点力气,慢慢的,他就发现不用全力根本躲不过她的攻击,只好用了全力。

    结果还是输了。

    他输得心服口服。

    这女孩蛮厉害,攻击的部位全是人的弱点、痛处,比如他的膝盖弯现在疼得钻心,要不是憋着一口气,估计都站不起来。

    宫小白拂了下额前浸了薄汗的刘海,笑意浅浅,如淌过沙漠的一缕清泉。

    其余的新兵还在乱七八糟、毫无章法的搏斗,没分出胜负,她安静站在一侧,给他们让出位置,扭头冲宫邪弯唇一笑。

    始终注视她的肖琼心头一紧,反应快过脑子,朝宫邪看去。

    他唇边勾起一抹极为清浅的弧度,甚至不能称之为笑,或许只是活动了一下唇角。

    他的情绪不外露,肖琼也不能瞧出端倪。

    宫邪低头在记录表宫小白的成绩那一栏,填了个满分。

    在肖琼视线触及不到的地方,宫邪唇边的弧度上扬了一点,是个温柔宠溺的笑。

    脱口的话就这么从肖琼的嘴里蹦出来,“那个女孩叫什么?看她刚才的拳法”到底不好直接问,想了一下措辞,“跟我刚才与陆姝雅对打时一样。”

    宫邪抬眸,没看她,视线落在训练上其他新兵身上。

    “我”

    “教的”两个字还未从跟宫邪嘴里吐出来,肖琼的手机铃声就响了,将她从纷乱的思绪中拖出来。

    这个号码,只有特训营那边的人知道,肖琼一刻也不敢耽误,拿出来就接通了,“喂,好,我知道了,马上出发!”

    挂了电话,她恍惚了一秒,跟宫邪报备,“突然有个任务需要我协助,爷,我该走了。”

    宫邪没有过多的情绪,不疾不徐地应了一声,表示自己听到了。

    阔步走出训练场,肖琼不敢回头看,热烈的阳光刺了眼,她压下从心底升上来的凉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宫爷那句没说完的话,她没有机会知道了。

    或许有,该到一个月以后了。

    宫邪对肖琼的来去不关心,注意力全被训练场上打法烂到无法形容的新兵们占据。

    接下来半个月的训练,主要是射击和拆弹,还有其他的技能训练。

    可以说,这是宫小白进入枭鹰以来,过得最轻松的半个月,技能训练对于她这种学习能力强,记忆力过人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休息时间。

    尤其,射击和拆弹,她在之前就学过。

    进入七月中旬,天气一天更比一天热,好在最近的训练不消耗体力,不用每天穿着汗湿的作训服。

    经过一整天的训练,宫小白吃过晚饭,空闲下来,拉着宫邪在教官住所周围的小道散步。

    一直沉浸在紧张刺激的军营生活,好久没有享受过这样安静下来的慢节奏。

    晚风徐徐的吹,树叶簌簌响,空气里的滚滚热浪扑在脸上,像行走在蒸锅里,分分钟将人蒸熟了。

    宫小白挽着宫邪的胳膊,一刻不安分地蹦跳着走。

    “不嫌热?”宫邪染了笑意的墨眸睨着她,手贴在她背上,想借此阻止她不要上蹿下跳。

    “我觉得还好啊。”宫小白蹦着侧身,站在他跟前,张开双手,环住他的腰身。

    作训服上衣有一条皮带,紧紧束在腰间。

    她轻轻松松就能感觉到他精瘦的腰。

    “松开。”宫邪垂眸,她不嫌热,他嫌,“热到我了。”

    浑身跟个小火炉一样,贴着他,要把他烤熟了。

    “你的腰真细。”宫小白不撒手,顺便称赞了一句。她的手臂不长,环住一圈还有很大的空余地方。

    哪有形容男人的腰细的?

    宫邪手绕到腰后,想把她的手拿下来,“答应陪你散步,你还不老实?”

    宫小白起了玩闹的心思,手在他背后挪来挪去,就是不让他抓到,一边躲他的手,一边咯咯笑,“你抓不到我抓不到我,哈哈。”

    宫邪眸色深深。

    这丫头从来不知道自己无意识的举动有多勾人,笑起来明艳鲜妍,单单看着,就能让他心软成水。

    他忽然扣在她的腰间,将她整个举起来,放在怀里。

    “啊!”宫小白注意力在他背后,一时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抱起来,吓得赶紧搂住他脖子。

    “再摸一个试试?”不晓得男人的腰不能乱摸?尤其还是在这样黑灯瞎火,荒郊野外的环境下,一不小心就能火烧燎原。

    宫小白扁扁嘴,她现在被他抱了起来,哪能够得着他的腰啊。

    “你口是心非。”她娇声控诉。

    “嗯?”

    “你刚还说我热到你了。”宫小白伸出手指戳戳他线条硬朗的下颌,“现在又抱着我。”

    宫邪偏过头,躲开她的手指。

    你以为我愿意大热天抱着你,还不是怕你乱点火。男人心里这样想。

    “我在给你贿赂我的机会。”宫邪瞥向后面的一排房屋,突然就想到那天下午的甜蜜,嘴角像沾了蜂蜜,说出来的话都带着不自觉的甜。

    宫小白被他抱着,脑子反应有点慢,“什么?”

    宫邪眉梢挑起,“你忘了半个月后的总体训练测试?”

    半个月后,会将这两个月来训练的所有项目测试,总体成绩排名前八位的新兵,将有资格进入特训营,成为尖刀战队的备选特种兵。

    宫小白的直升机高空作业这一项,没办法克服,零分是必然的。

    有一项训练是零分,就无缘特训营。

    经过宫邪的提醒,宫小白放松的神经瞬间紧张起来,“是哦,我的训练成绩啊!该怎么办!”

    一定是最近的日子过得太舒坦了,她将这件事给忘记了。

    贿赂!

    他说了可以贿赂。

    宫小白捧着他的脸,脸上挂着明显讨好的笑容,“哈,你一定不会舍得我一个人留在枭鹰的对吧?你可是我老公。”

    宫邪最容易被她逗笑,但他忍住了,语调冷静,“这有什么舍不得的。这里戒备森严,你留在这里很安全,有人管教,不会闯祸。”

    仿佛对他这番说辞难以置信,宫小白表情呆滞,抿紧的两片唇微微分开。

    “你在开玩笑的吧?”好半晌,她试探着问。

    “我开玩笑的时候什么样你没见过?”宫邪反问。

    “”

    在外人面前聪明机灵的宫小白,在他面前,总是愚笨的。她赶紧投其所好,亲他的唇瓣,“我贿赂了。”

    “不够。”

    宫小白也想起了那天下午两人待在一起时的情景,明白了。

    微嘟起的红唇再次贴在他的嘴唇上,没有亲一下就离开,而是主动地带着取悦的心思,吻住他,伸出舌头,害羞又勇敢地缠住他的。

    被她吻住的男人的薄唇,悄然上扬,给她一秒钟的喘息机会,他便夺回主动权,狂风暴雨般的吻席卷她。

    小白被他逼人的气势压迫的不停往后仰,男人的双手托在她臀部,无法固定她的头颅。无奈之下,他凭着记忆阔步走了两步,眯了眯眼,将他抵在一颗粗壮的老槐树干上。

    让她见识了他更为疯狂的吻。

    宫小白背靠着树干,身前是他炽热如火的胸膛,只感觉胸腔里的空气越来越少,快要晕过去了。

    唔唔唔的声音断断续续、不成调子地从她红唇里跑出来。

    宫邪松开了她,“我很难贿赂的。”

    宫小白还想跟他辩驳两句,哪还有力气啊,脑袋怏怏地搭在他肩头,出了一身汗,浑身黏糊糊,她难受地扭了一下。

    “别乱动。”略略沙哑的嗓音在她耳畔响起。

    宫小白抱怨,“你总爱欺负我。”

    明明不舍得她,能带她去特训营,他偏要她贿赂。好吧,她贿赂就贿赂了,也没什么,可他还嫌不够,把她欺负成这样,还不准许她乱动。

    怎么这样啊。

    宫邪笑,声音轻轻道,“那我欺负别人?”

    蔫嗒嗒的脑袋跟打了鸡血似的,立刻抬起来,瞪着一双圆溜溜眼睛,“你敢?!”

    宫邪愣了一下,眼中闪过惊讶。

    迄今为止,还没人在他面前说“你敢”,而且还用这般威胁的语气,他长这么大有什么是不敢的,细细想来,答案是没有。

    偏他觉得她这模样忒可爱了。

    “是,爷不敢。”

    不是不敢,是不会。

    不会用这种方式欺负别人,只欺负她。

    宫小白甩了下腿,无比满意,心情愉快了就忍不住得瑟地翘起狐狸尾巴,“以后你欺负我,我也欺负你,看谁厉害。哼!”

    宫邪闷笑,有点期待她怎么欺负他。

    “诶?那个是,宫宫爷?”从训练场回来的教官经过这里,刻意压低的揶揄声还是传进了宫邪的耳朵。

    另外几个教官齐齐低笑。

    宫邪蹙了蹙眉,两人眼下的姿势实在太容易引人遐想。

    他抱着小女孩,抵在树干上,怀里的小女孩两只手环着他的脖子,一双腿圈住他的腰。

    怎么看都像在做

    宫邪声音低沉,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爷的一世英名,全败你手里了。”

    宫小白无辜地眨眨眼,是你自己要抱我的,真不怪我。

    ------题外话------

    这章不卡吧!不仅不卡,还超级甜!

    马上就要到特训营啦!\o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