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34章 你天下第一漂亮

时间:2018-04-19作者:三月棠墨

    视线里的女孩,不算高,身材纤瘦,容貌秀丽,跑起来步伐凌厉,比许多男生还优秀。新兵入校一个月,能跑出这样的速度,称得上能力不俗。

    爷的女朋友就是她吗?

    隐隐地,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视线不经意瞥见台阶上放着的记录表,她拈起来看一眼。

    01号陆姝雅,昨天的直升机高空作业训练成绩满分。

    大致看了一眼,女兵里满分的就她一个人。

    她记得军校里的教官说过,爷的女朋友很厉害。那么,她应该就是爷的女朋友了。

    一想到此,肖琼再次抬起头看向陆姝雅的眼神微微变化。

    张裕还说长这么大从没见过比她漂亮的女孩,可见这话是夸大了,陆姝雅长得漂亮,却没到令人惊艳的地步。由此可以猜测,他们口中的很厉害应该也是在说大话。

    她当年负重跑的速度比现在的陆姝雅快了不止一倍。

    陆姝雅,陆姝雅,陆

    她一遍遍念着这个名字,某一个瞬间觉得很熟悉。

    如果她没记错,陆天奇陆司令的女儿就叫这个名字。她有次的任务就是护送陆司令出国,去他家里接人时,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她对自己的记忆力有信心。

    陆姝雅是陆司令的女儿,名门之后,身份尊贵的千金小姐。

    仅是这一点,她就比不过。

    肖琼悄无声息地放下了记录表,暗暗自嘲一笑。

    爷的身份,是该找一位身份实力相当的女孩,比如,陆姝雅这样的军政家庭里的小姐。

    门当户对,珠联璧合。

    她试着用这样的理由安慰自己,却发现难以劝服自己的内心,她不甘心。

    一声嘹亮的口哨声打断了肖琼的思绪。

    负重五千米跑结束,所有新兵在台阶下集合。

    陆姝雅站在第一排最左边的位置,昂首挺胸,军姿端正,在初升的太阳下,仿若冬日里的一株腊梅。

    宫邪:“解散!饭后到训练场集合。”

    全体新兵站立不动,大概对他的命令存有几分疑惑。

    按照提前一天给的课程,他们今天上午应该练习室内射击,应该在射击室集合才对,怎么会在训练场。

    宫邪接下来的话给他们解了惑。

    “听说昨天下午老兵们的搏斗很有意思。临时起意,上午训练你们的赤手搏斗。”宫邪厉声厉色,“听着,两两士兵搏击,输的那一方,晚上全部负重跑一万米!”

    听到熟悉的声音,肖琼短暂的抛开了思绪,侧目看他。

    不敢堂而皇之地看他,只能悄悄转动眼珠,身子不动,脸也不敢动。看着他,长身玉立,站在宽阔的训练场,穿着她最爱的一身松枝绿军装,站在万丈光芒下,俊美如神祇。

    这样的男人,她如何甘心放弃。

    从他当年为她披上一件军绿外装,拉她从深陷的泥淖里出来,重见光明,她一颗心就此遗落在他身上。

    为了他,进入军营,不要命的训练。什么国家,什么军功,什么荣誉,在她这里统统不重要,她只在乎他。

    可他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她对他的心思,或许知道,选择无视。

    不管哪一种,都足以让她心如刀绞。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他从来没有回过帝京!

    他认识的宫爷,可以高高在上,受人仰望,可以玉树临风,傲然独立,可以桀骜张扬,霸气凛然,唯独不该是为了儿女情长抛下原则的人!

    从昨天下午见的第一眼,她就知道,他变了。

    有了喜欢的人,他待人再冷淡,眼睛里总多了一丝丝别样的色彩。那样细微,只有跟他相处很多年的人才会发现。

    众位新兵在听到宫邪的话时,脸色就变了。

    想哀嚎想哭泣,然而只能忍着,先吃饭再说吧。

    宫小白手背在身后,朝宫邪使了个眼色,挽着姚琪的手,愉快地朝食堂奔去。

    宫邪看到她的小动作,暗笑。

    姚琪努努嘴,“那女的sei啊,就站宫爷身边儿那个。”

    “听陆姝雅说,好像叫肖琼,很厉害的特种兵。我不认识。”宫小白如实说。

    “哦。”她推了下宫小白的肩膀,眨眨眼,神秘兮兮地说,“看着是挺严肃的,站在那儿跟一霸王龙似的,让人怕怕的。”

    宫小白“嘁”地一声,“你大姐大怕谁啊?”

    “喂!警告你哦,别叫我大姐大,我现在就是一菜鸟。”姚琪瞪着眼睛,假装严肃,“你这样叫我会脸红的。”

    宫小白:“”她什么时候会脸红,天上就会下红雨。

    宫邪走下台阶,准备去食堂吃饭。

    “宫教官,等等。”陆姝雅留到最后没走,有点局促地看着他。

    宫邪顿住脚步,“什么事?”

    肖琼本来打算离开,眼见陆姝雅叫住了宫邪,她的脚步也不由地停了下来,站在不远处看着。

    陆姝雅立正站好,问了昨天直升机训练中一个不懂的问题。

    她虽然得了个满分,但其中有一个步骤完全凭借记忆力照葫芦画瓢,没弄懂其中的原理,想趁着这个机会,请教宫教官。

    宫邪不假思索地解答了她的困惑,然后问,“还有问题?”

    “没有了。”陆姝雅敬了个军礼,提步往食堂跑。

    肖琼抿抿唇,双手插进裤兜里,佯作漫不经心,“那个是陆司令的女儿?”

    宫邪微微蹙眉,朝着食堂的方向走,“很重要?”

    不在意的事,他从来不过多关注。

    肖琼是知道这一点的。

    爷的脸色很冷淡,找不出一丝破绽,看着陆姝雅的眼神不像男人看心爱的女人。

    有没有可能,其实是宫爷到了结婚年龄,家里着急给他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妻子,他只是接受,无关爱情。

    眼前又晃过那一只白皙的小脚。

    肖琼走在宫邪的身后,看着他的背影,陷入了两种幻想。

    因为肖琼的出现,食堂里热闹了几分。

    跟她有交情的教官们围着她开起了玩笑,也问起了近况。

    特训营那边是个禁忌,能说的东西不多,肖琼架不住他们的热情,挑拣着能讲的东西讲了一些。

    她性格冷淡,大家闹了片刻便消停了。

    张裕向来是个会挑话题的,咬了一口馒头,笑着问,“肖女王就没考虑过婚姻大事?好歹是从我们枭鹰出去的,这里算得上你的娘家。你的终身大事我们可都放在心上呢!”

    话题一挑起,其他教官纷纷笑着附和。

    “没错没错,特训营那边的精英无数,肖女王不会一个都看不上吧?”

    “去去去,能比得上肖女王实力的能有几个。”

    “哈,这话说的没错。”

    本以为肖琼不会回应他们无聊的话题,谁知,她低头喝粥的同时,淡淡地开口,“没遇上合适的。”

    她这么说,众人不好接话了。

    张裕朝端坐的宫邪挑挑眉,“爷,肖女王是你手下的得力干将,你瞧瞧你,自个儿找到了小媳妇儿,也该关心一下助手的终身大事。我们肖女王都成老姑娘了。”

    肖琼脸色泛白。

    张裕口中的“小媳妇儿”和“老姑娘”的对比,让她的心脏闷闷的。

    据她所知,陆姝雅二十一岁,是比她年轻许多,跟她一比,自己也确实称得上老姑娘。

    宫邪睨了张裕一眼,眼神含着警告。

    张裕顿时闭嘴,低头吃饭。

    姚琪看着教官那边,“他们在说什么呢,又笑又闹的。”

    “想听啊?”宫小白端着大铁碗喝粥,听到她的话,揶揄道,“你端着碗过去听听呗。”

    “”姚琪真想猛地站起来,让她从板凳上摔下去。

    她是觉得,那个肖琼总跟着宫邪,有点不怀好意好不好。这二傻子,居然埋头大吃大喝,心可真大。

    “你不觉得肖琼喜欢宫爷?”姚琪凑到她耳边,悄咪咪地问。

    “噗!”宫小白一口粥差点喷出来,朝肖琼看了一眼。

    女人长了一张极具辨识度的脸,坐着不动显得古典端庄,偶尔蹙眉垂目,又有几分异域风情。她的表情很冷,将那分美感压了下去,看起来更具英气。

    身材高挑,穿一双长筒军靴,衬得一双腿笔直修长。

    是个漂亮又特别的女人。

    她坐在宫邪对面,目光也没有肆无忌惮地看他,偶尔垂眸,偶尔看向跟他讲话的其他教官。

    “喜欢就喜欢呗。我才不介意。”宫小白夹起一筷子酸酸脆脆的萝卜丝吃了,“段玉说了,整个军校的女兵,没有几个不喜欢宫邪的。他那么好看那么优秀那么耀眼,合该所有人都喜欢他。这说明我眼光好,一眼看中了最最完美的他。”

    宫小白的小嘴儿边咀嚼边说话,手托着下巴,花痴一般看着宫邪,啧啧两声,感叹一句,“真的帅爆炸了!”

    姚琪低头,“当我没说。”

    “诶,肖琼跟我比,谁比较漂亮?”宫小白在桌子底下踢了踢姚琪的腿。

    姚琪吹爆她,“你漂亮你漂亮,你天下第一漂亮,谁都比不过。”

    心想:你不是说不介意吗。

    宫小白瞥了她一眼,“你是不是在心里吐槽我了?”

    我日,这都知道?!姚琪大吃一惊。

    “你的表情出卖了你的内心。”宫小白撕下一块馒头塞嘴里,鼓着腮帮子说,“我就是随口问一下。”

    姚琪哈哈干笑,“你知道吗?你刚才的语气特像宫爷阴人的时候。”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