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27章 帮我洗澡怎么了

时间:2018-04-19作者:三月棠墨

    宫小白勾着水瓶的绳子,站起身,七拐八绕地往教官住所走。

    水瓶果然摔瘪了,这儿一个坑,那儿一个凹,磕得像月球表面。班里有同学的保温杯就会摔成这样,她看到了总想笑。

    现在,她看见自己的水瓶也想笑。

    宫小白傻笑着,走在充满槐花香的道路上。

    没有了前一晚上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心理,大概因为军校里一半以上的教官都晓得她跟宫爷的关系,她坦然了。

    宫小白进了屋子,看见宫邪已经洗完了澡,跟昨天一样,坐在沙发上,手指飞快地在电脑键盘上敲击。

    自从来了军校,他似乎比管理公司还忙。

    每天除了训练他们的时间,其余时间都用来对着电脑,要么跟特训营那边的人视频,了解情况,要么就像现在这样,劈里啪啦地敲键盘,发邮件。

    把摔得不能看的水瓶放在茶几上,宫小白跪在沙发上扑过去,“你在干嘛?”

    宫邪腾出一只手,逗弄猫咪一样把她按在自己怀里,用一只手仍然能够流利地敲打键盘,目光瞥了她一眼,语气不咸不淡,“这么晚回来,又干什么去了?”

    她的训练时间他计算得非常准确,按说她该半个小时前就回来的。

    有了前几次教训,宫小白压根没想过隐瞒,“跟人打架了。”

    宫邪挑眉,丝毫不意外。

    敲下一个键,邮件发送成功,他才阖上电脑放在一边,认真地把宫小白抱在怀里,放在大腿上,不顾她身上脏兮兮的作训服会把他的衣服给弄脏了。

    “结果呢?”宫邪问。

    他对宫小白的实力了如指掌,新兵里面能打得过她的没几个,老兵团那边不可能跟她有牵扯,他一点不担心她会吃亏。

    这也是当初为什么他要教她散打和拳法。

    能够保证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她不会受人欺负。

    秦沣说过,以宫小白爱闯祸的性子,教她功夫更是让她无法无天了,将来她能把天捅个窟窿。他淡淡一笑,说,哪怕她一时失手把别人打得怎么样,他也不想她被人打。

    “没打赢。”宫小白边说边解开作训服的扣子,“不过也没输,我们打了平手。”

    目前来看,她和陆姝雅是打成平手。如果那个巡逻的教官没中断她们的打架,最后谁输谁赢就不得而知了。

    宫邪帮她脱掉了衣服,抱起她往卫生间走,“你可真是一刻不让人省心。”

    这话宫小白就不爱听了。

    “我没闯祸!”宫小白严肃地提醒他,“我们打架没有被人发现。”虽然被人发现了,但那人没抓到她们,四舍五入就等于没发现。

    “我也没说你闯祸。”宫邪忍俊不禁,将她放在地上,“洗澡。洗完澡早点睡觉,别又跟今早一样起不来。”

    “你帮我洗。”宫小白突然咧嘴一笑,抱住宫邪的胳膊,一副想把脑袋往他身上蹭的姿态,“我浑身酸疼,手抬不起来,搓不了澡。你帮我洗吧。”

    宫邪愣了一会儿,分外陌生地看着她。

    宫小白知道他又要说她不矜持了。例如,宫小白,你一个女孩子家家说这种话像话吗?再例如,害臊两个字怎么写,你写给我看看。

    宫小白在他说出所有可能的话之前,继续撒娇,“帮我洗澡怎么了,你又不是没看过。”

    她撒娇的时候喜欢仰着脸,拿下巴蹭他胸膛,眨巴一双水灵灵的桃花眼。如果能在眼角挤出一点晶莹的泪珠,效果就更好了。

    这回,宫邪彻底无话可说了。

    真厉害啊,这丫头真有本事,最近回回说话都能叫他哑口无言。

    越长大越难管教。

    问题的关键在于,她的话也没说错。他又不是没看过她的身体。

    在很多个难言的夜晚,开着灯的时候,他是见过的。

    白白嫩嫩,像是从牛奶里捞起来的人儿。

    宫邪喉咙轻微滚动,带起一道起伏的线条,光是想想就已经口干舌燥,一股火苗从下面窜上来,一路火烧火燎。

    小姑娘还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宫邪,宠姑娘不是这么宠的。

    他拎起挂在墙上的粉红色印着猫咪图案的毛巾,扔在她脑袋上,像是给新娘子盖上了盖头,“自己洗。”

    丢下一句话,他趿拉着拖鞋出了卫生间,顺便帮她关紧门。

    宫邪坐在沙发上,拿起一旁的电脑,打算看点资料静静心,然而当他看到茶几上那个瘪的水瓶,绷紧的嘴角撕开了弧度。

    他放下电脑,拿起了宫小白的专用水瓶,左右端详。普通士兵用了四五年的水瓶就会变成这样,她才用了两天……

    宫小白洗了个不墨迹的澡,顶着毛巾从卫生间里跑出来,看见宫邪在努力拯救她的破水瓶子,瞬间像被顺了毛,乖巧得不像话。

    她乖坐在他身边,“你弄好了吗?我们睡觉吧,我想睡觉了,明早不能再迟到了。”再迟到她就真成众矢之的了。

    宫邪放下已经拯救完的水瓶子,自然地抱起了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就是从进了军校开始吧,除了训练,他很少让她在别的事情上浪费体力。没人的时候就抱着她走路,或者背着。

    宫小白超级享受就是了。

    躺在床上,她钻进他怀里傻笑,一边傻笑,柔软的小手乱动。

    宫邪算是知道了她说想睡觉了都是借口,他眯着眼睛把她揉在怀里亲吻,顺手脱掉了两人身上的障碍物。

    温度持续上升,宫邪低低的沙哑的声音便溢了出来,散在燥热的夜风中。

    “逗逼东西,我败给你了。”宫邪的脸埋在她的颈窝,深深汲取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气,半是无奈半是宠溺地说。

    宫小白红着脸回击,“我不棒吗?”语气里的那股自豪感不加掩饰。

    “……”做这种事还要邀功,这姑娘确实有点不同寻常。

    “那你舒服吗?”宫小白换了一种方式问。

    两个问句要表达的意思都一样,如果他舒服了,间接证明她很棒。

    宫邪静默不语。

    她不依不饶,“舒服吗?舒服吗?舒服……”非要问出个答案。

    “别说话了。”宫邪咬住她耳垂。

    宫小白“唔”了一声,细碎的嘤咛一点点从嘴唇中吐出来。

    这男人真挺别扭,明明想要她,想得要死,却梗着不肯越过一条小小的底线。其实,他在害怕,怕有些东西,一旦真正触碰再想克制就难了吧。

    好可爱。

    ——

    翌日。

    机智的宫小白提前定了闹钟,五点二十准时响铃。

    她的脑子还迷糊着,身体却像有本能反应,一骨碌从床上翻起来,滚到了地上。

    睡眠不足导致眼睛酸痛,她使劲儿眨了眨眼,赶走疲惫。

    宫邪不在床上。

    他洗漱完,换上了作训服,正在弯腰系鞋带。听到动静的他,头也没抬地说,“醒了?”

    宫小白迅速钻进卫生间,挤牙膏的时候,朝外面大喊,“我有理由怀疑,如果我没提前定闹钟,你肯定不会喊我起床。”

    居然偷偷摸摸起床,并且换好了衣服。

    五分钟后,宫小白整理完毕,跟着宫邪一起去训练场。

    新兵们看到两人一块过来,心里自然有一点想法,但也只是想想。大家来这里都是为了当最强的特种兵,为了进尖刀战队而努力,没有多余的八卦心思。

    宫小白抬头挺胸,无比坦然地接受大家的目光,走到最后一排。

    姚琪仗着被前面几排的高个子男生挡着,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宫爷这么高调,距离全体新兵知道他们俩关系已经不远了。

    宫小白假装没看到她的手势。

    每天的第一项训练,必是负重二十公斤五千米跑,简称开胃菜,跑完了就能去吃早饭了,吃过早饭就会开始新一天的训练。

    昨天宫小白迟到了,没能吃到这个“开胃菜”,现在总算能亲身体会了。

    姚琪跑在她身侧,忍不住感叹,“今天的宫教官格外仁慈啊!”脑子里一闪而过的东西,她很快抓住了,开起了黄强,“你昨晚是不是让宫爷满足了?”

    “噗咳咳!”宫小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提起速度,远离了姚琪。

    八卦er姚琪立马提了速度追上来。

    “我没瞎说,那是你没看见宫爷昨天是什么样的?”她想起昨天的五千米跑,抹着眼泪说,“一直跟我们强调速度!速度!恨不得拿着鞭子在后面抽我们!”

    “可是今天呢?你看看……”姚琪没往下说,示意宫小白自己看。

    宫小白抬眸,轻易寻到了宫邪的身影。

    初升的阳光下,他两腿分开坐在台阶上,看着他们这群跑的松松散散的队伍,脸上少了平时的锐利冰冷,多了一分浅淡的柔和。

    宫小白觉得,那是阳光的效果,光芒拢在他身上,将那分冰冷生生驱走了。

    “是吧,一看就是得到巨大满足。”姚琪说得煞有其事。

    宫小白:“你再说一个字,绝交。”

    姚琪可不是一句“绝交”就乖乖闭嘴的人,“小白,我们打个商量,哈哈……”还没说完,她就忍不住笑,“以后你天天晚上让宫爷满足吧。那样我们就能少受点罪。”

    宫小白这下真不想理她了,摆动臂膀,加快了速度,让姚琪追不上她。

    什么朋友啊,损友!

    早饭后进行今天的第一个训练项目。

    三人合作翻越三米高的围墙。这项训练,锻炼他们在没有外物可以借助的情况下,翻墙行动。

    先是两个人蹲在地上,让另一个人踩着两人的肩膀,翻上去站在围墙上。余下的两个人,其中一个踩着另一个人的手,借助他的力气爬上去。

    而剩下的最后一个人,则助跑一段距离踩在围墙上,由上面的两人拉上去。

    需要三人之间默契的合作,更需要分配好谁先上去,谁是第二个,谁留在最后。留在最后的人总是吃亏的,因为前面两个人都要借助最后一人的力气。

    这项训练对男女很不公平。

    男生的身高普遍比女生高,身高腿长最容易翻墙。

    宫邪自然考虑了这一点,“胸前的号码牌解下来放在前面,由抽签决定自己跟哪两个人一组。”

    陆姝雅作为原来的一号,率先抽签。

    她随手抓起一个号码牌,“25号。”

    25号是个男生,个子很高,有一米八以上,走出了队伍,站在陆姝雅身后。对自己能跟最厉害的女生在一组,男生表示很满意。

    陆姝雅开始抽第二个人,同样是随手抓起了一个小铁片,翻过来,红色的43号让她微微愣了一下。

    没想到昨晚才打过架,今天就有这样的缘分。

    她把号码牌举起来,“43号,宫小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