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13章 三枚空降兵

时间:2018-04-19作者:三月棠墨

    ,精彩小说免费!

    隔天,姚琪坐车到天龙居门口。

    她吃着从路边摊买来的煎饼果子,隔着雕花的黑色铁栅门,看到了主干道两边高大的景观树,以及花园里修剪美观的矮植。

    咋了咋舌,她咬下一口热气腾腾的煎饼果子外皮。

    一直知道那个男人贼有钱,当她看到眼前这一幕,才真正体会到了网上常说的“贫穷限制了想象力”。

    这特么哪儿是人住的地方,是玉皇大帝的灵霄宝殿吧。

    一栋这样的复古别墅,她还能劝自己接受,关键是这人一共有四栋,一模一样的壮观!

    姚琪艰难咽下嘴里的食物,噎得翻白眼。

    须臾,宫邪和宫小白从里面出来。

    宫邪一身松枝绿的军装,皮带紧束在腰间,厚重得像砖头一样的军靴蹬在脚上。

    一丝不苟,规整板正。

    大热的夏天,他这身装扮让人看了都觉得能闷出痱子。

    他身边的宫小白穿着清爽的上下两件套运动装,亦步亦趋地紧跟他的脚步。

    宫小白的头发剪短了,一头标志性的乌黑长发剪成了齐肩发,不算特别短,但也不是很长。行走间,头发被风吹得往后翻飞,露出小巧莹白的耳朵。

    巴掌大的精致小脸显大了一点,更添灵动。

    “宫爷,小白。”姚琪三两口吃完了煎饼果子,把包装袋团吧起来塞进口袋里,规规矩矩站立在两人面前。

    以后就是宫爷手底下的兵,带给他的第一印象很重要。

    宫邪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少许,几不可察地蹙了蹙眉心。

    这个女孩就是姚琪?

    说起来他对她一点都不陌生,第一次,小白差点被几个小混混欺负是因为她。第二次,小白差点被霍锖带走也是因为她。

    如果早先知道她就是姚琪,他不会轻易答应宫小白的要求。

    不知是不是错觉,姚琪感觉到宫邪对她有很强烈的敌意。

    难道因为上次的事?

    那他对她有敌意也是应该的。

    “你来很久了吗?”宫小白兴冲冲地从宫邪身边跑到她身边。

    姚琪摇头,“没有很久,不是说七点半集合吗?我掐着时间点呢,提前十分钟到了。”

    姚琪前几天上网查过有关枭鹰军校的资料,因为内部训练的封闭保密性强,网上能查到的消息不多。

    她按照最基本的,把漂染的蓝发染回了黑色,并且剪短了一点,干爽利落,身上戴的耳环,项链,手镯等首饰都取了下来。

    莫扬开着军牌车出来,停在几人跟前。

    “靠,这车也太酷炫了吧!”姚琪跟人玩过赛车,各种类型的车她都喜欢,市面上那些车虽然大多数没开过,看也看腻了,这种一看就是经过特殊改造,防弹防这防那的车还真没见过。

    贼拉牛逼!

    宫邪的眼神扫过来,姚琪连忙闭了嘴,暗暗骂自己随口就来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以后一定要克制,到了军营,说话之前要打报告……

    宫邪拉开车门,跟宫小白坐在后座,姚琪坐在副驾驶。

    她一上车就上下左右打量,敲了敲窗玻璃,又摸了摸车门。

    车门真几把厚啊,这钢板得有十多厘米,她怀疑不仅子弹射不穿,坦克都轰不碎。

    莫扬系好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宫小白舒舒服服靠在椅背上,问,“姚琪,你跟你爸爸商量过了吗?他同意了?”

    姚琪收回好奇心,扭头跟她聊天,“起初是不同意,说我胡闹,还要打断我的腿。不过你知道啊,他那个人刀子嘴豆腐心,以前还说过把我扔垃圾桶里呢,我现在还不是好好的。”

    莫扬:“……”

    “我就对他软硬兼施,软磨硬泡,他就答应了!”

    宫小白坐直身,咧嘴笑,“那就好。”她担心以姚琪的个性,姚军不同意,她会不辞而别,那样就麻烦了。

    “诶,枭鹰军校里是不是全封闭的啊。”姚琪想到自己担心的问题,忍不住问,“能带手机吗?能跟外边联系吗?”

    宫小白:“好像不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旁若无人的聊天,宫邪听着听着,起了一股无名火。

    他按住宫小白的肩膀,让她靠在座椅上,“闭嘴,留点精力。”

    余光偷偷瞄了一眼宫邪的脸色,姚琪默默地扭过头,乖乖坐好,仿佛一个偷溜出教室却碰见班主任的小学生。

    她一直很怕宫邪,可能潜意识里觉得这个男人强大到堪比核武器,打小混混那次她亲眼看见了,打霍锖那次她虽然没亲眼看见,隔着门板听外面的声音就够恐怖了。

    以后待在她手底下,那不是完了……

    姚琪在各种脑补下恐惧了一路,宫小白则是睡了一路。

    临近中午,几人看到了枭鹰军校的大门。

    透过挡风玻璃,姚琪看见前面不远处守卫森严的铁门,两排哨兵在烈日炎炎下,如一棵棵松树,站在那里。

    哪怕是山林间的松树,也会有风吹树叶晃动的时候,然而他们没有,他们连皱下眉头的表情都没有。

    当看到这辆车缓缓靠近,他们的眼神陡然锐利起来,像是将将打磨好的刀锋,泛着银色的光。

    两排总共十二个人,齐刷刷地抬起手行军礼。

    没有任何口令指令下,所有人仿佛提前商量好,动作整齐划一,没有一个人动作快了,也没有一个人动作迟缓。

    姚琪不是个感性的人,这一瞬间,竟有热泪盈眶的冲动。

    再小不过的举动,让她看到了我国军人的风采。

    此刻,她很想对他们回以一个标准的军礼。

    仅仅是想想而已,她目前还不是军人,更受不起他们的行礼。她脑海中的军礼还停留在小学升国旗时,抬起稚嫩的小手,歪歪斜斜地抵在自己脑门上。

    不堪入目。

    车后座的车窗完全降下来了,靠近车窗的男人对他们行了军礼。

    宫小白侧目,看向宫邪的脸。

    正中午,太阳热烈得无孔不入,宫邪冷肃的脸暴露在阳光下,薄唇抿紧,是个极为严肃的表情。

    一晃眼,车子开进了军校。

    骄阳似火,白晃晃的空地上站着一排排教官,总教官陆天望站在最前面。

    相比较上次宫邪单纯前来参观,众教官玩笑打闹,这次显然严肃许多。

    宫邪率先从车上下来,与一众教官寒暄了几句,回头看向站在他身后慢腾腾下车的三个人,眼神示意他们跟上。

    陆天望和张裕,包括其他几个见过宫小白的教官,此刻都愣住了。

    宫爷前来担任教官,怎么把他的小媳妇儿给带来了?

    最吃惊的要属陆天望,他默默无言地看着宫邪。

    他先前说带小丫头参军,不是开玩笑?

    “先去会议室。”宫邪双手背在身后,语调严肃,“我会给大家说明接下来两个月的安排,希望大家尽量配合我的时间,紧着我的教程。”

    “是!”四十几个教官齐齐应声,靠吼的,身后三个小菜鸟感觉鼓膜在震动。

    宫邪余光瞥了眼他们,“找个人带他们到更衣室,换上作训服,送到新兵训练场。”

    安排好一切,宫邪跟一众教官往里走。

    宫小白望着身姿颀长的男人渐渐远去,上唇包住下唇,露出个委屈巴巴的表情,从进入军校开始,他都没多看她一眼。

    小女孩的眼神,宫邪自然能感觉到。

    他抬头挺胸、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前走,眼角有淡淡的笑意不经意跑出来,掩都掩不住。

    不用回头去看,他也能猜到她眨着大眼睛,撅着嘴,委屈极了的样子。

    可他不能在这么多教官面前,明目张胆地对她流露出感情,影响不好是一点,担心她因此被新兵排挤才是最关键的。

    宫小白三人跟着一个新兵朝着更衣室的方向走。

    走了两步,她觉出不对劲,猛地扭头看向走在她左手边的莫扬,“你怎么跟来了?你先前不是说你不想当兵吗?”她以为莫扬只是送他们过来,然后再回天龙居。

    莫扬正了正领口,故作高深地咳嗽,“我又想来了,不行啊。”

    他现在也闹不明白自己的心理,宫小白没劝过他,但她的行为就是给他洗脑了。他想啊,她一个小女孩都无所畏惧,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怕什么。

    当初的梦想呢,说好了要像当年那些军人一样为人民鞠躬尽瘁呢,就因为一个仿真炸弹,全炸没了?

    想着想着,他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送宫小白去明德学校的那天晚上,他想通了,并且下定了决心。这一次,不是心血来潮,不是无聊的英雄梦,是烧得滚烫的一颗心。

    旁边给他们带路的新兵听到两人的对话,脑海中顿时冒出了三个字——空降兵。

    一听就是关系户,不是正正经经靠个人实力被军校录取的。

    就算没听到他们的话,一般人也能猜到。

    新一季的招兵,五月中旬就结束了,他们六月初才过来。

    姚琪在网上查过枭鹰军校的外观照片,不曾想,里面居然这么大,传说中的“去个厕所都要开车”大概就是这样。

    一转头,看见神色平静的两人,“你们怎么不惊讶啊?看看这占地吓人的多功能训练场,不感到好奇吗?”

    宫小白:“我们上次来参观过了。”

    姚琪尴尬脸,用手扇了扇风,脸晒得出油,在阳光下泛着光亮。她仰望蓝天,“啊!天好蓝啊!”

    旁边的新兵尽力忍耐,还是忍不住说,“这里禁止大声喧哗。”

    姚琪哦一声,闭了嘴。

    几人走到了更衣室。

    新兵分别递给他们一套作训服,告诉他们,男生的更衣室在左边,女生的在右边。

    三四分钟,三人都换好了,从室内出来。

    看到了焕然一新的对方,三人相视一笑。

    新兵看着他们各种不规范的穿衣细节,无声地叹息。肩颈部位要平整;腰带要扣好,不能松松垮垮;鞋带要系好,不许胡乱塞进鞋里,会影响训练……

    各种细节,他们都没注意。

    新兵带领他们朝新兵训练场走去,路过一个类似学校教室的屋子,里面传来急速的对答声。

    教官在询问,学员在回答,语速非常快,像一场激烈的辩论赛。

    他们透过小窗户偷偷看向里面,一个皮肤黝黑的教官站在讲台上,鹰隼般的眼神凝视着下面一个站起来的学员。

    原来是在上理论课啊。

    教官问:“防空导弹按照作战使命分为什么?”

    学员大声回,“国土防空!野战防空!要地防空!舰艇防空!”

    “空间武器中最突出的是?”

    “反卫星武器和反导武器!”

    “现代的军队指挥系统包括?”

    “兵之利器,效率之神和战争之魂!”

    “第四代核武器,举例。”

    “反物质武器,金属氢武器,核同质异能素武器!”

    “……”

    两人一问一答,实在太快了,姚琪目瞪口呆,想起了在学校里被老师提问的恐惧,她的记忆力不行啊,以后可怎么办!

    然而教官没打算放过男生,接着问,“可见光信息获取技术的手段包括哪几项?”

    男生卡壳了,没回答上来。

    宫小白缓缓道,“可见光照相,电视摄像,微光夜视。”

    姚琪惊讶,“你怎么知道?”

    “喏。”宫小白抬抬下巴,“黑板的大屏幕上写着呢,还加了着重符号。”

    姚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