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07章 真要命

时间:2018-04-07作者:三月棠墨

    ,精彩小说免费!

    “你吓死我了!突然这么一下子!”宫小白娇嗔着拍打他的肩膀,“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差点要栽下来了。”

    从江面吹来的夜风扑到两人脸上,一阵凉爽。

    身后便是他们刚刚离开的商场,灯火通明依旧,音乐声中夹带着说话声,热闹嘈杂。

    宫小白单手搂着男人的脖子,另一只手拽着海绵宝宝的一只腿。

    额头碰了下她的额头,宫邪声音低而魅惑,“开心吗?”

    “开心!”宫小白晃了下脚,雪白的脸上笑意氤氲,“放我下来吧,都出来了,路边好多人的。”

    这个时间,加班的上班族们都回来了,路上经过一辆辆的电动车,人还挺多。

    而他,这么抱着她,太惹人注目。

    刚才在电玩城就让一众女生嫉妒得不行,她一颗小心脏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怎么还能没完没了的让别人羡慕,她都快养成秀恩爱的虚荣心了。

    这种心思要不得。

    宫邪托在她臀部下面的手往上抬了抬,淡淡地笑,“还有一段路。”

    他的意思是?抱着她走过去?

    车子停在先前的ktv门口,他们步行去的商场,回来当然也要步行。

    “不用这样的。”宫小白手抵在他胸膛上,挣扎着要下来,“我自己走,反正也不远,五六分钟就到了。你这样不累吗?”

    宫邪没松开,手臂坚固得像钢筋棍,将她牢牢控制在怀里,“不累。”

    怀里的小东西是他整个世界,抱着只会感到满足,不会累。

    宫小白挣扎两下便不动了。

    “我都原谅你了。”宫小白突然语气认真,“其实你解释了事情的缘由我就原谅你了。以前就跟你说过,很多事情我都明白的。当所有的事冲突到一起,除非是神,否则没人能做到兼顾所有,在权衡之下有所取舍才是最理智有效的办法,我都明白。”

    她揉了揉手里的海绵宝宝,声音低了下去,“我就是气你瞒着我。”呼了口气,“不过我的气性小,事情过去就过去了,现在已经不生气了。”

    宫小白伸出食指戳了戳他的肩膀,“你真的不用讨好我……”

    宫邪听到前面那些话,很感动,听到最后一句脸色就不对劲了,“你以为我做这些是在讨好你?”

    宫小白眼神疑惑,迷蒙的样子又恢复成以前那个傻里傻气的姑娘,“难道不是吗?”

    “不是。”宫邪微叹一口气,“想成是对你好不行吗?我对你好怎么就成讨好了?”

    一阵风刮起来,宫小白差点迷了眼。

    她噎了噎,不怪她这么想啊,谁让他三句话不离“原谅”两个字,她会误会他的别有用心才是正常的。

    那他话里表达的意思是……

    宫小白是天定聪明的姑娘,稍微想一下也就明白了。

    他对她好,仅仅因为她是他喜欢的女孩,他乐意对她好,宠着她,为她纡尊降贵抓娃娃。要不然,他怎么没这么对其他女孩呢。

    “那你还是抱着我吧。”宫小白痴痴一笑,手自然而然地搂着他脖子。

    ——

    两人回到天龙居已经很晚了。

    秦沣和曹亮围坐在园中的藤编小桌旁,桌上摆着一盘五香花生米,一瓶酒,两个分外有个性的方形小酒杯。

    月色溶溶,清辉淡淡。

    两个大老爷们不知聊到了什么话题,脸上都是惆怅和感伤,仿佛一对即将分别的老朋友。

    宫小白待在宫邪怀里,趴在他肩膀上望着两人。

    她也有点感伤,低低地叹息了一声。

    这一声叹息,和着夜风,送进宫邪的耳朵里,婉转悠长。

    他有些哭笑不得,这小东西每天吃好喝好,一堆人围着她转,哪里有什么烦恼,好端端的叹气他都有点搞不懂,“怎么了这是?”

    “想到很快要离开天龙居了,还有点不舍得。”

    两年多的时间里,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株花枝,每一条小道,包括每条道上的鹅卵石,都被她看进眼睛里。

    它们见证了她的成长。

    宫邪的脚步缓了缓,“不想离开吗?”

    天龙居,是她记忆里最初生活过的地方,她对这里的感情只怕比他生活过二十多年的还要深。

    “没有,我想跟你在一起。”宫小白想也不想,看着他的眼睛说。

    宫邪挽唇,走上台阶,进了正厅。

    园中的两个大老爷们看到了宫邪和宫小白,但他们不想跟爷打招呼,单身狗互相取暖的时候,并不需要恋爱人士投以关心的眼神。

    他们透过侧边的落地窗看到走进正厅的两人吻得难分难舍,露出了难以言说的表情。

    秦沣浅酌了一口白酒,“这才是真正的和好了呐。”他长吁一口气,“不瞒你说,我这几天也跟着操心,觉都没睡好。就怕小白那丫头憋着一口气不原谅爷,我就得承受爷的低气压。”

    “嘿嘿。”曹亮笑了两声,不接他的话茬,一转话锋,“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离京?”

    秦沣砸了一下被白酒辣到不行的嘴,“就这几天的事儿了吧。封家的事还差把火候,爷还没跟老爷子辞别,霍锖那边也得留一手准备。接下来几天估计能忙成狗。”

    他皱着眉毛乐道,“不过看爷目前的状态,心宽着呢,压根不当回事儿,我也就跟着忙里偷闲了。”

    曹亮呷口烈酒,压下内心的酸苦,“你们直接回特训营?”

    他心里非常清楚,问这些问题无关紧要,无论他们几时走,要不要直接回基地,都不再与他有关系。

    搁在膝盖上的手逐渐抓紧。

    夜色太浓,秦沣没发现他的举动,更没察觉到他表情的变换。

    “不。”他摇摇头,“爷先去枭鹰,挑几个人,到时候再回特训营。我则是直接过去,可能又有任务,那边催的很紧,估计也是人手不够用。”

    秦沣倒满了一杯,敛眸看着杯中的清酒,一轮小小的月亮倒映在其中。

    一仰头,一口气闷掉了整杯。

    “不去不行呐,国家培养出一个军事人才不容易,不用一腔热血回报都对不起肩上的勋章。”秦沣吸了吸鼻涕,不知是哭了,还是被酒辣的,“等我老了,退休了,每天就坐在这样的小院子里,养花种草,逗鸟养鱼,打打太极,下下象棋,过着舒坦的小日子。”

    他又笑出声,自我调侃,“前提是有命在。”

    曹亮咽下一口酒,没好气地捶他的肩膀,“祸害遗千年!放心吧,我掐指一算,你的命比粪坑里的石头还硬!”

    “滚!瞎几把比喻。”秦沣佯装生气,却忍不住放声大笑。

    ——

    宫小白洗完澡,穿着棉质的睡裙,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望着园子里的两人。

    她自言自语,“秦沣和曹亮说什么呢,一会儿好像在哭,一会儿又大笑,前一秒剑拔弩张,后一秒又哥俩儿好。”

    “你管他们干什么?”宫邪不知什么时候从卫生间出来,站在她身后,张开双臂将她捞进怀里。

    她纤柔的后背贴在他胸膛。

    宫邪穿着夏季轻薄的真丝睡衣,轻易可感觉到她背部的那一根凸出的脊柱。

    真瘦。

    能吃又能睡,偏还不长肉。

    也不知这小身板能不能承受高压训练。

    多给她放放水好了,他原本打算带她去军营,没指望把她训练成一个所向披靡的兵。

    他是担心留她一个人在帝京,闯了祸没人兜着,放在眼皮底下他能稍微放心些。再者,他也不想漫长的日日夜夜里见不到她。

    可又有一件事让他担心,等他出任务,真正忙起来的时候也不一定能顾得上她。

    她要是在基地闯了祸,估计更麻烦。

    宫小白趴在玻璃上,好奇地看着楼下的两人。

    忽然感觉到不对劲,后颈,一点点濡润的感觉袭来,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密集。

    “唔。”宫小白经不住这种撩拨,没两下就哼哼唧唧。

    宫邪一把板正她的身子,将她压在冰凉的玻璃上,清冷的月辉像薄纱一般蒙在她脸上,使得她看起来仿若凭栏起舞的小仙女,不禁猜想,下一刻她是不是要穿透这层玻璃,飞向瑶池仙宫。

    宫邪恍惚了一瞬,薄唇急切地压过去,感知她的存在。

    一汪泉水被他翻搅得滚烫沸腾,宫小白生受不住,身子往下瘫软,男人强劲的手臂横在她腰间,将她定在一处,不得动弹。

    舌尖尽情地扫荡属于他的领地,温柔与疯狂并存,理智在深海里浮浮沉沉,最终沉入了海底。

    全身的力气都被这个夺取她唇舌的男人汲干了,宫小白抱着他腰身的手渐渐下滑,仰着头,昏乎乎地承受他更多的怜爱,抚弄着她后背的那只手,似乎带了火,一路烧着她不甘寂寞的曲线。

    “我……有、有点难受。”零零碎碎的字眼从宫小白的唇中倾吐出来。

    宫邪捧起她的脸,用力凌虐她娇嫩的两片嘴唇,分神问,“哪儿难受?”

    说不上来。

    宫小白只觉得浑身都难受,比喝了好多好多的白酒还要难受。

    好奇怪啊,她也没有喝过很多白酒,没体会过那种感觉,可此时此刻,她就是想到了这个。

    他的吻,于她来说,简直就是毒药。

    她在饮鸩止渴,一边难受着,一边渴望着。

    真要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