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01章 她怎么觉得宫邪傻乎乎的

时间:2018-04-04作者:三月棠墨

    ,精彩小说免费!

    大片阳光从阳台洒进来,圈了一地金色。

    方玫从床上下来,悄悄走到宫小白的身后。

    “嘿!”她冷不丁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下巴搁在她另一边肩膀上,“你看什么呢,一进宿舍就往阳台钻,难道想晒太阳?”

    方玫循着她的视线向远处眺望。

    一排排梧桐数和一排排冬青树,在风中扇动叶子,林荫道间,穿着自己心爱的衣服的女孩们从那里走过,脸蛋红扑扑,如熟透了的果实。

    她们说说笑笑,走进了宿舍楼。

    宫小白莞尔,拂了拂耳边被风吹乱的头发,“没有看什么啊,看风景。”

    宫邪已经离开了,那里,似乎还停留着他的身影。

    她的眼睛盯在原处,心跟随他飞走了。

    收回视线,宫小白推开搭在她肩膀的重脑袋,转身走进屋子,“晒死了。”

    方玫跟着进来,拉着宫小白的手,“现在有时间吗,我有几道题没弄懂,你给我讲讲呗。明天就要开始考试了啊,我要抱抱佛脚。”

    头顶的电风扇呼呼地转动着,响起吱呀吱呀的声音。

    “你现在抱的是我的脚吗?”宫小白翻了个白眼。

    方玫脸上立刻露出谄媚的笑,两只手给宫小白的肩膀按摩,一边高频率的敲锤子,一边讨好地说,“小女子有几道题不会,还请娘娘不吝赐教。”

    “噗,得了吧你,我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宫小白推攘她,“赶紧的,哪几道题,别耽误我时间。”

    “得嘞,小的这就给您找出来,晚上请您喝奶茶。”方玫蹬蹬蹬地跑到床边,从电脑桌上拿出资料书,“总共两道数学里,三道物理题,还有一道化学题,都被红笔圈出来标记了。”

    两人搬凳子坐在桌前。

    宫小白仔细给她讲了所有的题,顺便帮她把易错点提出来。

    “你再看看吧,有不懂的地方我再给你讲。”宫小白点了点笔记本。

    “懂了懂了,谢谢宝贝儿,么。”方玫如获至宝般捧着本子跳上了床,趴在电脑桌上自己捉摸。

    没过多久,柳明月也回来了,解下斜挎包扔在床上,把自己也扔在床上,仿佛一条晒干了的咸鱼。

    “累啊……”她有气无力地道。

    方玫喷笑,写数学题的同时还不忘打趣她,“你这样很容易让我想歪。”

    “想你个头!”柳明月中气十足地吼道,“我昨晚挑灯夜战到凌晨,我男票那头猪,一道必考数学题型跟他讲了三遍他没搞懂。跟他说了多少遍,那种题要分情况讨论,结果呢,每次都只写一种情况,我服了他。你知道吗?他英语听力,从头到尾全靠抓关键单词,听到哪个关键词就选含有那个关键词的选项。”

    柳明月越说越激动,索性从床上坐起来,“他物理和化学还不错,可是语文,我都不想评价了,文言文永远得不了几分,作文还时不时跑题。”

    她巴拉巴拉吐槽了一通,方玫笑得倒在了床上,连心不在焉的宫小白都忍不住笑了。

    “我觉得你这女朋友当得真合格。”方玫对她竖起大拇指,点点头,“估计比他妈妈还上心。人家妈知道了得哭着感谢你。”

    柳明月扶了扶额头,“别说了,我现在有点生气。不知道先前给他准备的笔记本,他没有认真看。不然真白费我一番苦心了。”

    宿舍里只有三个人,空着的那个床铺特别明显。

    宫小白的心不在焉来自于此。

    封媛没来学校。

    已经快到晚饭时间,该来的同学基本都来了学校。

    宫小白纠结了半晌,还是决定给封媛发短信。

    “你什么时候来学校?”

    发出去的短信石沉大海,没有得到回应。

    吃透了一直没弄得懂的几道题,方玫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看向天边的彩霞,以及不远处的另一栋宿舍楼。

    橘色的霞光照在橘色的宿舍楼上,不知是哪个颜色染了哪个颜色,交相辉映,色彩浓烈得好似一幅油画。

    “媛媛还没回来?”撤回目光时,方玫看见封媛的床铺空空的,还是她临走前的样子,“这都几点了。班主任规定的下午三点半之前到校啊。”

    她急匆匆拿起手机,看屏幕上的时间,“都六点了。”

    “打个电话问问吧,可能有事耽误了,可别影响了明天的高考。”柳明月说。

    “我问问。”说着,方玫就拨通了封媛的号码。

    宫小白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方玫蹙着眉拿开手机,“她关机了。”

    宫小白垂眸盯着手机屏幕上那条没回复的消息。

    封媛的手机关机了。

    因为不敢面对她,还是别的原因……

    恰在这时候,班群里,班长发了一条@全体成员的群消息,让大家把宿舍里没来的同学的名字报上来,他要统计给班主任。

    方玫问:“要不要报媛媛的名字。”

    “报吧。”柳明月说,“班主任说不定能联系上她,顺便弄清楚她为什么没来。”

    方玫把封媛的名字私发给班长罗川。

    一直到晚上八点,大家准备睡觉了,封媛还是没来,三个女生都有些担心,但她们不晓得封媛的家庭电话,无法联系上她。

    八点过一分,班群里又有了新消息。

    班主任:“同学们,睡前再检查一遍明天考试要用的工具都带齐了没。”

    班主任:“准考证,身份证,2b铅笔,橡皮等等。在此之前已经强调很多次了,一定要记住!前两样东西一定要带!”

    班主任:“再有,考试期间不要乱吃东西,我知道天气热,冰镇的冷饮能别喝就别喝,说到天气热,你们一定要防暑,食堂里有窗口免费发放绿豆汤,中午吃饭的时候配着喝。”

    班主任:“还有,今晚别熬夜了,到了这个时候,木已成舟。”

    班主任突如其来的几条消息让群里平时热闹非凡的气氛下降到零度。

    高弘昌:“我艹!老班什么时候进群的?别告诉我他一直在群里。”

    罗川:“我刚拉进来的。”

    班主任:

    大家点开了语音条,黄秋生不怒自威的声音传过来,“你艹谁呢?高弘昌你这臭小子,班里就你最活跃!我跟你说,你的心思要是全放在学习上,肯定比现在厉害。你看看你三模的数学成绩,因为粗心错的分有多少?我现在要在我跟前,看我不踢你一脚。”

    大家听到这段严肃却暖心的话,眼眶都有些热。

    用最严厉的语调说最关心你的话,以后再也不会听到了。

    高弘昌:“老师我错了,高考时一定不粗心大意。”

    班主任没再跟他聊天,通知了另一条消息,“我们班的封媛不来参加高考了。”

    班群里一片哗然。

    封媛在班里的存在感不高,她身材高挑,样貌出众,却很少跟同学们交流,她只跟她宿舍的几个女生玩得好。

    “为什么啊?”

    “她学习成绩那么好,想不通为什么不来参加高考。”

    “是啊,封柠你妹妹怎么了?@封柠”

    封柠没有出来回复这位同学的疑问,好像没看到这条消息。

    班主任:“大家不要胡思乱想了。好好休息,养足精神,争取考个好成绩。”

    宿舍里,柳明月趴在床边,长长的黑发从床沿垂下来,“封媛不来参加高考?为什么啊,难道是家里出了事?”

    “不清楚。”方玫皱眉,捧着手机看黄秋生发的那条消息,不愿相信,“她家能有什么事?就算有事,那也不能耽误高考啊。辛苦奋斗了这么多年,就为了这次考试,说什么也不该放弃。”

    宫小白的手机界面还停留在班群,她点开班主任的聊天对话框。

    “老师,我想问一下,封媛为什么没来?”

    黄秋生对宫小白一向偏爱,尤其她高三下半学期的成绩,一次比一次出色,三模成绩更是紧追明德不败的神话——季燚。

    看到她的消息,黄秋生回复,“她的家长打来电话说她身体不舒服,不能参加考试。别操心了,养精蓄锐准备明天的考试。”

    宫小白回,“嗯,我知道了,谢谢老师。”

    退出qq,宫小白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平时睡得比较晚,好久没有刚过八点就躺在床上,她很不习惯,翻了个身,睁开眼睛盯着墙壁上贴的海报。

    她从枕边摸出手机,插上耳机,打算听一会儿歌再睡觉。

    耳机刚塞进耳蜗里,电话铃声就响了。宫小白捂着手机起身看向对面两个床铺,“你们都睡了吗?”

    方玫:“没睡。”

    柳明月:“根本睡不着。”

    宫小白没有拿着手机跑去阳台,直接接通了电话,宫邪温醇的声音传来,“睡着了?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没睡。”她语调平静地说。

    “那就睡觉吧。”宫邪一本正经地说,“明早还要考试,别熬夜了。”

    宫小白:“……”

    特意打电话过来,就为了问她有没有睡觉,然后让她去睡觉。

    她怎么觉得宫邪傻乎乎的。

    宫小白不自觉地喃喃,“你是宫邪么?”

    “……”宫邪靠在床头,噎得满脸黑沉,考虑到她还端着架子没说原谅他,他不跟她计较了,“我不是宫邪。”

    这下换宫小白噎住了,感觉他现在比她还幼稚,大龄儿童。

    脑袋蒙进了被子里,宫小白说话的声音嗡嗡的,“你不是宫邪那你是谁?我不要和不认识的人说话,我挂了。”

    她说着威胁的话,却并没有挂电话的打算。

    她想听他怎么圆回先前的话。

    “我是宫小白的老公。”电话那边的男人吐字清晰地说,一字一顿,像是从钢琴键上敲出来的音符,在耳膜上跳跃。

    他轻飘飘一句话,她的世界好像下起了彩虹糖雨,漫天的五颜六色要把她淹没了,空气里都是微甜的水果味。

    “呸,你别乱讲。”宫小白手背贴着脸,发现脸热热的。

    一定是捂在被子里太久了,她掀开被子角,呼呼喘了几口气,“我要睡觉了,不跟你说了。”

    “嗯,考试加油。”宫邪没有戳破她的羞窘,声音沉缓地再次叮嘱,“早点休息。”

    电话挂了许久,宫小白的心跳还没恢复正常,超出了正常频率太多。

    她捂住脸,要晕过去了……

    手机震动两声,宫小白吐出一口气,看到界面弹出来一条来自姚琪的短信,“明天就要考试了,求大神保佑!”

    宫小白“扑哧”了一声,发过去两个字,“加油。”

    姚琪:“嗷!大神回复我了,明天我肯定蒙的全对。晚安!”

    宫小白唇角抽了抽,对她无语。

    与此同时,班群里弹出了高考前最后一条消息——

    “明天考完试,谁都不许对答案啊,谁对我跟谁急!”

    宫小白关了机,躺在床上闭眼睡觉,等待着明天的到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