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93章 我会对你好

时间:2018-04-02作者:三月棠墨

    ,!

    四周安静,风从门口刮进来。莫扬的声音在空荡的车库里响起回音。

    宫邪握住车门把手的手微微一顿,车门打开一道缝隙又被他关上,他心里有预感,莫扬要说的话肯定与宫小白有关。

    某些事情,他挺吃味儿的,那丫头跟玩得来的人都能做朋友,关系很亲近的那种朋友,对人家掏心掏肺。

    她总跟莫扬有话聊。

    “你想说什么?”宫邪转身看着莫扬,片刻前的愤怒和戾气都从身上脱离了,许是经历过深刻的考虑,此刻的他平和得不像以前那个冷漠的宫爷。

    声音轻缓微沉,像敲击石子的轻响。

    “两件事。”莫扬笔直站立在宫邪面前,白皙干净的面容绷得严肃,“小白让我瞒着爷,作为朋友,我该替她保密的。可——”

    净身高刚足一米八的男生抬起头,仰视宫邪,一字一顿地道,“我告诉爷,出于为她好。”

    宫邪一抬手,朝着他脑袋拍了一巴掌,“赶时间,能别说废话吗?”

    宫邪的手劲一向重,一巴掌差点把莫扬拍懵了,回过神来只觉得半边脑袋都是疼的,偏生他不敢怒也不敢言。

    忍着头痛,莫扬长话短说,“第一件事,发生很久了,去年十月份,小白去见了霍锖的妻子,当时上官小姐还是他的未婚妻。小白找她就为了劝她别和霍锖结婚,她晓得两家联合不利于宫家。两家都举行过订婚典礼了,明明是板上钉钉的事,她还硬要见上官小姐一面。很傻是吧,我当时也觉得,说到底她这么做都是为了爷。”

    顿了顿,莫言的声音又委屈起来,“我们都觉得她小不懂事,整天没心没肺的傻乐,吃个好吃的东西都能开心半天。很多时候,她闷不吭声做的事,比有些人嘴上说得天花乱坠强多了。”

    宫邪鲠了鲠喉咙,不去看莫扬,看向门外的夜雨。

    雨势总算小了一些,淅淅沥沥,淋在门口的阔叶绿植上,溅出轻轻的滴答声,近似于春日的绵绵细雨。

    “还有呢?”他声音多了些许颤意。

    “还、还有……”莫扬摸了摸后脑勺,嘴唇颤动着支支吾吾,不晓得该不该说。

    刚才他确是脑子发热,不顾后果了。

    可接下来这件事,关系重大,后果严重……

    他并不清楚目前封家和宫家处在什么境况,是合作关系?或者还在商讨阶段?万一因为这句话造成两家关系彻底破裂,他就成推手了。

    当初宫小白再三警告让他不要告诉任何人,应该也是出于这点考虑。

    “说啊!”宫邪最见不得有人在他面前吞吞吐吐,支支吾吾,分分钟能让他怒气指数飙升到最高度。

    莫扬低下头,低低地道,“我……我能不说吗?小白要我保密。”

    “行,你别说了。”宫邪舔了下干裂的下唇,说不出的邪佞,一边高频率的点头一边冷冷地道,“明天收拾东西滚出天龙居!”

    说罢,他猛地拉开车门。

    “封旭给小白下药了!”莫扬在他背后喊道,声音嘹亮,像突然发怒的小狼狗。

    爷居然拿赶他出天龙居威胁他,爷就是料定他除了天龙居没地方可以去,他老婆本儿还没存够,还不够资格出去闯。

    “你说什么?!”宫邪豁然转身,前几分钟的温和和平静仿佛是装出来的假象,这一刻的他才是真实的。

    冷厉,肃然,严酷……

    莫扬只觉得眼前一晃,他的衣领就被他提起来了,排山倒海般的气势压过来,让他感到呼吸困难,好像把脖子放在老虎的嘴里,他不知道老虎嘴里的獠牙什么时候会刺穿血管。这种对生命未可知的恐惧空前强烈。

    莫扬摇摇头,又点点头,骇然地看着宫邪。

    “爷,我说的是真的。”他虽没有亲眼看见,可那天宫小白跟他说话的表情语气他都记得。她平时爱开玩笑,爱耍闹,这种事上绝不可能说谎。

    她那天生气委屈的想哭,自己跟自己生闷气。

    “就是封家欢迎宴会那天。”莫扬将前前后后的场景回想一遍,语调快速地道,“我没在现场,具体情况怎么样我不清楚。小白跟我说,封旭让她喝的香槟里有药,是催……催情药。她怎么躲过去的我也不知道。总之,这件事是真的。”

    “那她怎么没告诉我?”宫邪捏住莫扬衣领的那只手骨节乍然作响,在空旷的车库里显得清晰无比。

    莫扬想了想当初两人之间的对话,“我当时问过她,为什么不告诉爷……”他攥住衣领,似乎有点呼吸不畅。

    他是真的呼吸不畅,爷握着他衣领越收越紧,感觉喉咙要被勒断了。

    宫邪松了手。

    莫扬大口地喘息了两声,白净的脸憋成了绛红色,“咳咳,我问她为什么不告诉爷,她的原话是,宫家要跟封家合作的,万一因为这件事破坏了就不好了。”

    他一口气将剩余的话说完,剧烈地喘了起来。

    停歇了少顷,他又道,“毕竟下药这种事对一个小女孩来说还挺恐怖的,她不想跟爷说,给爷带来困扰,一个人憋在心里又觉得不痛快,索性告诉了我,还威胁我不准跟爷讲。”

    莫扬头上出了一层冷汗,被外面夹带雨水的凉风一吹,简直头皮发麻。

    半晌,爷悄无声息地坐上了车,砰地关上车门,轿车如一条黑色的蛇,一溜烟冲了出去,划破雨夜。

    莫扬愣愣地看了眼车尾的灯光,退后几步钻进车内。

    ——

    天龙居的各条道路上,每隔十步就有一个路灯,为了配合建筑外观古朴的风格,路灯是仿古的宫灯样式。

    八角宫灯,六方宫灯,莲花形,龙头形等等各不相同。

    一到晚上,所有的路灯打开,朦胧灯光下,四栋别墅相连的天龙居仿佛是古代神话故事中的天宫殿宇。

    宫邪开车经过一座路灯时,离弦之箭一般的车速倏然缓慢。

    他看到了莫扬口中那根被宫小白开车撞弯的路灯,在夜色中向一边倾斜,欲倒未倒。天气恶劣,曹亮还没及时联系工人来修理。

    她开车出去的时候在想什么?

    失望,难过,委屈,心伤,还是怨恨,不解。

    他手指抵着太阳穴重重摁了几下,心里一团乱。小白的失踪,莫扬的那些话,让他深刻认识到,他不了解宫小白。

    突然想起很久前,宫小白不经意的一句话:我跟小莫,或者其他人相处,可能会真实一点,在你面前,我虽然总没心没肺,可也有端着的时候,不能让你看到我不好的一面。

    当时,他以为是小女孩别扭的小心思,以为她要表达的是她在他面前,行为有所收敛。

    他没深思过,或许,很多时候,她隐藏起来的,并不是自己不好的一面,而是不想让他感到困扰的一面。

    他不是知道吗?这丫头一直很傻。

    打从一开始,她就常把“我会对你好,爱你,宠着你,护着你”这句话挂在嘴边。

    有些大男子主义的宫邪甚至觉得她这话说得忒没道理,男人该宠着、护着女人才是。可事实上呢,他对她的好摊开在明面上,她对他的护,总是像悄无声息的水流,默默的。

    宫邪单手握着方向盘,驶出了天龙居的大门。

    外面是更浓重的夜色,几乎能将人吞没的浓黑。

    不知道她现在在哪儿,出门的时候有没有穿暖,身上带钱没有,到了现在,估计手机也没电了。

    ——

    季燚将宫小白带回了青平别墅,他名下的一所私人别墅。

    车子缓缓停在正厅的台阶下,司机替两人打开了车门。雨下得很小,细小的雨丝飘在头顶没什么知觉。

    宫小白晕晕乎乎下了车,身上还披着季燚的深黑色西装,先前西装上裹带的那一点体温早就被她冰凉的身体消耗殆尽,西装内衬也浸湿了。

    下车的时候,季燚见她头重脚轻随时会摔倒的样子,忍不住伸手扶住她的胳膊。

    隔着两层布料的相贴,很容易就感觉到她纤细的骨架,仿佛轻轻一捏就要碎在他的掌心,那么脆弱。

    她现在的状态很让人担心,像是灵魂出窍,剩下一副躯壳。

    季燚蹙了蹙眉,暂时打消了询问的心思,带她走进客厅。

    青平别墅的面积不大,胜在装横风格淡雅别致。家里有两个打扫的佣人和一个做饭的阿姨。

    见他回来,身边还带着个狼狈的姑娘,阿姨没多嘴,只询问要不要准备宵夜。

    “简单弄一点。”季燚道,“再煮点姜糖水。”

    阿姨应是,搓了搓手,抬步进了厨房。

    季燚领着宫小白上楼,进了他的卧室,找出没穿过的t恤和长裤,递给她,“这里没有女生的衣服,阿姨的衣服估计也不适合你穿。穿我的吧,都是没穿过的。先洗个澡,吃点东西睡一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她这样子只能和宫邪有关。

    他担心她,有些事情却无权过问……

    宫小白接过衣服,低着头钻进浴室。

    季燚没转身,听见身后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悄悄地出了房间,关上门,靠在门边的墙壁上,垂眸看着地板上一道道不规则的花纹。

    ------题外话------

    今天是我生日,本来不想说的。但是,网站有规定,作者生日当天收到的道具不参与网站分成,真是一年中唯一一次难得的机会啊。

    如果各位金主爸爸手头宽裕的话,给我投朵楔花,或者钻钻吧\(^o^)/

    ps:在评论区抽十位小可爱送666潇湘币(可以随便评论,不限制条数,尽情刷吧)\(^o^)/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