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83章 我愿以身相许

时间:2018-03-30作者:三月棠墨

    ,精彩小说免费!

    晚上十点。

    遥远的天空沉寂如一面镜湖,繁星点点,仿若波光点缀。

    宫邪站在落地窗前,在手边的小木桌上端起一杯红酒,浅酌慢饮。

    淡淡的月光笼罩周身,朦胧梦幻。

    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好几下。

    宫邪看了眼,笑着放下酒杯,接通了电话,“还没睡?”

    宫小白拿着手机去了小阳台,怕吵到屋里的几个女生,她顺手关上了小阳台的玻璃门,另一只手里还拿着毛巾,有一下没一下地擦着头发。

    “嗯,刚刚去洗头发了,头发还没干呢。”宫小白趴在栏杆上,抬头望着星空,又低头看着夜色下的一条林荫道。

    那条道,他们曾经走过,留下过脚印。

    “你在干什么呀?”宫小白擦了擦耳边的发丝。

    “在家。”宫邪看着旁边酒杯里猩红的液体,声音里多了几分醉人,“在卧室里喝酒。”

    他这么说,宫小白几乎能脑补出画面了。

    他一定穿着烟灰色的宽松t恤,站在落地窗前,手指缠着高脚杯,偶尔轻啜一口,望着窗外的一株桂花树。眼下桂花未开,仅仅能看到满树翠绿的叶子。

    “没有在忙吗?”宫小白发现跟他讲话压根不能一心二用,索性停了擦头发的动作,笑着说,“我看到网上的新闻了,就是那个记者招待会,他们都是相信你的。”

    “嗯,我知道。”宫邪说,“不忙,事情在处理中。”他目前要做的就是等消息。

    “我吃醋了。”宫小白突然道。

    “嗯?”

    “你没看网友们的评论啊。”宫小白撅着嘴,似控诉又似撒娇,甜甜的嗓音像刚嚼碎了一颗棒棒糖,细碎的糖渣溢满口腔,“她们都说你长得好看,想嫁给你,还叫你老公。”

    宫邪:“……”

    他还真没留意网上的新闻。公司有专人打理这一块,时刻注意着网上的风向,有情况会直接汇报给助理,助理再筛选出重要信息给他汇报。

    她说的这些,他一无所知,一时间不晓得怎么回答。

    叫他老公?

    还有这种事?

    他这都没结婚呢,就算结婚了,这两个字也是他老婆才能称呼的。现在的小姑娘都是怎么回事?

    “我不清楚。”宫邪揉着眉心道。

    “好吧,我原谅你了。”宫小白舔了舔被风吹干的嘴唇,在他面前一如既往的没骨气,像只乖巧的长耳朵兔子。

    她当然知道他一向不关注这些,连微博也不玩。好多流行的网络词汇他也不知道,她有时候觉得他沉闷得像个老古董,就算是老古董,那也是漂亮精致的老古董。

    “……”宫邪低低笑了声,原谅他了,原谅他什么了,他又没错。

    小姑娘每回闹脾气都有不同的无厘头的理由。

    他重新端起桌上的红酒,轻轻摇晃,抵在唇边抿了一点,“不是刚洗完头发?擦干没?别吹感冒了。”

    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总是喜欢站在小阳台上。

    宫小白抬手摸了摸自个头发,“我已经擦过了,快干了。”话落,她又仰起头,觉得这种安静的时刻,听着他低沉的声音,特别舒服,有点昏昏欲睡。

    “诶,你看到月亮没?今天的月亮好圆好圆,像个大月饼。”宫小白举起一只手,好似要触摸月亮。

    宫邪抬头望了眼,“嗯,是挺圆的。”语调微顿,他笑道,“宫小白,你想吃月饼了?”

    “有点儿。”宫小白舔了下唇角,转个身背靠栏杆,“我想吃莲蓉馅儿的,还有豆沙馅儿。还有还有,去年吃的那个粉丝馅儿,网友都说这个馅儿味道奇怪,还说简直有毒,我吃得挺好。”

    宫邪喉咙里压出浅浅的笑声,被红酒氤氲过,低醇得醉人。

    不管哪种馅儿,这姑娘都吃得挺好。

    手机有一丝异样,宫邪拿到面前看了眼,又附到耳边,说,“宫小白,我这边进来一个电话,我们下次再聊。”

    “拜拜,你去忙吧。”宫小白自觉地挂了电话。

    正准备进屋,楼上的阳台上不知是谁在高声大喊,“物理好特么难啊,谁来拯救我!我愿以身相许啊啊啊!”

    这一声崩溃的呼喊引得不少女生跑到阳台观看。

    屋内的柳明月和方玫听到声音,都跑了出来,看着宫小白笑问,“谁啊,怎么有才?”

    宫小白耸肩,指了指头顶,“不清楚,好像是五楼的。”

    两人靠在栏杆上,仰头往楼上看。

    五楼靠左则的一个小阳台,确实有个女生站在那儿,距离有点远,面容看不清,能看到长发飘飘,在空中扬起弧线。

    “噗,那边的宿舍也是我们高三级的吧。”方玫笑了声,“估计被即将到来的高考折磨疯了。”

    “妹子!过来,我教你物理——”

    对面男生宿舍传来一声嘹亮的回应,大概是扯着嗓子喊出来的,声音有丝丝沙哑。

    两栋宿舍楼相隔太远,黑夜中,看不清谁是谁,连晃动的人影都看不到,只听见对面传来大片的色狼口哨声。

    “艾玛,简直绝了,哪个班的?有本事报上名啊!”

    “好久没遇见这么好玩的事情了。”

    “那哥们儿真有意思。”

    “我有预感,宿管阿姨还有三秒到达战场。”

    隔壁阳台的女生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

    外面太热闹,一直在屋内安静坐着学习的封媛有些坐不住,放下笔,起身走到阳台。

    夜风轻拂,几个女孩子互相对视,齐齐笑了。

    是啊,最近太闷了,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再有半个月,他们就要离开这座校园,学校里的一草一木,再无缘与它们见面。那一栋栋粉红色的教学楼,橙色的宿舍楼,再也不会有他们的位置。

    醉人的夜风中,再也没有青涩的男生女生隔空喊话,书写着青春的小激情。

    楼上的女生又喊,“数学教不教啊!”

    隔了一会儿,对面那个男生回应,“教!”

    “嗷嗷嗷!”男生们起哄的学起狼叫,兴奋地敲击洋瓷盆,敲出脆脆的响声,回荡在寂静的校园。

    女生到底脸皮薄,不敢再喊了。

    先前那一句,的确是被正在写的一张物理卷子折磨得烦躁不已,想到还有半个月高考,心里压抑,出来喊一喊,没想到闹了这么一出。

    不过,除了本宿舍的女生,其他人都不认识她吧。

    女生本来想转身进屋,谁曾想,对面又传来一声更为嘹亮的喊声,“高三七班的乔岩岩!我、喜、欢、你!”

    全世界都是起哄的声音,女生的耳膜都震响了。

    她好像听到,男生女生的声音夹杂着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传进耳朵。他们说,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宫小白手肘搭在栏杆上,手掌拖着下巴,“哇,第一次撞见这么奇特的表白。”

    柳明月、方玫、封媛跟她保持同样的姿势。

    四个女生并排排趴在栏杆上,一眼看去,非常可爱。

    她们都等着女生的回应呢,倏然,楼底下响起宿管阿姨对着喇叭筒的喊声,“喊什么喊?大晚上都不睡觉了?明天不用上课了?都给我进去!熄灯了!”

    啪一声。

    整栋楼陷入了黑暗,刚才的热闹和喊声仿佛一场皮影戏,敲锣打鼓声停息,戏也就散场了。

    好可惜,没能看到故事的结局。

    柳明月伸了个懒腰,“走吧,进去了。英语老师还说利用明早的早读时间做一套小测试呢。”

    “什么测试啊?打下课铃时她说的那几句话我没听清。”

    “好像是几篇题吧,很有难度。”

    “唉,我还打算明早背生物呢。”

    “走吧走吧,进去睡觉了。”

    “……”

    封媛最后走进屋里,随手关上了门,隔绝了外面的躁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