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74章 那丫头滋味不错

时间:2018-03-26作者:三月棠墨

    ,精彩小说免费!

    宫邪开了客厅的灯,快步下楼。

    死丫头,逮住了非揍一顿教训不可!

    逃出校门,喝酒,夜不归宿,每一样都能让他狠狠打她一顿。真是越长大越能惹事,有一天他要是死了,就是被她活活气死的。

    霍锖……

    他着急出门,没能仔细询问事情的经过,可想也知道,霍锖遇上宫小白,还是醉酒情况下的宫小白,后果不敢设想。

    没出事?

    怎么可能没出事。

    那霍锖是个什么货色他能不清楚吗?见了女人眼睛都直了。小丫头长得漂亮,天真无害,一般男人见了她没有不起色心的,更何况是霍锖。

    宫邪下楼的动静很大,凌晨的客厅安静无声,他的脚步声凌乱急促,惊醒了睡在一楼的秦沣和曹亮。

    两人分别从自己房间里出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眼神疑惑。

    秦沣薅了把头发,“爷,你这是?”

    “醒了正好。”宫邪冷着脸,扔了车钥匙过去,“跟我出去一趟。快!”

    秦沣下意识接住了车钥匙。

    实在找不出词来形容爷眼下的脸色,面容冷得仿若千年不化的寒冰,眼睛却燃烧着两团熊熊怒火,冰火交织,十分恐怖。

    秦沣不敢耽搁,回身进了房间,胡乱套了两件衣服,连忙出来了。

    应宫邪的要求,开了辆军牌悍马。

    一路上,秦沣将油门踩到底,笨重的铁兽快成一道黑色的闪电,在午夜的道路上疾驰。

    军牌车,不管车速飙到多少码,无人敢拦。

    路上只有三两辆车,有人看到旁边窜过去一道残影,降下车窗,探头惊叹了一声。

    就这速度,宫邪还不满意,一直在催。秦沣焦躁地握紧了方向盘,手心浸了一层又一层汗液,有些打滑。

    他降下整块车窗,任风灌进来,吹散了燥热。

    副驾驶座上的宫邪面色紧绷,唇色抿成了浅淡的白,黝黑的眸直视前方,焦灼的目光几乎能将挡风玻璃盯出个洞。

    “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大半夜去胜隆酒店。”秦沣抽空瞅了宫邪一眼,被他的脸色吓个半死。

    “专心开车。”宫邪冷冷道。

    秦沣心神凛然,不再说话。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被他缩短成半个小时。

    秦沣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如果今晚开的是一辆跑车,他估计能开飞起来。

    一道刺耳的刹车声在胜隆酒店的门口响起,车子还没停稳,宫邪直接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英俊的男人突然出现在灯火辉煌的大堂,前台打盹的小姐豁然睁大眼,“先、先生,请问……”

    后面的话还未出口,宫邪走进了轿厢,秦沣追到大堂,看见电梯门缓缓关闭。

    他叹口气,摁了另一部电梯。

    宫邪盯着不断增加的红色数字键,紧抿了一路的唇瓣微微松动,血液回流,唇色由浅白慢慢恢复淡红。

    “叮——”

    电梯停在五楼。

    宫邪大步流星地出去,一眼看见靠在墙壁的霍锖,他脚边堆了好几个烟蒂,整条走廊烟熏火燎,全是刺鼻的烟草味,呛人咽喉。

    霍爷喜欢抽最刺激的烟。

    霍锖微侧目,自然看见了阔步而来的宫邪,眉毛挑起,有些不可思议。

    两点多了,这人出现在这里,简直不可思议。

    这念头也就在脑海中存在了三两秒,宫邪已经逼到了眼前,一手拎着他的领子,膝盖屈起,顶住霍锖腹部,将他掀翻在地,一拳打在他嘴角,靠近嘴角的牙齿都颤动了一下。

    “妈的!”霍锖不及防他一上来就打人,吃了他一拳加一脚。

    他怒气冲天,加上先前被宫小白闹得一身邪火没处发,火气一下子冲上头顶,手往地上一撑,借力侧身翻,站了起来。

    霍锖抬手在嘴角擦了一下,有鲜红的血。

    吐了口唾沫,他狠戾的眉眼倏地张扬开来,朝宫邪踢去,后者横劈一脚,格住他踢过来的腿,另一条腿直直地往他腿骨上踹。

    霍锖闪避不及,只能手撑在墙壁上一个翻身,险险躲过。

    宫邪步步紧逼,接连踹了他好几下,一脚比一脚狠。

    秦沣从电梯出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副高手过招的画面,两人都没用手,只用脚,提来踢去,你踹我躲,你踹我压制,四条腿轮番交叠。

    霍锖跟爷的实力差距他心里很清楚,因而没出手帮忙,只在旁边站着观战。

    霍锖挡住了宫邪踢过来的腿,“呵,那丫头滋味不错,在床上跟只野猫似的,会挠人。幸苦宫爷将她养大了,还没尝过吧。”

    “爷今天就弄死你!”宫邪眸中的火烧得更旺,双拳双腿齐齐出击,逼得霍锖节节败退,靠在墙角喘息。

    宫邪抬起一脚踢向他的腹部,霍锖“噗”地吐出一口血,躬着身捂着肚子,狼狈地趴在地上。

    目光瞥见了霍锖汗水涔涔的脖子上几枚口红印,宫邪冷静了些许。

    小白不涂口红……

    宫邪喘了几口气,目光睃了一圈,看到了506号房。

    他扯了扯褶皱得不能看的衣服,抬手敲门,一颗心仍不能平静。

    他不是五年前那个二十出头的宫邪,逞一时之勇跟霍锖拳头较量,今时今日的他不屑于用这种方式压制他,很不成熟,不是他现下的行事风格。

    可听到电话里的只言片语,看到霍锖出现在这里,听着他故意挑衅激怒的话语,他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方法教训他。

    只想把他弄死,以消心头之恨。

    秦沣迟迟没上前,仿佛修罗杀神的宫爷,连他都有些不敢靠近,怕他误伤了他。

    姚琪听到外面两人打架的动静就惊醒了,不敢开门,不敢靠近去看,全凭听觉猜测外面的状况。

    她看向床上的宫小白,慢慢挪步到门板后。

    宫小白沉在睡梦中,对所有的事情一无所知。她的梦境是甜美的粉红色,有振翅高飞的白鸽,有大朵白云,还有大片大片棉花糖堆成的城堡。

    少女的梦境。

    她嘴唇蠕动了好几下,大概在吃梦中的棉花糖。

    姚琪从猫眼里看到了宫邪一张冷漠的脸,心往下沉了沉,迟疑地拉开了门。

    宫邪一掌拍在门上,大力推开,姚琪被迫往后退了好几步,背抵在门板后面的墙壁上。

    身高一米九几的男人,气势着实骇人,像移动的大冰柜,周身散发着零下几度的冷气,靠近的人都得冻死。

    横行霸道的校园一霸在他面前怂成了小鹌鹑,恨不得自己像乌龟那样,脑袋能自由伸缩。

    “宫、宫宫宫爷。”舌头打了结,连话也不会说了。

    宫邪淡淡地乜了她一眼。

    他对这张脸有印象,当初宫小白被小混混欺负也是因为她。想起这事,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和厌烦,“以后离她远一点。”

    姚琪缩着脖子,一声不吭。

    宫邪走到床边,弯腰抱起宫小白。想叫醒她,又想起她喝醉了酒若是不能睡饱会头疼一整天,只能作罢。

    来的路上,他想着要如何如何教训她,此刻看到一个平安完整的她,乖巧蜷在他怀里,憋了一肚子的怒气便无处可发。

    他总是想着,他比她大了太多,她还是个孩子,没有记忆,不懂事,他该多担待,可是她太不让他放心了。

    留她一个人在帝京,怎么可能?

    这世上再没有别的人能如他这般对她好。

    宫邪抱着她从姚琪身边经过,停住了,“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一遍。”

    姚琪低着头,磕磕巴巴地讲了从学校到酒店,再到遇上霍锖,最后两人躲进房间的经过。

    “对、对不起,我没想过会……”姚琪愧疚道。

    宫邪看都没看她一眼,出了房间。

    霍锖已经离开了。

    走廊里,秦沣站在一旁安静等待。

    灯影微弱,凌晨两点半的走廊笼着浓雾,一个挺拔的男人抱着小女孩轻轻踏过,像极了一副色彩浓烈的油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