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64章 我讨厌死他了

时间:2018-03-24作者:三月棠墨

    ,!

    酒店门口的车里。

    宫小白坐在后座,昏乎乎地靠在座椅上,微阖着眼眸,耳朵里插着耳机,听着舒缓的曲子,越发昏昏欲睡。

    莫扬不敢打扰她,坐在驾驶座一言不发,以为这位小姐睡着了,特意将车载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免得她着凉。

    “小莫。”宫小白扯了耳机线,趴在椅背上,偏着头看他。

    “啊?!”莫扬被吓了一跳,回过神来喘了口气,暗骂自己没出息。已经有好几次,被宫小白突然从后座窜到前面吓到了。

    “小白小姐有什么事?”莫扬说。

    他微侧身,看着宫小白。

    她今晚化了淡妆,眉毛细长弯弯,眼角挑起的弧度明显了许多,衬得一双桃花眼勾魂夺魄。两片丰润的唇瓣,涂了一层薄薄的樱花粉,少女清新气质扑面而来。

    宫小白无疑是绝色的,看久了都不自觉地心跳加快。

    莫扬身子往后仰了仰,避免与她近距离对视,“你想吃东西了?还是想喝东西了?”

    “都不是!”宫小白凶了一句,一瞬间露出纠结的情绪。

    她决定不把封旭给她下药的事告诉宫邪。

    可这种事,她真是越想越生气,根本不能控制情绪,听了舒缓的调节心情的歌都没用,实在太憋屈了。

    想找人倾诉。

    莫扬面色认真起来,他从没见过宫小白委屈难言的样子,感觉起来,特别可怜。

    她是天龙居里最受宠的小主子,家里上上下下的人都喜欢她,疼着她。爷又一贯纵容她,闯了多大祸都给她兜着,她的性格也是活泼跳脱的,因而不曾见过她憋屈受气的样子。

    “怎、怎么了?”莫扬迟疑地问。

    她跟着爷一起参加宴会,按说不会受委屈。难道因为爷?更不可能了,爷疼她跟宝贝似的,被骂了猪,都没见他发脾气。

    宫小白把手机往旁边的空位上一摔,“封旭不是个东西!他给我喝的香槟里下了药,还是催情药,他想要让我在众人面前出丑。我讨厌死他了^死他了!”

    她气呼呼地往后仰,把自己摔坐在座椅上,手指紧紧捏着裙摆,质地上乘的轻纱攥出一道道皱巴巴的痕迹。

    “什、什么?!”莫扬整个人惊得愣了一下,扭头看向后座的宫小白,错愕道,“下药?催……”他都不好意思说出药的名字,“那,你没事吧。”

    “没事。”宫小白呼一口气,发泄出来心里轻松多了。

    “爷呢?他不知道吗?”莫言刮了刮额头,脑子有点转不动。有爷在,怎么可能让宫小白遇上这样的事。

    他都有点难以想象,甚至觉得宫小白喝醉了,在胡言乱语。

    “那会儿他不在,他不知道。”

    “你怎么没告诉爷?这么大的事……”

    “不能说。”宫小白脱了鞋子,双手抱着小腿,下巴搭在膝盖上,闷闷不乐道,“你知道的吧。宫家要跟封家合作的,万一因为这件事破坏了就不好了。”

    莫扬沉默了。

    霍家在明里暗里对付宫家的事,他听说了一些。爷要跟封家合作的消息,他也听说过。

    宫小白说的他当然知晓,可总觉得这种事,应该跟爷说一声。封家都把主意打到小白头上了,可见心思恶毒。

    这样的人,怎么能跟宫家合作。

    “小白小姐,我觉得你应该告诉爷……”

    “不能说!”宫小白直接打断他,还是那句话,不能说。

    她抬起头,直视莫扬,分外严肃的语气,“我不能说,你更不能说。我告诉你,是把你当朋友,你要是敢告诉宫邪,我就……让你晓得我的厉害。”

    莫扬被她唬住了。

    这姑娘平时软萌可爱,真发起脾气来刁蛮任性,他可不敢惹恼她。

    也不是不敢惹,她那句“我告诉你,是把你当朋友”说服了他。他孤身一人来到帝京,在天龙居当一个一天到晚不能说话的哨兵,原本就没朋友。眼下,他是小白的专人司机,她性格开朗活泼,很容易就和她成为朋友了。

    莫扬抿着唇说,“行,我答应你,不告诉爷。”顿了顿,“不过,你确定你没事吧?”

    宫小白低低地应了一声,又缩成一团,靠在座椅上。

    莫扬无声喟叹。

    宫小白选择隐瞒这件事也是为了爷,她看似没心没肺,心思却最为玲珑剔透。

    目光不由瞥向车窗外,看见宫邪和司羽一道出来,莫扬立刻推开车门下去,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司羽挥了挥手,坐进了自家的车。

    一阵冷风灌进来,宫小白思绪回转,偏头看向一侧,宫邪猫着腰钻了进来,坐在她身边,手搭在她头顶,轻柔地拨弄了两下,“困了?”

    “唔。”宫小白小小地嘟囔了一声,挪到他腿上坐着,趴在他怀里。

    驾驶座的莫扬往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启动车子,驶离酒店。

    宫邪一手圈着宫小白的肩膀,一手搭在她身前,轻轻拍了一下,下巴抵着她额头,摩挲着。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温柔耐心,哄着孝子一般。

    “困了就睡。”他的声音温醇如红酒,“这里到家还有好一会儿,放心睡,到了抱你。”

    宫小白自然开心,手伸进他大衣里,安心窝在他怀里闭上眼睛,闻着淡淡的酒香入睡。

    ——

    封都大酒店宴会厅。

    宾主径之后,偌大的厅渐渐归于平静。

    四周的小型壁灯关掉了,留了正中央一盏最大的水晶吊灯,璀璨的光芒倾洒下来,落在猩红的地毯上。

    封旭撑着拐杖,面色阴沉,身侧站着老刘,身后站着封媛和封柠。

    这一晚上,其实几个人心里都没有放松。

    封旭想着怎么算计宫小白。老刘一直盯着宫小白,等着验收成果。封柠则是抱着看好戏的姿态,不过很可惜,她没能看到好戏,宫小白后来出了宴会厅,她根本没看到后面的状况。

    封媛,则一直处在忐忑不安和煎熬中,她后来被封旭叫走了,去陪一个阿姨说话,没办法注意到宫小白,不晓得她看清她的口型没有。

    她想打电话问一下,又无法避开几人,只能等回家再打。

    封旭边外走边压低声音问,“怎么样?看到了吗?那丫头……”

    老刘摇摇头,表情一言难尽,“那丫头出了宴会厅就钻进宫家的车里没出来。”

    封旭的脚步停顿,他也跟着停下来,“说起来奇怪,计算着时间,药效在出宴会厅的时候就该发作了,她路过好几个泊车的男士,也没有……”

    “宫家的车内有人吗?”封旭皱着眉毛问。

    老刘点头,“有一个年轻的司机。我远远地看了眼,司机一直坐在前面驾驶座,后座车窗贴了黑膜,倒是看不清,不过可以肯定,那丫头一直坐在后面……直到宫邪上车。”

    “这么说,她一点事都没有?怎么可能!”封旭抬起拐杖,捣向地面,隔着一层厚厚的地毯,实木拐杖捣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封柠垂在两边的手攥紧裙子,“刘叔,你确定你下的药没问题吗?”

    忙活了一场,宫小白居然一点事都没有。

    老刘冷冷地睨了她一眼,对她的怀疑表示不满。一个黄毛丫头还敢质疑他,他跟着封先生办事的时候,她还不知在哪儿呢!

    封柠被他阴鸷的眼神盯得缩了一下,微垂眸。

    “柠柠,怎么跟你刘叔说话的?”封旭都觉得她这质疑忒没礼貌,侧目看着她,“老刘办事我是最放心的。跟你刘叔道歉。”

    “刘叔,对不起,我说话没动脑子,您别怪罪。”封柠忍下心里的鄙视,觉得他再怎么样也不过是个下人,她作为主子居然跟下人道歉,太掉身份。

    老刘勉强点了下头。

    面对封旭,他却是恭恭敬敬,挺直的脊背微弯曲,“药我没假借他人之手,亲自加进去的。”

    封旭拍拍他肩膀,表示信任,沉默不语,往外走。

    想不通到底哪里出了问题,香槟里的药是老刘加进去的,他亲眼看着封媛端给那丫头,也是亲眼看着那丫头喝下去的,喝得一滴不剩。

    怎么会没出事?

    封媛听着他们之间的谈话,心不断往下沉,越来越冷,浑身好像泡在冰水里,血管都冻住了。

    她手颤抖着去抓封柠的手。

    封柠猝不及防,望着她,“你干嘛?”

    “宫小白她……她喝了那杯香槟?”封媛艰难地从嘴里说出这一句完整的话,不敢置信的,重复一遍,“她喝了吗?喝了那杯香槟?”

    封柠不耐烦地甩开她的手,“是,她喝了,我亲眼看着她喝下去的,都喝完了呢。”她凑近封媛,笑着说,“感觉怎么样?亲手伤害你的好朋友,利用她对你的信任,然后将她推进深渊。”

    “柠柠!”封旭不悦地警告一声,弯腰钻进了面前一辆黑车。

    跟来时一样,让她们姐妹俩坐后面一辆车。

    封柠坐进去,封媛迟疑了很久,突然跑开了。

    “先生。”老刘皱着眉,从倒车镜里看着封媛在夜色中奔跑的身影,“四小姐跑了。”

    车窗降下,封旭探出头往后看。这一条铺满金光的道路上,一个纤瘦的水蓝色身影渐行渐远,融入黛蓝的夜色中,几乎寻不见。

    封旭烦不胜烦,吩咐,“开车,别管她。”

    老刘迟疑道,“是。”

    ——

    封媛穿着高跟鞋,一路奔跑,冷冽的风涌进口鼻,呛得她不停咳嗽,眼泪也止不住。

    终于跑累了,她坐在路牙子上,捧着脸流泪。

    面前突然停下一辆黑车,有人从上面下来,站在她脚边,客气的声音传来,“四小姐,先生让您上车。”

    封旭本来不打算管她,转念想到媒体记者们都知晓今晚封家千金的欢迎宴会在封都大酒店举行。临近十一点,宴会虽结束了,可能仍有不死心想挖料的狗仔蹲守,万一拍到点什么,于封家形象有损。

    “四小姐?”司机催促。

    封媛站起身,抬起手,一下一下重重地擦着脸上的泪水,以一种能将皮肤搓破的力度。她心里清楚,不管怎么反抗,怎么跟自己过不去,事情的结果都不会改变。

    没用了,封媛,你逃不开封家,一辈子都得戴上枷锁。

    她安静地上了车。

    司机松一口气,开回了封家别墅。

    奢华的大厅亮堂堂,地上是繁复的浅棕色花纹地毯。封旭就坐在深褐色的真皮沙发上,手里端着青花瓷茶杯,呷了口茶,眉宇笼着化不开的愁绪。

    老刘宽慰道,“先生,别多想了。这件事总归……唉。”连他自己都不晓得怎么安慰,觉得处处透着股诡异。

    “宫爷那边,您打算怎么办?”老刘话锋一转,“要让步吗?司家的长子都过来了,宫爷给足了咱们面子,再拖下去只怕不太好。”

    封旭放下茶杯,掐着眉心,头疼不已。一面不想放弃联姻的大好机会,一面又担心真跟老刘说得那样,将宫邪彻底得罪。

    “我再考虑几天。”封旭说,起身准备上楼。

    客厅的门打开,封媛走了进来。

    她挽好的头发在奔跑中散乱下来,垂在脸侧,脸上精致的妆容被泪水冲刷的几乎不能看,身上昂贵的礼服也因为坐在地上,身后一团褶皱。

    蓬头垢面,没有半分豪门千金该有的仪态。

    封旭生生止住了步子,蹙眉看着她。

    “爸。”封媛低唤了一声,“我妈妈的消息呢?她……在哪儿?你说了,只要我把香槟端给宫小白,你就告诉我关于妈妈的消息,你没忘吧?”

    “你这是什么语气?”封旭踩在台阶上的一只脚收回,回过身,“你在质问我?”

    什么妈妈的消息,他根本连那个女人的样子都记不清了,在他身边待过一段时间而已,后来听说拿了他给的一笔钱出国了。

    当时情况情急,他担心这个女儿性子拧起来不肯听话,故意编了这么个理由,她竟然当真了。

    真是天真可笑。

    “没什么事就回房间休息,明天陪你姐姐逛街买些平常穿的衣服。”前几天才接回封家,佣人按照封柠的身材选了一些,不怎么符合她的喜好。

    “爸!”封媛急急地叫了一声,“妈妈的消息……”

    封旭忍耐地扔下一句话,“我没你妈的消息!”

    话音落地,他怒气匆匆地上了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