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58章 给我打

时间:2018-03-21作者:三月棠墨

    这件事说来不可思议。

    上学期放假那天,卢珍珍摔倒在老刘脚边。

    不过是匆匆一瞥,老刘却记住了她的样子,回来后不断回想,总觉得那张脸过分熟悉。不算漂亮的脸蛋,就是觉得熟悉。

    他手头事情多,这一桩小事很快被他抛到脑后。

    直到前几天,封旭闲来无事,找了老旧的唱片,在大厅里播放,他随着唱片里的调子哼唱。

    封旭平时就喜欢哼一些那个年代的调子。

    莺莺婉婉,韵味十足,仿佛春日初融的雪水,顺着蜿蜒的山脉潺潺流淌。仅仅听着,就好像看到一位身穿淡青色素雅旗袍的女子,低眉敛目,浅浅吟唱,眉目间流转的皆是风情。

    印象中,封旭的生命里还真有一个这样的女人。

    邓音,曾红极一时的歌星,死得悄无声息。

    她应当是封旭年轻时唯一爱过的女人。

    外界都认为封旭对原配妻子爱的深沉,原配死后,他纵然风流成性,处处留情,至今未扶正一个女人。

    老刘作为他的身边人,最清楚不过,封旭根本不喜欢他的原配妻子,当年娶她也不过是家族联姻,能有什么感情。

    婚后一个月,他就遇上了令他心动不已的邓音。

    那个女人不是乍一看很漂亮的美女,甚至称不上美女,可以说,与封旭后来十几年的审美毫不相符。

    但,她天生有一副好嗓子,跟黄鹂鸟似的,偶尔一句娇声软语,都能叫男人神魂颠倒。

    再者,作为歌星,穿着打扮也得跟上潮流。邓音是个异类,她只穿旗袍,只穿素色旗袍,最爱天青色,素白的缠枝梅花绣在上面。头发永远挽成个髻,拢在脑后,露出一张素净的小脸,与白梅气质吻合。

    她的经典歌曲大多是靡靡之音,透着股说不尽的哀伤,也有一些艳丽小曲,别人模仿不来。

    当初多少男人为她着迷,她却甘愿当了封旭的情妇。

    一当就是六年。

    不知为何,她最后离开了封旭,无故失踪,一直到她离开的第四年,传出死亡的消息。据媒体报道,死在一个破落的小房子里。

    封旭得知此消息时,低迷了好一阵子,很快又陷入新的温柔乡。

    老刘那天听到他播放的唱片,恍然想起在雪地里看见的女孩,相貌像极了当年的邓音,不漂亮,却耐看。

    那女孩的气质跟邓音差远了,没有半分邓音的韵味,那张耐看的脸都因此折损了几分,显得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属于丢进人群就找不见的一类。

    老刘十分清楚,当年的邓音只跟了封旭一人,猜侧那女孩很可能是他的孩子,便将这件事告诉了他。

    派人一打听,卢珍珍果然是一对夫妻收养的孩子。

    封旭暗中弄来卢珍珍的头发,亲子鉴定结果一出来,她就被接来了封家,成为封家千金。

    改了名字,叫封柠。

    卢珍珍踏进封家那一天的场景,想想都觉得好笑,她眼睛几乎瞪直了,盯着桌上一个通透的白玉净瓶摆件。闹了个笑话。

    封旭却说,柠柠的性子随了他。

    这句话,确定了封柠在封家的地位。

    封媛看着封柠,想起先前在学校闹的不愉快,心情郁闷得不行。

    封柠从佣人手里接过银白色的高跟鞋,弯腰穿在涂了淡粉色甲油的脚上,低头看了看,又看向封媛露出来的脚背。

    嫉妒不已。

    她粗糙的皮肤,根本跟封媛这种自小养尊处优的小姐不能比。

    她原本就是帝京六大豪门之一,封家的千金,却流落在外十几年,先前没被那对夫妻收养的日子,想都不敢去想。

    像蝼蚁一样,蜷缩在脏乱的街头小巷,看见路过的人吃热腾腾的包子,她都羡慕得不得了。

    其实以前的事,她都忘了。

    自从进入封家,反而越来越多次想起那些事。

    人的记忆都是有选择性的,许多人对于小时候的事几乎不记得了,唯独某些藏在记忆深处最想忘的事,偏生怎么都忘不掉。

    “都围在这里做什么?准备好了就前往大酒店。”封旭冷沉的声音自楼梯口传来。

    他穿着深灰的西装,外套黑大衣,口袋里别一块金色怀表,怀表的细金链子垂落出一段优雅的弧度。

    人到中年仍然俊朗的封旭,面庞带着几分浅笑,食指在拐杖上一下一下点着。

    封柠的目光从封媛白皙的脚背上收回,抬起头的瞬间,微微一笑,踩着不合脚的高跟鞋,走到他面前,挽着封旭的胳膊,“爸,我已经收拾好了,可以出发了。”

    这个动作,是封媛从来不敢做的,封柠眉梢含着几分刻意的挑衅。

    “好。”封旭脸上的笑意深了一些,拍拍她手背,“走吧。”

    话落,他瞥了封媛一眼,“新闻发布会你就不用去了,晚上直接来酒店参加晚宴,到时候你们姐妹俩一起切蛋糕。”

    封媛声音小小地应了一声。

    ——

    新闻发布会的地点在封家旗下的封都大酒店。

    鲜红的地毯一直从门口绵延至一楼大厅,尽头摆着一张长方桌,铺上雪白的蕾丝着桌布,放着麦。

    一早得到消息的各大媒体记者守在门口,还没到新闻发布会正式开始时间,记者们手持话筒,摄像机,在冷风中等待。

    封家的车子停在侧门,从vip通道进入大酒店。

    休息室门口,封旭拍了拍封柠的背,“先休息一会,等到了时间,我让人来叫你。”

    他正好在这边有事要处理,会直接上顶楼跟酒店经理见面。

    封柠乖巧地笑,“好的,爸爸,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走吧。”封旭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转头朝老刘说,“派人盯着外面的记者,别出乱子。另外,注意一下宫家那边的动静。”

    新闻发布会和欢迎宴会都是次要的,他想借此探探宫爷的态度。

    宫爷若来,他便知晓他的打算,他有意向跟封家合作。

    宫爷若不来那封家,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总归,不能靠拢霍家,霍锖最近的动作实在有些猖狂,山雨欲来,要吞了宫家的架势。

    封旭沉思着,面色凝重地进了电梯。

    老刘紧跟其后。

    休息室内,封柠坐在柔软的白沙发上休息。

    她脱下了脚上精美的高跟鞋,直接光脚踩在地毯上,室内开了空调,并不觉得冷。

    她看了眼脚边的高跟鞋,说不出的厌恶,夹杂着嫉妒。

    小了一码的鞋子,挤压着她的小脚趾疼痛不堪。

    手包里突然响起手机铃声。

    封柠皱了皱眉,拿起了鳄鱼皮的手包,冰凉的触感让她一颗心又渐渐平静下来。

    其实不该生气,不该烦躁,不该嫉妒啊。

    她如今是封家的三小姐,封家,号称帝京六大豪门之一的封家,不是普通的富贵人家,而是贵族中的贵族!

    她的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就连寄养在宫家的宫小白都不能跟她比,她住在宫家可是无名无份,而她呢,是名正言顺的封家千金。

    如是想,她重新拾起孔雀般高傲的心,从包里拿出手机。

    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

    她不耐烦地接起来,“喂?”

    “是我!”那边传来气急败坏的浑厚男声,“你是不是把我和你妈的手机号拉黑了?我怎么就收养了你这么个白眼狼,进入豪门就想着把我们踢开是吧!我们好歹养了你十几年,缺你吃了还是缺你穿了,居然”

    “还有事吗?”封柠冷冷地打断他的长篇大论,“没事我就挂了。”

    进入封家的第一天起,她就斩断了过往的一切,包括将她养大的养父养母。

    那个男人还有脸说没缺她吃穿,呵,笑话,每个月找他要钱都要厚着脸皮祈求,然后他吝啬的给一点,如果不是养母偷偷塞给她一点,根本不够花。

    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

    她受够了,烦透了。

    现在,她有大把的用不完的零花钱,再也不用看养父的眼色。

    对养母,她有一丝感恩,但那一点恩情,却不至于让她时时记挂。

    “以后别再打给我了,我现在是封家的千金小姐,不是你们的养女。我不叫卢珍珍,我叫封柠。”她一字一顿地重复,“封、柠!”

    “你!”养父怒气冲天,阴恻恻道,“我们现在在封都大酒店外,这边有很多记者,我倒想知道他们对封家千金以前的生活是否感兴趣。”

    “你要干什么!”封柠尖叫着吼出这句话。

    外面的保镖敲了敲门,询问,“三小姐,请问有什么事吗?”

    封柠捂住手机,压抑着怒气说,“没事。”

    她起身,光脚走到窗边,压低声音,“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就想见我宝贝养女一面。”卢春来听出她的妥协,溢出肆无忌惮的笑声,像黑夜里贪婪的狼。

    封柠怒不可遏,偏生一点办法都没有。

    卢春来贪婪,找上她,无非是见她摇身一变成为豪门千金,他想借养育她十几年的名义,要钱。

    她怎么可能把钱给那种人。

    一毛都不想给!

    封柠磨着后槽牙,低低地道,“你不要声张,从酒店东侧的门进来,我来接你。”

    “行。”男人爽朗地笑。

    封柠紧紧捏着手机,坚硬的棱角磨得手掌生疼,她却好像感觉不到,抿着唇,眼中流露出一丝阴狠。

    她穿上高跟鞋,提着裙摆,出了休息室。

    外面站着六个彪形大汉,一边站了三个,全部双手负在身后,两腿微分,面容僵硬得好似雕塑。

    这是封旭派来保护她的。

    对,保护她。

    她有保镖,还怕卢春来做什么。

    见她出来,六名保镖齐齐问好,“三小姐。”

    “嗯。”封柠微微抿唇,“跟我去一趟东门。”

    东门连接着封都大酒店的后花园,冰天雪地里依然能见到各种名贵的花卉,姹紫嫣红,恍若春季提前到来一般。

    出来的急,封柠忘了穿外套,穿着身上抹胸的礼服简直能冻死,她的脸色更不好了。

    卢春来带着养母毛玉凤绕了一大圈,走了过来。..

    年近半百的男人穿着灰色夹袄,粗制的棉袄布料起了球,还有一块一块洗不净的油污沾在上面。

    学校小卖部的利润其实不低,奈何这男人太吝啬,钱都存起来了,多一分都不愿意拿出来。

    卢春来旁边,毛玉凤神色尴尬,不停推攘着他的胳膊,“孩子被亲生父母找回了是好事,你能不能别”

    “闭嘴!”卢春来看着她,喝斥。

    毛玉凤红着眼眶,看着被一群黑衣保镖簇拥而来的卢珍珍。

    这孩子虽不是亲生的,她却一直拿她当亲闺女疼爱,从很小的时候就跟着她,早养出了感情。眼下她回到富贵家庭,她这个养母便一无所有了。

    毛玉凤的眼泪止不住流下来。

    银白色的高跟鞋踩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封柠一步步走来。

    “珍珍。”养母泪眼婆娑,轻轻唤了一声。

    封柠脸色微变,“我不叫卢珍珍,我是封柠。”

    卢春来冷哼一声,将毛玉凤拉到自己身后,“听听,一脚踏入豪门,她根本不想认我们。”

    “有事就快说吧,我没时间跟你在这儿耗着。”封柠双手抱着胳膊使劲儿搓了搓,还是觉得冷,越冷她就越没什么耐心。

    卢春来也不拐弯抹角,看了眼她身后的保镖,直截了当地道,“五百万,作为你过去十多年的抚养费。”

    “五百万!春来,你干什么啊!”毛玉凤睁大一双泪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卢春来。

    卢春来烦躁地将她往旁边一拨,“你别管了!”

    封柠在冷风中笑了起来,橘红色的唇冻得干裂,“搞笑,五百万,你还真敢说。十多年来,我花的钱恐怕连五万都没有吧。自己一毛不拔,还想从我这里拿钱?你做白日梦呢!”

    “不给?”卢春来把手缩进袖子里抖了抖,凶狠地望着她,“那好,我现在就去跟记者爆料,封家认回来的千金原先是个小乞丐!”

    封柠淬毒的一双眼死死盯着他。怎么不去死啊,这个男人是想毁了她现在的风光吗,他怎么不去死啊!

    新做的美甲掐着掌心,她气得浑身发抖,朝身后的保镖道,“看不见吗?他威胁我!他想让封家丢脸!他要破坏今天的新闻发布会!”

    保镖微俯身,“小姐?”询问她的意思。

    封柠斜睨着卢春来,仰起头,缓缓道,“给我打,打到他不再胡言乱语为止。”

    ------题外话------

    三月:卢珍珍小姐姐太阔怕了,抱紧瘦瘦的自己。

    卢珍珍:请叫我封柠!

    三月:瑟瑟发抖嘤嘤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