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57章 封家千金

时间:2018-03-21作者:三月棠墨

    宫邪指尖捏着请帖把玩,翻来覆去地看,看完了又阖上,若有所思。

    “爷要去吗?”曹亮见他沉思,索性靠在楼梯扶手上。瘸腿的他站在台阶上还是有些吃力的。

    “你觉得呢?”宫邪不答反问,绮丽的剑眉挑起,语气里甚至有几分笑意。..

    曹亮一时猜不透他的心思。

    目前宫家和封家有意合作,但合作没谈拢,处在协商阶段。

    去,似乎合理;不去,似乎也合情合理。

    关键看爷接下来的打算,是继续合作,还是不相往来。

    曹亮蜷起手指,在腿上敲了敲,猜测道,“去?”

    如果爷亲自去,也算给足了封家面子,就算没谈拢,也给外人一种猜不透的错觉。

    宫邪翻转着请帖,如玉的手指在烫金花纹上来回摩挲,灯影摇晃,竟有种睥睨天下的君王把玩圣旨的感觉。

    “那就去吧。”宫邪轻飘飘扔了请帖,被曹亮及时接在手里,“看看封老狐狸玩什么把戏。”

    话音落地,宫邪回身上楼。

    曹亮拿着请帖摇摇头,爷刚刚不是准备下楼吗?怎么又上去了?

    宫邪站在最上面一级台阶上,转身,居高临下站立,“别忘了通知司家,他那边应该没拿到请帖。”

    曹亮讷讷地点头,“我这就打电话通知。”

    楼上主卧。

    宫小白沉入梦乡,睡得香甜,两边的脸颊在暖气的熏腾下蒸得微红。

    她做了个梦,一个支离破碎的梦。零零碎碎的画面几乎连不成一个完整的故事,有悬崖,有大片深秋枫林一般的鲜血,妇人的哭喊,孩童的惨叫

    “凤皇”她喃喃轻语。

    “什么?”宫邪站在床边,听见她低低的梦呓,俯身单腿跪在床边,靠她近一点。

    细细密密的汗珠满布宫小白的额头,宫邪微微蹙眉,抬手帮她擦汗,是不是她穿太多睡觉,热坏了。

    他抱她回来时,怕弄醒她,只脱了最外面的羽绒服,将她塞进被子里。

    室内暖气充足,她穿着毛衣睡觉肯定会热。

    “小白?”宫邪在她耳边轻唤,试图叫醒她。

    冬日的天,黑得早,六点不到,沉沉的黑幕就笼罩了天空,远方低垂的空中遥挂着几颗淡淡的星子。

    卧室里开了一盏光线柔和的落地灯,昏黄温暖。

    宫邪连喊几声,不见宫小白醒来,起身解了西装,扔在沙发上,掀开被子侧躺在她身边,将她搂在怀里。

    这丫头可能被梦魇住了。

    宫邪手掌贴在她脑袋上,轻轻抚着,低头在汗涔涔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也不嫌弃。

    湿润的眼睫毛颤了颤,宫小白睁开了眼睛,“唔,我在哪儿?”

    意识没清醒,她还当在车上,可这感觉又不像。

    “傻了?”宫邪微凉的薄唇往下,吻在她眼皮上,她的眼睛便忍不住剧烈地眨了眨,好像蝴蝶不停地扇动翅膀,耳边萦绕着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我们到家了,小傻瓜。”

    一般情况下,他称呼她傻瓜,宫小白是不乐意的,可眼下他的声音实在温柔,动作也实在轻柔,一下一下抚摸着她的发丝,好舒服。

    宫小白不吭声,微阖上眸子。他的吻没停下,从眼皮滑到挺秀的鼻梁,一直往下,到脸蛋,再一点点移动,到唇角。

    每吻一下,宫小白的眼睫毛就颤一下。

    宫邪显然发现了这一特点,存心逗弄。

    无数个细碎温柔的吻如雨点儿洒下来,又像馥郁幽香的花瓣撒下来,宫小白的眼睛颤动个不停。

    薄唇落在她唇瓣上,舌尖挑开,探进去,勾着她的舌尖轻吮了下,仅一下,接着便是狂风暴雨般的凶狠。

    宫小白嘤咛出声,手指揪着他薄薄的衬衫,隔着一层衣料,能触碰到下面滚烫的皮肤。

    火热的令人窒息的吻落在她脖子上,又变得轻柔如羽毛,轻轻地吮,慢慢地啜,仿佛在品尝最美味的西餐点心,稍微快一点,可能就品不出其中极致的香甜。

    宫小白抱着他的脖子,呼吸喘喘,声音都连不成线,“不、不许亲我脖子。”

    “嗯?”男人轻哼一声,带着疑问,有点不满。

    宫小白感觉到他的唇顿了一下,她才喘口气说,“就是有一次,你在我脖子种了好多颗草莓,被我同桌看到了,害的我被笑话。”

    宫邪眉宇尽染笑意,仿佛铺开一卷色彩浓烈的奇幻画卷。他低笑着说,“那么,该亲哪儿?”

    宫小白还没想好怎么回答,他一把扯开她的衣领,将吻落在里面,成功逼出了破碎的吟哦。

    “爷,晚饭好了。”外边传来曹亮的声音。

    “嗯。”里面传来宫邪沉沉的应声。

    他低喘了一声,从床上起来,对着不远处的全身镜,整理了褶皱的衬衫,紧了紧腰间的皮带。对着镜子勾唇一笑,将那些铺开在眉宇间的**阖上。

    宫小白躺在床上,眸子蒙了一层水幕,怜不胜怜地望着他。

    “起来吃饭。”宫邪站在床边,朝她伸出一只手,示意拉她起来。

    宫小白避开了他的手,两只手齐齐举起来,“抱我。”

    宫邪笑了笑,俯身,脸凑近她的脸,“自己抓好了。”

    宫小白顿时心领神会,双手攀在他脖子上,脚蹬开被子,双腿缠在他腰间,挂件一般挂在他身前。

    宫邪压根没抬手抱着她,两只手自然垂放,仍是笑着,“掉了我可不管。”

    “走吧走吧,掉不了。”宫小白把脸埋在他颈窝里,催促道。

    宫邪转身,开门,出了卧室,下楼。

    整栋南楼别墅暖气全开,宫小白穿着白色的小圆领套头毛衣,几团彩色的小毛球点缀在毛衣上,俏皮可爱。

    抱着他的男人,单穿着禁欲的黑衬衫,平整得没有一丝褶皱,然而他现下的姿势实在跟禁欲两个字不沾边。

    客厅里一众佣人见两人下来,纷纷移开视线,想看,又极力忍耐住好奇心,不敢看。

    只觉得宫爷将媳妇儿当女儿养着了,抱着上楼,抱着下楼,有次吃饭的时候,见小姑娘还坐他怀里

    ——

    翌日,封家。

    从上午九点开始,封家上上下下颇为忙碌,随处可见手里端着托盘,行色匆匆的佣人。

    华美衣服,首饰珠宝,高跟鞋,精致摆件数不尽的好东西统统往二楼一个房间里送。

    场面着实混乱。

    像古代大家族办喜事,丫鬟们忙不停。

    二楼一间房间,化妆师在装着一圈灯泡的化妆镜前给一位女孩化妆。

    精心描画了眉毛,擦了粉霜,涂抹腮红、口红、眼影,每一处都力求达到最完美精致。

    “小姐,您觉得这样可以吗?”化妆师俯身,恭恭敬敬地柔声问道,顺便抬手,将她脸上三角区的粉晕了晕,“如果不满意,我帮您再修饰修饰。”

    化妆师嘴角上扬,眼睛里流露出艳羡。

    这姑娘流落在外十多年还能被封家找回来,高调召开新闻发布会,并且举办欢迎宴会,可真是太具戏剧性了,简直像拍电视剧。

    封家的儿女众多,能得封先生这般重视,眼前这位还是头一个。

    完全是华丽丽的从丑小鸭蜕变成白天鹅,从犄角旮旯的灰姑娘上升为宫廷里的皇室公主。

    封柠从镜子里看到了化妆师脸上的羡慕惊叹,得意地笑了。

    她从镜子里端详自己这张有些陌生的脸。

    的确陌生。

    眉毛经过精心修饰,不是当下女孩喜爱的一字眉,却是非常好看的弯眉,很衬优雅柔美的气质,眼角化了不夸张的眼线,略略上挑,一双杏眼格外大而有神,好似装了碧绿湖水,莹润水亮。

    鼻梁打了高光侧影,非常挺秀高窄,两片唇用了偏橘红的口红,清新大气,微微一抿,又觉得娇艳欲滴。

    封柠似乎不怎么满意,照着镜子,左右脸偏了一下,指着自己鼻梁靠上方的一颗黑痣,皱眉说,“能不能把这颗黑痣遮一下,看着太明显了。”

    “好的。”化妆师毫无怨言,仍然卑躬着拿起梳妆台上的遮瑕,小心翼翼、动作轻柔地点在那颗黑痣上。

    封柠身后,打扮时尚的造型师拿着卷发棒给她弄造型,一绺绺黑发在手中变成极为自然的微卷,然后再将一缕缕卷发盘上发顶。

    两人一前一后,不停歇地为封柠服务。

    封媛换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一袭水蓝色的单肩长礼服,及脚踝的设计,独独露出纤细莹白的脚踝。

    礼服很有垂坠感,走路时带起的风使得裙摆翻飞,静止时又堪堪垂下。

    此刻还没出门,封媛将臂弯的羽绒服套在身上。

    佣人端着几套首饰从她旁边匆匆经过,声音急促,“三小姐,快别挡路了,我这着急送过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佣人连忙改口,“四小姐。”

    找回来那位千金比封媛大了半岁,理所应当的成为封家的三小姐,封媛如今是封家的四小姐。

    佣人称呼习惯了,一时还没改过来。

    封媛性子一贯软和好说话,忙错开身子让她过去,声音小小地说,“没事。”

    佣人加快脚步往里边一个房间去。

    半开的门里传出她客客气气的声音,“小姐,您看看,想戴哪一套首饰?”顿了顿,提出建议,“您身上穿着白色的礼服,这套珍珠首饰可能更适合。”

    封媛情绪低落地靠着墙壁站立。

    想想都还觉得不可思议。

    “小姐,这双高跟鞋是你的吗?”旁边,响起一道询问的声音

    佣人拎着一双银白色的三字带高跟鞋,走到封媛跟前,拎高了给她看。

    这几天,封旭吩咐佣人给她们姐们俩置办了好几套礼服和鞋子,宴会上要用。

    封媛看了看,抿唇说,“是我的。”

    不过她今天没穿这双鞋,脚上的这双鞋跟矮一点,穿着舒服。

    佣人面露难色,低声说,“三小姐说她想穿这双”

    “拿给她吧。”封媛微愣,柔柔一笑,根本不在乎的样子,“正好也我穿不了这么高的跟。”

    “哎。”佣人神色一松。

    她还担心,万一四小姐不依,可就难办了。三小姐刚接回家,显然更得封先生喜爱,可四小姐在家多年,地位也是轻易不能动。

    幸好,四小姐是个好说话的。

    门推开,封柠光着脚踩在猩红的地毯上,走了出来。

    她的发型弄好了,微卷的发丝一部分盘在头上,弄成好看的花结,一部分垂在脑后。脸侧一边垂下一缕卷曲的发丝,十分动人。

    “封媛哦,不对,该叫妹妹。”封柠道,“妹妹不会生气吧。”

    封媛没说别的,应道,“你穿吧。”

    看着这张跟之前判若两人的脸,她都有种做梦的感觉。

    卢珍珍,居然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

    ------题外话------

    这届的读者很聪明哦,有人猜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