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56章 看你还敢不敢皮了

时间:2018-03-20作者:三月棠墨

    不、不会吧?

    张裕望着对准自己脑门的黑黢黢的枪口,脸色顿时变了。

    刚才还说打中他的手,这会儿直接对准他脑门了。

    众人都站在一旁看戏,脸上挂着明目张胆的坏笑,双手环抱的姿势。

    宫邪冷峻的一张脸,目光漠然盯着张裕。

    “别别别,爷,我投降,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张裕双手举过头顶,举得高高的,生怕宫邪看不见,“真的!再也不敢了,爷您别冲动。那枪能打死人的。”

    他快哭了,军绿帽子下的一张脸跟调色盘一样,红白青紫,颜色不停变换。

    宫小白扭头,小脸还是埋在围巾里,眼睛眯着,小声说,“他好像生气了。”

    还用你说,我当然看出爷生气了。

    张裕哭丧着脸,早知道就不开这个玩笑了。

    宫小白耸肩,这可不关她的事。

    她看了眼冷脸的宫邪,退到一边,忍不住想笑。

    他生气,因为别人对她不利,尽管是假的。

    “砰!”

    宫邪扣下扳机,子弹擦着张裕的帽檐,没入了他身后的墙壁。

    白花花的墙壁上,赫然留下一个子弹孔,就是不晓得这个孔到底有多深。

    张裕瞬间石化了。

    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色由多彩变成了与他身后墙壁一样的颜色,白,惨白。

    脸上全是汗水,跟洗了个脸似的,脸侧的鬓角都汗湿了。

    子弹飞过来的那一刻,他就不敢动弹了。他心知宫邪不会真的杀人,却也明白皮肉伤少不了,自然不敢乱动。

    宫邪缓慢收回枪,扔在一边,语调平缓,“爷的话,不能当耳旁风。”

    张裕解冻了,抬手摸了摸耳朵尖,疼得厉害,还摸到黏黏的液体,指肚捻了捻,拿到面前一看,指尖染了鲜红的血。

    整个射击室鸦雀无声,几个教官下意识屏住呼吸。

    一来,为张裕捏一把汗,拿爷开玩笑,这个惩罚算轻的了;二来,对宫邪的枪法叹为观止,刚才那一枪,他打得挺随意,却能精准到擦着张裕的耳朵尖而过。

    莫扬的反应最夸张,直接捂住了嘴巴,双眼睁得大大的,跟看恐怖片一样。

    陆天望竖起食指,隔空朝张裕点了点,“你小子,看你还敢不敢皮了。”

    真当宫爷三番两次不计较他开玩笑,他就能有恃无恐了?

    作为观看的人,他都出了一身冷汗。

    回想了一下,好在他之前没说过分的玩笑话。

    张裕摸着耳朵跑到宫邪跟前,敬了个礼,坦然认错,“爷,我错了,以后不会了。”他看向宫小白,“小嫂子永远是小嫂子。”

    不能因为她年龄小就总开玩笑。

    宫邪这一手杀鸡儆猴,其他人都不敢再说什么了。

    “行了,滚去训练。”宫邪不耐烦地道。

    现在不对他们的言行加以约束,以后带宫小白进入这里,不得天天被人开玩笑了。

    张裕嘿嘿一笑,登时生龙活虎的样子,朝宫小白挤眉弄眼,“小嫂子,对不住。”

    “过来。”宫邪看着宫小白。

    宫小白跑到他面前,昂着头,看他,漂亮的眼珠儿转了转,专注又傻气。

    宫邪将她羽绒服的帽子掀起来,盖在她的脑袋上,“走了。”

    “这就走?都到吃饭时间了,吃完了再走吧。”陆天望放下枪,快步走到宫邪身侧,“这里到市中心要两个多小时呢。”

    其他的教官伫立不动,因为刚才那一遭,都不太敢说话。

    一个个穿着松枝绿军装的男人,站在一起,笔直挺立,一眼看去,像一小片郁郁葱葱的松树林。

    宫邪想了想,低头问宫小白,“饿吗?”

    “有点儿。”她一直被人围观,不仅饿,还心累。

    宫邪发现她今天格外安静乖巧,半张脸一直埋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黑亮的眼睛好奇观看。

    枭鹰军校的人多,不比在临安靶场,小丫头应该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一群爱开玩笑又爱耍混的男人,有点儿害羞?还是无措?

    想起来,他带着她接连参观几个训练场时,几乎每个跟他熟识的教官都会打趣两句。

    “那就在这儿吃吧。”宫邪替她拉下帽子,轻笑着说。

    陆天望带头领着他们出了射击室,随口吩咐,“最后走的别忘了锁门啊。”

    身后隐约传来某个教官的应声。

    他们走后,一众围观的教官们纷纷低头笑起来。

    一面觉得宫爷变了,一面觉得他没变。

    变了,指的是他面对那个小姑娘时,温润柔和得好似一泓水,眉毛、眼梢、唇角都染着笑意。这是他们不曾见过的宫爷。

    没变,指的是他的脾气性格,处事态度。他还是那个铁血无情的军爷,对谁都不留情,错就是错,对就是对。

    ——

    下午三点半。

    陆天望站在守卫森严的军校门口,目送宫邪的车开出视野。

    车内,宫邪慵懒地靠的座椅上,怀里搂着昏昏欲睡的宫小白,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在她背上轻拍,哄小孩入睡一样。

    开了暖气的车厢封闭温暖,车子轻微摇晃,仿佛一个摇篮。不大会儿,宫小白趴在宫邪身上睡着了。

    宫邪抬眸,清楚看到莫扬脸上的一道伤,轻声问,“还想进枭鹰军校吗?”

    莫扬握紧方向盘,一只手抬起,摸了摸脸上的伤口,虽然不流血了,还是很疼,好像炸弹的碎片还卡在里面。

    现在回想起来,他的心跳还会加速。

    除了当年那场大地震,他还从来没有哪一刻感觉自己离死亡那么近。

    他所理解的军人,穿着笔挺耀眼的绿色军装,威风凛凛站在民众的视线里,是一个标杆,是无上的荣誉。哪怕奋斗在最前线,那也是光荣的,受人敬仰的。

    可他似乎忘了,正式穿上那身军装前,要接受怎样的训练。他今天看到了,除了拆弹,还有负重在泥水中匍匐前行,寒冷的冬天,手露出来都觉得冷,他们却在冰冷的泥水里泡着

    他似乎还忘了,将来可能面对各种不可预测的危险。

    就像今天,如果炸弹是真的,他现在已经不在了。

    怕吗?

    当然是怕的。

    这世上能有几个人直面生死,无所畏惧呢。

    莫扬一颗赤诚滚烫的心渐渐平息,也不怕宫邪笑话,“不敢去了。”还是有点想去,只是勇气不够,不敢。

    宫邪轻嗤,偏头望向窗外,望着路边一堆堆的积雪。

    莫扬的回答跟他猜测的一样。..

    他见到莫扬的第一眼,就猜到了。他想当兵全凭着一腔盲目的崇拜,觉得军人很帅,很威风,根本没理解这两个字背后的意义。

    见他执着,他才答应给他三年考验时间,三年后他还愿意当兵,他就破格带他进枭鹰。眼下三年还未到,他退怯了。

    “我”莫扬惭愧道,“对不起爷,感觉自己肯定吃不了苦,不管是拆弹,还是滚泥水,或者是爬电网,好像都完成不了。就连射击,还没小白小姐厉害呢。”

    宫邪淡淡道,“你没对不起我。”

    车内一时安静下来,莫扬愈发惭愧。

    可他的话,给宫邪提了个醒。

    莫扬觉得训练太苦,承受不来,那么宫小白呢。

    宫邪低头看着她娇憨的睡颜,心情复杂,手指不由抚摸她的脸,肉肉的,一戳一个小窝,可爱得不行。

    可能他的动作弄得她不舒服,宫小白抿了抿唇,往他怀里蜷了一下,乖乖的,像刚出生的婴儿,本能地寻找令她感到安全的地方。

    宫邪笑,笑得温柔如风,将她从座椅上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一只手臂横在她颈下给她当枕头,让她能睡得舒服点。

    回到天龙居,将近六点。

    宫邪抱着宫小白送进卧室,下楼时,曹亮正好迎上来。

    “什么事?”他问。

    曹亮手里捏着一张红色烫金的请帖,“封家的请帖,明晚有个宴会。”

    宫邪皱眉,“什么宴会?”

    曹亮笑了一声,手扶在雕花栏杆上,“说起来有点可笑。封家认回了一位千金,前些日子做了亲子鉴定,才接回封家。明天白天召开新闻发布会,晚上举行欢迎宴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