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42章 你知不知道她为你做了什么

时间:2018-03-16作者:三月棠墨

    秋季的街道萧瑟单调,这一带本来就没什么商店,一路都是高高大大的梧桐树,一些枯黄的叶子落在地上,铺了一层天然的地毯,枝桠上还残留了一些,摇摇欲坠。

    方玫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觉得一阵轻松,将所有的烦恼都抛去了。

    她蹦起来伸手去摘树上的叶子,乌黑的马尾辫便在空中荡出优美的弧度。

    宫小白和封媛也不说话,默默地走在后面。

    走了一小段路,方玫在一家服装店的隔壁看到了一家新开的理发店。

    门口滚动的广告牌,即使在白天,也绽放出美轮美奂的色彩,吸引人的眼球。门两边的落地玻璃窗上贴满了各种发型的海报。

    方玫脚步一顿,回头朝两人微笑,声音轻轻地飘散在风中,“我想剪头发了。”

    “什么?”宫小白有点冷,校服外套的拉链被她拉高了,遮住小半张脸和冻得发红的耳朵,闻言她把领子往下扒拉了一下,“你说,剪头发?现在吗?”

    方玫点头,眯着眼睛看那家发廊,喃喃道,“都说换个发型换个心情呢。”

    “你想剪就剪吧。”宫小白道。

    她能猜想到,方玫现在仍然是难过的,她可能只是想找别的事转移注意力。

    方玫推开了一扇玻璃门,走了进去。

    不到八点,发廊还没正式上班,一个顾客都没有,有两个发型时尚、衣着打扮也时尚的年轻男人站在台子前整理东西。

    “哟,欢迎光临!做发型,还是剪头发?”其中一个男人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几人面前,脸上挂着热情的微笑。

    方玫说,“剪头发。”她抓了抓头发,晃了一下脑袋,“想剪短一点。”

    “行,先跟我过来洗头。”理发师道。

    方玫跟着他到后面,躺倒在洗头发的台子上。她睁着眼睛看头顶的天花板,谁知,头顶正对着一个圆形大灯,那亮白的灯光就刺在眼睛上,让人睁不开眼,索性闭上了眼睛。..

    她真想跟这家店的老板说一下,这灯的位置设计的一点都不合理,顾客洗头的时候都睁不开眼了。

    转念一想,洗头嘛,原本也不需要睁眼。

    思绪来回翻转,尽想一些乱七八糟毫无营养的事,占据了大脑,再也没有空隙想别的事情。

    温热的水浇下来,淋在头皮上,她收回思绪,听到发型师问,“想剪一个什么样的发型呢?你这脸型,剪一个齐肩的,然后稍微烫一下内扣,会比较好看。”

    “不用了。”方玫委婉拒绝,“我们还要上课,没时间,随便剪短一点就行。”

    她原本就没想过弄发型。

    理发师的视线在她身上的校服一瞥而过,旋即放弃了推销,专心帮她揉搓头发上的泡沫。

    须臾,他用一条灰蓝色的大毛巾将她的头发包起来,“好了,坐到那边去。”

    方玫又走神了,听到声音才后知后觉地起身,坐在男人指定的位置。

    另一个男人收拾好台子上的工具,转身时看到了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宫小白和封媛,热情地招呼,“两位小妹妹不做发型?我们刚开业,有活动的。”

    两人整齐划一地摇头。

    男人:“”

    两人无聊地四处乱看的时候,听见方玫用坚决的语气说,“再剪短一点吧,想剪成男生头那样。”

    发型师抖了抖剪子,俯身问,“小妹妹,你是认真的吗?男生头很短的。”

    宫小白吓得赶紧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方玫旁边,“剪成男生头?!短得头发能扎手那种?”

    方玫抿抿唇,“嗯。”

    “你开玩笑呢?!”

    “没开玩笑。”方玫看着镜子里宫小白夸张错愕的表情,勉强笑了一下,柔柔地道,“头发短好打理。高三了,原本也什么时间浪费在这个上面。”

    宫小白简直要无语了。

    照她这么说,全体女生都剃光头好了。她这头发长及臀部的,那不得愁死啊。

    她到底在想什么?!

    失恋了脑子也变得不正常了?

    然而,她听到了方玫用更淡然的口吻说,“要不是天气太冷,我可能会考虑剃光头。”她摸了摸自己已经剪成齐耳的短发,笑了笑。

    这下,理发师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宫小白张了张嘴,哑口无言。

    封媛却小声说,“玫玫,你你真的想好了吗?那么短,很难长长的。”

    方玫:“我想好了,就想要短短的。我还从没剪过这么短的呢,想尝试一下。”

    顾客至上,理发师抄起台子上的一把小剪刀,刷刷刷地继续剪,一绺绺的头发垂落,掉在地上没一点声响,只余剪刀闭合时发出的尖锐金属声。

    方玫从头到尾都目光淡淡地看着身前一面明亮的镜子,眼看着她由一个文静淑女的模样变成中性的风格。

    这样,总该不像了吧

    她垂下眼睑,目光在地上堆积的黑发上停留。

    “好了!”

    理发师收了剪刀,用海绵擦干净她脖子上的碎发,领着她去洗头,回来了又帮她吹干。

    解开身上的塑料披肩,方玫整理了下校服,站起身,面朝一直目瞪口呆的两人,“怎么样?”

    她乌黑的眼睛里有了神采,白皙小脸在短发的映衬下,少了几分女生该有的甜美文静,多了一点张扬的俊俏。

    有点像电视剧里女扮男装,却又未脱女气的俏公子。

    一点都不丑。

    可能看不习惯的缘故,素来腼腆柔和的封媛都忍不住眉心皱成了个“川”字。

    方玫摸了摸自个有些扎手的短发,“不好看?”

    “好看。”宫小白歪着脑袋认真端详了一会儿,然后认真地说,“怎么样都好看。”

    方玫扑哧笑开了,心情大好,真把自己当男生了,一手搂着一个姑娘,“走,回学校去。”

    “哎,小妹妹,还没给钱呢。”后面一个擦手的理发师喊道。

    “对不起对不起,差点忘了。”方玫停住脚步,插着口袋转身,连忙鞠躬赔罪,问,“多少钱?”

    “本来三十的,你是今天第一个顾客,就二十五好了。”

    “谢谢。”方玫从口袋里掏出零钱,递了过去。

    三人出了发廊,从来时的那个残垣断壁处,偷偷溜回学校。

    一路上,封媛都在偷偷瞟方玫的头发,越看越有点哭笑不得,太短了,她还从来没见过身边的女生剪这么短的头发,比某些男生的还要短。

    走进教室,正好下了早读。

    高三一班安静无声,站在教室门口都能感受到一股“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迫感。三人下意识凝神屏息,放慢了脚步。

    在讲台上看到黄秋生的身影时,心底不好的预感才爆发出来。

    黄秋生陡然看见不认识的“男生”,眉心狠狠跳了跳,仔细辩认了一下,才认出是他们班成绩排名前二十的方玫,顿时愣住了。

    哗!

    全班学生看见方玫的脑袋都窃窃私语。

    沈浩峥自然看见了,瞳孔仿佛被针刺了一般,紧缩起来。

    放在桌面的两只手忍不住握紧,他脑海里不由浮现昨晚那个连他自己都觉得荒唐的借口:认错人了。

    他怎么可能认错人!

    除了开学那天,一个不甚清晰的侧脸,由潜意识主导的错觉,其他的,他从没认错过。他昨晚只是为分手找一个理由。

    却不曾想,这个理由让她这般介意。

    沈浩峥心底的悔意越来越浓,像一把大火,烧毁了他全部的理智。

    黄秋生冷着脸走下讲台,“行啊,真行!”他气得点点头,又点点头,几乎找不出词来形容她们三个的行为,“早读期间打闹,罚站期间偷溜出学校,我还没见过你们这样不服管教的学生!我不说,你们自己数数,还有多长时间高考了?这三年的奋斗历程就剩下这么一丁点路,爬过山坡就能看见广阔平原。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自暴自弃?!”

    “没有。”宫小白低着头,一副认错的姿态,“我们错了。”

    认错的态度称得上诚恳,黄秋生紧皱的眉头舒展开,“知错就改是好事。可这次的事态严重,年级办那边好几个主任都知道了这事儿。检讨要写,家长也要请。”

    封媛紧张地揪住了衣摆,身子不由瑟缩。

    黄秋生抬手看了眼腕表,“马上要上课了,先进去!”

    三人垂着脑袋进了教室。

    宫小白一坐下,司司就踢了踢她的凳子,身子往前倾,“我说你脑子怎么想的?尽干些蠢事。那罚站期间能乱跑吗?开学以来还没领教黄秋生的厉害?”

    宫小白撇了撇嘴,找出书本准备利用第一节语文课的时间把检讨给写了。

    她一扭头,便看到第三组的沈浩峥,眼睛眯了眯,她跟他没完!

    上课铃响了。

    老师还没进教室,宫小白从本子上撕了一张纸下来,写下一行字,折叠成一个小方块,并在封面写上:沈浩峥收。

    她把小纸条扔给走道另一边的一个学生,男生看了看她,继续扔给离他近的一个同学,纸条传了三四个同学,距离沈浩峥越来越近。

    沈浩峥握着笔,桌面铺开的一张卷子被他用黑笔画得乱七八糟。

    一个小方块蓦地掉落在他面前。

    他拿起纸条,看向丢过来的同学,那个同学抬了抬下巴,示意他看。

    沈浩峥放下笔,展开了纸条,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

    中午,北操场见。——宫小白。

    娟秀漂亮的字体,愣是读出了一种狂霸的气势。

    他抿了抿唇,朝宫小白看去。

    她没看他,低着头趴在桌上写东西。

    学校的北操场很小,有点荒凉,只有几台单调的乒乓球桌,周围都是锈迹斑斑的铁丝网。他们没在这边上过体育课,平时都在南边的大操场。久而久之,这里就彻底荒废了。

    宫小白没说具体时间,沈浩峥放学后就在这里等着了。

    今天的太阳格外慵懒,时不时躲在灰蒙蒙的云层后,时不时又跑出来贡献一缕阳光,跟捉迷藏似的。

    这一会儿,天又阴了。

    风将额前的短发吹得乱糟糟,沈浩峥抬手拨了拨,指尖停顿,想到了方玫乌黑短俏的头发,眼眶在不知不觉中热烫起来。

    宫小白可没那么傻,她先跟封媛和方玫一起去食堂吃了饭。然后让她们俩先回教室,她自个跑去了宿舍,拿走了方玫放在桌子上的礼物袋子,怒气冲冲地奔去了北操场。

    沈浩峥背对着她站在一台乒乓球桌边。

    宫小白快步走过去,扬起手里的礼物袋子砸向他。

    包装精美的盒子从袋子里抖落出来,从他的背部掉在地上。

    沈浩峥蹙着眉回身,一张明艳的脸蛋布满了怒气,她直接推了他一把,“你有病啊!为什么要跟方玫分手?!你知不知道她为你做了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