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40章 我们,分手吧

时间:2018-03-15作者:三月棠墨

    夜幕降临,月朗星稀,低垂的树枝在地上投下了片片疏落的影子,树影轻晃,却显得静谧安宁。

    方玫让沈浩峥先去人工湖等她,自己回了宿舍,拿上蛋糕和礼物。

    蛋糕被她用绛红色的四方盒子装了起来,外面系了亮蓝色的丝带,她照着网上搜来的方法,打了个繁复的花结,看起来,好像一只蓝色的蝴蝶轻轻落在盒子上。

    脚步轻飘飘,她却忍不住紧张起来。

    她还没想好要怎么说,平日里写作文都能妙语连珠,好词好句不断往外涌,偏偏到了关键时刻,嘴巴笨得还不如哑巴。

    要怎么说——

    “沈浩峥,生日快乐,希望我们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太正式了,不好。

    “沈浩峥,生日快乐,祝我们永远在一起。”

    会不会太肉麻了?不好。

    “沈三岁,庆祝你又长了一岁,希望我能陪你过每一个生日。”

    这样说呢?显得亲近,又内敛。还行。

    那,就这么说吧。

    方玫默默地在心里重复了几遍,脚步加快了一点,迫不及待想飞到人工湖边,她怕自己好不容易积攒的勇气在走路的过程中,一点点流失了。

    人工湖边,入秋之后便更湿冷了。..

    沈浩峥倚着栏杆,望着涟漪阵阵的湖面,他此刻的心也如这不断起伏的湖水,忐忑不已。可,隐隐的,他又觉得释然。

    良好的家教促使他养成随和温厚的性子,他不爱勉强别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与其让姑娘每次见他都躲开,屡屡因为愧疚开不了口,还不如他主动斩断。

    这样,于大家都好。

    纵使一时心痛,好过他每天活在煎熬里,对未来充满不安,担心某天她就会提出分手。同样的,她也不用常常心怀愧疚,能好过一点。

    今晚的月亮很明,清冷的光辉点缀湖面,给碧沉的湖水镀上一层银辉,美得好似天宫的瑶池仙境。

    还么美的景色,却没有多少人欣赏。

    天冷了,小情侣们宁愿待在温暖的饮品店,也不愿来这里吹凉风。

    胡思乱想间,心境渐渐开阔不少,仍有一股子憋闷的疼在心口徘徊不散,扎进去一根刺一般,不去碰它便感觉不到疼,伸手按上去,便痛彻心扉。

    身后有脚步声传来,沈浩峥重重吐出一口气,手撑在栏杆上转了个身。

    微黄的灯光下,他略微晃神,眉毛拧了起来,“怎么是你?”声音不自觉冷了一些,“我记得那天已经将话说得很清楚了。”

    站在他面前的人是方唯,不是方玫。

    她穿着水洗蓝的长袖秋装裙,头发绑成高马尾,玉白的脸上挂着尴尬的笑。

    “对不起,我没看到你在这里。”方唯捏了下裙摆,好像忘记了那天晚上的事情,定定神后,她脸上那一点尴尬的情绪都消失无踪。

    沈浩峥看着她这张脸,脑海里便浮现那些让他痛苦不堪的话,因此脸色更冷,“那么,你现在能离开了吗?”

    “我”

    方唯的话未说完,视线瞥见沈浩峥身后的女孩。她不经过大脑的举动,就是冲过去抱了一下跟前的男生,将脸贴在他胸膛上。

    沈浩峥猝不及防,伸手就要推开方唯,却听见身后“啪”地一声响,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

    一声闷响,砸在他心上。

    他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来不及将紧紧箍住他腰的方唯扯开,一转身,对上复杂的一双眼睛。

    错愕、失望、难过、恶心从她的眼睛里冒了出来,刺伤了他。

    是的,他清晰地看见她露出恶心的眼神。

    她脚边,躺着一个绛红色的四方纸盒,一看就知道是装蛋糕的盒子。差点忘了,今天是他的生日。

    他以为她想说分手,连带着他的生日也忘记了。原来没有。

    想来,她的意思也不过是最后一次陪他过生日,然后好聚好散吧。

    他暗暗自嘲,抿紧了唇瓣。

    方玫觉得自己不是个爱哭的女孩子,遇事也从不轻易露出软弱的一面,可眼前这一幕,已经超出她的承受范围。

    她眨了眨眼,竭尽全力压抑涌动的泪水和心底的伤痛,逼自己不做那种令人厌烦的无理取闹的女朋友,哽咽着道,“能解释一下吗?”

    方唯从没见过这样的她,双手在颤抖,浑身都在颤抖,眼中那些复杂难辨的神色一点点褪去,变成没了魂魄一般的空洞无神。

    她下意识松了手,后退一步。

    沈浩峥看见这样的方玫,心痛得厉害,有那么一瞬间,他都以为她是喜欢着他的,因为看到他和别的女生亲密而吃醋伤心。他想冲过去抱住她,轻声告诉她一切都是误会,相信他,他只喜欢她

    可是,这几天一直盘旋在心头的痛苦还有余温,她往日的拒绝神情还印在脑海,她流着泪说对不起的样子他也没忘。

    他原本就是要说分手的。

    虽然现下的状况出乎预料,但结果,大抵不会变了。

    沈浩峥望了一眼湖水,声音轻轻,“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方玫重复了一遍。

    她睁大了眼睛,她想啊,眼睛再睁大一点,盛装的眼泪就能多一点,就不会流出来。她想得太天真了,无论眼睛睁得多大,泪水还是顺着眼角往下淌。

    豁出了一个缺口的泪水,如决堤的洪水,奔涌而出。

    他说什么?

    他说认错人了?

    哈哈。真的好想笑,她和方唯又不是双胞胎,长得像一点而已,作为男朋友,怎么会认不出他的女朋友。

    这个借口太拙略了。

    沈三岁,你还真是只有三岁。

    沈浩峥收回目光,怔怔地看着地面青灰的石砖,郑重道,“我们,分手吧。”

    方玫的脑袋嗡的一声,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看了眼同样错愕的方唯,“你喜欢她?喜欢我妹妹?”

    沈浩峥抿了抿唇瓣,不忍心去看她的脸,生怕自己看了就忍不住反悔。

    他没回答,在方玫看来,就是默认了。

    “好,好如你所愿。”方玫泪流满面,一步步往后退,所有的坚强溃不成军,即便崩溃得吐不出声音,她还是攥紧了拳头,指甲掐着手心,用钝痛逼着自己一字一顿道,“沈浩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说的话,收不回去了。”

    她迟缓地转身,脚下却像有千斤重,坠着她,脚步蹒跚得如一位七十老妪。

    她多么想回过头,扯着他的衣领质问,问他为什么不喜欢她了,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从小的性子使然,她不敢无理取闹,不敢将心底那些话吼出来,她怕,再次被抛弃。

    走出了很长一条石板路,方玫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

    以前常被教育,会哭的孩子有糖吃,这句话用在方唯身上再合适不过了,从小到大,她只要一哭,就会得到她想要的。她呢,她哭了啊,为什么尝到嘴里的味道都是苦的,连舌根都是苦的。

    沈浩峥往后靠在栏杆上,终于说出来了。

    她答应得那么干脆,大抵也没有多留恋吧。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她说,如他所愿,他所愿的从来不是和她分手,而是永远在一起。

    方唯久久没回过神,一阵凉风迎面吹来,她打了个寒颤,瞄了一眼神色冷峻的沈浩峥。

    她的本意不是这样的,她就是想教训一下他,让他知道拒绝她的后果,让他也尝尝被人戳心的滋味,最好让他后悔莫及。她找遍了学校,找到这里来,只是想看看他是否如表面看到的一样毫不在乎。

    她完全忘记了,伤害沈浩峥,是以方玫的痛苦为代价。

    她讨厌方玫的优秀,嫉妒她有温柔的男朋友,却从没想过伤害她。

    “沈浩峥。”方唯上前一步,抓住沈浩峥的衣摆,“其实”

    “滚!”沈浩峥嘶吼一声,攥紧她的手腕,将她甩到栏杆上,“你他妈再敢欺负她,我跟你没完!滚!”

    他眼圈猩红,眼角有泪,嘶吼的声音更像困于牢笼不可挣脱的兽。

    在那种情况下,那个傻姑娘还不忍心对她妹妹发脾气,他能猜到,她平时一定习惯了被欺负,被抢夺。

    哪怕分手了,他也希望她好好的。

    “啊!你放开我”方唯的后背撞上了尖锐的石栏边角,疼得钻心,手腕也疼,骨头几乎要被他捏碎了。她的心不停往下坠,害怕了,清隽俊秀的少年变成满身戾气的凶神恶煞。

    沈浩峥猛地松开了手,头也不回地从另一条道路走了。

    留下满心惧怕的方唯,和那个被人遗弃的蛋糕。

    如果,他从那条青石板路往出走,就能看见蹲在路边哭泣的女孩子,他心爱的女孩,为了他,哭得伤心欲绝,或许他就能明白,她也是喜欢他的。

    可惜,没有如果。

    沈浩峥不停地加快脚步,越来越快,最后大步跑了起来,冷风从嘴里灌进去,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靠在一棵大树上。脸上的泪水被风干了,刺骨的凉。

    ——

    方唯抱着胳膊,忍着后背的疼和快要断裂的手腕,踩在青石板上,一步一步往外走,看见了路边的方玫,她脚步猛地一顿。

    她慢慢走过去,蹲下身,“姐”

    方玫听见这声音,身子就抖了一下,好似碰见什么可怕的东西,她猛地站起来,泪眼婆娑中,看到了那张相似的脸,脑中再次想起沈浩峥的话: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她凄然一笑,喃喃道,“现在满意了吗?”

    方唯:“你说什么?”

    “你现在满意了吗!恭喜啊,又一次成功的抢走了我的东西。”方玫握紧装礼物袋子的提手,指甲掐着刚才掐过的地方,疼得厉害,她脸上挂着笑,“你现在心里是不是特别高兴?像以前每一次抢走我手里的东西一样,再拿到我面前炫耀。”

    “方唯,你是我妹妹吗?你有心吗?啊?!”方玫笑着笑着又哭了,“你放过我吧,求求你了,放过我。知道我为什么来帝京念书吗?就是为了躲你,可你还是穷追不舍的来了。”

    方唯紧皱着眉毛。

    想起了中考那年假期,姑妈来家里吃饭,说姐姐成绩好,建议她来帝京念书。姐姐原本不想离家太远,只想在家里念书。那天下午,方玫的同学送她一个漂亮的音乐盒,说是毕业礼物。从没有同学给她送过礼物,她羡慕极了,拿走了那个音乐盒。第二天,姐姐就答应了姑妈的建议,来到帝京。

    竟是为了躲避她。

    她一直以为就算没朋友,她还有一个待她始终如初的姐姐,可以忍受她的任性和刁蛮。却原来,这也是错觉。

    方玫转身要走,方唯心里生出慌乱,追上去拽住了她袖子,“姐!”

    方玫烦不胜烦,一点也不想见到她,看见她的脸她就忍不住想到沈浩峥和她亲密拥抱,想到他那句话。

    她反手挣脱,意外的,一巴掌甩到了方唯脸上。

    啪!

    寂静的林荫道上响起清脆的巴掌声。

    方玫在愤怒的情绪下急于挣脱她,使的力气本来就大,一巴掌下去,方唯的脸登时红了,肿了起来。

    方玫微微愣了一下,看向自己的手,那里还有麻麻的痛感,说了声“对不起”,飞快地跑了。

    一刻也不想停留。

    她没有停歇地跑回宿舍,靠在门板上大哭,全部的力气都用完了,她的身子顺着门板往下滑,坐在了地上。

    宫小白站在小阳台上跟宫邪打电话,封媛去水房洗漱了,而柳明月,每晚拉着他男朋友补课,这会儿还没回来。

    听到动静,宫小白随手打开了宿舍通往小阳台的一扇玻璃门,看见坐在地上、头发蓬乱、泪流满面的方玫。她吓了一跳,也顾不得跟宫邪讲话了,匆匆说了句,“我朋友好像出了点事,我先不跟你说了。”

    宫邪轻笑着让她去忙。

    结束通话,宫小白跑进宿舍,将手机扔在床上,冲到方玫面前,蹲在地上,“你怎么了啊,不是陪老沈过生日吗?发生什么事了?”

    下晚自习的时候,她还满心欢喜,特意打扮了一番,编了两根细细的辫子,拢在脑后,有点偏公主风,显得更加恬静温柔。她没穿校服,穿了件半袖的雪纺衫,配及小腿的背带长裙,恬静中带着点俏皮,不会显得死板,是宿舍里几个姑娘给她的建议。

    眼下她头发已经散了下来,两根小辫子垂在耳边,发丝乱糟糟,身上蹭了好几处泥土,看起来狼狈得很。

    宫小白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在一旁干着急。

    方玫忽然抱住她,哭着说,“我和沈浩峥分手了。”

    “啊?”宫小白脑子嗡嗡响,竟是空白了好几秒种。

    沈浩峥跟方玫分手了?

    怎么可能?!

    旁观者清,这两人在一起时,浓情蜜意,偶尔打闹都透着甜蜜,连她这有男朋友的都时常羡慕。

    沈浩峥喜欢她跟什么似的,而方玫,也是喜欢他的。

    怎么会

    “真的,我们分手了,我们真的分手了”方玫一边哭一边摇头,无助得像个找不到家的孩子。

    根本不能追问下去,宫小白抱紧她,拍拍她肩膀,想了想,轻声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方玫趴在她肩膀上呜咽,大口喘气,还止不住的咳嗽,“没有,没有误会。是他是他跟我说的分手。”

    哭了很久,封媛和柳明月回来时,方玫还在趴在床上抽泣。

    无论怎么安慰,她都听不进去。

    渐渐的,声音低了一些,小了一些,归于平静。

    第二天进教室,宫小白怒气冲冲地首先往沈浩峥的位置上看,那里空着,他还没过来。

    早读铃声打响的一刻,沈浩峥拎着书包从后门进了教室。

    宫小白抄起桌上最厚的一本资料书朝他砸去。

    砰一下,措手不及的沈浩峥的额头被砸中了,他蹙眉朝宫小白看去。

    班里学生已经到齐了,全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愣住了,齐刷刷往后面看去。

    宫小白觉得不解气,抓起司司桌上的一个玻璃杯往后扔去。她自个的水杯是塑料的,压根不顶用。

    沈浩峥偏了下头,白色的玻璃杯砸在教室后面的墙壁上,四分五裂。

    司司:“”

    “小白!”方玫连忙从座位上起身拉住她,红着眼眶说,“算了,都过去了。”

    她没去看沈浩峥的脸,怕自己一不小心又泪流满面。

    沈浩峥却看到了她红肿的一双眼睛,心里一痛,是哭了吗?

    宫小白怒瞪着沈浩峥,想破口大骂。偏生,他们都在教室里,话一出口同学们便会猜到发生了什么事。

    她不能说,却气不过方玫为他哭了一整晚,见她现下又红了眼圈。

    “沈浩峥!你别后悔!你个混蛋!”宫小白睁开方玫的手,抱起一摞书砸了过去。

    司司忙起身拦住她,“别闹了,一会儿班主任就该过来了。”

    封媛也离开座位,跑了过来。

    季燚攥了攥手,起身走过去,声音清淡低沉,“有什么事下课再说,先回座位。”

    “这都围在后面干什么呢!”颇为暴怒的一嗓子从前门吼出,班主任黄秋生背着手站在门口,怒视着后面这堆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