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39章 脖子上的小草莓

时间:2018-03-15作者:三月棠墨

    翌日,清晨。

    一丝微光从窗外透进来,照亮了小片空间。..

    宫小白晕晕乎乎的从睡梦中醒来,抓了抓凌乱的发丝,目光所及皆是陌生的景物,迷瞪了一会儿,她才记起昨晚没有回学校宿舍,也没回家,两人住了酒店。

    腰上横着一条健硕的胳膊,宽厚的手掌虚虚地贴在她腰侧。

    她一动,宫邪便醒了,睁开琥珀般透亮的眼眸,晨起的他五官少了几分锐气,更多的显露出慵懒随性的一面。

    宫小白抿唇笑了一下,嘴巴靠近他唇角亲了亲,“早。”

    “早。”宫邪手从她腰上拿开,在她脑袋上揉了两下,“该起床了。”

    宫小白抱着他胳膊,往他怀里蹭近了一点,“你昨天是不是早就打算住酒店了,还”想起昨晚的事,她脸红红的。

    宫邪挑眉,眼角浸上淡淡的笑,温声说,“难道不是因为你喝醉了,我万般无奈才住在这儿的?”

    “我喝醉了?”宫小白睁大眼睛,“你少唬我了,我什么时候喝醉了。”

    她眯着眼睛想了想,“昨晚的事,我都记着呢,怎么可能喝醉了。”她就趁他离开的空挡,抿了一小口,嘴唇和舌尖刚尝到点味道,那一点酒都没到喉咙呢,不至于喝醉了。

    宫邪问,“那你说说,昨晚发生什么了?”

    “当然是”她脱口而出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脸更红了,变成磕磕巴巴的碎语,“我、我才不跟你说,反正我记得。”

    昨晚,他们坐在落地窗前,欣赏城市的璀璨夜景,吃着她亲手做的小蛋糕,然后不知怎么就吻上了,变成他啃她了。

    等上床睡觉时,她浑身光溜溜,跟刚从蛋壳里出来似的。

    宫邪指肚摩挲着她的唇角,显然也想到了某些旖旎暧昧的画面。上次,他念及小丫头面皮薄,没开灯,那些磨人的滋味全凭他自个感触。可昨晚,室内亮如白昼,窗外明月皎洁,他一双眸子所见,此刻还清晰映在脑海,雪白的,粉嫩的,起伏的

    “嘴皮儿都让你搓破了。”宫小白嘀咕的一句话扰断了他的回味。

    宫邪眼睛弯了弯,跟她在一起,他总不由褪去了清冷的面具,时常笑得清浅随和,看起来,十分容易亲近。

    时间不早了,他不敢再跟她在床上闹,压着她吻了一通才将人抱起来,穿衣洗漱。

    外面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

    宫小白已经收拾完毕,眼见宫邪还披着松垮的睡袍,她主动跑过去开了门。

    秦沣笔直站立在门外,瞧见宫小白也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仿佛早就料到一般,他将手里的纸袋递给她,笑笑说,“爷的衣服。”

    “哦。”宫小白有点窘窘的,接了纸袋就转身跑进去。

    秦沣低头笑出了声,鞋尖踢了踢厚厚的地毯,自兜里烟盒中抖出一根烟,叼在嘴角,就着打火机的火焰点燃了,靠在墙边等候。

    宫邪从浴室出来,擦了擦额上的水珠,清隽俊美的一张脸干净无瑕。

    他五点醒来的时候,给秦沣发了短信,让他送来一套衣服。昨晚那一通折腾,一身西装衬衫基本褶皱得不能看了。

    宫小白把纸袋放沙发上,“秦沣给你送来的衣服。”

    “嗯。”他应了声,扔下毛巾,抬手解开了腰间的系带,脱下身上纯黑色的睡袍,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内裤。

    完美的身材沐浴在晨光中,轻易可见起伏的胸肌,线条流畅的腹肌,以及,笔直健硕的双腿。

    朗朗如日月之入怀。

    宫小白登时看得呆愣了,不是没见过他赤身的样子,只是,大多数情况下,她意乱情迷,

    脑子晕乎乎,没什么直观感受。

    眼下,真真正正在清醒状态下,在天光大亮的情况下,看到了这样一个他。

    心脏急速跳动,鼻端还有点热。

    宫邪清冷的眉眼熏了几分笑意。不害臊的小丫头,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他看,哪个女孩子能这么毫无顾忌地看着男人的**,也就她了。

    他拎出纸袋里黑色衬衫穿在身上,纽扣没系上,直接拿了西裤套上,包裹住修长的双腿。

    没得看了

    宫小白意兴未尽地收回了目光。

    不曾想,被宫邪一把捞进怀里,抓起她的手,按在自个胸膛上,“帮我系纽扣。”

    “不会。”宫小白故意说。

    “只会解,不会系?”

    “”

    宫小白被他灼灼的目光盯得差点窒息,舒一口气,抬起手从下往上给他纽扣。

    宫邪眸含浅笑,凝着堪堪到他胸口位置的小姑娘,她低着头,手指缠着衬衫的铂金纽扣,一脸认真的样子,只觉得说不出的美好。

    两人收拾完,打开了门。

    秦沣还立在外面,也不知等了多久,套房门口的一个垃圾桶盖上,躺着三根烟头。

    听到动静他侧个身,看着一步开外眉目俊朗的男人,暗自笑了笑,换个衣服特么的花了半个小时,也是不晓得说什么好。

    总归,这位爷的行为已经叫他完全看不懂了。

    吃过早饭,宫邪先将宫小白送去了学校,再变道去了公司。

    早读刚开始一会儿,宫小白飞快地从教室后门钻进去,猫着腰坐在座位上,手忙脚乱地找出一本英语书摊开放在桌上,长长地吐出一口气。

    凳子被人踢了两下,她翻了个白眼,背往后仰靠,抵在后桌。

    司司低声轻笑,“昨晚又做贼去了?”

    宫小白没说话,手抬起来,竖了一根中指。

    同桌元芳芳抬眸看了他们一眼,准备低头继续读书,却在瞥见宫小白脖子上的小草莓的时候,愣住了,脸顿时染红了。

    宫小白看出她的异样,“怎么了?”

    “你”元芳芳支支吾吾说不出口,指了指她脖子,又从桌肚里拿出一面圆圆的小镜子,递给她,“你自己看吧,有那个。”

    宫小白对着镜子左右偏头看了一眼,脑袋往左偏转时,看清了右边脖子上两枚挨在一起的鲜红草莓。

    她皮肤雪白柔嫩,有时蹭到硬物都会留下痕迹,更何况,那样激烈的吻,不可避免就留下了印子。

    宫小白不好意思地看了同桌一眼,把小镜子还给她,“嘿嘿,嘿嘿”除了傻笑,好像也解释不出个所以然。

    她默默地拉高了校服衣领

    好在元芳芳并没有追问,尴尬地低下头,哇哇地大声读书。

    这个小插曲让宫小白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句宫邪。

    下早读。

    方玫站在宫小白桌边,手撑在她课桌上,“可以啊你,今早迟到了吧,幸亏老班也来的晚,不然就得罚站了。”顿了顿,换上揶揄的表情,“坦白说,跟宫爷昨晚是不是酱酱酿酿了唔!”

    宫小白跳起来捂住了她的嘴巴,满脸通红,额心的红痣滴血似的,“你再敢说,我就跟老沈暴露你的惊喜哦。”她威胁她。

    反应这么大,方玫顿时了然,眨了眨乌黑有神的眼睛,双手举过头顶做个投降的姿势。

    宫小白这才放开手,撅着嘴往她座位上看了一眼,“你的蛋糕呢?”

    “嘘!”这下换方玫战战兢兢了,生怕小白说漏嘴,她抠着课桌的边缘,笑了一下,“先放宿舍里了,带班里来不方便,还容易被老沈看到。我想等下了晚自习再约他去人工湖。”

    宫小白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表示自己明白了。

    沈浩峥恰好从教室外进来,方玫跑过去将他拦住了,左右飞快地看了一眼,确定没人听到,她小声说,“今晚下了晚自习能去人工湖吗?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沈浩峥望着女孩认真的脸,以及她眼中涌动的紧张情绪,抿唇,低声说,“好。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