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38章 我太爱你了

时间:2018-03-15作者:三月棠墨

    一顿浪漫奢华的晚餐,吃了一个多小时,落地玻璃窗外的夜色完全黑沉了。

    灯影摇晃间,宫小白也有些微醺,她感觉自己好像漂浮在云端,每一处都透着梦幻般的美。

    宫邪屈指淡扫眉梢,另一只手拍了下身边的位置,“过来。”

    两人占用了一个四人桌,面对面而坐,每人身边便多出了一把椅子。

    宫小白磨磨蹭蹭站起身,坐在他身边,近距离看着这个足以美色侍人的男人,脑袋靠在他肩头,“今晚好开心。”

    宫邪指尖在桌面点了下,发出轻轻的一声响,他如画的眉眼展开,“嗯,看得出来,比以往吃得更多了。”

    “”宫小白恼羞成怒地捶了下他硬邦邦的胳膊,硌得皱起了眉毛。

    宫邪握住了她的手,“傻了吧唧的,不嫌手疼?”

    宫小白撅嘴不满,“你这哪是胳膊,我严重怀疑皮肤下面是钢筋棍。”说罢,她还尝试着拍了拍,“你看,拍都拍不动。”

    偏生,他不属于那种肌肉喷张类型的,他的肌肉线条非常柔和,穿着衬衫压根瞧不出来,好看得不得了,脱掉衣服,又能看出力的美感。

    真是个美男子!

    一想到这么完美的男人栽到了她手里,宫小白就忍不住脸在他手臂上咯咯咯笑个不停。

    宫邪皱起剑眉,“宫小白,你喝酒了?”他有些不确定地猜测。

    中途他去了一趟洗手间,她有可能趁机偷喝了。

    然而她一双乌黑的眼眸清亮有神,不见丝毫醉意,就是说话有点迟缓搞笑。

    宫小白在他胳膊上蹭着摇头,“没、没喝。”

    “抬起头来,看着我。”宫邪清清淡淡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几分夜的低沉,酒的醇香。

    宫小白蹭地一下抬起头,宫邪吓了一跳。

    她眨了眨水亮亮的眸子,直视他的眼睛,笑了一下。

    宫邪捏住她下巴,拉近自己,俯身去吻住她的唇,舌尖还没往里面试探,她已经分开唇瓣,小舌伸出来迎接他。

    宫邪墨色的眸子遽然一深,无视她的诱惑,舌尖伸进去尝了尝,想借此判断她到底有没有背着他偷偷喝红酒。

    可是,他显然忘记了,自己也喝了酒,嘴巴里都是红酒醇厚馥香的味道,萦绕在两人唇齿间的酒香,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她的。

    渐渐的,这个吻便失了初衷,没了试探,全是情感驱使下的亲密。

    侍者从楼下上来,想问用不用送来饭后甜点,或者别的需要目睹这令人咂舌的一幕,侍者识相地掉头就走。

    照片流传甚少的宫首长,他的女朋友是个高中生。这个信息量有点大,接受无能。

    吻了一会儿,宫邪头抵着宫小白的额头,手掌抚在她脑后,“老实说,喝酒了没?”

    “就、就喝了一点点。”宫小白食指和大拇指捏在一起,比了个程度,“但我真没喝醉,我晓得自己在干什么。真的!”..

    怕他不相信,她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宫邪被她可爱的模样逗笑了,他相信她只喝了一点点,不然他不会察觉不出酒杯里的酒少了。

    “现在想休息吗?”他问,声音温和。

    “嗯。”

    宫邪起身,拎了椅背上的西装外套,挂在臂弯,单手搂着她的腰,往电梯口走。

    “等等!我的蛋糕。”宫小白挣脱他的怀抱,端起一直放在桌上的小蛋糕。她亲手做的,还没拆开呢。

    宫邪站在原地等她,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须臾,刚才那个上菜的侍者从另一边电梯上来,走到宫邪跟前,双手奉上一张房卡。

    宫小白拿着蛋糕走了过来。

    两人进了轿厢。

    宫小白看着金属内壁上倒映着两人的身影,紧紧依偎在一起,像相依而生的两株植物,他是高高大大的参天树,她是细嫩柔韧的藤蔓,依附着他成长。

    她视线上移时,觑见红色按钮是向上的标志。

    “咦?你按错啦,我们不是回家吗?”她指着电梯右侧的摁键。

    宫邪垂下眼眸,上挑的眉毛显示眼下的心情极好,“谁告诉我们要回家?今晚不回家,就住在这儿。”

    天龙居到学校开车需要个把小时,她这状态,明显不适合回去。

    好在,餐厅最顶楼就是酒店套房。这里距离学校也就二十几分钟,不至于让她明早上学迟到。

    宫小白天真地问,“我们要住酒店吗?”

    宫邪嗯了一声。

    “叮——”

    电梯门缓缓朝两边打开。

    两人步出轿厢,踩在淡黄色的地毯上,往走廊最里边的套房走。

    站在深褐色的实木门前,宫邪拿了卡放在感应锁上。

    叮咚一声清脆的声响,启开了门锁。

    宫邪先一步进去,插上卡,套房里的灯全部亮起,莹莹溶溶的灯光播撒了满地,银霜一般,与外面皎白的月辉交相辉映。

    他转身朝小孩招了招手,“愣着干什么,进来。”

    宫小白仰起头,迷瞪瞪的眼睛里装满依恋,踮着脚尖跑了过去。

    啪嗒。

    宫邪光上门,落了锁。

    喝了酒的缘故,虽然不至于醉,但宫小白的反应就是有种呆笨的迟钝。她此刻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就靠在门板旁边的墙壁上,眨眼看着身侧的男人。

    宫邪憋不住笑,唇角往上勾起,挺拔的身形站在她面前,手轻轻松松一抬,就撑到了她头顶。

    宫小白望了望头顶那只手,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壁、壁咚?”

    “什么?”宫邪没听过这个词。

    “这个姿势啊,壁咚。”宫小白解释。

    宫邪还是没明白,又问了一遍,“什么意思?”

    宫小白说:“男生把女生逼到墙边,手撑在墙壁上,就是壁咚。”顿了顿,继续给他普及,“要是压在沙发上,就是沙发咚,压在床上,就是床咚。懂了吗?”

    “懂了。”宫邪挽唇,单手勾着她的腰,将她往房间里带,他力气大,臂弯稳,几乎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几个大步,将她拎到了沙发边上。

    一个天旋地转,两人倒在了蓬软的沙发上。

    宫小白大叫了一声,“我的蛋糕啊!”

    宫邪接过她手里的蛋糕,随手放在茶几上,手收回来撑在她头侧,“沙发咚?”

    你知道就好了,干嘛要亲自尝试一遍,别告诉我你还想尝试一下床咚。我是不会同意的,我吃多了,现在有点想吐,不能再转圈圈了。

    宫小白的脑袋里飞快地划过几行字幕。

    宫邪轻笑道,“你是不是在想我接下来想尝试床咚?”

    宫小白:“”这个男人太可怕了,居然连她想什么都知道,跟凤皇是一伙的吧!

    宫邪撑了一下手臂,借力坐起来,整理了下被压得满是褶皱的衬衫,瞟了她一眼,“起来吧。”

    宫小白朝他伸出一只手,示意他扯她起来。

    宫邪将她拉起来。

    “我们吃蛋糕吧,就当庆祝约会了!”她笑。

    宫邪瞥了一眼茶几上那个还没他巴掌大的小蛋糕,抿了抿唇,说,“好。”

    两人坐在落地窗前,没正经坐在椅子上,而是席地而坐。宫邪坐在小白身后,两条修长的腿分开,让她坐在中间。

    这里的位置高,看到的夜景比楼下餐厅美得多,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迷离醉人。

    宫小白低着头,侧颜单纯得像个孩子,纤细小巧的手指解开装小蛋糕的盒子,将里面一块正方形的蛋糕拿了出来,除了上面有颗草莓歪了,其他一切都好。

    呼,经过一番折腾,蛋糕还能保持原貌太不容易了。

    宫小白举到他面前,“先给你咬一口。”

    宫邪看着这个不用尝都知道甜腻腻的东西,眉心微蹙,就着她的手咬下一口。

    不似上次那么甜,不过对他来说还是太甜。

    “好吃吗?”宫小白在他咬过的地方咬下一口,两边脸颊登时蹭了雪白的奶油,像只偷吃东西的小猫。

    宫邪轻嗯一声,没发表意见。

    晓得他不喜欢吃甜食,宫小白拈起另外一枚草莓喂给他后,她吃完了剩下的蛋糕,两只手都涂上了奶油,她专心舔着。

    宫邪拥着她,下巴搁在她颈窝,闻着她发丝间的清香,一颗心都静了下来。

    她虽爱玩爱闹,可带给他除了欢乐就是平静,这感觉,就好像,无处安放的灵魂找到了皈依。

    余光瞄到她脸上的奶油,宫邪一偏头,亲了上去,将他最不喜欢的甜食卷进嘴里。他扳正她的脸,封上了她的唇,嘴巴里的味道由最初的酒香变成了奶香。

    辗转亲吻,不知何时,两人都躺在了地毯上。

    宫小白抱着他的脖颈,乌亮的眼眸眯着,她感觉仿佛有一根小小的蜡烛在眼尾灼烤,她眼睛发烫,禁不住流泪。

    不是想哭啊,不是,就单纯的,被他的亲密举动弄成了个娇气包。

    宫邪的手从她衣摆下拿了出来,微微侧目,便看见她泛着泪花的一双眼,他怔了怔,薄唇贴在她眼角,吻去了泪水,“怎么了?小东西。”

    宫小白不晓得该怎么说,哼哼唧唧地道,“我太爱你了,觉得怎么爱你都不够。”

    宫邪:我才是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