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27章 真疼

时间:2018-03-14作者:三月棠墨

    安静了许久,久到电影的片头已经放完了,又出现那个阴雨绵绵的小镇。不过这一次,是全然不同的一幕戏,是男女主相遇时的美好。

    宫小白望着他的眼睛,忽然歪了歪头,“我知道啊。我爱你。”

    并没有他心中沉甸甸的感觉,她轻飘飘地说出来了,自然而然的,好似这三个字在她心中存了很久,随时能把它拿出来,摊开给他开。

    宫邪乌黑的眼眸倒映着两个小小的她,他薄唇微启,大概要说点什么,来表达此刻的心情。最终,喉咙里没能捻出一个字。

    对于感情,他从来不善言辞。

    好在宫小白不会计较太多,她抓起他一只手,放在自己腰间,重新靠在他怀里,“好了,从现在开始,不要打扰我了,我要认认真真看电影了。”

    宫邪哭笑不得,难道不是她先挑起话题的?

    电影开始了,穿着红裙子的女主角在花店里买花,站在一簇簇姹紫嫣红的鲜花丛中,宛若从天而降的仙子,她提着裙摆,脸上洋溢着青春蓬勃的笑,弯腰挑了一支带着露珠的白色百合花。

    后退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一个架子,她身子往边上一歪,一位俊朗的绅士及时扶住了他,闻声道,小心。女人回过头,惊魂甫定后绽放一笑,小声表示感谢……

    两人的情缘就此展开。

    窗外还在下雨,等看完了大结局,宫小白眯着眼睛,整个人缩进宫邪暖烘烘的怀里,困顿到极点。

    脑中还停留在影片中的一幕,她皱着鼻子不满地说,“他们俩分开后,还是女主角忘不了男主角,主动去找了他,两人才重新走到一起。哼!男主角怎么不去找女主角?”

    宫邪从不看爱情片,实际上,他从不看电影,除了陪她。

    刚才那个影片,他倒也认真看了,说出了心中的理解,“因为乔安知道,赖雪爱他,她一定会回来找他,所以他哪儿也不去,只在原地等着她。而且,他还开了一间花店,为了赖雪开的,赖雪喜欢花。”

    赖雪是影片中的女主角,乔安是男主角。

    宫小白微微一愣,不想承认他一句话说中了关键,梗着脖子反驳,“你又不是乔安,你怎么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宫邪望着她黑暗中明亮的大眼睛,低笑,“你又不是乔安,你怎么知道他不是我想的这样?”

    宫小白:“……”ok,这一局她失败了。

    不顺心的后果就是霸道地抓着他的手臂枕在脑袋下,“我困了,要睡觉了。嗯……吃晚饭的时候叫醒我。”

    “在这儿?”

    “就在这儿睡!”她闭上了眼睛。

    电影放完了,屏幕投下一片荧蓝色的光,在光线暗沉的空间里有点炫目。宫邪拿过遥控器,关了屏幕。

    他搂着她一同躺在沙发上。

    米白色的布艺沙发,宽大柔软,相当于一张单人床,不过宫邪身材高大,这沙发对他而言,还是小了一些。他姿势别扭地侧躺,小腿弯折,小姑娘倒是舒舒服服地躺在他身边,两人身上盖着之前那张毛毯。

    不远处那盏落地灯还亮着,灯光温暖。

    他一丝睡意也无,黑曜石般的眼眸看着她,刚说睡觉还真睡着了。睡颜恬静得像个小天使,完全没了平日的炸毛样子。

    他抬手碰了碰她额心的美人痣,笑了一下。

    许是眼下气氛太好,又或许是电影的观后感有点强烈,他缓缓凑近,薄唇轻轻擦过她的嘴唇。

    “睡梦”中的小姑娘突然睁开了眼睛,手勾住他的脖子,把自己更近地送到他面前。

    宫邪微微一愣,眸中闪过愕然,愣神一瞬后,接受了小丫头的投怀送抱,舌尖挑开了她的唇,擦着她的贝齿缠住了她的小舌。

    久违的亲热袭来,宫小白控制不住地吟哦出声,娇娇软软的调子,像极了三四月间漫天飞扬的柳絮,沾在耳膜上,痒痒的。

    宫邪握住她一边肩膀,一个翻身,覆在她身上。

    薄唇从她的唇角滑到小珍珠似的耳垂……

    “爷!”

    “叩叩叩——”

    曹亮的声音和敲门声一同响起,声音里带着几分沉重。

    宫邪埋首在宫小白颈间,低低地“操”了一声。

    宫小白眸子里的氤氲情潮顷刻散去了,扑哧一笑,“你爆粗口了诶。”

    这个男人从来优雅矜贵,冷静自持,这样恼怒的时刻还真少见。

    宫邪不满意怀里的人笑他,于是低头咬了一口她裸露的肩膀。滑腻的肌肤如同刚从水里捞出来的嫩豆腐,咬了一口还想再咬一口。

    “唔……”真疼!

    宫小白气得屈腿踹他,光线也不好,不晓得踹到了哪里,他整个身子忽然抖了一下,翻身掉在地上。

    宫邪黑着脸起身趿拉上拖鞋,揭了毛毯扔在她脑袋上。

    熊丫头,一脚差点踹废了他。

    影音室的隔音效果好,以防看电影的时候吵到其他人。曹亮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以为两人就单纯在看电影,锲而不舍地敲门,“爷?”

    门打开了。

    抬起的手尴尬地举在半空,曹亮愣了愣,垂下手臂。

    视线里,是一张极其黑沉的脸。

    宫邪随手关了门,阻隔了宫小白好奇看过来的目光,“什么事?”

    曹亮的脸色十分严肃,好似发生了什么棘手的事,“霍锖和上官家的小姐订婚了,就在今天。我刚在楼下看到了新闻,霍锖在订婚典礼上宣布,婚礼将于下个月初举行。”

    秦沣从楼下冲上来,见站在走廊的两人神色凝重,“爷都知道了?”他手里握着手机,刚从网上看到消息。

    烦躁地薅了薅头发,秦沣骂道,“上官家到底搞什么鬼?多年避世不出,一出来就搅出这么大的风浪。他霍锖是什么东西,上官家的人能不清楚?老爷子的脑子瓦特了吧!操!”

    宫邪沉静良久,走廊的灯光映得他的脸格外清冷。

    他开了口,说了句不痛不痒的话,“上次在马路对面的那个女人,是上官家的小姐,上官婧。”

    曹亮不晓得这回事,“什么?”

    秦沣却印象深刻,“对了!我说怎么看着眼熟,那女的就是上官婧!”

    这个时候,曹亮这个信息库就派上了用场。

    “上官家这一代就上官婧一个女孩,全家人疼她如掌上明珠。听说从小养在上官老爷子膝下,脾气随着老爷子,因此,更得老爷子的心。”他在脑海中描绘那个女孩,“长得挺漂亮一姑娘,有点傲慢,性子却十分单纯。”

    秦沣和宫邪对视了一眼,脑中有什么东西渐渐清晰。

    宫邪紧拧着眉心,手下意识摸向裤兜。

    里面没有烟盒,他想了想,好像陪小丫头看电影的时候,掏出来扔在沙发上了。

    霍家和上官家联姻了。

    事情的确变得超乎想象的棘手。

    在这之前,帝京六大豪门,霍家与季家一派,他们宫家与司家一派,而上官家低调退避,算是保持中立,封家左右摇摆不定,像一颗随风飘摇的墙头草。他猜测,可能封家更想向他宫家靠拢。

    两两对立,才维持了这么多年的稳定。

    眼下,一直保持中立的上官家与霍家结为一派,形式于宫家十分不利。

    以霍锖的野心和两家纠缠不清的恩怨,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而他,即将离京。

    轻快的手机铃声响起,打破了走廊里的安静。即便这样轻快的音乐,听在几人的耳朵里也变得分外沉重。

    果然,司家应该得到了消息,打了电话过来。

    宫邪把手机附在耳边,边下楼边接听。

    身后,传来秦沣和曹亮的叹息声。曹亮在帝京多年,算是了解甚深,他立刻做出了判断,“在爷离开帝京前,这种分庭抗礼的格局必须打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