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23章 有点想你了

时间:2018-03-10作者:三月棠墨

    高三一班。

    宫小白早读期间一直心不在焉,望着方玫的空位发呆。

    她偷偷拿手机,发了一条短信询问情况,方玫没有回复。

    后面突然有人踹了一脚她的凳子,她连忙正襟危坐,手机塞进桌肚里。余光瞥见班主任黄秋生正从后门进来,一双锐利的眼睛四下扫视,目光如炬。

    宫小白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开学来这一个星期,她领教过班主任的厉害,时不时就在教室外巡视,有时候上课期间,也能从后门瞥见他的身影。

    简直无所不在!

    “叮铃铃——”

    下早读的铃声响了起来。

    因为班主任在教室里,没人停下读书,依旧仰着头读得热火朝天,当这个铃声不存在。

    宫小白心急如焚。

    在教室里转了有三分钟,黄秋生双手背在身后,从前门出了教室,从头至尾一句话没说。

    学生们的读书声渐渐平息,归于安静。

    这一个早读,同样担心着急的就是沈浩峥了。

    他兜里揣着手机,站在宫小白桌边,“方玫怎么没来教室?你能联系上她吗?”

    宫小白摇摇头,“给她发过短信了,没回。”

    封媛坐在最前面,因而一直没发现方玫没来,她来找宫小白出去打水,听见了她和沈浩峥的谈论,朝方玫的座位看去。

    “玫玫没来?”她问。

    宫小白点点头。

    封媛猜测,“会不会是睡过头了,说不准上课之前就来了。”

    宫小白手撑着下巴,“希望是这样吧。”

    “不是这样的。”沈浩峥语气坚定地说,“刚才老班来班里转的时候,肯定发现了方玫没来,可他什么都没说,根本不像他的行事方式。”

    宫小白想了想,好像是这样。

    “可是……”目光瞥到了从后门进来的方唯,封媛的话下意识咽了下去。

    方唯看起来也有点憔悴,脸色发白,双目都没以往张扬的神采,像一只斗败的公鸡。

    看见了他们,她神态自然地走过去,“问一下,我姐的座位在哪儿?”

    沈浩峥一看见她,顾不上上次的尴尬了,连忙问,“你姐姐呢?怎么没来上课?”

    方唯看着他,抿抿唇说,“她……她生病了,请了病假,过几天就来了。我过来帮她拿几本书带回去。”

    宫小白问,“那她怎么不回我短信?”

    方唯说,“她在医院输液呢,没带手机。”

    沈浩峥领她到方玫的座位,捡重要的课本和资料,收拾了,装进一个帆布袋子里,交给方唯,“让她抽空给我打个电话。”

    “哦。”方唯接过帆布袋子,拎在手里,转身出了教室。

    爸爸还在校门口等着,她必须赶在上课之前送过去。

    她快步走着,胸口闷得几乎要喘不过气来,随着她步子越来越快,胸口就越来越疼,索性蹲在了地上,大口地喘息。

    她很清楚地知道,不是发病了。

    方玫那番突然爆发的话,不仅令爸妈心颤,也令她震撼。

    呵,爸妈是宠爱她,所有人是围着她转,众星捧月一般将她托在掌心,宛若明珠。那又怎么样?她依然嫉妒方玫,嫉妒她有健康的身体,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嫉妒她有真心相待的朋友,嫉妒她有爱她的男朋友。

    上小学,她唯一一个朋友,因为玩耍的时候不小心将她绊倒了,摔进河里,她差点丢了半条命。从此,爸妈禁止她跟那个孩子玩,那个孩子在学校里到处跟人说她有病,一不小心就会被讹上。她至今没有一个真心朋友。

    上初中,她开始打扮靓丽,引得那些男生围着她转,可她心里清楚,他们只想轻薄她,并不是真心喜欢。

    方玫来帝京读书的两年,她与她的接触少了。

    开学那天,她一下子见到了她两个漂亮又知心的朋友,帅气又温柔的男朋友,她的嫉妒心一时间膨胀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想占为己有,想摧毁……

    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可怕。

    方唯抱着书袋,重新站起身,朝校门口走去。

    ——

    几天后。

    下了晚自习,沈浩峥独自一人走在回宿舍的路上。

    两人谈恋爱以来,平时都忙着学习,只有下晚自习这一小段时间能够相处,纵使没有亲密举动,能挨在一起,就觉得甜蜜得如含了一颗饴糖。

    响起的手机铃声忽然打断他的胡思乱想,他掏出手机,在看到来电显示的一瞬,毫不犹豫地接通了,紧张道,“喂,玫玫,你没事吧?”

    方玫的声音很轻,“别担心,我没事。就是跟你说一声,我过两天就回去上课。”

    沈浩峥问,“你生病了,严不严重?”

    方玫微微一愣,半真半假地说,“不是生病了,我爸故意让我妹妹那么说的。我就是不小心摔伤了,感觉挺丢人的,就让她说谎了。”

    “摔伤了?!”沈浩峥拔高了音量。摔伤可比生病严重多了,都请假了,一定伤得很厉害。

    “不严重,胳膊肘伤了。”方玫勉强笑了一下,“缝了几针。”

    沈浩峥:“都缝针了还不严重?!”

    方玫显然不想跟他谈论这个话题,声音更低了一些,“我在家,不方便说太多,先挂了。”

    方玫主动挂断了电话,手机握在手里,有点发热,慢慢浸出汗液。她抿了抿唇,嘴里忽然变得淡淡的没有一点味道,心里也如一捧清水洗过,干干净净,空空荡荡。

    恰是这时候,方母敲门进来,端着一小碗排骨汤。

    她问,“是男朋友打过来的?”

    方玫嗯了一声。

    爸妈对这件事不反对了,可她自己,想清楚了很多事。

    方母把碗放在床头,提醒了一句“记得趁热喝”,其他的什么都没说。

    那些没说出口的话,方玫都明白,她的床边多了一个跟方唯一模一样的梳妆柜,上面摆了些小女孩喜欢的精致发圈,衣柜里,添置了几条崭新的裙子……

    喝完了汤,她把碗放在桌上,拿起手机给宫小白发短信:“我没事,过两天就回去了。”

    宫小白拿着手机去了阳台,拨通了她的电话。

    两人聊了一会儿。

    封媛趴在阳台小门的门框边,问,“她没事吧?”

    宫小白扭过头,“说是摔伤了,在家养几天。”

    “啊?”封媛一愣,咬着唇想了一下,“我们去做客那晚还好好的,怎么后来就摔伤了。”

    “我也不晓得。”宫小白耸肩。

    封媛鼓了下腮帮子,准备洗漱上床,宫小白的手机铃声又响了,她下意识地停住脚步,倾听。

    阳台上传来小白愉悦的声音,“你怎么现在给我打电话呀?”

    “那我该什么时候给你打?”宫邪带着点打趣的调子,从电话那端传过来,“趁你睡觉的时候打?”

    “……”

    宫邪此刻正坐在车后座,不赶巧,路上又堵得一塌糊涂。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确定她刚下晚自习没睡觉,他才打了这通电话。

    前面握着方向盘的秦沣,笑得比窗外的灯火还要璀璨。爷一本正经开玩笑的样子,有点……恶意卖萌。

    彼此相爱的两个人,总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对方,不知不觉,变成对方的影子。宫小白的某些习性,变得跟爷一模一样,而这位高高在上的爷,眼下,也变成了有人间气的凡人。

    “那你给我打电话干嘛呀?”宫小白踢着鞋尖,唇角的笑意被月光染了一抹柔和。

    宫邪听到她这甜腻如糖浆的声音,心里也涌起丝丝甜,他抬手在唇角摩挲了下,轻笑说,“不干什么,有点想你了。”

    有些克制不住的亲密举动一旦发生,再想退回只有一个吻的地方,难了。人都是贪心的,只会想要的更多。

    他现在,就是如此。

    想要,更多。

    ------题外话------

    可能最近写校园太投入了,很奇怪的,昨晚做梦,梦见了高中暗恋的男生,在梦中,我看见了他的脸,扭头就跑,并且拉住了我身边的一个同学扭头就跑……

    醒来,简直要笑哭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