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21章 你要是当教官,我就当兵

时间:2018-03-10作者:三月棠墨

    车停在一条宽敞的道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小树林里穿过一条石板路就能到达前面的人工湖。

    宫小白想起来,跟他一起逛过校园里所有的地方,唯独这个号称“情侣圣地”的地方没有来过。

    宫邪抬步踏上石板,手却被宫小白拽了一下。

    “你等等,我去买个东西。”

    宫邪下意识要掏钱夹,她扑哧一声笑着阻止了,“我有零钱。”

    她跑远了,宫邪停在原地,抬眸看去。

    他的小丫头真的长大了,纤瘦苗条,宽松的校服都没能将身材完全掩住,跑起来的背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涂满了鲜艳的色彩。

    低首淡笑一声,宫邪无聊地用皮鞋尖踢石板边沿的一株小草。

    这动作一出,他微微愣住了,继而摇摇头,跟那丫头待的时间长了,连他也变幼稚了,居然会做出这种举动。

    胡思乱想着,宫小白跑了回来,手里握着一个蓝色包装纸的甜筒。

    宫邪眉毛一扬,笑着问,“就买这个?”

    “就买这个。”宫小白冲他笑笑,低头撕掉了包装纸,舔掉了甜筒最上端的一个尖。每次吃这个,都觉得第一口最好吃,比其他地方都要甜。

    不大不小的石板路,两人无法并排走,宫小白走在前面,宫邪走在后面。

    她忽然扭过头,把手里的甜筒举到他面前,“尝一口,冰冰凉凉还很甜,吃一口保证心情好。”

    宫邪没吃,“谢谢,我的心情已经够好了。”

    “是因为我吗?”她收回手,舔了一口已经融化掉的一层,“因为见到我,所以心情好?”

    宫邪见她一直倒着走路,担心她又被脚下的石板绊倒,推推她肩膀,“好好走路,看着点。”

    “你还没回答我呢?”

    “你觉得呢?”

    “……又把问题丢给我。”宫小白狠狠咬下一口甜筒,冰死了,她的嘴巴都被冰疼了,张着嘴哈出凉气。

    宫邪蓦地往前跨出一步,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果真是冰凉的两片唇,像含着一坨冰,他忍不住皱起了眉毛。

    可宫小白却觉得很舒服,她冰得发疼的唇正好被他温软的唇含着,渐渐暖化了。嘴里那口没吞下去的甜筒,慢慢化为温热的甜水,顺着喉咙滑下去。

    舌尖从她弧度漂亮的唇瓣扫过,宫小白全身一颤,手里没吃完的甜筒啪地掉在了地上。

    宫邪双臂环着她,托高了她的臀部,轻轻一个使劲儿,让她轻松挂在自己身上,像小时候那样,她整个身子趴在他怀里,两条腿不得不缠着他的腰。

    小时候……

    他喜欢用这个词。

    小姑娘十六岁来到他身边,前面的记忆一概不论,她就是他从小养到这么大的,她的现在和将来都由她接手。

    吻了许久,宫小白急促的呼吸扑在他脸上,一声声浅浅低低的嘤咛溢出,呈波浪状的音符线条钻进宫邪的耳朵里。

    他放过了她,同样喘着,低声问,“还冷吗?”

    不、不冷了。

    宫小白只觉得两片唇都不是自己的了,被他反复挤压着,碾磨着,吮啜着,一片火辣辣的烫感。

    哪里还会冷。

    她抿抿唇,嗓子里挤出轻软的调子,“你赔我的甜筒,都弄掉了。”她趴在他肩头,望了眼地上孤零零躺在那里的甜筒。

    心里想的却是,也不晓得两人吻了有多久,甜筒都化成了一小滩奶油。

    “自己没拿住,怨我?”宫邪发出一声心满意足的浅笑。

    “要不是你没打招呼突然……亲我,我怎么会吓得拿不住东西。”宫小白与他对视,声音里多了一分娇糯。

    “像这样?”宫邪蓦地又凑近,在她唇瓣上啄了下。

    宫小白紧闭着嘴巴,不说话了,睁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瞪他。

    两人站在小树林里的石板路上,疏疏落落的枝叶隔住了皎白的月光,落下浅淡的星星点点的光影。

    宫邪久不见她说话,一时还真不适应,轻笑,“还去不去湖边了?”

    “去去去,哪能不去,带你见识一下我们学校的情侣圣地。”宫小白唇瓣压在他耳边说,“我们年级办的主任,总是在这边巡逻,抓早恋的学生,一抓一个准,然后那些学生就被请家长了。”

    宫邪眉毛一挑,“那你还让我去?你想被抓,被请家长?”

    宫小白就猜到他会这么说,已经打好腹稿了,“那我只能告诉主任,不好意思了,这位就是我家长。哈哈,是不是很好玩。”

    宫邪:“……”怎么办,特别想送她去学相声。

    宫小白晃动了一下两条腿,“走啊,你抱着我过去。”

    宫邪托着她的翘臀,往前走。

    穿过一片小树林,瞬间感觉到从湖边吹来的一阵阵微风。

    奇怪啊,宫小白发现人工湖边一对小情侣都没有,反而有几个女生沿着湖边散步,小声地说着话。

    宫邪笑,“传说中的情侣圣地?”

    “啊,我怎么忘了,今天星期五啊,好不容易得来的小半天假期,晚上还没有晚自习,小情侣们肯定都出去玩了,不乐意呆在这里。”她摸摸他的下颌,“嘿嘿,正好便宜我们了。”

    她张开双臂,“感觉这一片天地都是我的啦!”

    天真无忧,知足无虑。

    说的就是她这样的。

    突然想到,不知道她这欢脱的性子能不能呆在军营。

    宫邪找了一处公共长椅,坐下,圈着她纤细的腰,问,“放寒假了,带你去枭鹰军校看看,想去吗?”

    “小莫特别想去的那个军校?”宫小白从莫扬那里听到过很多次,对此印象深刻。

    宫邪嗯一声。

    “小莫说你在那里当过教官?”宫小白追问。

    宫邪点头,脸色沉了几分,掩在夜色中,看不真切,“你跟小莫很熟?”

    “没有呀。他就是来接送我的时候,说了几句话。不是吧,连他的醋也吃。”宫小白低头听他讲话,手指扯着他胸前的领带玩,把他的领带拽出了西装,质地上乘的布料摸着挺舒服。

    宫邪的脸色由黑沉变得不自在,“先前的问题回答一下?想不想去?”

    宫小白手指缠着领带,抿唇思考了一会儿,“你带我去我当然去咯。”顿了顿,她笑起来,“如果你还在枭鹰军校里当教官,说不定我就想当兵了。”

    宫邪眸子一亮,“你说真的?”

    ------题外话------

    一个想法在宫爷脑中成型……2333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