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19章 她怎么样都是可爱的

时间:2018-03-09作者:三月棠墨

    ,!

    宫小白从先前的话中,猜到方母接受不了早恋,当然不敢称是男朋友来接她。

    她主动握住方母的手,柔柔地摩挲,弯弯唇角,甜滋滋的笑爬上眼角,“阿姨不用担心,是一位叔叔来接我。”

    叔叔……

    方玫和封媛互相对视,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

    宫小白这一晚上,小脑袋瓜可没闲着,一直在转动,想各种段子逗二老开心,其间方母提起沈浩峥时,她还费心思替方玫打掩护。她简直忙坏了。

    方母微愣,一瞬想到大概是收养她的那户人家的亲戚,不欲打听太多,怕引起小白的伤心事,笑笑说,“既然是认识的人,那就好。”

    宫小白向封媛眨眼示意,问她要不要一起走。

    封媛想了想,还是站了起来,抽出纸巾擦干净沾了西瓜汁的手指和嘴巴,说,“我跟你一起下去吧。”

    方母看着她,“媛媛也要走了?怎么不留下来多玩一会儿,这才不到八点。”她特意看了一眼桌上的校豚造型的闹钟。

    “不了。谢谢阿姨。”封媛腼腆地笑了一下。

    方母看出她们下定决定要离开,不再强留,声音温婉地说,“下次还来家里玩啊。”

    两人齐齐笑着应下。

    方玫擦了手,站起身,“我送你们下去吧,这栋楼还没装电梯,楼道挺不好走的。”

    “对对对,差点忘了这一点。玫玫送送她们。”方母随手推了推边上站着的百无聊赖只顾玩指甲盖的方唯,“跟你姐姐一起送小白和媛媛下楼。”

    四个女孩一起出了家门,方母送到外面走廊里,跺脚启亮了声控灯。

    “妈,你进去吧。”方玫扭头说。

    “哎。”方母倚在门边,目送她们下楼。

    在屋里说了这么一会儿话,加上下楼花的时间,到了楼下,已经看到男人的车子停在一个灯柱旁。

    车窗完全打开了,他手里燃着一根烟,手肘自然地搭在车窗上,半截小臂伸出了窗外。

    几人一出来,他便看见了。

    推开车门,从车里迈了出来。

    宫小白正扭着头跟方玫讨论好玩的话题,手臂被封媛扯了两下,她目视前方,看到了几米开外身长玉立的男人。

    身后是通体漆黑的车,他本人也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西装,几乎与背后的轿车融为一体,可在她眼里呀,就是觉得他是一枚冉冉升起的星,照亮了她整个不算大的小世界。

    甜蜜而温暖。

    她能放心依赖和交付。

    松开方玫的手臂,宫小白抬步跑了过去,青丝在夜色中飞扬。

    她冲到他面前,踮脚环住他的脖子。

    宫邪抬高了夹烟的那只手,还没说话,就听到她埋在他怀里叽里咕噜说了一堆,“你每周五来看我我是知道的,可我们就周五有小半天的休息时间,今晚来玫玫吃饭的时间,刚好跟见你的时间冲突了,要不然就能陪你多呆一会儿了。”

    宫邪眸色深了深,装进了笑意。

    扔了剩下半截的香烟,他抬脚用皮鞋尖碾灭了,低声说,“我都知道。去朋友家做客,我不反对。”

    他从不想过多干涉她除了爱情以外的感情,他一直希望给她一个完整的缤纷的世界,而非只有他一人存在的牢笼。

    宫小白唔了声,偏头在他下颌上亲了一下,“我们现在回学校吧?呃……还是在周围逛逛?不要了吧,我还有朋友,我们是一起的,你先送我们回学校,然后再出来逛逛也行,反正还有点时间。”

    她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絮絮叨叨,总是否定自己之前的决定后再提出新的决定,语无伦次的样子也很可爱。

    在他眼里,她怎么样都是可爱的。

    “你决定就好。”宫邪低笑着说。

    宫小白转身跑回去,“媛媛,我们一起回学校吧。玫玫呢,你回去吗?”

    方玫说,“我今晚不回宿舍了,在家住一晚,明早坐早班车回去上早读。封媛跟你们一起。”

    她推了一下封媛。

    这姑娘从刚才开始就有点不在状态,原本柔和的脸绷得紧紧的,下嘴唇还留着牙齿咬过的痕迹。

    封媛蜷了蜷手指,抬起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添了一分纠结,“你们先走吧,我……”她脑子没有宫小白那么灵活,实在很难找借口,“我坐公交回去。”

    宫小白睁大眼睛,“啊?”

    很奇怪的借口吧,封媛自己都觉得有些奇怪,他们明明顺路,她却说要坐公交回去,显得太刻意不说,还有一种不把小白当朋友的感觉。

    封媛磕磕巴巴地补充,“我、我就是不想打扰你们亲密嘛。”

    宫小白愣了一下就笑了,“他开车送我们回去,在车里能做什么亲密事啊。”说完脸有点红。

    方玫嘴快,接了话,“比如,车震……”

    几个女孩子:“……”

    一直沉默不语的方唯,从刚才宫小白的举动以及她们之间的谈话,判断出,那个男人压根不是宫小白的叔叔,可能是她男朋友。

    男人通身带着成熟沉稳的魅力,显而易见,属于社会精英一类,怎么可能跟高三生是情侣关系?何况,小白撒了谎,称他是自己叔叔。

    宫小白都这样说了,封媛也的确找不出借口,最终答应了坐他们的顺风车。

    两人跟方玫道别,转身朝车子走去。

    宫邪等在车门边,单手插着裤兜,站在灯柱下,那一簇最亮的光就从他头顶撒下,几分柔和,几分清冷。

    宫小白走向他的时候,脚下忽然一绊,朝前扑去。

    封媛想抓住她,然而她的力气终究太小,校服衣摆从她手中迅速滑过,她甚至感觉,这一瞬,棉质的校服短袖比丝绸更滑。

    她惊魂未定的时候,一双手接住了即将倒地的宫小白。

    宫邪好像对这种突发状况习以为常,他嘴角噙着笑,打趣她,“还能不能好好走路了?”

    这一刻,离的很近,封媛能看到他嘴角明显带着宠味的笑,能听到他从喉咙里发出的一声低低的笑声,尽管并不明显,她还是听到了。

    宫小白借助他手臂的力量,站直了,“我踩到鞋带了……不是故意的。”

    宫邪蹙眉,垂眸去看。

    右边的鞋带散了,两根略长的带子拖在地上,很容易踩到。

    “鞋带散了都顾不得系上?”

    “不是啊,我之前没发现,绊倒的时候感觉自己踩了鞋带。”

    “……”

    宫邪扯着她的胳膊到一边花坛,偏头对封媛说了声,“先上车。”

    封媛心一颤,两只脚并拢,站着没动。车主没上车,她一个人坐进去好像不太合适。

    宫邪说完这句话也没看她,让宫小白的脚踩到花坛上,他弓身给她系鞋带。

    男人的个子无疑是很高的,做这样的动作,整个身躯都弯成了一道很深的弧形,仿佛一座小型拱桥架在花坛与地面之间。

    而宫小白,也似乎对这样的事情习以为常,她的手搭在宫邪的背上,俯身小声说着什么。

    她确实是习惯了,以前两人一起晨跑的时候,她经常鞋带散掉,而她太累,不想蹲下去系鞋带,全都由宫邪来。

    系好了,宫邪站起身,“上车。”

    “好嘞。”宫小白踢弹着两条腿,绕到另一边,打开副驾驶的门,看到站在一边正在发呆的封媛,“媛媛,上车啊。”

    “嗯,好。”封媛后知后觉地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弯腰钻了进去。

    她刚刚看得很清楚,宫邪给小白系鞋带的时候,动作熟稔,像系了无数次一般,可他又不太会系蝴蝶结扣,只得系了个不好看的死结,为了防止它再次散掉。

    宫邪启动引擎,打开了车灯,照亮了前方一片道路,光映在封媛脸上,她有那么一瞬的艳羡、渴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