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17章 我准许女朋友无理取闹

时间:2018-03-09作者:三月棠墨

    ,!

    两人靠在教室拐角的墙壁,小声说着话,伴随着轻微的风声,属于情人之前的私语只有彼此能听见。

    沈浩峥拉着她的手,笑着提议,“走吧,去湖边散步,那边到了晚上比较凉快。”

    “好啊。”方玫一手扣着书包带,跟他一起从教室前穿过。

    恰是这时,方唯从楼梯道里出来。

    新生的校服还没统一发放,她中午吃完饭回宿舍换了一套衣服,上面是天蓝色的翻领小衬衫,下面搭配牛仔刺绣短裙,短裙上绣着一朵红艳艳的玫瑰花,算是一点亮眼的点缀。脚上一双小白鞋,鞋带系成一种网上流行的花环扣。

    柔顺的齐肩长发披散下来,显脸小的同时,多了几分楚楚动人的美感。

    她看见两人,顿时扬起笑脸,“姐,太巧了,你回宿舍吗?一起吧。”

    方玫拧了拧眉毛,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高一比我们早下晚自习二十分钟,你怎么还在这儿?”

    她跟沈浩峥聊天聊了十多分钟,加起来有半个多小时了,她居然还没回宿舍。

    方唯一愣,撩起一绺发丝别到耳后,露出莹白的耳廓,笑着说,“今天敲该我们小组扫地。你知道的,开学第一天,地特别脏,又发了新书,包装纸扔得到处都是,扫到现在才扫完。”

    她不着痕迹看了沈浩峥一眼,又装模作样拍了拍自己的小裙子,“感觉现在整个人都灰头土脸了。”

    方玫说,“你先回去吧,我暂时不回宿舍。”

    方唯捂着嘴笑,“哦,你们要去约会,那我就不打扰了。”

    说罢,她冲两人盈盈一笑,将那股俏皮可爱的劲儿展现得淋漓尽致。

    沈浩峥从头到尾都不耐地等他们姐们俩说话。

    一个暑假没见,好不容易找到机会跟自己女朋友相处,结果这女生突然冲过来,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废话。

    他又不免想到上午认错人的尴尬,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舒服,仿佛有蚂蚁在爬,却又找不到它们在哪里。总之,非常不自在。

    “拜拜。”方唯摇了摇手,从另一边离开了。

    方玫这才转头看向沈浩峥,晃了晃他的手,“我们走吧。”

    “嗡嗡嗡——”

    校服裤的口袋里传来震动声。

    方玫脚步停顿一下,从里面掏出手机,是妈妈打过来的。她看了沈浩峥一眼,指了指手机,“我妈。”

    沈浩峥笑了下,对她比划了个放心的手势,保证自己不说话。

    两人互相对视片刻,倏地都笑开了,感觉有点像偷情。

    方玫拼命止住笑,接通,“喂,妈妈。”

    那边,方母笑着说明了情况,跟方唯说的一样,他们老俩口在帝京租了房子,这两天就会搬过来。

    “对了啊,你妹妹的报道都弄好了吧,她那个身体哦,你看着点,别让她吃乱七八糟的东西,上次吃了那个海鲜就上吐下泻的,在医院输了好几瓶液,我和你爸真是怕了。”方母围绕着方唯的话题,开始唠唠叨叨,“最好你们姐妹俩每顿饭一块吃,有你照顾,我也能放心点,还有啊……”

    方玫掩住内心窜起来的浓浓的无奈感,皱着眉毛打断她的絮絮叨叨,“妈,我跟她不是一个年级,放学时间不一样,吃饭凑不到一块。”

    “哦,这样啊……”那边迟疑片刻,又道,“那算了吧,等我和你爸来了,跟你们做好吃的,送到学校去。”

    “妈,你还是别了,我不想搞特殊化。再说,学校食堂挺好吃,也很卫生,没你想的那么糟糕。”方玫抱歉地看了眼沈浩峥,大概今晚不能陪他去湖边散步了,她妈妈一唠叨起来就没完没了。

    沈浩峥接收到她的示意,回了个没关系的眼神,继续等在她身边。

    方母唠叨完方唯,才扯到她身上,“你高三了,要专心学习,千万别学别的孩子早恋,啊。”

    方玫看了一眼沈浩峥,含含糊糊地应声。

    “你有几个玩得很好的同学是吧,这周五把她们叫过来,妈妈做一桌菜招待她们,顺便感谢她们对你的照顾。”

    方玫一愣,感到意外又受宠若惊。爸妈很少关注她在学校里的事,甚至她读了高中大半年,他们连她在哪个班都不清楚。

    “好,回头我问问她们。”方玫回。

    旋即,她猜到,可能是方唯,将中午跟宫小白她们一起吃饭的事跟妈妈说了。不是可能,是肯定。

    等打完了电话,已经过去二十分钟。再过不久,宿舍楼就该关门熄灯了。

    “不好意思啊。”方玫握着手机,十分抱歉地说。

    沈浩峥拍拍她头顶,“说什么呢,我怎么能打扰你跟岳母大人打电话。”

    “喂!”方玫原本挺郁闷,被他突如其来的玩笑话打断,那点郁闷的小情绪瞬间荡然无存。

    这通电话,不晓得沈浩峥听到了多少,他看向方玫的眼神异常温和、复杂。

    两人没能去湖边约会,一起散步走到宿舍楼下。

    沈浩峥突然转过身,“如果有什么不开心的事,记得跟我说。”顿了顿,他换上傲娇的表情,“男朋友本来就是当受气包的,我准许女朋友无理取闹。”

    方玫微微一愣,看向他。

    倏地一笑,她握拳锤了一下他的胸口,不轻不重,像砸了一团棉花在他的胸前,“好啦,我知道了。”

    沈浩峥包裹住她的手,轻轻握了一下便放开,“走了。”他边朝她摆手边后退。

    ——

    周五下午。

    方玫提前跟封媛和宫小白说过,去他们家吃晚饭。

    三个女孩子在教室里上完下午的自习课,到四点半的时候,一同出了学校。

    一起同行的,当然还有方唯。

    几人站在校门口商量了一下,搭出租车的话,一辆车坐不下,两辆车又有点浪费。考虑到方玫爸妈租住的地方,坐公交能直达,几人便乘坐了校门口一辆公交车。

    亮黄色的公交车摇椅晃,装了满车的乘客,慢悠悠朝前驶去。

    没空位了,宫小白靠着车厢站立,不用伸着手臂去够那高于头顶太多的扶手。

    不晓得晚上什么时候能回来,她趁这机会,掏出手机给宫邪发短信,“我晚上去同学家吃晚饭,你可以晚点来学校。”

    宫邪回,“哪个同学?”

    宫小白抿唇,打字回复,“方玫呀,我以前的同桌。”

    宫邪:“嗯,我知道了,注意安全。”

    隔了一会,可能不太放心她一个女孩子,在大晚上去别人家吃饭,还要坐车回学校,又发了一条短信:“吃完饭发个地址过来,我去接你。”

    宫小白:“好哒。”

    宫邪盯着那一枚小小的红色爱心看了许久,笑了笑,将手机放进办公桌的抽屉。

    宫小白握着手机,傻笑了一通。

    方玫瞥见她眼中带笑,打趣道,“跟男朋友发短信啊?”

    宫小白抿唇嗯了声。

    方唯好奇地看过来,忍不住插话,“你也有男朋友?我以前就听说明德一高纪律严明,学生们普遍学习好,没想到哦,这么多学生谈恋爱。”

    她这话一落,公交车上许多学生都望着她,他们都穿着明德一高的校服。

    方唯吐了吐舌头,当即不说话了。

    方玫抓着头顶的扶手,手有点酸,也跟着宫小白靠在车内壁上,小声在她耳边说,“你跟宫爷到哪一步了?说来听听,我很好奇诶。”

    宫小白瞪了她一眼,脸红得跟外面的夕阳染了色似的。

    脑中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开学前那一晚,耳边也奇异般地响起他魅惑的喘息。

    她好像出现幻觉了,愣了少顷,回过神来发现身处吵吵闹闹的公交车上,而非静谧美好的夜晚。她擦了擦发烫的耳朵尖儿,埋下头。

    方玫碰了下她的胳膊,“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恰是这时候,公交车停在一个站口,有人下车。宫小白往后走,想躲她远一点,坐在后面的座位上。

    旁边下车的人不小心撞了她一下,下车的人多,她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手肘被一个人扶住了。

    “小心一点。”男生的声音很熟悉。

    宫小白抬起头,罗川清秀的脸映入眼帘,他眼中带着惊魂甫定的紧张,好似担心自己伸手不及时,会让女孩摔在地上。

    “是你呀,谢谢。”宫小白站直了,走过去坐在一个空位上。

    而罗川,敲坐她旁边的位置。

    公交车重新启动,往前继续行驶,车内的人少了一些,空气变得不那么燥热,车载空调的风终于显出了一丝轻微的作用。

    罗川偏头,朝她露出一个微笑,“你们逛街啊?”

    事实上,从她上车那一刻起,他就注意到她了,她跟她的朋友们一起上来的。可她一直低头看手机,脸上时不时露出娇羞的笑,过了一会,她又和方玫说话,从头到尾没注意到他。

    “不是。一起去方玫家做客。”宫小白回。

    她转头看着他,“你呢?怎么没在教室里上自习?”

    罗川闻言就笑起来,“原来在你眼里,我是那种一心扑在学习上的人。我去附近的书店买学习资料,学校里的书店没我要的书。”

    “看吧,还说没一心扑在学习上,买书还不是为了学习。”

    罗川一愣,发觉自己说话前后矛盾了,耳后浮了一抹难以察觉的赧色。偏头看向窗外,想借此掩饰内心的信乱。

    可,在学校外遇见宫小白实在难得,两人又第一次坐的这么近,衣角都能挨到一起,他根本不舍得浪费这样美好又难得的机会。

    他悄悄转过头,看向女孩的侧脸。

    她低着头,手机在手里翻来覆去地把玩,粉粉的唇微微抿着,从侧面看,是一道非常柔美的弧度,像花瓣的边缘。脸颊靠近耳朵的位置,能看见细小的毫毛,被夕阳染成了小片淡金色,可爱不已。

    “小白!”方玫在面前叫了一声。

    宫小白“啊”了一声,抬起头。

    方玫说,“我们要到站了。”

    宫小白点点头,起身从座位上离开,走到门边。

    公交车缓缓停靠在路边,宫小白扭头礼貌性跟罗川招了招手,“再见。”

    然后,头也不回地下车了。

    再见。

    罗川在心里默默地说。

    他那些心思,可能永远无法当着这个女孩的面说出口。只能装进漂流瓶里,随着波翻浪涌的海面起伏,飘远……

    其实啊,直觉这种的东西不止女生有,他能从女孩细微的表情中判断出,她可能有了喜欢的人。

    起先,他以为是司司,两人在读高一之前就认识了。可通过他们平时的相处看得出,宫小白并不喜欢她。

    后来,传出了校草喜欢她的绯闻,季燚喜不喜欢她,他不清楚。可能是喜欢的吧,毕竟她是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但她,明显不喜欢季燚。有些事情,靠双眼,其实很轻易能瞧出来。

    宫小白喜欢一个人的样子,可能像漫步在落英缤纷的桃林,一不小心就染了芙蓉满面,羞不胜羞。就像她刚刚看手机那样,眉眼都融着春色。

    ——

    方玫照着手机里的地址找到一栋居民楼。

    这地方位置很不错。

    采光好,楼下有公园,还有超市,距离他们学校也不算远,坐公交就四站。

    封媛落在后面,小幅度地扯了扯宫小白的衣角,小声说,“用不用买点水果啊?”

    宫小白心下诧异,她没有去别人家做客的经验,忘了要带礼物这一点。还是封媛细心,及时提醒了她。不然,方玫爸妈该以为她们没礼貌了。

    她小声回,“应该要。”

    方玫和方唯作为主人,走在前面为她们带路,扭头见她们落下一大截,喊道,“快点啊。”

    宫小白突然说,“要不你们先上去吧,我和媛媛在下面……转转。”她怕方玫拒绝,没直接说买东西。

    “转转?”方玫停下脚步,往回走了几步,“转什么啊?”

    宫小白指着封媛,撒谎说,“我想吃冰淇凌了,去旁边小超市买一个,封媛陪我。你们先上楼,告诉我们是哪一户,我们买完就上去。”

    她喜欢吃,方玫是知道的,不疑有他,“5楼,502。那我们先上去了。”

    她们姐妹俩走进楼道,宫小白才挽着封媛的手臂,在她腰上掐了一下,“幸亏你提醒。”

    封媛怕痒,身子弓成了一只虾子,不停躲她。

    两人打打闹闹地进了一家水果超市。

    不想浪费时间挑选,一人拎了一个水果篮。店家说花篮里装的都是进口水果,每种都清甜可口,外观还漂亮,适合送人。

    两个小姑娘也不懂,纷纷掏钱付账。

    上了五楼。

    宫小白抬手摁了门铃。

    里面传来温柔的女声,“玫玫,是不是你的同学来了?快!快去给人家开门。算了,还是我去开吧,你把水果切好了——”

    话音随着开门声断了。

    身材瘦弱的女人,穿着绛红色短袖,黑色宽腿裤,外面套着蓝色的花布围裙,手里还举着锅铲,一副刚从厨房冲出来的样子。

    她脸上挂着既开心又意外的笑,眼角布满岁月的痕迹,那是随着一圈圈年轮增多刻画的纹路。

    “阿姨好。”宫小白和封媛齐齐说。

    “你、你们好,你们好。”方母把手在围裙上抹了一下,她没想到女儿的朋友是两个这么漂亮精致的小姑娘。

    前头这个小姑娘哦,额心还长着美人痣呢,她只在电视剧里看见过。

    “嗳,瞧我,人老了反应就是慢。快进来快进来。”方母错开身子让两人进来,“不用换鞋了,我明天大扫除。”

    宫小白和封媛抬高手里的果篮,“阿姨,这个放哪?”

    方母诧异地睁大了眼睛,“哎呀,你们太客气了,来就来了,怎么还带东西啊。还在上学呢,哪里有钱买这些。”

    方玫听到声音,从厨房里出来,看见这情况,脸冒黑线,“你们……居然骗我,说好的买冰淇凌呢。”

    宫小白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撒谎,“哦,冰淇凌已经吃了。”

    方唯回房间换下校服,穿了件家居裙,拉着方玫小声说,“你真是的,应该把沈浩峥也叫过来,反应妈又不知道他是你……”

    方玫推了她一下,示意她闭嘴。

    方母人到中年,耳朵却不背,听力比一般年轻人还灵敏,她刚准备到厨房,闻言一愣,“沈浩峥是谁?听着像男生的名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