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14章 满足了吗?

时间:2018-03-09作者:三月棠墨

    ,!

    宫邪猝不及防,倒抽了一口凉气。

    接个吻,对他来说没什么。

    可怀里的丫头明显不是单纯的接个吻,手从他脖子往上滑,插进他带着氤氲湿气的头发里,触碰到了最底下敏感的头皮。

    一股股酥麻的感觉从头顶往下灌,蔓延至全身。一滴滴汗比之前的水珠还猖狂,顺着鬓发往下淌。

    耳边是呼呼的空调风声,明明是凉风,他却觉得从里面吹出来的是热风。

    “小……小白。”他从唇齿间碾出这两个字,已是万分艰难。

    宫小白“唔”了声,舌尖从他启开的唇缝里钻进去。

    她犹如褪了皮的鱼精,幻化成人形,身体的柔软和粘腻却没褪去,要不然他怎么摸到哪里都是光滑细腻的东西。

    手不知道碰到了哪里,大概是她的背,有一块布料硌手。

    “这东西……怎么解?”粗哑的嗓子如同沙砾在光滑的地板上打磨,带着几分不可察觉的难耐。

    哎?

    什么东西?

    宫小白终于找回一点神智,感觉到他的手放在她背上。

    哦,他说的应该是……

    半晌得不到她的回答,宫邪探臂打开了床头柜的一盏小灯,微弱的暖黄的灯光从灯罩里洒出来,照亮了床头一块不大不小的位置。

    宫邪睁开了黑黢黢的眼睛,看到小女孩躺在身下,脸上是他之前在黑夜中无法窥视的红晕,红唇微张,每一处都透着诱人。

    半个雪白的美背对着他,让他看到了那个阻碍着他的东西。

    一小块浅紫色的布料,没有拉链,没有扣子,没有系带……怎么解开?

    宫小白呼呼喘了几口气,想把手绕到背后,又不好意思,声音小得跟蚊子一样,“搭、搭扣……”

    寂静的空间里,两个字轻而易举落入宫邪耳朵里。

    他观察了下,里面有小钩子……

    指尖轻轻一挑,解开了。

    啪——

    床头灯再次关上。

    室内唯一的光线随着一声轻响消失无踪,重新陷入一片茫茫墨色。

    男人的呼吸声有点大,仿佛夜幕下匍匐的野兽,逮住了一只可口的猎物,不舍得吃,却只是在股掌间把玩。

    ——

    翌日,清晨。

    宫小白很早就醒了,摸了摸身边的位置,人不在。

    耳边微动,听到了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宫邪在里面洗澡。

    意识一点点回转,昨晚那些混乱的模糊的画面开始渐渐在脑中成形,绘成一帧帧生动的画面。

    昨晚……没做,宫邪仅仅摸了她,她整个身子像煮沸的水,滚烫。

    那时,他在她耳边问,“满足了吗?小女孩。”

    她回:“满、满足了。”

    天呐!

    她到底在意乱情迷之下说了什么!

    满足?

    想想都觉得好羞耻。

    “啪嗒。”

    门锁拧开的声音从浴室那边传来。

    宫小白蒙上被子,下意识屏佐吸。

    他的脚步由远及近,慢慢靠近床,啊,靠近了,靠近了,我要怎么办?装睡吗?总不能一直装睡吧?装刚刚睡醒?不行啊,一睁开眼就要面对他,昨晚是她主动的,好害羞……

    被子被人扯开了,宫邪看到了里面一张微红的脸,轻笑道,“还睡?莫不是忘记了今天开学。”

    啊啊啊啊!开学!

    宫小白睁开眼睛,对着近在咫尺的一张帅脸,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招了招手,“早啊。”

    “早。”宫邪拔了手机充电器,发现收信箱里进来几条短信,他就站在床边回复消息。

    宫小白手忙脚乱地爬下床。

    有点不对劲。

    胸前空荡荡的……

    她扭过头,看到了枕头边,躺着的,浅紫色文胸。

    呃,昨晚解下来后,没有再穿上。

    悄咪咪观察了下宫邪,发现他正在目不斜视,非常专注地回复短信,根本没注意她。宫小白腾起一个健步,抓了文胸就钻进浴室。

    呼,好险,应该没看见。

    幸亏她平日里练跑步,现在的速度有所提高,不然真不知怎么办才好。

    忽然觉得,跑步速度是人至关重要的一项技能!

    浴室的门关上,宫邪的目光才从手机上,转移到门边,唇边露出一个似有若无的笑。

    小丫头,以为能瞒过他的眼睛?

    他手指不自觉收拢,昨晚的感觉,还在……

    ——

    车子停在明德一高学校门口。

    门口的私家车太多,堵得水泄不通,像他们这种来得晚的,压根没办法将车子开进去。

    莫扬下了车,从后备箱里拎出皮箱。

    一个白净俊俏的小哥哥推着粉色的小皮箱,这幅画面简直不要太养眼,路人纷纷投过来目光。

    宫小白笑了声,从他手里接过皮箱,“你可以回去了,我自己报道。”

    “啊?”莫扬愣了一下,脸色变了变,一面不敢不听宫邪的命令,一面又不好回绝宫小白,只得说,“爷吩咐我把你送进学校,帮你报道完了再回去,我还要跟他汇报……”

    “这样,你送我进去,报道我自己来,这样总行了吧?”宫小白提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这样呢,你也算把我送进学校了,报道什么的,就是填个遍,缴个费,很简单的事,我自己就能行。”

    莫扬拗不过她,妥协了,“那好吧。”

    两人一起往学校里走。

    莫扬又从她手里拿走了小皮箱——让家里的小姐拿着重东西,他这当司机的两手空空,未免有点不像话。

    宫小白笑了笑,没拒绝。

    九月初,暑气未消,燥热的空气仍让人感觉像行走在一个巨大的蒸笼里,一股接一股的热浪扑在脸上。

    宫小白从身后书包里掏出一个本子,当作扇子,在脸上不停地扇。

    她瞅着莫扬的侧脸,“哎,你有女朋友没?”

    没想到她突然提起这个问题,莫扬怔神了一会儿,摇头,“没有。我一心想进军营,暂时没考虑过这个。”

    宫小白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她从秦沣那里了解过莫扬的情况。妈妈很早就去世了,爸爸一个人把他拉扯大,却死于一场灾难,家里的房子都成了废墟,亲戚近邻都自顾不暇,他便只身一人带着点补贴来到了帝京。

    “小白。”封媛双手握着书包带跑过来。

    开学第一天,她没穿校服,穿着件白色的雪纺裙,裙摆有微往外翻的小褶皱,看起来就像荷叶的边缘。

    “好巧,刚从教学楼出来就遇上你了。”封媛打完招呼,看向她身后笔直站立的男人,有点印象,她去天龙居做客那一次,就是由他带进去的。

    宫小白问,“你已经报道完了?”

    “嗯呐。”封媛拨了拨前额沾了汗水的刘海,“我的东西都送到宿舍了,帮你和方玫各占了一个床位。”

    宫小白笑着说,“你太棒了。”

    她转过身,从莫扬那里拿过皮箱,“好啦,有朋友陪着我,你可以回去复命了。”

    说完,她摆摆手,迫不及待想跟封媛一起交流。

    莫扬点了下头,“那好,我先走了。”

    他走远了,两个女孩子才转过身,继续聊天。

    ——

    教学楼。

    高三教室在一楼,一班在一楼最前面最角落的位置,那里环境最安静,也最方便,拐过这个班就能直接走上回宿舍的道路。

    一班教室门前站着一个女孩,脚边放着大大的皮箱,从侧边看去,就是方玫,不过她穿着裙子,方玫在学校很少穿裙子。

    “啊,玫玫也来了。”宫小白跑过去拍了拍“方玫”的肩膀,“嘿,有没有被吓到……”

    女生转过身来,是一张与方玫有八分相似的脸,却不是她。宫小白愣住了,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女生看着她,经过最初的惊讶,脸色恢复如常,“没关系。”

    “不过你真的不是玫玫吗?”宫小白不死心地追问。

    女生听到这个名字也愣住了,“你说的是,方玫?”

    刚提到这个名字,方玫就走过来了,手里拿着两瓶冰红茶,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瓶身沁出一层细密的水珠。

    她看着宫小白和封媛,“你们过来啦?”

    两人愣愣地点了点头。

    方玫把其中一瓶冰红茶递给那个女生,“你身体不好,少喝点凉的。”

    女生笑笑说,“谢谢姐。”

    宫小白和封媛两人同时摆出一张问号脸,看看方玫,又看看女生。

    姐?!

    “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方唯,今年读高一。”方玫介绍完女生,又对她说,“这两个都是我的好朋友,宫小白和封媛。”

    方唯:“你们好。”

    宫小白、封媛:“你好。”

    几个人互相认识了。

    宫小白惊奇地看着她们姐妹俩,“哇,原来你们是姐妹,怪不得长得这么像,真的不是双胞胎吗?”

    方唯拧不开瓶盖,自然地递给方玫,“姐,帮我拧一下。”转而对宫小白说,“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不一样的好吧,姐的嘴巴跟我就不一样,鼻子也有点不一样,就是眼睛有点像而已。”

    听出女生好像不太高兴,宫小白没再继续说。

    方玫把拧开的饮料瓶递给她,“手续已经都帮你办好了,你的教室在三楼,上去吧。”

    “暂时还不想去教室,班里的同学我都不认识,坐在里面也没事干,我跟你们一起吧。”方唯喝了口饮料,咳嗽了两下,红着脸说。

    方玫转头问,“你们俩呢?”

    封媛主动说,“我的都弄好了,主要陪小白,她还没报道。”

    方玫拿出主意,“这样,我们等小白去报道完,然后一起回宿舍休息一下,中午再一起去吃个饭?怎么样?”

    “好。”几人一致同意。

    宫小白把小皮箱留给她们看着,自己跑去了一班。

    ——

    高三一班。

    “报告!”宫小白在门口喊。

    高三一班的学生们基本没变,老师却全换了,换成带毕业班有经验的老师们。

    班主任黄秋生,更是出了名的严厉。

    此刻他站在讲台上,双手背在身后,低头看着学生们上一学期期末的成绩单。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却因过度操劳,头发花白了一大半,穿着件白色带有黑色细条纹的衬衫,半旧的西裤。

    闻言,他抬起头,“进。”

    宫小白走上讲台。

    “来报道的?”

    “是。”

    “先把表格填了,下午再统一缴费。”黄秋生先递过去一张表格,上面已经有很多学生填写完毕了。

    在她低头写字的空挡,黄秋生凑上去看了眼,“宫小白……”然后,对照着成绩单,看她的名次以及成绩,“上学期期末考了年级46名。你这成绩还不错,不过也不能沾沾自喜,知道吗?向第一名季燚同学看齐,人家回回考试都是第一名。”

    宫小白边写边嘀咕,“哪能人人都考第一名啊。”

    “你说什么?”

    “没有没有,我填完了。”她将表格递过去。

    黄秋生看了眼,提醒说,“下午两点半之前必须到教室,我们下午就要上课,别迟到了。”

    “好的,老师。”宫小白乖乖点头,握着书包带跑出教室。

    ——

    方唯的眼睛红着跟兔子一样,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她面前,沈浩峥满脸通红,低声下气、语气无奈地道歉。旁边方玫的脸色也有点怪怪的。封媛更是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手足无措的样子。

    宫小白一出教室就看到这样一副画面。

    下意识地,她不敢出声,用眼神示意唯一一个好像远离风暴中心的封媛,张了张嘴,用口型问:怎么了?

    封媛拉她到一边,讲述了她去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

    原来是方玫暂时离开去上厕所的时候,沈浩峥来教学楼报道,犯了跟宫小白一样的错,认错人了。

    本来两姐妹就长得像,封媛又敲在一边,沈浩峥几乎坚信她旁边的女生就是方玫,上前去就从背后给了她一个拥抱。

    眼下,三个人都尴尬到了极点。

    方唯觉得受到了委屈。沈浩峥觉得自己不仅冒犯了别的女生,还对不起自己的女朋友。而方玫,更难受,一边是自己的妹妹,一边是自己的男朋友……思绪乱成了一团理不清的麻。

    宫小白听完了,忍不住抚额,还真是够乱的。

    “呃,那个……都别站这儿了,挺热的。”她举起手打破了三人之间笼罩的尴尬结界,“我看这样吧,我们先回宿舍收拾床铺。”她指着沈浩峥,“老沈你去报道,然后中午我们食堂二楼见,我请客,请大家吃个烤鱼怎么样?”

    宫小白站在三人中间,像个指挥士兵的将领。

    沈浩峥如释重负般喘口气,给宫小白投去感激的眼神,又对方唯说了句对不起,然后看向方玫,眼睛里满是抱歉,“我们中午见。”

    方玫抿唇点了下头。

    回到宿舍后,方唯的心情好多了,眼圈却还红着,看向方玫,“姐,那是你男朋友吗?”

    她没回自己的宿舍,而在她们高三年级的宿舍里。

    方玫嗯一声,开始跟宫小白两个人合伙整理床铺,先一起整理完宫小白的,再整理她自己,仿佛要让自己忙碌起来。

    脑海中那一幕挥之不去,她跑过来时,沈浩峥敲从背后抱着方唯。一个高大帅气,一个小鸟依人,看上去挺般配。

    方唯比她小两岁,两人并不是双胞胎,却长得极为相似,长相都随了她们的妈妈。

    方唯打从出生,身体底子就差,隔三差五小病不断,每次发烧都能让家里兵荒马乱,所有人围着她转。

    她这个做姐姐的,自然得听所有人的话,让着她,照顾她。

    方唯走过来,笑了一下,“你早恋怎么没告诉爸妈?”

    “你早恋会告诉爸妈?”方玫难得给她摆了脸色。

    方唯从小被家里人惯着,根本不好好学习,初中开始就偷偷化妆,穿高跟鞋,跟男生打情骂俏。这次能进明德一高,也是爸妈花了快两万买进来的,不是她凭成绩考进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