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06章 我想当兵

时间:2018-03-04作者:三月棠墨

    ,精彩小说免费!

    欢天喜地,宫小白终于放暑假了!

    她收拾完东西,跟方玫和封媛道别后就冲出了宿舍,往校门口飞奔。

    她刚才特意在宿舍里换了一件亮眼的鹅黄色的小裙子,跑起来裙摆飞扬,宛若一只灵活的小鸭子。

    “小白小姐!这里!”刚一出校门就听见有人叫她。

    小白脸跑了过来,脸上挂着汗珠,白白净净的皮肤泛着光泽,比女人的肌肤还要细嫩。

    宫小白认出他是天龙居的哨兵之一兼司机,之前出门的时候,送过她几次,便记住了他的名字。

    莫扬。

    “小莫,是你呀。”宫小白露齿一笑。

    莫扬解释,“爷和秦沣都有事,就让我来了。爷没告诉小姐?”

    “他……”

    刚准备说什么,宫小白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两声。

    她掏出来一看,是宫邪发的短信,“临时有事,让莫扬接你。”

    简短的几个字,是他的风格。

    她回:“好哒。”

    “我们走吧!”心情好,宫小白说话时总带着几分上扬的调子,感觉听着她的声音都忍不住弯起嘴角。

    莫扬替她拉开了车门,让她进去。

    他坐回驾驶座,发动引擎。

    车子缓慢在路上行驶。

    宫小白弯着身姿,往前倾,脑袋卡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中间的空隙里,“哎,我问你一个问题呗。”

    莫扬专心开车,被她猝不及防地出现吓到了。

    足足愣神好几秒,他才问,“什么事?”

    “你是怎么到天龙居来的?”她一个人坐在后面太无聊,玩手机没意思,从学校到天龙居,少说也得个把小时。

    莫扬思忖片刻,用了宫小白都没想到的认真语气,“我想当兵,做一名军人!”

    语气里的自豪快要溢出来,字字铿锵有力,砸在耳膜上震颤不已。

    少年的脸坚毅如刀削一般,挡风玻璃透进来的阳光都不敌他眼中的神采。

    “呃,恕我没搞懂,你想当兵跟你在天龙居什么关系?”宫小白问。

    莫扬回,“小姐你能好好坐吗?你这样怪吓人的。”

    “哦。”宫小白身子往后,端端坐在后座上,顺便从书包里掏出一袋地瓜干,边吃边听他讲,把小莫当成说书的了。

    莫扬娓娓道来,“小白小姐可能不知道,我爸死于一场地震中……”

    宫小白张了张嘴,半截地瓜干从嘴里掉出来,“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要提起你的伤心事,我……”我就是太无聊,想听故事,没想到又是一个悲剧。

    “没关系,过去很多年了,我已经不难过了。”莫扬甚至笑了一声,缓解情绪,“我能活下来,全靠过来支援的军人,我被压在一堆残垣废墟中,是他们赤手双拳扒开一块块石板,把我从里面救出来的。”

    宫小白停止了吃东西,专心听他讲。

    “后来,我就特崇拜他们,一心想入伍当兵。”说到这里,他苦笑,“可惜我没能考上军校,特招的时候也没能招上。”

    “然后呢?”宫小白追问。

    莫扬打方向盘,驶入另一条道,接着说,“我听说帝京宫爷那里也能特招,只要你的能力入了他的眼,就能被他送进枭鹰军校。对了,枭鹰是一等一的军校,宫爷曾在那里任过教官。”

    顿了顿,换上失望的语气,“我想的太天真了。像我这种,连普通军校都入不了的人,怎么还奢望能被宫爷挑中。”

    宫小白觉得他说话好好玩,听乐了,不停追问,“然后呢然后呢?”

    “我买了个帐篷,带着干粮,在天龙居外守了一个多月,最后是曹亮见了我,把我带进天龙居。”莫扬捋了捋前额的发丝,丧气道,“我那时才知道,宫爷根本不在天龙居,更不在帝京,我白白等了一个多月,还差点饿死。”

    宫小白扑哧笑了。

    “曹亮觉得我很有毅力,在听了我的事后,打电话跟宫爷说明了情况,希望爷能给枭鹰军校打个招呼,让我进去。”莫扬也笑了,“我当时高兴的啊,围着曹亮转,希望听到爷的回复。”

    提到宫邪的名字,宫小白更有兴趣了。

    以她对那个男人的了解,他应该不会答应。

    不然,小莫也不会眼下还在天龙居当个小哨兵。

    莫扬故意卖关子,“小白小姐你猜爷说什么?”

    “他拒绝了?”

    “是啊,不仅拒绝了,还狠狠教训了我,说我是盲目崇拜,压根没领会军人二字的意义。最后,还是看在曹亮的面子上,答应留下我,并且承诺,只要我能在天龙居坚持当三年哨兵,就让枭鹰军校破格收下我。”

    末了,他补充,“这才过去一年,我还有两年要坚持。”

    宫小白靠在椅背上,拍着手边的座椅,笑个不停,“还真是他的处事风格。”

    有些事她未必不明白,一开始他对她冷漠,多半是因为他觉得她的喜欢是一时兴起,不能长久。

    “那你要加油了!”宫小白说着鼓励的话。

    莫扬笑了笑,笑里有几分释然。

    爷的眼神犀利,看所有事都比一般人透彻,他或许是对的。

    短短一年的时间,磨光了他的热忱,流干了他的热血,如果不是宫小白提起,他几乎忘了自己的初衷,以为自己就是个默默无闻的小哨兵,偶尔当个司机,日子舒服,每个月还有固定的薪水……

    ——

    下午五点半。

    宫小白听到外面有汽车开进来的声音,忙关了电视,踮着脚跑到了门后。

    两位阿姨见了,“小白小姐你……”

    “嘘。”宫小白竖起食指抵在唇边,“别说话。”

    她从猫眼里看见了宫邪缓步而来,兴奋得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泄出了心底快乐的声音。

    她轻轻地搬了个矮凳,放在门边,方便他一开门就能看见她。

    想想都惊喜感爆棚。

    目睹这一切的两位阿姨目瞪口呆:小白小姐真会玩,感觉这一个暑假都不会无聊了呢!

    秦沣去停车了,进门的永远只有宫邪一个人。

    推开门,一道矫健的身影扑了过来,是一只小粉猫儿。

    宫邪顺手抱住了。

    她很长时间没玩这种吓唬人的游戏,他有点措手不及,好在他的反应能力够快。

    忽然想起她刚来天龙居那会儿,特别喜欢在猝不及防下跳到他身上,各种偷香窃吻,像个小流氓。

    现在也没改掉这坏毛病。

    “有没有想我?!”宫小白仰面问。

    宫邪眼睛里有暖暖的笑意划过,面上却是惯常的寡淡。

    “有没有啊?”小女孩不依不饶地问,有点无理取闹。

    宫邪纵容一笑,“嗯。”

    得到准确的回复,宫小白满意了,红唇贴在他唇角亲了一下,她刚吃了一盒冰糕,嘴唇凉凉的,带着浓浓的奶香。

    凉爽得让人想把这两片唇放在唇齿间碾磨,想到此,宫邪的眸子深了深。

    “哎哟,我错了,不该这么快过来。”秦沣怪叫一声,装作什么都没看见,事实上,他什么都看见了。

    曹亮拎着水桶,一瘸一拐地跛来,“怎么了?”他是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宫小白已经从宫邪身上下来了,站在旁边,学着宫邪一脸坦然。

    秦沣箍着他的脖子,笑笑,“没什么没什么。”

    宫邪往楼上走,宫小白就跟小尾巴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上来,我跟你说件事。”

    宫小白噌噌噌往上跑,与他站在同一级台阶上。

    两人一同上楼。

    宫邪:“想出去玩吗?我过几天有空闲时间。”

    “……”

    没听到回答,他转眸问她,“不想?”

    宫小白狂摇头,“不是不是,我太意外了!你要带我出去玩吗?我想去啊。”

    他带着她,去哪儿都可以。

    世上总会有那么一个人,让你心甘情愿交付一切,愿意跟随他的脚步,走他喜欢的路,吃他喜欢吃的菜,听他喜欢的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