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203章 她浑身上下都发着光

时间:2018-03-04作者:三月棠墨

    宫邪看向舞台上从容不迫的小女孩。

    第一次,感觉到她浑身上下都发着光,与印象中那个爱疯爱闹的傻丫头截然不同。

    对手每一次话音落地,她都能很快从嘴里吐出韵味至浓的诗句,仿佛身上藏着小宝库,源源不断地跳出她需要的东西。

    宫小白成功逼退了一名对手,扬眉朝观众席一笑。

    她晓得,他在暗处看着他。

    诗词比拼进行到最后一轮,宫小白在心里无奈摊手,暗叹:居然没有一个能打的。

    最后一轮,宫小白的对手是高二文科一班的学霸。也是一名女生,名叫邓雅婷。

    主持人颊带笑容,站在两人中间,对着台本念,“恭喜两位成功晋级到最后一轮。有什么话想对对手说吗?”

    宫小白:“没有。”

    主持的女生脸上一晃尴尬的神色,旋即露出更为端庄优雅的笑容。

    主持人和参赛选手偶尔交流几句场外话,能达到暖场效果。但这种小交流一般不会提前彩排,主持人问的问题也都轻松简单,很容易回答,却没想到有宫小白这样耿直的女生。

    简直有点像砸场子了。

    “那好,我们开始。”女主持人浅笑,腔调平缓地说,“请说出带花名的诗句,每人一句,直到对方接不上来。”

    她在两人身上睃了一个来回,“请问谁先开始?”

    对面的女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昂着头,略显傲慢,“当然是学妹先来,先来的占优势嘛,我这个当学姐让着点应该的。”

    她这话,让全体高一学生心里不舒服了。

    她如果输了,别人会觉得宫小白胜之不武,毕竟最先说的人多占了一个机会,很有优势。

    如果她赢了,那叫赢得相当漂亮。

    宫小白扬扬下巴,同样的傲慢。有邓雅婷在先,她这举动倒不会让人不舒服,只觉得怼得可爱。

    “那就谢谢姐姐了。”她露出个甜美的笑容,脆生生的嗓音如同撒了一把糖果,“何物不为狼藉境,桃花和雨更霏霏。”

    下面的同学小声谈论:

    一上来就用这么生僻的古诗?

    邓雅婷脸上的笑容有点僵了,还是很快接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宫小白:“红袖织绫夸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

    邓雅婷被她这操作弄得发慌,一般情况,前半段都是简单常见的诗句,到最后,知识储备越发匮乏,慢慢偏向生僻诗句。

    宫小白怎么完全不按套路来?

    定了定神,邓雅婷道出:“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宫小白毫不迟疑,“闻道梅花坼晓风,雪堆遍满四山中。”

    邓雅婷:“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宫小白:“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邓雅婷:“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宫小白:“海棠风外独沾巾,襟袖无端惹蜀尘。”

    邓雅婷:“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

    两人之间仿佛有火花在迸射,学生们大叹:这大概是看了这么久以来最精彩的一轮比赛了。

    有学生如梦初醒,“我忽然发现,宫小白说的诗句不仅生僻,还都不是同一种花诶。”

    众人回想,好像真的是这样。

    桃花、梨花、梅花、杏花、海棠……种类都不同。

    邓雅婷同学额头已经开始冒汗,“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宫小白依然从容,“桂花寥寥闲自落,流水无心西复东。”

    宫邪背往后靠,闲情觑着舞台上那丫头,捕捉她每一个狡黠得瑟的小表情。

    他听见她说,“蜀国曾闻子规鸟,宣城还见杜鹃花。”

    站在宫小白对面的女生哑口无言,“花……花……”她一边绞尽脑汁搜索,一边喃喃出声。

    邓雅婷由最初的自信飞扬,变成了灰头土脸。

    她急得绞紧了手指,明明昨晚看了很多诗句啊,她怎么一句都想不起来,怎么回事?大脑一片空白。

    她抬起头,看向对面。

    宫小白还是一脸笑意,一直看着观众席的后排,也不知看着谁,眼睛弯弯,把“心花怒放”四个字写在了脸上。

    女主持人在倒数,“十、九、八……”

    邓雅婷蓦地回神,张了张嘴,吐不出一个字。

    “三、二、一!”女主持拍手,“恭喜一班的宫小白获得诗词比拼的冠军。”

    宫小白转过身,面朝观众,两手拎着校服裤子,像拎着小礼服裙摆那样,微微鞠躬,“谢谢大家。”

    底下的学生全被逗笑了。

    第一排的领导老师们都忍不住放声大笑。

    姚军第一个站起来鼓掌,“太棒了,我们班的骄傲!”

    接着,学生们全部鼓起热烈的掌声。

    宫小白像小兔子一样,没从舞台左右两边的台阶下来,而是直接从高台上蹦下来,沿着过道往后面跑。

    所有人的目光追随着她,众星捧月般送她到后面,依稀能看见那里坐着个男人。

    一抹瘦削挺立的半身影子,如同墨色的雕塑,充满了岁月沉淀下来的韵味。

    谁啊?

    光线太暗,看不清。

    宫小白端坐在宫邪身边的位置上,双手规规矩矩搁在膝盖上,姿态优雅,仿佛还是刚才那个在台上满腹经纶的文气女子。

    她悄悄地偏过头,眼睛眨了几下,“你刚刚看到了吗?我表现得怎么样?”

    宫邪惜字如金,“很棒。”

    出乎他的意料,颠覆他的认知,他不得不再次思考她的身世。

    宫小白开心地握住他的手,“我一直很棒,你没发现而已。”

    轻轻一句话,却给宫邪迎头一击。

    他对她的了解确实甚少。

    除了清楚她的习惯,她的喜好,她流露出的想法,对于她在学校里的其他事,他一无所知。虽然,她们时常互通电话、短信,但那些只言片语,并不能概括她的全部。

    甚至刚刚,他都不晓得她这么博古通今。

    “我以后努力发现。”算是对她刚才那句话的回应。

    宫小白没想那么多,开开心心地跟他一起看比赛。

    “还有多长时间结束?”宫邪问。

    宫小白悄悄拿手机看了眼,“还有好长时间呢,你不想在这里呆了吗?”

    宫邪捏着她的下巴,“这倒没有。”

    接下来是汉字听写。

    宫小白看到方玫走上舞台,激动地欢呼,大喊,“玫玫,加油!”

    宫邪挽唇,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样子。

    以方玫的优秀,汉字听写这一环节的冠军非她莫属,宫小白可是亲眼见她最近走哪儿都揣着本汉语字典。

    在喝彩声中,方玫眨了眨眼,走下舞台。

    沈浩峥挥舞着双臂,不停叫好,颇像明星的应援团队长。

    时间如沙漏中的细沙,一点点流淌。

    六点一刻,宫小白捂着肚子,小声说,“好饿。”

    宫邪向来对舞台上的娱乐项目不感兴趣,他只是为了她而来。

    “走,带你去吃饭。”

    “现在?”宫小白说,“可是出口在前面,我们这样出去会不会太引人注目了?”

    宫邪笑,“谁告诉你后面没出口?”

    宫小白回,“我们班班主任说的。”

    礼堂前面和后面都有出口,只是后面的门常年锁着,并没有使用过。宫邪来的时候,跟校长打过招呼,找人开了后门。

    不然她以为他是怎么悄无声息地进来?

    宫邪牵起宫小白的手,从后门往外走。宫小白可做不到像他那样坦然无谓,她弯着腰,小心脚下,尽量不发出声音。

    忽然,身后传来悠扬的钢琴曲。

    一声声悲戚的哀鸣如潺潺水流从钢琴中倾泻出来。

    宫小白诧异回头。

    看清了舞台上那个帅气的侧影,是季燚。

    他不是没报名参加吗?

    这个疑惑刚起,她看到男生忽然抬眸,看向了后排,那里已经没有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