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190章 实在太好吃啦

时间:2018-03-01作者:三月棠墨

    一个星期过去,又到了放假回家的周五。

    再有一个多月就要期末考,宫小白收拾了满满一书包的资料书、卷子。

    书包太重背不动,她只好抱在怀里。

    六月份的天,太阳炽烤着大地,道路两边的不知名小树上的叶子已经晒得打起了卷儿。

    宫小白校服外套脱了搭在肩膀上,穿着里面一件纯白t恤,两条白藕节似的手臂几乎与短袖的颜色融为一体。

    她今天绑了两个辫子,摆在身前,多了丝恬静。

    出了教室,身边便多了一道身影。

    季燚伸手从她怀里拿走书包,拎在手里颠了颠,“你带这么多书,能看完?”

    宫小白一看是他,唇角弯弯,“带回去就图个心安理得,不一定看呀。”

    因为先前那个雨夜,季燚讲了他妈妈的故事,宫小白面对他,总有几分同情?还是别的说不清的情绪?她不晓得。但两人之间的关系明显近了许多。

    季燚被她这说法逗笑了。

    心想她倒挺实诚。

    “给我吧,很重的。”宫小白伸手。

    季燚手抬高一点,避过了她的手,“我帮你拎。”

    宫小白本也不是喜欢纠结这些的人,欣然接受。她从兜里掏了颗糖果,几下剥掉糖纸,喂进嘴里,吮着糖果的甜味。

    夏天的糖果容易化掉,放在兜里的时间长了,表层就会黏黏的,粘在糖纸上,所以她没敢装太多。

    摸了摸,兜里还有一颗。

    “你吃糖吗?”宫小白举起一枚粉红色包装纸的糖果。

    季燚看着她指尖捏的小糖果,抬手去拿,指尖与她的相触,仿佛被小虫子叮了一下,轻微的酥麻,他很快掩饰了异样,笑着说,“谢谢了。”

    他没吃,装进了兜里。

    校门口。

    宫小白隔老远看见了立在车身的男人——秦沣。

    怎么不是宫邪啊?

    她不由自主将心里的话嘀咕出声。

    季燚愣了一下。

    “有人来接我了,我先走了。”她匆匆忙忙从季燚那里拿走了自己的书包,抱在怀里。

    季燚也看到了宫家的车,以及那位爷的助手,抿了下唇,“人多,慢点走。”

    这一会儿刚放学,校门口的私家车很多,人来人往。她走路又一贯喜欢蹦蹦哒哒,容易撞到人。

    “拜拜。”宫小白抱着书包不方便,动作艰难地挥了挥手。

    两人说话的工夫,秦沣已经阔步走来,接了小姑娘怀里的大书包。

    宫小白首先问,“宫邪呢?”

    季燚还在边上,闻言心里一颤。尔后,手插兜里握了拳,不经意碰到兜里那枚小小的糖果,握在了手心。

    秦沣觑了眼季燚,眉头紧了一瞬又松开,“爷临时被国外来的几个合作商拖住了,没能走开,让我先过来接你回家。”

    宫小白哦了声,表示理解。可也掩不住心底那一点没能及时见到他的小失落。

    认识以来,季燚对她的微表情有一定解读,几乎在第一时间知晓了她的情绪。

    她大概不会知道,这一刻,他心底的失落比她的还要浓重。

    ——

    宫小白回到家,扔下书包,回到久违的闺房,先趴在床上眯了一会儿,然后起身换了衣服。

    换了一条浅粉的棉布直筒裙。裙子两边各开了一个小岔儿,裙摆太短,她在里面穿了条小短裤。舒适又凉快。

    走路的时候,偶尔动作幅度大,会露出里面的短裤,忽隐忽现,格外撩人。

    胳臂和腿儿都露在外面,越发显得整个人玉雪一般可爱。

    换完衣服的第一件事,就是搜刮冰箱和厨房。

    宫小白拉开冰箱两扇门,毫无意外,里面被各种她爱吃的水果、零食填满。来回扫了几眼,她手指在小下巴上敲了敲,“先宠幸哪个好呢?”

    扒拉着冰箱门,她探手拿了盒酸奶,拆掉吸管,插进锡纸孔,鼓着腮帮子猛吸几大口,冰凉凉的感觉太酸爽了。

    她脚上塔拉着双柠檬黄的人字拖,跟兔子似的蹦到厨房,皱皱鼻子,“阿姨,你在煮什么啊,好香。”

    “就属你的小鼻子最灵!”厨房里就毛阿姨一个人在,她调小了火,转过身刮了下宫小白的鼻子,“炖了点羊肉。”

    宫小白更用力地皱了下鼻子,凑近那白气袅袅的瓦罐,忍不住揉揉肚子,“这个炖好了吗?”

    毛阿姨一见这小丫头的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笑得眼角的皱纹开了花,“想吃了?”

    “恩恩,能吃吗?”

    “中午就开始炖了,早就熟了,我这才调了小火,一直温着。”阿姨笑眯眯地说。

    宫小白中午本来就没吃饱,刚喝了一盒酸奶,更饿了,“我想先吃一碗。”

    阿姨想了想,提议,“要不,就着这汤给你煮点面条?爷估计晚上才会回来。”

    吃货本性完全暴露,宫小白狂点头,“好啊好啊。我想吃上次买的那个龙须面。”

    “好的。先去外面玩会儿,做好了我叫你。”阿姨说着,开了旁边的电磁炉,放了个小锅在上面,“煮面快,也就几分钟的时间。”

    宫小白讨好地搂着阿姨说了几句软话,蹦着出去了。

    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阿姨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出来了。

    宫小白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又是最爱看的综艺节目,她笑得前仰后翻。

    闻到香味的宫小白立刻扔了遥控器,蹦蹦哒哒跑到餐桌旁。

    “哇,好香好香!”

    白瓷碗里盛着汤面,一块块切好的羊肉片一字排开铺在面上,还甩了把小青菜,看着就令人食欲大增。

    阿姨笑说,“知道你不喜欢吃葱花,没放。”

    宫小白迫不及待地捧着碗,嘴巴接着碗口嘬了口汤,炖了几个小时的羊肉汤,太鲜美了。

    她握着筷子挑起一撮面条,吹了吹热气,吃进嘴里,细细的龙须面浸着肉汤的味道,堪称人间美味。

    实在太好吃啦!

    大热天吃着烫呼呼的面,不一会,她的小脸就被熏得通红通红。

    吃的只剩下汤底时,那个本该晚上才回家男人忽然出现在玄关。

    宫邪脱了西装外套,挂在臂弯。

    一抬眸,看见了餐桌旁那个老神在在,翘着二郎腿吃面的丫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