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189章 我是你的,跑不了

时间:2018-03-01作者:三月棠墨

    翌日。

    吃早饭的时候,方玫还是非常“巧合”地遇到了沈浩峥。

    在食堂里,隔着层层学生,大男孩屁颠颠跑过来,送上热腾腾的包子和豆浆,一共三份,连宫小白和封媛都考虑到了。

    方玫脸朝上望了眼天花板,“你干嘛?补偿期已经过了。”

    “不是补偿。”沈浩峥单肩挎着书包,手攥在肩上的书包带上,支支吾吾,“我、我想问你,你考虑好了吗?”

    周围都是好奇看过来的学生,他声音压得很低,不想让人听见。

    昨晚,他颇费了一番心思,问到了她的号码。

    发了短信询问:能当我女朋友吗?

    方玫没直接拒绝,而是回:我考虑一下。

    所以,才有了刚才的对话。

    方玫没拒绝,就代表他还有希望。他一大早就来食堂排队,买好了早餐,又激动又不知所措地等待。

    方玫咬着豆浆吸管,刚榨出来的豆浆,太烫,她也不敢喝,低头红着脸含糊不清说,“就一个晚上,我没考虑清楚。”

    沈浩峥愣了一下,并没有很失落,笑着后退着走,边退边说,“那你慢慢考虑,慢慢考虑……”慢慢地,他消失在人群中,徒留一抹灿烂的微笑。

    宫小白大口吃着不用排队买来的包子,咯咯笑,“哇,篮球王子超温柔诶。”

    “你确定宫邪听到这话不会揍你一顿吗?”方玫咬下一口包子,恶狠狠地反击。

    宫小白立马捂住嘴,像只受惊吓的小兔子,“唔,我可什么都没说。”

    “出息!”

    三人不需要挤着排队,施施然出了食堂。

    下了一夜的雨,空气分外清新凉爽,夹杂着雨水和树叶的味道,沁人心脾。

    封媛小声问,“玫玫你真要答应吗?”

    “答应啊,为什么不答应。”方玫嚼了嚼嘴里的东西,咽下去,一本正经的语气,“我应该是有一点喜欢他的。”

    “那你刚才……”

    明明没谈过恋爱,方玫却装作个中老手的样子,大手一挥,指点江山,“我当然不能给他一种我很好追的错觉,我得先吊着他,能托多久是多久,顺便考验一下他的耐心。”

    封媛:“……长见识了。”

    宫小白一愣,嘴巴张大,彻底呆住。

    那像我这种主动出击,巴不得挂在他身上的女孩子,岂不是太惨?!

    几人到了教室,时间太早,早读未开始,大部分学生还没来。

    宫小白想了一路,还是忍不住给宫邪发短信:“我很好追吗?”

    宫邪:“?”

    宫小白:“哦,我没事。”

    问了也是白问。她这不是好不好追的问题,是宫邪根本没追过她。委屈巴巴。

    宫邪:“发生什么事了?”

    他刚起床没多久,正在衣帽间里换衣服,单手系纽扣,盯着桌面上的手机。面前的全身镜里,映着宫邪英挺帅气的面容。

    长身玉立的男人,有着绝然尘世的气质,那双冷冽的眸子却溢出丝笑。

    这丫头又想到什么了,跑来折腾他。

    宫小白回了干巴巴的两个字,“没有。”

    宫邪整理好西装,又紧了紧袖口,拿起桌案的手机。

    手指往上滑,看到最初的那条短信。

    我很好追吗?

    他猜测,可能小丫头身边有人恋爱了,对比自己,让她生出了纠结的情绪。

    傻丫头,爱情这种东西,就算他至今未能参悟透彻,却也明白,它没有一种固定的形式。

    不过,为了安慰这丫头,他敲字回复,“你好不好追我不知道,但我很难追。”意思是:我这么难追,都被你追到手了,足以证明我对你与众不同。

    宫小白这孩子对待感情上,脑筋太直,完全没能领会深层次的意思。

    “要不你追试试,看我好不好追?”她回。

    宫邪按了按眉头,拿着手机走出衣帽间。他就知道,这丫头在折磨他。

    想了想,他拨通了她的电话。

    宫小白捂着手机又一头钻进桌子底下。

    方玫见状:“……”擦!搞得她以为要发地震了!

    “歪?”宫小白甜甜地唤。

    方玫搓了搓手臂上的鸡皮疙瘩,萌妹子真卖起萌来,谁都招架不住。

    宫邪听到那边的声音愣了愣,唤了声,“宫小白。”

    “恩?”

    “我现在要追你,答应吗?”

    “答应。”几乎在他问出的下一秒,毫不迟疑地,答应他!

    宫邪拳头抵在唇角,克制着不让自己笑出声,语气严肃,“好了,我追上你了。那么请问这位姑娘还有别的事吗?”

    宫小白懵了。

    我刚才说了什么?

    玫玫说男人追求你的时候不能急着答应,得先考验他……

    那边,宫邪轻笑,“不要想东想西,好好学习。我是你的,跑不了。”

    没等宫小白回应,宫邪挂了电话。

    宫小白这下彻底懵了。

    我是你的。

    是你的。

    你的。

    耳边一直在循环这句话。

    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好激动啊!

    宫小白抱着手机狂跳起来。

    可是她忘了自己蹲在桌子底下,就这么,非常不幸地,脑袋砰地一下,磕到了桌底木板。

    方玫顿时捂住自己的脑袋,她都替宫小白疼。

    宫小白捂着脑袋,扁着嘴,从桌底钻出来,可怜兮兮看着方玫,“呜呜……”

    方玫拉她坐下,手伸过去给她揉脑袋,同情道,“傻孩子,本来就呆呆的,撞得更呆了可怎么办。”

    宫小白无情地推开她。

    季燚挎着书包,一进教室就见坐在他前面的两个女孩子在闹,他走过去,抿唇微笑,“在玩什么?”

    两人同时停了手。

    宫小白实在被宫邪那句“我是你的,跑不了”炸得太狠,整个人都晕乎乎,面对季燚,她先傻笑了一下,“没没没、没在玩。”

    季燚看着她就想笑。她跟方玫打闹时,耳朵两侧的发丝有点乱,翘了起来,像猫耳朵。不知说了什么,脸红红的,兴奋又激动,说话还有点小结巴。

    “哦对,差点忘了。”宫小白终于找回点思考能力,“你的外套还给你。”

    她从书包里拿出季燚的外套,叠得整整齐齐的一个四方块,递给他,圆乎乎的脸上有点不好意思,“我没洗。”

    季燚笑着接过,“没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