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159章 香喷喷的小白

时间:2018-02-18作者:三月棠墨

    ,!

    两人互不干扰,一个认真办公,一个认真看美男。

    十一点一刻,宫小白打了今晚第一个哈欠,声音有点大,她连忙捂嘴。

    然而房间里安静无声,捂嘴捂得不及时,还是能听见哈气的声音。

    宫邪瞄了眼电脑屏幕右下方的时间,“十一点多了,睡吧。”他还有一点工作没处理完。

    “你什么时候睡啊?”

    “等一会。”

    “哦。”宫小白又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眸子里聚满了水汽,盈盈润润,像剔透晶亮的水晶珠子。

    她揉了揉眼睛,想着再等他一下下,一起睡。

    为了转移注意力,宫小白开始打量他的卧室。

    茶几上的玻璃花瓶里用清水供着几枝月季,从后花园折的,红艳艳一大朵,拼了命地绽放生命的光彩。落地窗前摆了一盆生机勃勃的芦荟,叶子水灵碧绿,翠色欲滴。

    不行了,还是好困。

    没忍住,她又打了一个哈欠。

    接二连三的动静,宫邪不可能没注意到,微微叹口气,阖上笔记本。

    宫小白怔了一下,问,“你忙完了?”

    没有。

    宫邪看着小姑娘困乏的模样,双眼皮耷拉成三眼皮了,撒了个谎,“忙完了。”

    “那我们一起睡觉吧。”宫小白缩了缩脑袋,半张脸蒙在被子里,露出眼睛,微微眯着,看柔白灯光下的男人,“被窝热乎乎的。”

    “那我们一起睡觉吧。”

    “被窝热乎乎的。”

    这两句话挺纯洁的吧?

    钻进宫邪的耳朵里,不免想歪了。

    他拿了电脑放在床头柜上,抬手关掉大灯,然后撑着床躺下去,边上的小女孩立刻缠了过来。

    靠!为什么香喷喷的啊!

    宫邪呼吸渐重,毛孔在咆哮,欲望在尖叫。

    “宫……小白。”他在黑夜里唤,嗓音变了味道。

    “嗯……”宫小白快睡着了,迷迷糊糊应了声,脑袋往他那边靠近,想听清他在说什么。

    两人本就挨得极近,这样一个动作,直接导致她枕在了他肩窝处。

    黑暗中,人的感官会灵敏许多,他明显闻到香味更浓郁了。

    长长的剑眉蹙起,宫邪隐忍克制的声音响起,“你身上抹什么了?”

    “啊,这个啊——”宫小白拉回一丝清醒,抬起手臂闻了闻,“我晚上用花瓣泡了个澡,是花香。”

    阿姨给她准备的,说女孩子偶尔用玫瑰花瓣泡澡有好处,能行气、活血,还能护肤养颜。她就试了一下,泡完果然超级舒服。

    她把手臂抬高,“你闻闻,是不是很香。”

    ……不用靠近,我已经闻到了。

    宫邪捏了捏眉心,想把她送回她自己的卧室。

    不行,已经答应了,他的字典里没有“出尔反尔”这个词。可是现在怎么办,小丫头睡在边上,像一个火盆,火烧火燎的,他快被烤化了。

    他早就说了,留她在这里,受罪的是他。

    妈的,以前怎么没这种感觉,想要,想扯开她衣服,想放纵,不想克制……

    蓦地,腹部传来异样的触感,一只软软的小手摸他的腹肌。

    宫小白突然想到,她还没摸过他的肌肉,就想试着摸一下,“一块,两块,三块……”她数着邦邦硬的肌肉块。

    不能忍了!

    宫邪霍然拽出作乱的那只手,翻身压上去,饿狼扑食也不过如此。

    “呃呃,我……”

    宫小白想解释,嘴巴被堵住了。是熟悉的柔软,熟悉的味道,是他的嘴唇。

    她感受到了比车上更疯狂的吻,仿佛淋了一场瓢泼大雨。

    舌根发麻,她昏乎乎地抬手攀上男人的宽肩。

    就是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点燃了某根神经,噼里啪啦,火花四溅。

    宫邪薄唇压着她嘴角,喘着问,“怕吗?”

    宫小白脑子转不动了,傻傻地嘟囔,“怕什么?”

    怕他么?

    完全不怕的啊。

    孝没明白他的意思,她压根不懂这些陌生的没接触过的事情。

    接下来该怎么办?

    舔了舔下唇,宫邪果断推开这具令他贪恋的小身板,仰躺在床上,胳膊抬起来压在眼睛上,呼气,吸气,再呼气,再吸气。

    呼吸间全是烫人的气息。

    平复了好一会,宫邪略带警告的声音响起,“宫小白,从现在起,不准乱碰了,老老实实睡觉。听到了吗?”

    秦沣不止一次感叹,他捡了个宝贝,呵呵,他明明捡了个祖宗好吧。打她,他下不了手;骂她,怕她哭唧唧;吼她,她又不听话。

    简直令人头疼不已。

    宫邪在等宫小白回答,等了一会,回答他的是一串平缓轻微的呼吸声。

    睡着了?

    宫邪:“……”

    ——

    天龙居的自然景色优美,植被面积广,保留了大部分天然景物。

    晨起时,总能听到欢快清脆的鸟儿叫声。

    叽叽喳喳,啁啾邕邕。

    宫小白将醒未醒,身边的人一动,她就睁开了眼睛。

    “早啊。”她伸了个懒腰,眼睛有些不适应亮光,眯了眯,一脸享受,显然昨晚睡得极好。

    “现在还早,多睡一会。”宫邪下床,趿了拖鞋,往浴室走。

    拜学校里每天早上准确无比的起床铃所赐,宫小白眼下没有半分睡意。

    眼见男人从浴室出来,进了衣帽间,她在外面喊,“你现在要去公司吗?”

    里边传来声音,“吃完早餐就去。”

    宫邪双手拽住长袖衫下摆,脱下,掼进衣篓里,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衬衫,套在身上,从上而下,一粒一粒系着纽扣。

    衣帽间的玻璃门砰砰响了两下,宫小白脆生生的声音随后就来,“我能进来吗?”

    “不能。”他要换裤子。

    “……”好吧,那她就在外面说,“我能跟你一起去吗?”

    “什么?”

    宫邪脱下休闲裤,换上熨烫平整的西裤。

    “就是跟你一起去公司啊。”宫小白补充,“我把作业带上,乖乖写作业,保证不打扰你。”

    宫邪随手拿出一条皮带,从裤腰上穿过,绕到前面扣上金属搭扣,边对着镜子整理边说,“你确定?”

    “嗯呐。”

    他从一排领带里挑出靛蓝色的,慢条斯理地系上,拎了西装外套,拉开衣帽间的门。

    宫小白就站在外面,等他答复。

    宫邪手撑着门框,语调低缓,“你要知道,我到晚上才回来。”意思是,如果你要去,就得在办公室里呆一整天。

    宫小白点点头。

    宫邪撑开西装套在身上,扣上身前的两粒扣子,应允,“那就去吧。”

    ------题外话------

    宫爷的内心活动太好玩了,一直在飙脏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