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125章 吃什么根本不重要

时间:2018-02-02作者:三月棠墨

    “里面请,有空位。”老板娘面对宫邪,莫名的有压力感,手搓了搓,局促地笑了下,朝里面喊,“小杜,把最里边儿的那桌收拾出来。”叮嘱道,“收拾干净点儿!”

    “哎!”里面传来年轻小伙的应声。

    老板娘给两人引路,到了最里面,也是最宽敞的一个桌子。

    浅褐色的实木桌,上面铺了一块与桌面大小一致的玻璃板,上面留有上位客人吃剩的残羹,骨头碎屑,汤汁。

    宫邪眉毛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牵着宫小白的手,“坐里面。”

    一个六人桌,两人坐下绰绰有余。

    不一会,一个穿灰色线衫的男生小跑过来,一手拿起垃圾桶,一手抓着肥皂水浸过的抹布,将桌上的脏东西一股脑扫进桶里。

    换上干净的白抹布,手脚麻利把桌面又擦了一遍。

    前后不到一分钟,脏乱的桌面被收拾得光可鉴人。

    “行咧!”小伙子甩了甩抹布,继续忙活其他桌。

    “先生,您看您吃点什么?”老板娘把塑料板里夹着的一页菜单递过去,主动介绍,“我们店里有特色小吃,还有经典小炒。”

    宫邪把菜单给宫小白,“你看着点。”

    “我?”她愣了一下,说,“我是陪你吃饭啊。”

    “这是你学校附近,你不了解?”

    “好吧。”宫小白硬着头皮接过菜单。

    其实她没在这里吃过,听方玫和封媛说这家店的味道很好,在他没主意时,她主动提出到这家来。

    她垂着头认真研究菜单,宫邪则认真看着她。

    店里的灯光特别亮,几乎晃眼,她低眸顺目,脸边的发丝垂了下来,白皙透粉的面颊掩映在黑发中,如黑夜里悄然绽放的桃花,灼灼其华。

    老板娘站在边上,望着这两人,一冷一热,本是极端,却愣是觉得甜蜜。这男人的眼神哟,她都不好意思仔细看,比她亲手酿造的美酒还醉人。

    宫小白指着菜单上一处,“馄饨行吗?”

    宫邪点头,“说了让你看着点,就你拿主意。”

    他吃什么无所谓。

    以前在军营里,偶尔听到底下的新兵蛋子谈起家里的事,说想媳妇儿想得吃不下饭。他当时怎么说来着,哦,吃不下饭?看来还是训练不够累。

    总算能亲身体会那种感觉。

    眼下他就是,觉得有这么个姑娘在身边,吃什么根本不重要。

    宫小白又看了看别的,对老板娘说,“要一碗大份馄饨,另外再要三屉包子,两屉小笼包,一屉灌汤包。”想了想,“……还有一盘麻辣小龙虾,中辣。”

    宫邪挑眉,“小龙虾?”

    “我想吃……”

    宫邪轻笑,微抬起头,“按她说的。”

    老板娘从围裙口袋里掏出本子和笔,记录下来,“好嘞,您稍等。”

    “麻烦快点。”宫邪说,“赶时间。”

    老板娘连连点头,抱着本子去厨房报菜了。

    人走了,宫小白才想起自己还没询问他的意见,“一碗馄饨,三屉包子,能吃饱么?”

    宫邪笑,“不是还有小龙虾?”

    “那个是我的!”宫小白吼完一句,陡然想起,他也爱吃虾,立马改了口,“不过可以分你一半。”

    ——

    或许是宫邪的气势太强,又或许是老板娘格外喜欢他们,点的餐很快端了过来。

    别桌顾客不满地嚷嚷,“老板娘,我们的爆炒羊脆骨咋没上!我们先点的啊喂!”

    “还有我们桌的粉蒸牛肉!”

    老板娘随口喊道,“马上马上。”

    一大碗馄饨,三屉包子,一盘小龙虾全部上齐。

    “你们慢用。”

    宫邪点了下头,拎起桌上的热水壶,烫洗了两双筷子,递给宫小白一双。

    宫小白双眼不离中间那盘红艳艳火辣辣冒着白气的小龙虾,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方玫和封媛没骗她,光闻着这味道就特别香。

    “别光看,吃吧。”说着,宫邪拿着白瓷勺舀了一颗馄饨喂进嘴里,皮薄馅儿大,汤汁鲜咸,味道确实不错。

    一口下去,整个身子都暖融融。

    宫小白握着筷子,发现自己根本用不着,乖乖放在一边。

    拿起桌面盒子里的一次性手套戴上,大只的手套多出了长长一截,她也不在意,抓起一只小龙虾,三下两下褪掉了红艳的外壳,露出白白红红嫩嫩的肉。

    她捏住虾尾,在酱料碗里滚一圈,递到宫邪面前,“先给你尝一个。”

    宫邪吃饭快而不粗鲁,她剥虾的工夫,一大碗馄饨只剩下半碗。他望着她递到眼前的虾肉,恍惚间想起刚来天龙居时,她也给他剥过虾。

    “吃啊。”宫小白舔了舔唇角,强忍住把虾子塞进自己嘴里的欲望。

    宫邪略一俯身,咬住了虾。

    麻麻辣辣,有淡淡的醋味,很刺激味蕾。

    宫小白:“好吃吗?”

    宫邪:“嗯。”

    我靠!还有没有天理了!萌妹子亲自剥虾喂给这冷冰冰的爷们儿,他居然吃得理所当然,连一个笑容都吝啬。

    诸位看官心里疯狂为宫小白打抱不平。

    宫小白见他吃了,开心的笑,低头继续剥,喂给自己吃。

    嗯~,好好吃。

    再剥一个,喂给宫邪吃,剥一个,自己吃,剥一个,给宫邪吃……

    如此你一个我一个,解决完一盘小龙虾。

    吃到最后,宫小白吐着舌头,嘴巴一圈都是烫烫的跟火烧一样的感觉,嘴唇也红成了小龙虾的颜色,“好辣好辣……”

    吃的时候没觉得,吃完了辣劲儿才涌上来,直冲脑门。

    宫邪夹了一个灌汤包放她碟子里,“吃一个,压压辣味。”

    宫小白勉强吞了一个,汤汁四溢,吃得狼狈兮兮,宫邪抽了张纸巾给她擦嘴角,“有没有好一点?”

    “恩恩。”塞了满嘴,她点头哼唧。

    两人坐了会,眼见快到十点半,心知不能再耽搁时间,宫邪叫来老板娘,结了帐,开车带宫小白回学校。

    窗外城市的夜晚铺盖上一层五光十色的皮,像是除夕夜的漫天烟花,晃花人眼。

    车厢里安静得只能听到宫小白时不时的“咝咝”声。

    宫邪隔着挡风玻璃留意路边,在一家二十小时便利超市前停下,让小白坐在车内,他自己下了车,进超市,片刻后拎着塑料袋子出来了。

    宫小白趴在窗户上,注视男人徐徐而来的身影。

    你见过拎个塑料袋子都帅气逼人的男人吗?

    眼前这个就是!

    ------题外话------

    捂脸,我发现昨天的题外话误导了你们。

    宫爷并不是没吃醋,而是没在脸上表现出来,要不然他也不会在过红绿灯的时候,问季校草是不是在小白班里,是不是长得很好看。

    还有,我在文中写了他的内心独白啊,他并不是不生气,只是不想自己的情绪影响到小白的情绪。这么一个体贴又闷骚的男人真的超级暖啊。

    蓝后,我就开了个玩笑说他没吃醋,你们就真的以为他没吃醋,我……我去默默删了题外话……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