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85章 我这么听话有奖励吗

时间:2018-01-11作者:三月棠墨

    宫家别墅的门卫远远瞧见眼熟的车子,惊得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匆匆去开了大门。

    车子缓缓驶入宅院内。

    几分钟后,停在正厅外面的主干道上。

    正在前院打扫的佣人们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大少爷回来了?!没提前得到消息啊?

    众人愣神间,宫邪已经下了车,正提步往正厅走。

    忽地想起还有个小家伙。

    他抬手扫了一下眉梢,有些懊恼的样子,独来独往惯了,还没意识到身边多了一个需要费心照顾的人。

    之前不在乎,便不会注意太多。

    眼下,不一样了。

    他绕到另一边,准备帮他的小姑娘开车门,宫小白很懂事地自己推门下来,打开后面的后备箱,拎出自己的小皮箱,都不用人提醒。

    “呀!”她突然愣住。

    宫邪把车钥匙扔给佣人,“怎么了?”

    宫小白眉毛皱成了八字形,苦恼道,“我忘记给妈妈买礼物了。”

    事先不晓得要回宫家别墅,一点准备都没有。在路上也一直被他说的那句“喜欢”占据了思想,几乎兴奋了一路,把这事忘了个干净。

    “没事。”他面庞拢在夕阳下,眉目清冷,像东方古老神话里的神祇,高高在上,只可远观。

    花圃里有小女佣看呆了,手里的铲子掉了都不自知。

    “真的不用在意。”见宫小白还是一副皱眉不开心的样子,宫邪提议,“你不是很会做菜吗?一会儿给她做一道菜。”

    “这个好。”宫小白眉开眼笑。

    他发现她的情绪变化真的很快,上一秒还阴云密布,下一秒就天朗气清。

    很好哄就是了。

    他淡淡一笑,伸手在她帽子上摩挲了下,眼中隐隐的疼爱。他喜欢这样听话的姑娘,尤其是听他的话。

    蓦地,视线里一团黄色冲了过来。

    “啊啊啊!”宫小白扔了小皮箱,往宫邪身后躲。

    一条大黄狗朝宫邪扑过来,靠近他的时候,猛地抬起两只前爪,搭在他手臂上。

    他大力地摸了摸狗头,像平时摸宫小白的头。

    “下去!”说的话,也跟宫小白扒在他身上不下来时一模一样。

    宫小白:“……”心理阴影面积有点大。

    大黄狗听懂了人话,汪汪叫两声,放下了前爪,热情地围着跟宫邪不停打转,舌头一伸一缩,尾巴摇得特别欢。

    宫小白震惊过后,好奇地跟在大黄狗后面,想要摸摸它。

    一人一狗围着宫邪转。

    宫邪:“……”

    唐雅竹听下人说宫邪回来了,等半天不见人,一出来就瞧见这有趣的一幕。

    嘿嘿,陪小媳妇儿在外面遛狗呢,难怪不愿意进屋。

    宫邪注意到唐女士的身影,自然没兴趣亲自上演一出喜剧给她观赏,二话不说直接拽着宫小白的领子拖她前行。

    宫小白背对着他,被他扯着不得不扭过头来,别扭地走路。

    大黄狗十分听话地跟在两人身后。

    “它叫什么名字啊?”

    “阿烈。”

    “好威风!”宫小白赞叹。

    唐雅竹见到小白,上来就一顿猛抱猛亲,转过头对着宫邪,怒气横行,“我要早知道你让小白在外面住了十天,说什么也会把她接过来。她才多大?住别人家万一没人照顾出事怎么办?”

    你要真不喜欢,就把她放老宅,陪着我,给我当干女儿。这句话,她忍着没骂出来。

    她今早打电话到天龙居,问了阿姨,才知道宫邪出国后,小白去别人家住了。

    她是过来人,其实一眼就能看出来,两人之间,小白是付出的那一个,自家这儿子半分心思没在人家身上。

    宫邪自认这事儿做得不对,没吭声。

    宫小白抬头瞅瞅他,不用经过大脑,嘴巴自动为他辩解,“不是宫邪让我去的,是我想去朋友家做客。”

    唐雅竹点了点宫邪的胳膊,瞧瞧瞧瞧,你媳妇儿是怎么维护你的,能对她好点不?

    ——

    按照惯例,宫邪来老宅第一件事就是被老爷子叫去书房谈话。

    半个钟头后从他从书房出来。

    客厅里,小白蜷在沙发上,咬着一根火腿肠的包装,好不容易撕开了肠衣,嗷呜咬掉了一大口。阿烈蹲在沙发边的地毯上,睁着眼睛看她,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宫小白看看它,又看看手里的火腿肠。

    大大方方地扳下一截,递给阿烈。

    在阿烈准备吃下的时候,她忽然抬高了手,一脸严肃地对它说,“叫爸爸。叫我一声爸爸,我就给你吃。”

    阿烈:“汪汪!”

    “真乖。”宫小白在阿烈背上捋了一把,“爸爸爱你。”把手里剩下的火腿肠全部给了它。

    亲眼看到这一幕的宫邪:“……”

    操!他在心里爆了粗。小丫头到底在司家学了些什么玩意儿?!以后严禁她跟司家那小子一起玩!

    宫邪黑沉着脸从楼上下来,坐在她身边的位置。

    打算教育她一番。

    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宫小白的注意力永远在他那里,别人休想分得一分一毫。大男子主义的宫邪还挺喜欢这一点。

    “刚才在做什么?”宫邪长臂一抬,搭在小白身后的沙发背上,这个姿势,很像拥她入怀。

    宫小白没察觉到这一点,笑着指向老实蹲在那里的阿烈,“喂它吃火腿肠啊。”

    “叫一声爸爸喂一口?”他的语气带着点严厉。

    啊啊啊啊!

    他听到了?!

    宫小白垂下脑袋,声音低低,“我错了,以后不说了。”

    她就是跟司司玩游戏时开玩笑习惯了,像这种“请叫我爸爸”,“叫一声爸爸我送你装备”,“爸爸来救你了”之类的话经常说。

    宫邪挑眉,认错的态度很诚恳,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他收起严肃的表情,“以后不准说了!再让我听到……”

    “再说就罚我不许吃东西!”她已经为自己想好了惩罚方式。

    “你说的。”

    宫小白重重点头,我说的!

    “我这么听话有奖励吗?”她话锋一转,扬起一个自认为萌萌哒的笑脸,两根食指点在两边脸颊上,硬是戳出了酒窝,眨眨眼睛,“瞄~”居然还学猫叫。

    宫邪:“想要什么奖励?先说,我考虑一下。”

    我说了你肯定不同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