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82章 我马上来接你

时间:2018-01-11作者:三月棠墨

    第二天下午三点,飞机准时降落在国际机场。

    国内天气正好,暖暖的阳光像金子一般洒在地上。风不大,凉凉的,吹在脸上还挺舒服,一扫在机舱内憋了十多个小时的烦闷。

    宫邪轻装回国,双手空空,戴着去时的墨镜从vip通道出来。

    天龙居提前得了消息,派了人到机场来接他。

    车就停在机场外一条路的左边,正在一棵冬青树底下。停了有一会儿了,凋零的树叶落了几片在车顶。

    宫邪出了机场一眼就看到了。

    司机也看到了他,从车上下来,笑呵呵地上前,“爷,您回来了,一路上挺累吧。”正打算帮宫邪拎行李,却发现他什么都没带。

    宫邪随意应了声。

    司机为他拉开后座的车门。

    宫邪站在车门边,没上去,想到什么,侧眸瞥了一眼司机,“你回去,把车留给我。”他突然想到,小白还在别人家。

    司机:“?”

    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航班,落地后第一件事不是倒时差、好好休息吗?开车去哪?就算想去哪我也可以开车带你去啊?

    司机脑回路转了好几圈,男人已经坐上驾驶座,车子扬长而去。

    上车后又想到小丫头还不知道他已经回国了,便把车子停在路边,找出手机,开机,里面一条短信弹出来。

    小白痴:“还有五天就回来啦。”

    发短信的时候,他人正在飞机上,没回。

    他点开回复框,一个字一个字地打,指尖出了汗,触在冰冷的屏幕上便凝成了小块水汽,擦了擦,继续打字,“我今天回国……”

    不对。

    他删除重打。

    “我马上来接你。”

    点击发送。

    莫名地,有点小小的紧张。

    宫邪察觉到自己那一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紧张情绪,愣住了。因为这种情绪于他来说太过陌生,第一次拆弹他都能做到眼皮不眨一下,仿佛手里拿的不是碰一下就要人命的炸弹,而是一块柔软的蛋糕。

    眼下却……

    手机铃声在短信发送成功后的三秒内响起来了。

    还真快。

    宫邪勾着唇角接通了,还没开口,那边就噼里啪啦跟放小炮一样炸个不停,“你要来接我?啊啊啊!你回来了吗?!不是还有五天吗?我记得很清楚欸,没算错!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啊?早说我就……”她声音越来越小,嗫嚅道,“早说我就回家了。”

    他走的那天,她答应来司司家,负气的成分居多,后来又觉得住在司司家比她一个人待在家里好玩,就一直没回去。

    原本打算在他回国的前一天再回天龙居。

    失算了。

    宫邪存心逗她,故意压抑着声音,有点冷漠,“先挂了,我在开车。”

    与此同时,宫小白着急的在房间里团团转,嘴巴小声念叨着。

    “他回国了他回国了,他、回、国、了!”她捧着脸,不过几秒的工夫,小脸酡红得跟刚从桑拿房里出来一样,“怎么办怎么办?”

    他刚刚说来接她对吧?

    可,最后那一句话什么意思。先挂了,我在开车……明显语气不对啊,难道生气了?他以为她离家出走了?

    宫小白捂住脑袋蹲在地上,像一根扎在土壤里的胡萝卜,还是蔫巴的胡萝卜。

    要不还是先收拾东西吧,总不能让宫邪来了之后还要等着她慢慢收拾。

    胡思乱想着,她站起身,拖出粉色小皮箱,把衣服一件件叠好,装进里面。

    还没收拾完,司妈妈就过来了,准备喊小白陪她喝下午茶。

    司妈妈喜欢动手做一些点心,奈何家里没女性,司羽常年不归家,司司和家里的老东西又不喜欢甜食,每次做了点心吃不完都会放坏了。

    自从家里有了小白,完全不用担心这种情况。

    两人围着一个白色小桌,一边吃点心一边喝奶茶,聊些有趣的事。小白对她做的点心赞不绝口,拜托她教她做。那个小模样哦,真是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小白这是做什么?!”她看到地板上摊开的小皮箱,还有床上叠好的衣服,“怎么开始收拾东西了?”

    宫小白直起身,“阿姨,我一会儿就要回家了!”想起来都有些开心呢。

    她的情绪真实反映在脸上,眼睛里闪耀着糖果般鲜亮的颜色,声音也像奶糖一样,又滑又甜腻,快要融化了。

    “一会儿就要回家了?不是……之前说好了住半个月吗?”

    司司在客厅看球赛,闻言跑过来,手撑在门框,探出半个脑袋,“宫爷提前回国了?”

    司妈妈:“这跟宫邪回国有什么关系?”

    ——

    秦沣大概知道自家主子为什么着急回国了。

    计算好他飞机降落的时间,给他打来一个献策的电话。

    宫邪正在开车,皱了下眉,手探到前面拿起蓝牙耳机塞进耳朵里,“别告诉爷项目出问题了?”

    才走一天就办不好事,要他何用?

    秦沣被鄙视了,告诉自己不要计较,“没出问题。”

    顿了顿,换上亲和的语气,像古装剧里的太监嗓音,“爷,您回国没提前告诉小白吧?千万不要告诉她哦。”

    宫邪想到自己已经把回国的事告诉小丫头了,愣了一下,不耻下问,“为什么不能说?”

    “爷不会真说了吧?”

    秦沣难过地摇了摇头,果然没接触过女人,不懂她们的心理。

    “有问题?”

    秦沣嗐了一声,有点恨铁不成钢,要不是因为说话的对象是爷,他真想骂一句,“烂泥扶不上墙!”

    “小女孩都喜欢惊喜啊,爷先不告诉小白你已经回国了,然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这样她就会感受到十二万分的惊喜!”

    宫邪想想刚才小白听到他回国的消息时的反应,她已经表现得很惊喜了。

    遂,冷声道,“无聊!”

    刚要挂电话,秦太监鬼叫,“等等!”

    “还有事?”明显厌烦了。

    “爷,你给小白带礼物了吗?”他轻轻一叹,仿佛替小白不值,“人家都送爷好几次礼物了,你这出一趟国,最起码应该送她个东西吧。以那丫头的性儿,送个糖果她都会开心得蹦起来亲你一口。”

    “滚!”宫邪语气更冷,挂了电话。

    秦沣:“……”我真是瞎几把操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