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77章 来电显示:小白痴

时间:2018-01-08作者:三月棠墨

    宫小白当然是不答应。

    她可没心思陪一群不认识的人聊天,仅仅那一个人就用光了她所有的耐心和全部的心思。

    司司将她的意思传达给王主管。

    人家好不容易撅出了一棵闪闪发光的好苗子,还是那种不用浇水就能长成摇钱树的苗子,当然不想轻易放弃。

    王主管嘿嘿一笑,腆着脸说,“小姑娘在你跟儿上吧,能不能让我亲自跟她说。”

    司司晃了晃手机,“他想亲自跟你说。”

    “不用了,我不答应。”

    王主管听到她的声音,当即哎呦一声。刚才的直播他也看了,小女孩长得是挺萌,水灵灵的桃花眼很让人难忘,就像网上有句话说的: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完全不一样!

    主播里也不乏萌妹子,可是,卖萌和真萌,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那姑娘从头到尾都流露出一种天然真实的纯,特别吸引人。

    眼下真真实实听到她的声音,他一把年纪了都忍不住想要给她比个小心心,更何况那些人傻钱多的宅男!

    他查了一下司少的直播成绩明细,其中最大的那几笔打赏均来自男性粉丝,男粉丝总不至于看上司少的颜吧?只能因为那个小女孩。

    这是巨大的商机啊!

    王主管当即使出三寸不烂之舌,拿出当年诸葛亮舌战群儒的气魄,隔着手机喊话,试图说服宫小白。

    然而,无果。

    ——

    飞机在高空中飞行了十多个小时,经历白天黑夜的漫长,划过满天星光,越过金色晨曦,终于降落在另一个国度。

    一个没有宫小白的国度。

    宫邪下了飞机便戴上墨镜,大跨步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像是要迫不及待远离这凡尘俗世。秦沣手提黑色公文包,紧跟在他身后。

    爷一路上连句多余的话都没有,就连点餐都是他来。

    实在反常到超乎他想象。

    宫邪摸出兜里的手机,开了机,一瞬间,手机跟疯了似的,噼里啪啦震动个不停,几乎要从他手掌中跳出去。

    有几十通未接来电,全部来自一个人。

    还有一条短信。

    他单手点开,一行小字跃然眼前:“你是不是讨厌我了?”几乎能判断出她发短信时的小心翼翼和忐忑不安,夹杂着几分委屈。

    男人脚步一顿,手心出了点汗,差点握不住手机。

    不等宫邪做出下一步反应,身后忽地传来一声喊,“爷?!”

    他转身看去。

    一男一女正朝他的方向走来。

    女人穿着利落的紧身衣,外面套一件及脚踝的长风衣,风衣敞开,衣摆随着步子带出来的风往后鼓起,露出黑色军靴。

    有一股难以形容的英气。

    她旁边的男人衣着休闲,戴着鸭舌帽,手提便携式电脑。

    秦沣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巨大的惊喜,感觉在这里遇到战友是一件非常意外的事,不亚于中彩票了。基地规矩严,除非有任务,一般不会随意出来走动。

    那他们出现在这里……

    “爷!秦沣!真的是你们,还以为看错了。”女人快步上前,掩不住的欣喜,眸中星光闪耀,如宝石般漆黑的瞳仁绽放着溢彩。

    目光焦灼在宫邪面庞上,一秒也不舍得移开。

    她太久没见到他了。

    她以为在他离开基地后,见到他如同见到哈雷彗星一样希望渺茫。可就在此刻,他站在她面前,西装革履、英俊倜傥,脱下一身军装的他,亦如离开的那天,半分没变。

    她甚至以为这是个梦,充满幻想的戏剧性,任由她尽情发挥,按照她设想的剧本一帧帧上演,每一帧都是不敢对他表明的感情。

    察觉到自己失态,肖琼微敛眼眸。

    他身后的男人侯明谦,也就是他们口中的“猴子”,露出大白牙,“肖女王说看到一个背影像爷,我还以为她看错了,原来真的是。”

    肖琼脸上挂不住,开口解释,“爷的身高少见,比较好认出。”

    “是吗,我都没看出来。”侯明谦傻笑一声,完全不经过大脑的玩笑,“还是肖女王了解爷。”

    肖琼眼皮颤了颤,如果不是爷在这儿,她真恨不得踢他一脚,真不会说话。

    宫邪不知在想什么事,遇见战友也没见多高兴,有些心不在焉,被墨镜一遮,倒显得异常冷漠。

    秦沣:“你们来m国做什么?”

    肖琼扭头看了侯明谦一眼,“有个任务需要我们参与。”

    秦沣识规矩地没有多问,他晓得有些任务除了参与的人以外不得对其他人泄露,目前他不在基地,确实不方便问太多。

    “那你们呢?”肖琼问。

    “我和爷出差。”

    就这样走掉实在不甘心,肖琼提议,“好久没见了,我们的任务也不急,到附近的餐厅坐坐吧,顺便吃午餐。”

    秦沣自然做不了宫邪的主,看向他,询问意见。

    宫邪轻点了下头。

    这座城市刚下过一场大雨,天还未放晴,道路湿滑泥泞,随处可见狼藉,一脚踩下去都能带起泥水。

    几人从机场出来,踏进附近一家高档餐厅。

    与外面相比,餐厅里简直干净得想让人就地打个滚儿。光可鉴人的地板,一尘不染的桌面,剔透光滑的落地窗,加上优雅别致的格调,一切都太美好。

    四人坐下后没急着点餐,聊着分开这一个多月的变化。

    宫邪始终未曾开口,只偶尔端起手边的咖啡抿一口,有意无意看向放在桌面的漆黑的手机屏幕。

    以那笨丫头的脑筋,大概也算不到他此刻已经下了飞机。

    不指望她能打过来。

    肖琼轻易看出宫邪的走神和漫不经心,她自认为很了解他,不会看错。笑了笑,“爷,你要叫点东西吃吗?飞机上的东西……”

    忽然响起的铃声叫她住了口。

    对面的男人却在听到铃声的瞬间脸色变了。

    具体说不出什么感觉,就是觉得不像以前那个遇事无波无澜的宫爷了。

    肖琼强迫自己不去窥探别人的隐私,然而还是控制不住,眼神往亮起的手机屏幕睃了一眼。她对自己的视力有信心。

    如预料的那般,轻而易举地看了个完整。

    来电显示:小白痴。

    分明是骂人的话,在唇齿间碾磨这三个字时,却能咀嚼出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亲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