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71章 爷,你也忒狠心了

时间:2018-01-05作者:三月棠墨

    宫邪和秦沣到达国际机场的vip候机室,已经是下午三点。

    四十分钟后的航班,飞往m国。

    男人穿一身黑大衣,脸上戴着墨镜,露出的薄唇紧紧抿着,双手抱臂靠在座椅上假寐。浑身散发着冷漠疏离的气质。

    秦沣欲言又止,等了一会儿,终是忍不住,“爷,真不打算告诉小白吗?”

    男人没吭声,依然保持刚才的姿势岿然不动。

    天气晴朗,明媚的阳光照耀在机场空地,通过大片透明的玻璃能看到远处停机场上的一架飞机。

    时间滴滴答答流失,再有二十分钟,这架飞机就会起飞,穿过辽阔无际的海洋,降落在遥远的的彼端。

    那里,与脚下的帝京相隔万里。

    宫邪睁开眼睛,推了推脸上的墨镜,说,“打个电话吧。”

    “……”秦沣愣住。爷是算好了时间,在这个时间点通知小白,让她无法追过来?

    他拨通了宫小白的电话。

    很快接通了,“喂,秦沣叔叔,有事吗?”

    那边传来宫小白有些意外的声音,伴随电视机的外音。她大概正在看电视。

    “咳咳。”秦沣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看了眼身侧的宫邪,硬着头皮说,“小白,是这样的,公司临时有事,我和爷要出差,最近回不了家。”

    听着秦沣用粗厚的嗓音说着柔和的话语,宫邪禁不住嗤笑。

    小丫头片子有点能耐,不止他受了影响,连五大三粗的秦沣和曹亮都因为她变得温和,一个个对她呵护备至,唯恐她受了委屈。

    宫小白拿遥控器把声音调小了一点,“那你们要去多久啊?”

    秦沣:“半个月。”

    “我也要去!”宫小白从沙发上站起来,恨不得立刻收拾衣服跑到宫邪身边,陪他出差!开玩笑,半个月啊,她怎么能忍受半个月不见他。

    秦沣抚额,他猜得没错,小白果然想跟爷一起去。

    他有些为难,“……我们已经在机场了,飞机二十分钟后起飞。”而天龙居到机场,足足需要两个小时。

    宫小白急了,“那就让飞机等等我。”

    秦沣词穷了。

    从来只有人等飞机,哪有飞机等人。

    “把电话给宫邪,我要跟他说!”宫小白有些生气了。

    秦沣把手机举起来,“爷,小白要跟你说话。”

    宫邪没有接手机,对着空气说,“没什么好说的。”

    周遭安静,电话另一头的宫小白很清晰地听到了他的声音。

    秦沣把手机附在耳边,“那个……小白……”

    妈的我口才不好不会安慰人啊!

    不等他说些什么,电话里原本细细的电流声被一声响亮的哭声替代。

    天龙居客厅,阿姨在做卫生,小白“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她吓了一跳,慌忙丢下抹布,“小白小姐,你、你怎么了?”

    宫小白肩膀抽动,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像被人遗弃在路边的小孩子,找不见家人又没有办法,只能哭。

    秦沣用嘴型:哭了。

    宫邪脸色微微一变,手指蜷曲,刻意不去理会。

    秦沣没办法,只好挂了电话。

    “爷,你也忒狠心了!”他忍不住替小白抱怨。

    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不清楚,但也不至于这么对待人家。小丫头没有记忆、没有亲人,唯一能依赖的就是他身边的这一位。爷若是不理她,那她就太可怜了。

    以前也不是没生过小白的气,怎么这次就不可原谅了?

    宫邪语气凉凉,“你现在倒是开始教训爷了。”

    他生气时会自称“爷”,秦沣知晓这一点,便闭了嘴。

    “叮叮叮……”

    大衣口袋里的手机突如其来地响起。

    宫邪拿出来看一眼,来电显示熟悉的备注,他敛了敛眸。这时广播开始提醒登机,他毫不犹豫摁了关机键。

    飞机在高空中飞行,窗外湛蓝的天空,雪白的云朵,仿佛触手可及。

    ——

    宫小白趴在沙发上边哭边拨打宫邪的电话,一遍,又一遍。

    可是,冰冷的机械女声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提醒她: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直觉告诉她,宫邪根本不是出差,他一定不想见到她。

    她惹他生气了,他碍于唐阿姨不好意思赶走她,索性自己走了,留下她一个人住在这里。

    她这算鸠占鹊巢了吧。

    曹亮握着手机,秦沣刚刚给他发了短信,说爷要去m国出差半个月,让他看着安慰安慰小白。

    他哪会安慰人啊。

    “小白,你别担心,半个月,十五天而已,爷很快就会回来的……”

    门铃响了。

    曹亮叹息一声去开门。

    门外站着穿黑色羽绒服的司司,戴着灰色毛线帽,双手插兜,笑起来两边印着浅浅的酒窝,“我来找小白。”

    曹亮说,“正好,司小少安慰安慰小白,让她别哭了。”

    司司不清楚状况,有点蒙,“小白怎么了?”

    “嗐,也不是什么大事,爷去m国出差了,需要半个月,小白想跟着去,爷没带她。”其实他也不是太清楚,大抵就是这么个事儿。

    司司扯下帽子揣进兜里,扑哧一笑。没看出来,小白就这点儿出息。

    “行,我去劝劝她。”

    曹亮错开身子让他进去,随后关上门。

    司司歪了歪脑袋,笑道,“噫,这是谁啊,哭成个狗了。丑死了!”

    曹亮:“……”确定是安慰而不是打击吗?

    宫小白抄起沙发上一个坐垫砸过去,大骂,“你才是狗呢!菜狗不配跟我说话!”

    曹亮摸了摸鼻子,年轻人的幽默他是不太懂啦。好在小白不哭了。

    “噗!”挨骂了司司也没生气,双手举过头顶,“行行行,我是菜狗。那么这位大神,您能别哭了吗?”

    宫小白用手背擦了擦眼泪,倔强地仰起小脸,“我才没哭!”

    她和司司经常互相嘲笑对方,她做不到在他面前哭,觉得挺丢脸的,万一被他以后拎出来嘲笑怎么办?

    司司点头,又点点头,哭笑不得,“嗯,你没哭,我看错了。”

    宫小白哭了太久,有点没缓过来,鼻子抽了下,眨了眨湿漉漉的眼睛,“你……嗝……你来找我干什么啊?”眼睫毛上还沾着泪珠,她装作无意地揉眼睛,擦掉了它们。

    司司微微弯腰,伸手做了一个邀请女士跳舞的动作,“诚心邀请你去我家做客。怎么样?想不想去我家玩儿?我妈做菜很好吃。”

    他记得,她很喜欢吃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