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70章 说了不该说的秘密

时间:2018-01-05作者:三月棠墨

    宫小白的目光自上而下逡巡,好似有实物从他身体上抚过,那种感觉随着时间推移越发强烈。

    咕噜。

    喉咙随着吞咽口水的动作上下起伏,性感惑人。

    宫邪愣了一瞬,冷下脸拢住了睡袍,随手将腰带打结,为防意外,打了个死结。

    “进来之前不知道敲门?!跟谁学的?再有下次……”

    宫小白举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飞快打断他的话,“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没有下次了!”然而,内心想的却是,希望下次机会赶快到来。

    她还没看够啊。

    宫邪看着她讨巧卖乖的样子,皱起的眉毛渐渐舒展,“找我干什么?”

    宫小白小跑过去,仰头微笑,上挑的眼尾嵌着足以感染人的小兴奋,“我来叫你起床吃早餐。”

    “什么?”宫邪以为自己听错了。哪天早上她不是睡得跟小猪一样。

    不对,她今天怎么起这么早。

    宫小白激动地抱住他的腰,“我给你做了早餐。”顿了顿,实诚道,“鸡蛋是我煎的。”

    “……咳咳。”宫邪忽地咳嗽一声,脸色微变,身体极度僵硬。

    小女孩扑到他怀里,穿着珊瑚绒的睡衣,毛绒绒的东西扫在他胸膛,有点痒,还有……她胸前的柔软,挤压在他身前。平时她穿得厚抱着他时倒也没感觉到,眼下却实在无法忽视。

    他终于明白,不能把她当成一个小孩子看待。怀里的她生得那样美,那样娇俏动人,额心的美人痣娇艳欲滴,明眸善睐,琼鼻粉唇。

    偏生——

    她丝毫未觉,在他身前轻蹭了一下,撒娇一般,“你还喜欢吃什么菜呀?我今天学,然后晚上做给你吃。”

    她像一个受到老师表扬的小学生,迫不及待跟家长炫耀,“阿姨说我有天分,我学做菜可快了。”

    她说了什么他一个字也没听清。

    全身的血液一点点沸腾,根本抑制不住。

    她到底知不知道,男人清晨很容易冲动……

    这念头刚起,果然……

    宫邪喉咙滚动,慌忙把宫小白推开,她踉跄着退后好几步才站稳。但是她明显感觉到了,睁大眼睛看着他,眼中写满了震惊,“原、原来是真的!”

    宫邪:“……”

    我要怎么跟她解释,他对她有了男人对女人该有的反应。

    宫小白说,“秦沣叔叔说你是军人,身上带着枪!原来是真的,你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带在身上吗?”

    宫邪:“……”

    “别想骗我,我刚才感觉到了,枪就在……”她伸出一根手指,仿佛要亲手指出他藏枪的位置。宫邪脸色一沉,拎着她的领子直接将人推出门外。

    “砰!”一声关上门。

    力气之大,门板都震颤了许久。

    宫小白愣愣地盯着紧闭的房门,为什么突然生气了,难道有枪这件事不能随便说?一定是这样!

    隔着一块门板,宫邪一脸阴郁,转身进了浴室。

    直到过了早餐时间,他才慢悠悠下楼,换了一身衣服,笔挺的西装,熨帖得不见一丝褶皱的黑大衣,蓬松柔软的发丝梳得一丝不苟。

    脸色依旧冷得吓人。

    小餐厅里,秦沣正喝粥吃小笼包,发出呼噜噜的声音,小白坐在他对面,两人边吃边聊。宫邪看到她甜美的笑脸,几乎立刻想到刚才那一刻的难堪与窘迫。

    “可以走了。”他冷冷道。

    秦沣吞下一口包子,差点噎死,“爷,你还没吃早餐……”

    话未说完,宫邪已经走出了正厅。

    秦沣挠挠头,“怎么回事?”

    宫小白目送宫邪离开,叹息一声,呢喃道,“大概……我惹他生气了。”

    “你又闯什么祸了?”

    这小祖宗一天闯祸八百回,他都不惊讶她把爷弄生气。

    宫小白:“我……说了不该说的秘密。”

    秦沣:“?”

    得,爷不吃早餐,他也不能吃了。起身拿了几个小笼包,边走边往嘴里塞,一路出了正厅。

    瑟瑟冷风中,宫邪站在庭院里,如同一尊雕像,一动不动,深邃的黑眸盯着不远处一颗景观树。

    从侧面看去,他的脸绷得很紧,下颌亦是,如刀削一般。

    秦沣吓得都不敢上前打招呼,直接拐去车库将车子开出来,在他身边停下,落下半截车窗,“爷,上车。”

    宫邪仿若没听到他的话,静静看了一会儿,似乎在盘算什么事,等他想清楚了,黑眸渐渐恢复清明,拉开后座的车门钻进去。

    黑色轿车穿过宽敞大道,平稳地朝天龙居外驶去。

    窗外的景物飞快掠过,模糊不清。

    车内开了暖气,温度渐渐升起来,两人都没说话。

    秦沣自后视镜里看了一眼,看来,小白这次把爷气得够狠。

    宫邪舒展了一下长腿,声音平静无波,“告诉徐副总,m国那边的项目我亲自去,他不用去了。”

    他需要点时间冷静下来好好想一想,而这段时间最好能远离她。

    今早的事不能再发生。

    秦沣闻言一愣。

    m国那边的项目需要半个月之久。徐副总的老婆预产期临近,他本来不愿意去,可公司里能力强资历深的高管手头都有要忙的事,找不出人顶替他。前天他还找爷推辞,表明自己真的不想去,被爷无情拒绝。

    怎么突然……

    “爷,半个月后差不多要过年了,老爷子那边不好交代吧,这可是爷回帝京后过的第一个年。”顿了顿,“这种项目爷实在没必要亲自去。”

    不是什么大项目,只是过程繁琐了点。

    “按照我说的去办。”宫邪没给他劝说的余地。

    秦沣不再劝了。

    “等会儿去公司我就跟徐副总说。”爷决定的事他再怎么说也没用。不过徐副总应该感动得要哭了吧。

    哦对,差点忘了,“这样的话,那我们今天下午岂不是就要飞m国?”

    宫邪递给他一个“你说呢”的眼神。

    秦沣一噎,“我这就让秘书订票。”

    这个决定太突然,他到现在还没想明白。

    爷受什么刺激了?

    难道因为小白?

    想到小白,他皱眉道,“这事儿得跟小白说一声,不然她晚上还会等着爷回去一起吃晚饭。”以小姑娘的黏糊劲,知道爷要出差半个月,估计会吵着跟爷一起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