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60章 他有些过于纵容她了

时间:2017-12-24作者:三月棠墨

    雪地路滑,路上又有点儿堵车,宫小白到达宫尚集团总部大楼,已经是十二点四十。

    她站在大楼前,仰头望着高耸入云的大厦,眯了眯眼睛。

    风将她的长发扬起,吹得满脸都是,略显凌乱。

    刚好是午饭时间,大厅不少西装革履的男人和衣着精致的女人进出,不时看一眼宫小白,目光带着好奇。

    她往上拉了拉白围巾,遮住口鼻,露出异常灵动水润的一双桃花眼,像小鹿。

    唐雅竹提前打过招呼了,宫小白踩着小碎步一进入大厅,旁边一个身穿西装的小助理便走了过来,“是小白小姐吧?宫夫人让我领你上去。”

    宫小白本能地点头,感动不已,她刚刚还想着怎么上去呢,肯定不能直接给宫邪打电话啊,她还想给他一个惊喜呢。

    她抱着怀里的保温桶抿唇一笑,原来妈妈都替她想好了……

    小助理送她到总裁办公室。

    “就是这里了。”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宫小白朝里面看一眼,磨砂玻璃门阻隔了她想要窥探的欲望。

    好紧张啊啊啊!

    心脏扑通扑通每一下都跳动得那样清晰,仿佛踩着有节奏的鼓点,急促、密集、响亮,她都不敢张口,怕心脏从嘴里蹦出来。

    不知道他吃到她做的菜是什么反应。会开心吗?还是……

    她甩了甩头,想那么多干什么。

    等他吃的时候她不就知道了!

    “那个……”宫小白扒拉下围巾,看向小助理,“宫邪在里面吗?”

    助理微微一愣,宫夫人只说把一个长头发、眉心有美人痣的小女孩带到总裁办公室外,其他的就不用管了。原来,她真的是来找总裁的啊!

    可是——

    “不好意思,总裁他、他不在。”助理抱歉道。

    “啊?!”

    助理点头,“是的。总裁他不在,二十分钟前就出去了。”

    宫小白愣住,她来晚了……

    心中的激动一点点冷却,化为浓浓的失落。就好像她精心准备了一场宴会,心中期待的那个人却没有到来,只剩下她一个人站在舞台中央。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顿了顿,“宫总应该跟客户吃饭去了,估计会很晚。”一边吃饭一边谈生意,时间上没个准头。

    宫小白脑袋抵在玻璃门上,一下一下磕着。她太冲动了,应该给他打个电话的。

    她指尖点了点门,“我能进去吗?”

    助理迟疑了一瞬,笑着说,“您请自便。”

    宫小白推开门走进办公室,扫了一眼,果然没有人。黑色的办公桌后面就是偌大一块落地玻璃窗,半边的百叶窗垂下,遮挡了一部分视线。仍是能看到外面广阔无际的蓝天,几朵白云漂浮,像白色的棉花糖。

    她轻叹口气,走过去把保温桶放在桌上,绕过桌子坐在宫邪常坐的那把黑色真皮沙发椅上。

    脚尖蹬着地面转了一圈椅子,想象着他平时坐在上面的样子。

    一定是不苟言笑、严肃冷漠!

    想到他板着脸的样子,她忽然“扑哧”一声笑起来。

    想了想,还是掏出手机打给宫邪。

    此刻的宫邪刚坐上饭桌,他确实在跟人谈生意,说了声“不好意思”,拿起手机走出包厢。

    等他站在安静的走廊,才看到来电显示是宫小白。

    小女孩不会又要说想他了吧。

    他在考虑要不要接电话。于是电话就在长时间无人接通的情况下自动挂断了。他一愣,第二个电话接着打来。

    这一次他没犹豫,接通了,“干什么?”声音淡漠。

    宫小白:“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宫邪蹙起眉头,似乎真的在想时间安排,须臾,他说,“晚上六点之前。”

    宫小白知道他误会了,忙改口说,“不是回家,我问的是你什么时候回公司。”

    “……”宫邪没听明白,“什么?”

    “算了吧,当我没问。”

    话音落地,她直接挂了电话。

    宫邪:“……”

    丫头片子能耐了!莫名其妙打来电话占用他的宝贵时间,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挂断电话。

    真跟秦沣说的那样,他有些过于纵容她了。

    重新进入包厢,李总正笑呵呵地跟秦沣碰杯,见他进来,笑得更乐了,语含暧昧,“看宫爷着急忙慌地去接电话,是小女朋友吧?”

    宫邪挑眉,不予否认。

    “理解理解。”李总一副过来人的姿态。

    ——

    谈完生意回到公司,路过一楼办公区,员工们已经开始忙碌工作。

    中午喝了点酒,宫邪松开领带,边揉眉心边乘专属电梯直上顶楼。

    秦沣先他一步帮他推开办公室的门。

    宫邪一眼看到了办公桌上那个浅黄色的保温桶,沉声问,“怎么回事儿,有人来过?”

    秦沣也看到了,“我中午跟爷一块出去的,不知道啊。”

    “我找人问问。”他嗓门大,直接朝对面秘书办吼道,“中午什么人进总裁办公室了?你们有谁知道吗?张皓!”

    正巧,中午那个带领小白的助理就是张皓。

    他放下手中的资料,快步到两人跟前,“是小白小姐,好像来给总裁送东西。小姑娘半个小时前刚走。”

    秦沣眼睛一亮,声音里带了几分调侃,“来来来,进来仔细说。”

    他一把将人拽进办公室,顺便关上了门。

    宫邪坐在办公椅上,身子微微往后仰,慵懒地靠在椅背上。

    “现在说,要一字不差。”秦沣戏谑道。

    张皓看了眼宫邪,浑然不知是怎么个情况,只能硬着头皮讲述,“中午饭点儿的时间小姑娘过来了,说是找总裁。总裁不在,她就一直在办公室里等着,直到半个小时前,她饿得受不了,问附近有没有吃饭的地方,担心她找不到路,我就带她过去……然后,我就回来了。”

    “哦,对了。”他还讲漏了一件事,“我中途送了一杯茶进来,见小姑娘抱着……”他指了指桌上的保温桶,“就抱着这个,表情挺委屈失落的。”

    挺可爱一小姑娘,撅着嘴巴时太惹人怜爱了,他印象深刻。

    秦沣一脸笑地拍了拍张皓的肩膀,眼中充满赞赏。

    好小子,太上道儿了!

    张皓:“……”

    秦沣抬眸看去,爷正盯着保温桶怔怔出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