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50章 等她吃饱了再去哄他好了

时间:2017-12-16作者:三月棠墨

    对面两人都不说话,司羽将目光投向秦沣,希望他开一下尊口,告诉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为毛这位爷一脸阴煞之气。

    秦沣只好开了尊口,跟他讲霍锖的事。讲他是如何被爷坑,然后把怒气发泄到小白身上。

    虽然他没看到整个过程,但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霍锖那人,风流好色,即使没有今天爷坑他这一出,他见到小白还是会惦记上。

    就是他今天的运气不太好。

    撞到枪口上了。

    他很清晰地听到他们走的时候,霍锖强撑不住,吐了一口血……爷下手不轻啊。

    听完整件事,司羽的眉毛都快挑到发际线上了,“所以?你跟霍爷动手了?!”

    “错了。”对面的男人淡淡道,“是我单方面碾压他。他没资格跟我动手。”

    司羽:“……”这是重点吗?

    宫小白一直默不作声,低着头,整个人如一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猫,蜷在大衣里,当真楚楚可怜。

    宫邪微微偏头,只能看到她一截细白的后颈。

    平时再闹腾的一个人,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还是会害怕吧。这可跟上次被碰瓷不一样,霍锖是什么样的人,他一清二楚,有机会能占女人的便宜他从来不会放过。

    尤其是漂亮女人。

    她长得的确比那些女人漂亮多了……

    察觉到自己的思想有些歪,他干咳一声说,“我看看你的手。”

    宫小白的手从大衣下面伸出来,果然,手腕上的指痕比刚才更深了,红得触目惊心。

    他的眉毛狠狠皱一下,心道踢霍锖一脚还是太轻了。

    连司羽看了也忍不住皱眉,“姓霍的越发不要脸了……”

    眼见宫邪捏起宫小白的手仔细端详,他后面的话尽数吞了回去,睁大眼看着这一慕——

    他把她的手放在掌心,翻转查看,确定没破皮才松了一口气。

    宫小白也被他突然的动作弄懵了。

    餐桌旁有很大一块落地玻璃窗,仿佛将整个城市的美景尽收其中。天边微弱的光线透窗而入,落在他脸上。

    她看到了他线条完美的侧脸和下颌。

    神情却是看不清。

    从他的动作来判断,他不会是……在心疼她吧?

    其实也没什么好心疼的啊,她又没被霍锖占到便宜,手腕被捏了一下而已,一点都不疼,她都没感觉。而且,她还打了霍锖一拳,那一拳她可是用了吃奶的力气!

    她这一路上之所以一直低头沉默,完全是因为饿得不想说话啊!

    他好像误会了什么。(⊙o⊙)

    宫邪不清楚她的心思,抬头对上她的目光,声音带着自己都没发现的怜惜,“疼?”

    到嘴边的“不疼”硬是被忍了回去,变成了猛点头,“好疼的。”

    宫小白努力地挤眼,想挤出几滴泪水来证明自己真的很疼。然而她太饿了,饿得集中不了精神,挤了半天也没能挤出一滴泪。

    太失败了!

    演技有待提高……

    “回去擦擦药就行了。”他轻声说。

    司羽一直不说话。

    他是个医生,一眼就看出宫小白手腕上的“伤”,简直不能称之为伤。别说伤到筋骨了,连皮肤表层都没伤到,不过是小姑娘皮肤嫩,指痕比较明显而已……

    宫小白演得起劲,他也懒得戳破。

    甚至在心中“呵呵呵”地笑。宫爷,你也有今天啊。

    鼻尖闻到食物的香味,宫小白一扫“郁闷”,连忙招手,“这里这里,先放我这里。”

    穿白衬衫、黑马甲的服务生微微弯下腰,将餐盘放在她面前,服务周到地为她揭开了盖在盘上的盖子。

    “请享用。”

    一整块的牛排放在白色盘子上,刚做出来,上面嗞嗞跳跃着油花。旁边还卧了一个五分熟的煎蛋,轻轻一戳,蛋黄就能从里面流出来。还有两朵西兰花和一小块雕成花的胡萝卜。

    赏心悦目。

    宫小白两眼放光,将演戏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一拍桌子,大言不惭道,“等下次吧!下次再见到那个讨厌鬼王八蛋,我一定打得他落花流水,满地找牙,屁滚……”

    她忽然发现宫邪的脸色不太对。

    她刚刚都做了什么。

    她拍桌子了吗?

    她她她她……

    “手疼?”宫邪冷哼。

    宫小白举起手,在他面前摆来摆去,佯装脱臼,“手真的疼。”

    宫邪:“……”要我提醒一下,你伤的地方是手腕不是手肘吗?

    他板着脸,明显生气了。

    宫小白挣扎片刻,毅然决然选择先开吃,等她吃饱了再去哄他好了,她实在太饿了……

    用叉子扎起牛排咬一口,果然跟看上去一样好吃啊。

    肉质鲜嫩,表面有一点点酥,调料和酱料都恰到好处,点赞!

    其余几人的餐点也都上来了。

    宫邪见她吃相不雅的样子着实头疼,默不作声将盘子里的牛排均匀地切成一小块一小块,推到了她面前,“吃这个。”

    宫小白抬起头,两边的嘴角都沾了酱汁,跟偷吃了东西的小动物没区别。

    他拧拧眉,安慰自己说,她在外面出丑丢的是他的脸。

    遂默默拿起她腿上铺的餐巾,递上去,“擦擦嘴。”

    宫小白愣愣地,“看不到。”

    他顿了顿,替她抹去嘴角的酱汁。

    司羽:“……”

    早在宫邪握着小白的手时,他就震惊得说不出话了,接下来看到他动作自然地给她切牛排、擦嘴,真的,睁目结舌!

    看着司羽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秦沣哼笑一声。

    他要是看到小白隔三差五的偷亲爷,只怕下巴都要惊掉了。

    爷恐怕自己都没意识到,遇到小白,他所有的原则都被打破了……想想啊,以爷的脾气和身手,如果不是刻意纵容,小白能亲到他么?

    当局者迷!

    他一不懂感情的大老爷们儿都比爷看得透彻!

    此处应该有掌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