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42章 除了闯祸,现在还学会胡说八道了

时间:2017-12-11作者:三月棠墨

    宫小白撇了撇小嘴儿,收起笑容,坐在椅子上老老实实吃饭。

    目光却时不时往宫邪那边睃。

    偷偷摸摸的模样,像极夜晚出来活动的仓鼠。

    猝不及防,脑中闪过一丝什么,她难得清醒,很快反应过来,捂住嘴巴,用夸张的语气激动道,“不、不会吧!难道你吃醋啦?”

    宫邪捏筷子的手猛地一顿,筷尖儿上夹的一块肉“啪”地掉在桌上。

    他眉毛微动,真难得,她还晓得“吃醋”一词。

    表情岿然不动地重新夹了一块肉,宫邪说,“不错,除了闯祸,现在还学会胡说八道了。”

    宫小白激动的表情凝在脸上。

    片刻后——

    “我哪有胡说八道!”她忍不住反驳,“书上就是这样写的。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就会介意这个女人与别的男生接触。你就是介意我跟司司接触!”她笑颜如花,“我猜对了吧?”

    要不然,他干嘛提起司司!

    哼哼,她可是个顶聪明的姑娘!

    宫邪:“看的什么书?”

    欸?宫小白歪着脑袋,这种时候他不是应该大方大胆大声的承认他吃醋了吗?

    为毛关心她看什么书?

    “嗯?”宫邪嚼了嚼嘴里的食物,“什么书?”

    他的声音本就是低沉磁性的低音炮,刻意轻声说话时,有种难以言喻的性感。

    光是听着,就够宫小白陶醉的了。偏偏,此刻的氛围这么美好,橘黄的灯光,袅袅的白气,静谧的空间——简直诱人犯罪。

    宫小白一秒钟缴械投降。

    她眼神痴迷,咬着下唇说,“唔,你过来一点,我告诉你。”

    宫邪身子朝她倾斜了一点。

    她抿抿唇,像说悄悄话那样用气音说,“我看的书是……”话锋一转,“嗯,你嘴唇上有饭粒,我帮你擦掉。”

    她以雷霆之势,飞快偷了一个亲,转身就跑。

    仿佛身后有虎狼追赶。

    地板被佣人擦得光如明镜,宫小白逃跑时滑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好在她反应灵敏,及时扶住了边上的椅子稳住身形,继续往楼上窜。

    从背后看,一连串的动作颇为滑稽。

    这下子,小餐厅里只剩下宫邪一人,安静得落针可闻。

    他定定望着宫小白离开的方向,抬手摩挲唇角,那一处刚被她亲过,柔软的、滚烫的触感还在,沿着脉络肆意蔓延……

    宫小白一口气跑回楼上卧室,趴在床上大口大口喘气。

    脸烫得厉害,扔个鸡蛋在上面都能蒸熟了。她拿手当扇子,不停地在脸侧扇风。

    真奇怪,之前都没这么怂的!

    “凤凰儿?你在不在?”她摸了摸心口的七重玲珑塔。

    房间里只有她一人,她懒得用意识交流,直接张口出声。

    脑海中浮现了仙气飘飘的美男子。

    凤皇:“何事?”

    “没事儿,就是找你聊天啊。”宫小白翻个身,仰躺在床上。

    起初知道凤皇的存在,她觉得刺激、兴奋、惊奇。这么多天后,她渐渐接受了他住在自己心口。他像一个最亲密的朋友,时时刻刻陪在她身边。

    “你只存在我的意识中,不能出现在我眼前吗?”

    “暂时不能。”

    宫小白蹙眉,“暂时?什么意思?”

    是她想的那样吗?!

    以后的某一天,他会以真身站在她面前……那种场景,她都无法想象!

    凤皇目光凝视她,像是透过她,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为了救她一命,耗费了所有的灵力,现在的他暂时只能以这样的方式存在。

    宫小白:“你怎么不说话啊?”

    凤皇摇头,扬起的嘴角溢出一丝笑意,“你不是猜到了吗?如你想的那样。”

    宫小白佯装恼怒,“讨厌!说好了不会无时无刻偷‘听’我的想法的!你说话不算话!”

    门外,用完餐的宫邪上楼路过宫小白的卧室。

    里面传来女孩的絮絮低语。

    他忍不住驻足,凝神细听,她果然在说话。

    她,在跟谁说话?

    房间里还有其他人吗?

    细细听,除了宫小白的声音,再没有第二个人的声音。

    明晃晃的灯光下,宫邪黑沉的眸子划过一道冷光。

    宫小白正跟凤皇打听她之前的事,门突然被人推开,登时愣住了,睁大眼看着站在门口的人。

    他他他他怎么突然进来了!

    宫邪看到她坐在床上,眼飞快地扫向四周。

    房间一览无遗,素色窗帘微微浮动,映着窗外的莹莹白雪。窗户外是一颗碗口粗的冬青树,枝桠上缀满了积雪,偶尔一阵风吹来,稀稀落落往下掉。

    周遭安静得只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的确没人。

    他对天龙居的警戒还是有信心的。

    他一步一步朝她走近,目光如炬,看得宫小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是她太大意了!

    “凤皇凤皇,怎么办啊?他发现了!”她紧张地绷直身子,用意识问凤皇。

    凤皇:“且安心,他发现不了。”

    他如清风般的萦绕在脑海,奇异的拂散了她紧张的情绪。

    “你、你来啦。”

    呼,她真的不擅长说谎。

    尤其,对象是他!

    “宫小白,你在自言自语?”他记得有次吃饭时,她也是叽里咕噜地念叨着什么。

    宫小白下意识点头,“是啊,我自言自语。”

    “是吗?”他一字一顿,面上看不出情绪。忽然凑近她,灼灼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这样近的距离,能看清她浓密纤长的眼睫毛。

    还有那一双上挑的桃花眼……眼神中有微不可察的颤意。

    “你没说谎吧?”

    “没、没。”

    “很好。”他嘴角轻翘,弧度诡异,“记住你说的话。”

    宫小白“咕噜”吞下一口口水,只觉得眼前一花,宫邪已经离开了卧室。

    那种令人窒息的压迫感消失了。

    她摸着狂跳不止的心脏。

    “吓死我了!”

    凤皇轻笑,“他比我想象中要……”斟酌了片刻,“深沉。”他用了这样一个词来形容宫邪。

    “还笑!”宫小白用力吼,“都怪你!”

    这个锅凤皇可不背。

    “你再这样大声说话,我不保证他还会不会再过来。”

    宫小白吓得连忙捂住嘴巴,眨着blingbling的大眼睛。

    凤皇:“小白,保险起见,以后不可再玩闹,用意识与我交流即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