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9章 没本事护着就别带她到处跑

时间:2017-12-11作者:三月棠墨

    宫邪站在玄关,脱下大衣,抖落上面的雪花。曹亮拿着手机,神色焦急地往外走,差点撞到他,抬头一看,“爷,您回来了。”

    宫邪淡淡点头,“这是干什么去?”

    “爷您回来的正好,小白出事了!”

    宫邪:“……”又闯什么祸了?

    曹亮说,“司家的小少爷刚打来电话,小白在医院袭警,要被带到警局去!”

    秦沣停好车子进屋,刚好听到这句话,他脱掉大衣,展露笑容,“这小丫头生活挺丰富的哈,在医院袭警?这是什么操作?”老实人表示脑补不出画面。

    宫邪眉毛微微颤动,他听到的重点不一样,“司家的小少爷?”

    曹亮神色愕然。

    司家的小少爷……爷他怎么关注这个……

    啊!

    脑中灵光一现,该不会是他猜的那样吧,爷……吃、吃醋了?

    想起了早上他故意发短信调侃:爷,小白跟别的男人出去玩儿了。

    爷当时是怎么回复的?他说,“哪个男人?替我谢谢他。”

    他还以为爷是真心说的,现在看来,这句话根本就是用气愤的语气来念才比较对啊。

    秦沣猛灌几口热茶,驱了寒,才缓缓开口,“小姑娘现在铁定着急,爷你快去看看吧。曹亮常年不出门,警察不一定认识他。”

    曹亮点头,“是啊。再说,我这腿脚也不方便。”

    “呵!”宫邪冷笑。

    呵?是什么意思?曹亮和秦沣都没弄明白。

    只见宫邪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大衣,重新穿上,声音冷得仿若外面的漫天飞雪,“愣着干什么?去开车。”

    秦沣将将回神,宫邪已经出了门,消失在眼前。

    曹亮挤挤眼,学着宫邪的语气,“愣着干什么?爷叫你去开车。”

    秦沣摸摸鼻子,“我……”招谁惹谁了。

    军牌悍马急轰轰地飙到医院。

    走廊的气氛剑拔弩张。

    中年女人不依不饶,宫小白态度坚定,司司手足无措,警察气愤不已。

    早先被宫小白踹了一脚的那位民警,此刻正坐在长椅上,疼得龇牙咧嘴。小姑娘的脚力真特么够强悍的,一脚下去,腿骨差点断了。

    “小白!”

    是秦沣的声音。

    宫小白猛然抬头,周围的所有人和物都一点点虚化,最后消失不见,她眼里只剩下对面五步之遥的男人。

    宫邪穿着黑色大衣,笔直站立,身姿颀长挺拔。他双眸乌黑深邃,头顶的发丝和眉毛都沾了雪花,本就清冷的面庞裹挟着风雪的寒气,更加高不可攀。

    就是这样冷漠的面容,宫小白看着就觉得亲切。

    她傻了一瞬,立刻大步跑了过去。

    手紧紧搂着他的腰,脸贴在他胸膛,沾染寒气的大衣料子冰凉一片,她却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温暖。

    宫邪皱皱眉,双手张开,有点儿……不知所措。

    众目睽睽,所有人都呆住了。

    尤其是秦沣。

    张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个鸡蛋,不,两个!

    宫邪脸上闪过丝难堪,刚想呵斥她放开。

    怀里的小姑娘“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声音委屈极了,像一个受欺负的小孩子终于找到了为自己撑腰的大人,“他们都欺负我,我什么都没做,他们冤枉我……呜哇哇……”

    哭得好不伤心。

    司司吞吞口水,好似不认识宫小白了。

    之前她可是战斗力堪比轰炸机啊。不仅跟中年女人争辩,还大骂看热闹的群众,最后还打了警察,气势彪悍得他都有点儿害怕。

    偏生,在宫爷面前,她委屈得不成样子。

    宫邪愣愣的,印象里,这丫头没心没肺,成天笑得跟个小白痴一样。之前的那次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多半是装的。

    可现在,她真的哭了,大颗大颗的眼泪珠子砸在他胸膛上,那么滚烫,仿佛烫伤了他衣衫下的皮肤。

    等小姑娘终于哭够了,他骨节分明的手才搭在她肩膀,轻轻将她推开一些,“说吧,怎么回事?”

    几名警察彻底石化,变成雕塑。

    “宫、宫首长?!”早先听闻这位爷回了帝京,他们这些小人物是没机会见到他了,谁知……竟然见到了!

    宫邪淡淡用鼻音嗯了一声,说,“眼下不在军中任职,叫一声爷就成。”

    几名警察点头哈腰,“宫爷。”

    其中一人看向宫小白,忐忑不安,“这位小姑娘是您家的?”

    宫邪斜睨了一眼鼻涕眼泪糊了满脸的宫小白,虽然很不想承认,“……是我家的。”

    警察:“!”

    大水冲了龙王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他们居然想把住在天龙居的小祖宗扭送到警察局。

    “这、这里面肯定有误会。”加重语气,“嗯!一定有误会。”

    宫家的人不可能干出这种事。帝京几乎人人都知道,宫家家风清正,老爷子是有名的慈善家,宫爷一心为国。

    他们将目光对准中年女人和她丈夫。

    中年女人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刚刚警察称呼这个男人首长!

    “警察同志,你、你不能因为他官儿大就放任不管,你可不能以权谋私。我女儿都指认是她了。”女人吞吞吐吐说着,气势明显弱了许多。

    宫邪蹙眉看向几名警察。

    其中一人将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与他听。

    宫小白拉拉宫邪的袖子,嗫嚅道,“真的不是我……”

    司司也说,“我相信小白不会撒谎。”

    宫邪这才挑眉看向司司,“当时你不在场?”

    “我……”

    “没本事护着就别带她到处跑。”

    司司:“……”我错了。

    秦沣背过脸去露出笑意,爷话里话外都透露出不寻常啊。

    民警一脸公平公正的保证,“宫爷您放心,这件事儿我们一定会认真调查,给您一个交代,还宫小姐一个清白。”

    “不必了,我等着回去,没工夫陪你们耗。”他使了个眼色,“秦沣,看着办。”

    秦沣点头,“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