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8章 不是我,为什么说是我

时间:2017-12-11作者:三月棠墨

    小女孩冻得小脸儿苍白,哭了这样久,嗓子都哑了,脚踝处的疼更是没办法忍受。

    她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为什么都围着她。

    “妈妈……疼……好疼。”小女孩没回答妈妈的问题,只喊疼。声音虚弱无力。

    “乖,妈妈这就带你去医院。”中年女人抱起女儿,拦了一辆车,转头道,“你别想走!跟我一起去医院,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过来!”

    宫小白皱皱眉,隐忍怒气。

    太不讲理了!

    她明明是好心救人,眨个眼就怎么就变成“凶手”了。难怪那些行色匆匆的路人都不肯伸出援手。他们是早就知道会出现眼下这状况吧……

    宫小白憋着一肚子气,没处撒,死命地跺脚。

    雪越下越大,很快帽子上就覆盖了一层白。此情此景,相当的苍凉可悲。

    “没事儿,我陪你过去。”司司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警察来了又怎么样?我不信她能将白的说成黑的!走吧。”

    两人坐在了出租车后座。

    一路上,中年女人都在不停叨叨,警告宫小白别想推卸责任。

    宫小白脸贴在冰凉的窗户上,一声不吭,望着窗外飞快掠过的景物。

    忽然想起曹亮说宫邪今天下午会很早回家,不知道他现在回家了没,她这算不算又闯祸了……

    闯的祸,比上次锁了他的房门还严重。

    她好失败,好难过……

    出租车二十分钟后停在一家医院门口。

    女人抱着孩子下车,冲后座的两人嚷道,“还坐着干什么?不知道搭把手啊,我女儿可是因为你才弄成这样。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非要告你不可!”

    司司只好牵着宫小白去排队挂号。

    女人带着孩子拍了片子,做了ct、抽血、胸透。一系列的检查下来,确定只有脚踝脱臼了。

    骨科医生捏住小女孩的脚踝,“小朋友,忍一忍,马上就不痛了。”

    小女孩估计是哭累了,眼皮耷拉着,靠在妈妈怀里一动不动,小脸儿上满是泪痕,脏兮兮的可怜模样十分惹人心疼。

    医生把错位的骨头捏回原位,小女孩不防备,“啊”地一声呼痛,又抽抽噎噎地哭起来。

    女人心疼得要命。

    “好了好了,乖,不哭了。现在是不是不疼了?医生叔叔都帮你治好了。”

    小女孩试着动了动脚踝,果然不像之前那样痛了。

    手掌的擦伤还要处理,女人匆忙跟医生道了谢,抱起女儿准备去外科。

    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从走廊穿过,身后跟着一个中年男人。男人穿着棕色皮衣,厚厚的毛领立起来,因为刚从外面进来,领子上和肩膀上都是雪花。

    “老婆!”他一眼看到了从诊室出来的女人,冲了过去,“我接到你的电话就过来了。妮妮怎么样?”

    一名警察说,“我们接到有人报案,请问……”

    “对!是我报的警!”女人抢先道,把妮妮交给孩子他爸,拉着警察的手大哭起来,“警察同志,就是她!”她指着宫小白,“就是她撞伤了我女儿,还死活不肯承认。同志,你评评理,我女儿手上都是伤,脚踝也脱臼了,她该不该赔偿!”

    宫小白:“……”怎、怎么还哭起来了。

    司司站出来挡在宫小白面前,急道,“不是这样的。我朋友没撞人,是她诬陷。”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妮妮的爸爸大吼。

    警察对宫小白做了简单的提问,她一口咬定自己没撞人,几个民警一时之间无法判断。

    中年女人又哭又闹。不多时,走廊聚集了许多看病的人,大家连病都不看了,纷纷跑过来看热闹。

    “还以为是医闹呢,原来是肇事逃逸未遂啊。”

    “诶,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刚来,没听明白。”

    “一姑娘把这位大姐的女儿撞伤了。看到没有,小孩子手上都是血,听说脚踝也脱臼了……可是,这姑娘死不承认,警察就来处理了。唉,这年头……”

    宫小白双手插在羽绒服的兜里,嘈杂的走廊也不知从哪儿吹来的阵阵凉风,她冻得腿都在打颤。

    这些人的话一字不漏地钻进耳朵,气得她恨不得打人。

    她终于忍不住了,朝他们吼,“不是我不是我!要我说多少遍啊!你们一个个搞得好像看到我撞人似的。”

    司司附和:“就是!法官判罪还讲究证据呢。你们有证据吗就乱说,还有一种罪叫诽谤你们知不知道?”

    “大家都来看啊,这里有人不要脸皮,张口闭口推卸责任……现在的学生不得了啊……可怜我女儿,万一因此落下病根可怎么办啊……”中年女人声音越发大地哭喊起来。

    护士抱着病历单,几次准备上前劝阻,又被她的气势吓到,一脸为难,小声道,“阿姨,这里是医院,请不要大声喧哗。”

    妮妮的爸爸抱着孩子去了外科,留下女人继续跟警察哭诉。

    警察头都快炸了。

    “大姐,这样吧,我们先问问你的女儿。我看小孩子五岁左右,发生了什么她应该能描述出来。”

    中年女人擦擦眼泪,带着几个警察去了外科。

    小女孩的手已经擦了药,缠了一圈纱布,被爸爸抱在怀里。

    乌溜溜的大眼珠看着众人,神色怯怯。

    “妮妮,告诉警察叔叔,是不是她撞了你?”她指着宫小白。

    宫小白看向小女孩,轻声道,“姐姐没有撞你,对不对。”

    小女孩看看妈妈,又看看宫小白,小嘴巴绷紧,最后看向了爸爸,爸爸眨了眨眼,什么都没说。

    半晌,宫小白清晰地听到小女孩说了两个字,“是……她。”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错愕地睁大眼睛。

    司司愣住,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小白,但她看明白了,他没有怀疑她,他只是不敢相信小女孩的话。

    中年女人跳脚,嚷嚷得底气十足,“警察同志,你听到了吧!就是她!”

    宫小白摇摇头,再摇摇头。

    还是看着小女孩。

    不是我,为什么说是我。

    然而,小女孩已经低下了头,小脑袋埋在爸爸怀里。

    警察的脸色也变了,如果之前还抱有怀疑,现在却确定了,小孩子可不会说谎。小姑娘真是嘴硬,差点被她刚才坦荡的表现骗了。

    “如果你们双方愿意私下和解,提出赔偿,再好不过……”

    “为什么赔偿?!”宫小白推了一把警察,“说了不是我!”

    司司拉住她,“小白,冷静。”

    中年女人在一旁添油加醋,“你们看到了,这丫头片子就是不讲理。幸亏有你们在,不然我真拿她没办法。”

    警察脸色不善,冷冷道,“小姑娘,我警告你,虽然你是未成年,但是袭警我一样可以抓你!”

    “我就袭了!”说着,她一脚踹向为首的警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