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 第30章 好想把宫邪装进空间里

时间:2017-12-11作者:三月棠墨

    宫小白提着裙摆在房间里小跑着绕了好几圈。白色裙摆不时划出柔和的弧度,仿若月宫中的小仙子。

    她现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冷静!

    感觉拥有了一件法宝。别人都没有,只有她有。

    这种感觉,很刺激,很刺激啊!

    她跑得气喘吁吁,额头都渗了一层薄汗,这才老老实实站定。

    还是冷静不来啊。

    她不停用意念控制着大毛毛虫玩偶进入空间,再拿出来,再放进去,再拿出来,如此反复。

    像个得了新鲜玩意儿的小孩子。

    凤皇始终弯唇,好笑得看着她如此不知疲倦地玩耍。现在的她,真的很容易满足,很容易开心。

    “可玩够了。”他轻声说,如细风吹来。

    “没呢没呢。我再玩儿一会儿。”宫小白试着将房间里的沙发装进去,没想到一下子就成功了。

    “好了。”凤皇宠溺一笑,缓缓道,“再玩下去就要耗费精神力了。”

    宫小白呆住。

    小心翼翼控制意念从空间里移出沙发。

    “哎,你刚才说我要靠自己恢复记忆是什么意思?”玩累了,终于想起正事了。

    夜深了,吹进来的风越来越凉。宫小白关上了半开的窗户,靠在落地窗上,用意识跟他交流,“说吧。”

    凤皇:“数数你心口的塔,一共有几重?”

    宫小白背过身去,好像生怕被人瞧见,偷偷摸摸地拉开衣领,盯着自己心口火红的印记,仔细数了数,“一,二,三……七重?”她真是傻子,他之前都说这叫七重玲珑塔了,肯定是七重啊。

    凤皇探听到她的内心,又是勾唇一笑。

    “等你能够打开第六重塔的门,就能恢复记忆。”

    宫小白像之前那样,用意念去撞塔门,别说是第六重,第二重的门她都撞不开。光是动这个念头,她的脑袋都有些刺痛感。像是宿醉吹了冷风那种刺痛。

    她蹙眉咬牙,捧着自己的脑袋。

    “别试了,暂时打不开。”

    “我要怎么做?”

    “急不得。”凤皇说,“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我会告诉你。”

    宫小白托着下巴,萌萌哒地眨眨眼,“那你说的靠我自己追上宫邪,该怎么做?”比起来,她还是对这个比较有兴趣。

    凤皇:“每开启一重塔,你就能……罢了,你先乖乖待在他身边。”在你恢复记忆前,在他身边是最安全的。

    宫小白嘟嘟嘴。真是的,说话吞吞吞吐吐,她一句都没听明白。先乖乖待在宫邪身边?这算什么办法!

    之后,凤皇就从她的脑中消失了。

    “凤凰?小凤凰?凤凰儿?大鸟?”她试着用意识叫了他几声,都没人回应。

    抬手摸了摸心口,滚烫的感觉还在,不是做梦……一切都是真的。

    她转过身,趴在玻璃上,去看外面无尽的夜色,灯火璀璨。真美。她以前肯定没看过这样的夜景,不然不会每看一次都觉得美得不可思议。

    ——

    晚餐在两位阿姨的准备下,很快好了。

    曹亮准备去楼上叫宫邪和宫小白的时候,正好看到宫邪从楼上下来。

    “爷,晚饭做好了。”他往他身后瞄了瞄,居然没看见爷的“小尾巴”,便问道,“小白呢。”

    宫邪:“在房间,去叫她下来吃饭。”

    曹亮笑得促狭:“是在爷的房间,还是在小白自己的房间?”

    宫邪挑起眉毛,“跟秦沣一起,学得猖狂了?”

    “……爷,我错了。”曹亮随手招来从小餐厅出来的毛阿姨,“去楼上叫小白小姐下来吃饭。她在上楼左拐第二个房间。”毕竟是女孩,他去人家房间不太好。

    毛阿姨擦擦手,“哎,我这就去。”

    毛阿姨上楼找到宫小白的房间。

    敲了敲门。

    “进来。”宫小白屁股抵着落地窗,垂着脑袋冥思,随口道。

    为了更好得欣赏夜景,她将房间里的灯都关了。只有远处的霓虹灯透窗而来,带来微弱的光芒。

    毛阿姨进了房间,正好奇房间里怎么没开灯,忽然看到窗边的宫小白。

    惊悚的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堪比狼嚎,“啊啊啊啊!鬼啊!”

    宫小白吓了一跳。

    蹦了起来。

    “毛阿姨,你鬼叫什么啊!哪里有鬼?”她拨开垂在面前的长发,无语道。

    毛阿姨吞了吞口水:“原、原来是小白小姐啊。”

    宫小白:“……”

    她走过去开了灯,一室明亮。

    白晃晃的灯光陡然亮起,宫小白不适应地眯了眯眼。一侧头,就从竖着的一面镜子里看到了自己。

    嘴角忍不住狂抽。

    怪不得毛阿姨说见鬼了。

    她现在穿着白色的长裙子,垂着脑袋时长长的发丝就披散在脸前,盖住了整张脸,跟电影里演的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女鬼一模一样……

    她心虚地冲毛阿姨笑了笑。

    毛阿姨虽然知道刚才误会了,不过还是被吓得够呛,一个劲儿拍着胸脯,调整呼吸。

    宫小白:“毛阿姨,找我有什么事吗?”

    “哦哦哦。”毛阿姨一拍脑门,经刚才一吓,差点忘了,“晚饭已经准备好了,爷让我过来叫你。”

    “好哒,我现在就下去。”

    宫小白对着镜子整理了头发,用皮筋松松地绑住,露出稚嫩又绝美的一张脸。

    拍拍脸,她对着镜子笑了笑。

    到了小餐厅,几个人没等她,已经开始吃上了。

    一如既往的安静,没有一个人说话。

    她走到宫邪旁边的椅子坐下,手背贴着脸,花痴般看着他。

    怎么办?

    好想把他装进空间里,除了她谁也不能看。那样,他就只属于她一个人了。

    要不?试一试?

    她的意念还没生出——

    “小白,不许!”凤皇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非常急促。

    是他的错,忘了提醒她。

    “突然出现,吓我一跳。”宫小白小声嘀咕。

    坐在她身边的宫邪却听得很清晰,“你在跟谁说话?”
小说推荐